小笛

只希望多和我聊聊

【瑞金】夏日、初吻、告白

校园青春系物语,高二瑞x初三金

临近暑假的校园里学生们大多都心情浮躁,微微的闷热感混杂进一两声蝉鸣让老师都不太能认真讲完历年暑假的定番要求,草草收尾后宣布了假期的开始。

等班级里其他人都三三两两边为互相告知夏天的预定而叽叽喳喳说成一片边离开教室时,盯着窗外大门口的那头金毛神游的格瑞这才把脑袋转了回来。桌上有之前发下来的通知,大抵就是放假安排和返校时间。

格瑞抬手覆上那张纸,透着薄薄的纤维,摸到了桌面阴凉的温度。

然后他顺势撑起手臂,拎起书包走出了教室。

等在学校大门口的金早就不耐烦了,要不是门卫拦着,以他三分钟探一次头的频率早就按耐不住冲进去直奔二楼。那里是高二学生的楼层,也是自己发小在的地方。

所以等格...

【维勇】SOLER模式02

元上司现丧尸维x元学生现情报员勇

目录:<01>

SOLER模式

勇利不再出声,倒是无线电那头的亲友接线员急得跳脚。

披集和勇利是同期毕业的,还是住了五年的室友。要知道在这个下一秒就失联也不奇怪的时代里能得知自己的好友坠机后安然无恙是有多么幸运,可是这点高兴也被勇利的报告给冲散的差不多了。

“我跟上级报告去!这事一点都能马虎!”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让勇利莫名的心慌。

“不,停一下……”勇利疲惫地揉了一把自己的脸颊,那里似乎还有之前被戳中时留下的触感,冰冷细腻,“有待观察,我不准备把这个消息告知上层。V……我是说,丧尸化后的维克多有自我意识,并且到目前行为准则都与常人无异,只是大部分记忆失去。所...

【瑞金】一忧一喜(两段)

没错我又墙头了ry
可是幼驯染真的好吃【合掌】让我死
感谢太太们的粮,感谢你们的大腿肉

现在轮到我了【割】

原作竹马瑞x病弱元气金

格瑞觉得自己在某些特别方面婆婆妈妈完全是因为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发小。毕竟冬天埋雪里夏天跳河里的金完全放开了玩,姐姐秋也是散养主义,这让剩下的自己不得不担任起说教的那部份。

还有操心。

“喝掉这口药。”

“我不!”

“……喝掉。”

“我说了我不!”
躺在床上的金不停的扭头,那些柔软而又杂乱、太阳一般金色的头发多半都黏在了金的脸颊额头上,一缕缕的。
他轻轻喘着,瞪着那双湿漉漉的蓝眸,像是幼崽一样的无辜。
“……求求你了格瑞,这药苦的要命,还贵……多浪费啊……”

何况还没什么用。

格瑞盯着那张微微泛紫...

【维勇】SOLER模式 01

SOLER

注意:角色的名字有所变化
预定有微血腥场面
人物死亡?这……这算死亡?

总之就是一个谈恋爱的故事_(:3」∠)_

临近下午的时候,V兴奋的在路边捡到了个大宝贝。

他高兴透了,要知道,自从他有意识开始就已经很少见到完整的人类了,大部分都是断臂残脚的,更别提那种会呼吸的活人。

他嘿咻嘿咻的把这个重大发现给扛到肩上,转而一想,又改了个姿势,双手钩抱着对方的腿和腰,然后才心满意足地一跃而起跳回大楼上——那里是他自己划的领地。

“欢迎,我的睡美人……”
他把怀里的青年往毯子上一放,转身坐到了边上断开半个椅背的长脚凳。

“……等等,【睡美人】是什么?”

然后等可怜的情报员胜生勇利醒来时,他就看到了这样一个仿佛下...

【山坂】萌梗的废稿(2015.10.13)

刀剑男士波x人类婶婶坂

“嘶……痛痛痛……”
坂道龇牙咧嘴的模样抖得真波没忍住笑出了声,搞得坂道也跟着一抖,丁子油倒多了,黏答答的从对方受伤的手臂上滑下来,粘的榻榻米上全是。

“真是的!真波君请给我老实一点!”

