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布】Eva

是昨晚奶 @葱开开 时摸的鱼,短黑还ooc

甜茸妙,黑茸好,又甜又黑那就是人前人后教父茸,好得我和开爹哇哇叫(???


注意:轻微(?)黑化


以下正文:


布加拉提本以为自己在那一刻、在那束阳光的指引下得到了灵魂的解脱,可当他的意识再度清醒过来时,却并没有身处圣经里说描写的天堂,而是躺在了一张松软而干净的床上,四周墙壁洁白,没有一扇窗户。


而他金发的共犯者正推门而入,见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先是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紧接着便快步走到他的身旁,替他扶住肩膀和腰,挪靠到床角。


我应该已经死了。布加拉提喃喃,像是向乔鲁...

【迪乔】Dio‘s D from Destiny (maybe)

如果问迪奥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什么,迪奥大概会一个鲤鱼打挺从他的帝王沙发上跳起来指着远在天边不知何处的乔纳森破口大骂说他居然没打断对方的大腿任由这个放浪癖跑去海外搞什么考古科研。


十天了,都整整十天了,那个壮得跟头熊一样的蠢货绅士居然破天荒的音讯全无。手机里断了十天的晚安愣是让迪奥这个自称没良心没亲情的义兄弟做起了噩梦——他不承认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的鬼道理,他只知道自己梦里的乔纳森又冷又饿,在世界里某个阴暗的、鸟不生蛋的地方哭哭啼啼的说想回家——谢天谢地,迪奥抹了一把又一把的冷汗,最后随性抄起电话拨通了自己助理的手机,命令对方直接开价悬赏这个蠢货,活要见人死也要救活了然后给送回来。...

【迪乔】“我想和你分享一块巧克力”

在男孩贫困潦倒一无所有的时候,贵族小少爷说,我能和你分享同一块巧克力。他推开了,将其扔到地上恶狠狠的咒骂,气急败坏面目狰狞。


当男人如他所愿拥有了永生和力量,他一脸得意的站在失去一切的贵族绅士面前,嘲弄似的朝他笑,把金银珠宝尽数掷到地上,像一个不屑的君王。


绅士从他的包里翻出他拥有的、仅剩的一块巧克力,将它捧在手上,垂目说道。


我只是想和你分享一块巧克力。


圣经里有过一个小插曲,说是商人和乞丐一同到教堂里募捐,商人捐了十枚金币,乞丐捐了一枚铜币,可神灵只赞美了乞丐,这让商人质问神为什么,得到的答复是:“你只是把你财富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抛到地上,可他捐出的是他...

【茸布】Neonato 新生

预警:一点都不rb的rb,你们可以玩人物关系猜猜乐,猜对了意难平,猜错了……就猜错吧我觉得这样你们可能还会好受点


写得乱七八糟的,如果没看懂可以去我vvb看评论,我在那里都写清楚了—小笛 翻车鱼不翻车

也欢迎大家讨论,挖掘更多意难平(?


Neonato


当组织里的大家都在议论着哪个好运的干部会被列入组织继承候选人的名单里时,我只顾着招呼我的小队成员去某家新开的餐厅品尝免费的披萨,饼皮边缘拉丝的芝士还在散发着热气,口袋里的手机嗡嗡作响,搞得我只