“可是你的表情总让我有种在欺负你的错觉啊……”真波闭上左眼,斜视起手臂上的伤痕,“明明受伤的是我。”

“既然有这种自知之明的话,下次请务必自己注意点。”

“不要,我喜欢你把我拿在手里小心翼翼的模样。”

“就算不受伤我也会拿着的你放心!”

“……那么就把门口的风铃挂起来?”

“晚上会把你招得来的所以我拒绝。”

“……那么就把我带回来的树果吃掉。”

“只要你能确定是这个人间的食物。”

“……那么晚上做梦不要再逃了...

【櫂爱】爱豆爱妻握手会【盖爱】

事件的缘由大概是由于人气偶像先导爱知的粉丝见面会上,最不能见面的两个人见面了。
【龙帝】和【骑士】

虽然先导爱知的人气一直都不温不火,近几年才有红出来的苗头,但是只要入坑就会知道,有这么俩死粉因为入坑入得早家里又土豪几乎承包了所有的谷子周边。

最可怕的是,这两个人,同担拒否。

“哟,人渣。”

“呵,垃圾。”

光是对视就能掀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光火石,一面蓝一面红两块背景板全是熊熊烈火。

“就你还想见爱知桑吗,连专辑初回特典挂件都只有三个的渣渣,你连脑补爱知桑的资格都没有!”

骑士瞟了眼皇帝的痛包,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哼,那个挂件体现不出爱知可爱的万分之一,我就意思意思挂三个,剩下的都在柜子里,倒是你”皇帝顿了...

【I7双子】兄与弟 HE


九条天回忆起了最后一次七濑陆病发作入院时的情景。他接到idolish7团经纪人的电话后,像是疯了一样,三更半夜只穿了一件T恤套了件外套就出门了。

那是冬天的夜,温度直逼零下。

可是皮肤上划过的寒流远没有他的心冷。

那通电话如今已经记不起什么了,大概剩下的只有主语和名词。
比方说七濑陆,比方说市立医院。
再有就是坐在出租车里望着窗外的街灯连点成线般的印记,刺痛麻木着双眼。

前不久还在演播厅的后台碰见过这个不省心的孩子,一边用指责的语气训斥着作为偶像的自觉性,一边不露声色的提醒最近气压变化大天冷。事后还单独给那个和泉一织发RC警告他要盯我弟弟就给我盯紧了否则出事就那你开刀。

可现在,坐在出租车上,双眼无神的九条...

【维勇】银龙 0

Fate paro    感情慢热

注意:本章的老毛子完全没出场

之前补魔篇我想写个前因后果......就看我耐心怎么样了【摊手】

总之这一章全在说前因,角色出场看脸(?),后续主要是维勇两个人之间的互动。

能接受的请继续orz


胜生勇利,随处可见的23岁日本男子。


若说与常人有什么不同,顶多就是喜欢读点儿小说,并对名为《银龙皇帝》的故事沉迷不已,然后......是个魔术师。


“不是拿着绅士帽嘿的一下抓出个兔子的那种!”这种解释已经反复好几遍了,可孩子们还是一味地认为自己父母的竹马就是个会把戏的大哥哥,...

【维勇】Fateparo 补魔 三十分钟短打

Fate系列喜闻乐见的补魔neta

不晓得算不算开车,反正在我眼里,不算。

我的拿手好戏【瞎几把写三十分钟后文有没有全看心情】系列

C位的老毛子

M的勇利(双重意味)

要看全文的………要么看我心情,要么逼我。

反正上一个逼我的………我被逼写了将近一万字(怂)

总之想看的话就继续,想看更多的,逼我orz

关爱懒癌,人人有责。

接下来正文:

“地板太冷了。”

勇利跪着,膝盖下是木制的地板,在没有开暖气的冬天,怎么说都是一股凉意。可惜对于面前端坐着的北方皇帝来说,这点抱怨就像是调情。

回答的话语里满是嬉笑的味道。
“这比西伯利亚的冰面要温柔的多,我的男孩。”

修长而又白皙的手指穿梭在黑发间,带着安抚的意味,又有点鼓励,这个俊美...

[爱娜娜童话]勇者依旧目标恶龙

九条天,爱娜娜国顶级骑士团TRIGGER的团长。


其率领的骑士队仅凭三名成员,成功击败了北边的哥布林大军,打垮了南部的史莱姆敌群,杀尽了东方的魔狼族仇敌,灭绝了南山的......


“为什么没有龙?!!!!!“

然后今天,团长依旧绝赞烦躁的在寻找龙。


yes,dragon,龙。


”那玩意难道不是只有传说里才出现的生物吗?“一旁的副团长八乙女楽用看孩子的关爱眼神看向天,”说到底了你还只是个需要睡前童话的小屁孩,老老实实回家喝奶吧......有话好好说,我们先把办公桌放下来。“


讲真,看着一个细胳膊细腿长相美如天使的梦幻系美少年毫不费力的举起那个厚重的实木长桌,完...

【维勇】it's a joke(一方死亡)

【注意】
本文里包含了人物死亡要素!!!
再说一遍!
人物死亡要素!
最后结果是HE还是BE我觉得要看你自己怎么想了反正我觉得挺甜的(what)

不能接受这类设定的读者们随意右上角。

提前说一句感谢观看。

以下正文。

————————————————————

那是个意外。

就像是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一通电话,一条人命。

名为【胜生勇利】的花样滑冰运动员,维克多最心爱的弟子,最珍爱的唯一,去世了。

维克多赶到医院时,只能看到躺在床上的躯干,泛着青白的肌肤,冰凉。

他咆哮着、嘶吼着,不顾尤里和雅科夫的拉扯,跪趴在地上,哭得疯狂。

可是只有维克多自己知道,心里的某处正冷静到反常。

他也不知自己是怎样去联系宽子妈妈,何时签完了医院的...

【维勇】发动引擎(复建)

官方爸爸断了原作向的路,没事,我们还能paro

(´•ω•`๑)
注意:就复建一下,片段,全文估计出本

根本看不出来是特工paro的特工paro

没开车,只拉动引擎。

能接受者请食用(´・ω・`)

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勇利和维克多在黑漆漆的、泥泞的角落里正在接吻,舌苔之间的摩擦和唾液的交换让他的腰都快麻痹了。

可他们正在逃亡。

手上的手枪打开着安全栓,因快感而无法好好控制的手此时根本握不住。

一不小心就会走火,无论是枪,还是两人。

就像是明知道坏结果的恶作剧。两个人却还是纵容这会儿的放肆。

粘哒哒的声音,就像是维克多穿着的皮鞋在这个潮湿阴暗的地面上摩擦过的声音——虽然现在他的腿在摩擦的...

救命我我我!!

不昼港:

对仓桥小姐的歌的印象绘,10分钟一张单纯自己爽爽。

P1 友達のうた

どうせ叶わぬ【    】ならば

P2 損と嘘

私に下さい♪

P3 人間辞めても

虫にされども


有谁愿意入仓桥小姐同好会吗!(

【ABO】甘咬あまかみ【纺楽(不)楽纺】

今天真是最糟糕的一天。

八乙女楽想揉揉自己的一头银发,可又想起脑袋上满是发胶,动弹不得,只能放弃,转而改用手扶额。

喝多了,完全是喝多了,错把今天当成了明天,于是兴致勃勃的答应下了那个主办方的应酬会,喝到了凌晨一点才回家。

可谁知道今天早上七点就会有工作。
想被抱的男人no.1只好提起精神,把行程安排书草草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赶到演播楼。

离开始摄影还有二十分钟不到,之前的彩排很顺利,大概正场也不是什么大事。

然后就在他放下心的那一刻,注定今天是最糟糕的一天的事,发生了。

很热。
外面是夏天没错,可是演播厅里的冷气打得很足,绝不可能会有发烫的感觉。
而且周围的人也一副正常的样子。
………!!

楽意识到,他把今天当...

【原创】这个家族很迷

我死了。
被切成一片片厚度约为0.6毫米的薄片,然后冲进了下水道。
准确来说,这个死法还挺崭新的,有点让我心动,只可惜被削的人是我,这就有点尴尬了。

我想了蛮久的,觉得如果主语可以把我换成那个傻逼表弟,我可能会比现在心情更好。

然后我就糟心地看着那个傻逼表弟笑得特别猖狂,把那把沾满我DNA和他指纹的分尸刀扔到了壁炉里,哦,还有我喝茶专用的琉璃杯,真是败家。

毫无疑问,那玩意里烧着炭,虽然我已经完全感受不到温度,但是盯着看了会,居然也觉得有些暖和。

即使我的心已经和下水道里的肉片一样哇凉哇凉的了。

不就是想抢遗产吗?为什么要搞事情呢,就不能心平气和坐下来好好说?

我觉得我心态特别好,最起码现在还只是骂他傻逼,而...

【天陆】Dream (复健小短片)

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天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医院的走廊里。四周都是病房,但是这里大多都是需要静养的病人,所以全然没有生气可言,安静到让健康的天都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左手是重的,他看过去,那里有一本书。
大概是童话抑或是绘本,十分适合一个孩子复述给另一个孩子,好让他理解内容。

“……得快点去,否则那个孩子会寂寞的……”
原本无法挪动的双腿像是有了目标一样,以走过无数次的那条路线,到达目的地。
在看到自己半身的瞬间,整个世界才有了色彩。

“天にぃ!”

不管时间如何流逝,只有这个孩子仍保持着这个样子,天真纯良到了极点。

就像个孩子一样。

天愣了一愣,又觉得自己今天估计是睡昏头了,明明自己和陆都还是孩子,却说什么像一...

食玩比想象中的要难,难太多了。【没有美术细胞

同人作者的自我修养【并不】


【同人作者二十题】

1. 最初促使你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那南极圈里极夜的寒风让我不可自拔想要的产粮养家。

2. 如今让你继续创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大概是基友们的鞭策和自己的脑洞……爱的cp很多但是会写的都是真爱。

3. 在创作过程中,最令你感到愉快的事情?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是用手机写文的……没错,诺基亚……直到前不久换了触屏才打字速度提升上去……所以长时间码字就会导致手机发烫或者要去充电……

所以,只要手机不!发!烫!!我就满足了!!!

【PS:这个问卷也是手机手打……】

4. 会在创作中产生负面情绪吗?来源是什么?

会,不过少有

原因大多是卡文,或者一不小心又BE黑化了【看破红尘】

5. 一个角色的哪些特征最令你...

【山坂】名侦探少年真波君(侦探paro)

完全没有在推理的侦探和那个想要换上司的助手

……甜圈你吃的开心就好。

_(:3」∠)_

【已经放弃思考了的我】

知名侦探真波君今天依旧颓废的将自己埋在沙发里,叼着烟斗抖开晨间报纸。一旁的好友兼助手正在认真为他冲泡热巧克力。

“两颗糖,坂道君。”

“这不是咖啡……好吧如果你确定的话。”

“……对不起我错了,别加!别!”

于是今天的真波君跟颓废了,甜的发齁的可可味让喉咙口粘腻的要命,可是他依旧一口一口的喝完……虽然表情好比喝着不加糖的黑咖啡。

“……作为侦探的我,也有时候会被偷东西呢……”

“那是因为你除了办案的时候以外都太过随意的关系,请不要轻易的把它归到不可抗因素里去,谢谢。”

“我要把那个犯人找出来!”真波突然就...

高三党的嚎哭

fo我的朋友们注意啦w
我啊……_(:3」∠)_高三了………
所以脑洞可能不会更了(大概)、摸鱼的时间也少了……
不过放心w高考结束后我就会回来w
大家请祝福我!!

(๑•̀ㅂ•́)و✧
wait me!!

【黑道paro】迷

注意:
黑道paro_(:3」∠)_
MMD请走:复仇的序曲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29509
剧情简直就是大乱斗你们别指望我有啥文笔。
cp啊………乱,特乱。
石青、长蜂、今岩今肯定,其他做多卖个福利别太当回事😂
目前还有好多人物没出场呢我得给脑洞松松土……

总之……

可以接受的话,请【跪

光忠把车停到了夜市小巷里,这个点已经很晚了,最起码街灯亮的发烫,时不时几声摩托的轰鸣外安静一片。

此时还在街上乱逛的除了酒鬼,就是不务正业的“坏人”了吧。

穿着暴露的女人吐息着廉价香烟,用充满诱惑的眼神看向从车里走出来的男人,准备今晚再捞上一笔。

“呐,不玩一把吗?”...

【罗斯阿鲁】词语接龙

si ri to ri

注意:现代学生paro,短,特别短
致战勇
夏天好热我要化了………糖也是_(:3」∠)

送给@neko碳的最后一口战勇粮!吃好!

夏天特有的闷热彻底击垮了阿鲁巴,白衬衫黏答答的粘在手臂和颈部,蝉声也是一阵又一阵,没完没了。

更何况自己的竹马还要给自己来几下挖苦和嘲讽,让阿鲁巴把更多的体力耗费在吐槽上。

“哇w会长吐着舌头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呢w”

走在一旁的罗斯倒是满脸清爽,体温低的好处在这个时候特别引阿鲁巴羡慕,明明还穿着黑色的T恤和长裤,偷袭自己后脖颈的手还是凉凉的,每回都能把自己吓一跳。

“还不是你突然叫我出来啊!!”

吼完这一句的阿鲁巴觉得自己已经到了体力极限,嘀嘀咕咕的抱怨起中...

【刀剑乱舞】鹤丸表示他被吓死了想要重塑三观

系列文!前章请戳tag【鹤丸和婶婶的各种日常】
cp是坚定的鹤婶!

真的和前文关系很大所以不要断章取义否则我要进局子了(咦?

想看作死即死的鹤丸吗?想看被吓的找不到三观的鹤丸吗?想看传说中搞笑之中藏大坑的鹤婶文吗?

……别看我,我才不会告诉你我这里都有的,哼。

可以接受的话,接下来是正文w

“那今天就拜托鹤丸殿了,第一次当近侍也不必紧张………也请你别让主上紧张好吗?把手上的整蛊道具给我该放哪放哪!”

山姥切国广叹了口气,虽说这位新同伴确实武力值也不错,人也挺好相处的,可这喜欢吓人的性格真的就不能改改吗……

来到这里将近一个礼拜,先是偷五虎退的老虎放到主上的工作室里,又把晚饭的乌龙茶换成酱油兑水,在短刀玩游戏的...

【刀剑乱舞】你说为啥鹤丸就是辣么爱作死?

注意:婶婶身世加【哔——】有大坑,你们别信我的一面之词。
这是第一章,然而人物性格可以先补序章,对,就是我之前的那篇。
我要告诉你们,其实这文后面走向就是鹤x主,_(:3」∠)_之前的什么all婶都是骗你们玩的。

嘛_(:3」∠)_顺带一提,我是锦鲤,有人和我留言说只要和我聊天,就会出鹤姥爷,爷爷,胡扯兄弟……所以我就来收教徒来了。

接下来是正文:

主力军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

吃饭的房间里已经放好了小桌子和碗筷。短刀们负责把每人份的菜端上来,于是厨房和房间之间的走廊上就仿佛是小学组的短跑接力。

“我说,平野,能把我这份豆角放到石切丸的桌子上吗?”

回答当然是不行。

就算是动用命令,也依旧败在了名为...

【刀剑乱舞】今天的大家依旧和谐万千【序章】

就一个序章。
扫雷啦扫雷啊!!
①无爷爷和狗,胡扯二兄弟,和伏见公务员。
②婶婶视角,而且故事大致围绕婶婶发展
③可腐可乙女……这关系到我下的大坑所以先不解释w
④精神上的审all但实际上是肉体的all审【其实并没有卵区别,因为cp是鹤姥爷
⑤会穿插什么伊达组啊织田组啊石青啊之类的腐向cp_(:3」∠)_请放心的张嘴吃下去
⑥……呜呜呜我也想要欧洲贵族啊你们匀我点欧气吧!!

好,正文从这里开始w

“……由以上人员组成的第三部队今日出发江户进行远征,内番按照排表已经开始进行,还有吩咐吗,主上?”

负责今日近侍的烛台切单膝跪在门前,毕恭毕敬的垂头看着移门底边。
门内传出布料摩擦的声音,然后是懒散的脚步声。

移门被碰的一声...

【山坂】心理测量者paro 速打三十分钟

山坂半小时速打大赛!【没有这种大赛】

计时30分钟,梗自定,主cp山坂,副cp不限
复健用的小游戏w
感兴趣的太太们可以试着玩玩看哟w

计时开始w

真波和坂道正在接吻。
在雨里面,漆黑潮湿的建筑物角落,不知何处会有怎样的视线,忘我的交换着唾液。舌部的软肉彼此缠绕着掠夺着为数不多的氧气。
真波毫不在乎的拔掉蓝牙耳机,东堂前辈有些尖锐的声音瞬间消失不见,好心情的他换手搂上坂道的腰,于自己的工作制服不同,作为猎犬的坂道能够穿着自己喜欢的服装,那件T恤太薄,薄到一淋雨就立马湿透的程度。

衣物随意……吗……
为数不多的特别待遇,所谓自由这东西呐……
真波记起坂道这么自嘲时的表情,光是回想起来就觉得一阵鸡皮疙瘩。
于是他低头擒...

【占tag抱歉】山坂tag

好不容易闲下来了却没梗,简直就跟开了电源才想起来刀男人维修一样痛苦【不是

来来来!
你们想鞭打想吊打随你们喜欢!
太太们我们来交流neta吧!

山坂糖要多大块有多大!份量取决于你们的脑洞哟!!
_(:3」∠)_
酷爱喂我坑!!酷爱!

【山坂】wonder land 地狱

_(:3」∠)_……抱歉我回来填坑来了。

被吊打。
行了开学后一直在摸鱼扯皮,是时候干点正事了。
依旧是赌场paro,前文请戳这里w

【都不好意思说是给芹菜太太 @芹菜菜芹 的生贺了,简直想要跪下来唱征服(x)】
还被甜圈 @甜甜圈 催了稿,我我我…我对不起人民呜呜呜呜

真波醒来的时候,半眯着眼睛往被窝里摸了一圈,才挠着自己乱成一团的蓝毛撩开被子。

说真的,如果让那些个上流社会的名媛看见现在这位在她们心目中白马王子no.1的话,估计早就两眼往后一翻红这个脸晕过去了。

上半身赤裸着,平时被马甲衬衫包的严实之下是结实瘦长的好身材,和他细长的手指一样白皙的颈上留着几个紫红色的...

扯个皮~

嘛,算得上是闲聊啦欢迎你们给我留言w
一直在点喜欢和推荐却总是不留言的你们难道是在害羞吗?别担心我就是个傻逼(x)你们随便勾搭w

计算了一下,发觉从开始写第一篇文至今,正好半年了~
六个月哟~来了六次姨妈,上了一个学期的学,经历了一次期末地狱。

还参加了一次cp展(๑•̀ㅂ•́)و✧

总的来说就半年时间,我的人际关系网瞬间翻了三十多翻。
没办法嘛,我就是个三次元恐慌症的自我中心厨,害怕出门害怕陌生人,胆子小又不会说话orz
所以突然有了辣么多~【比划】能一起嘻嘻哈哈的同好,简直让我开心到心慌w

作为一个只会胡思乱想的变态【不是】我觉得写文是在娱乐大家,但更重要的是娱乐自己_(:3」∠)_
写点自己觉得好玩的,苏...

【山坂】under city 天堂

赌场paro  unend
 @芹菜菜芹 

under city

虽说现如今明面上的赌博已经被官方化,但是果然还是有那么些有钱人喜欢追溯过去。

红色的地毯和带有别种含义的昏暗灯光伴随着高更鞋鞋跟或者是油光锃亮的皮鞋,越过了走廊,在地下一层的大厅中铺展开来。

这里是大人的夜之游乐园,充斥着最直白的渴望,也弥漫着诱人的绝望。

“很紧张呐。”从桌子对面传来了温雅的男声,“是第一次来赌场吗?”

矮个子的青年打着领带,黑色短发被向后用摩丝固定,挂置在旁边桌背上的西装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好看的小臂从卷起的衬衫袖子里露出,双手随便架在赌桌上的姿势在灯光下模糊起来。

嘴角露出标准的商业微笑,但是圆...

©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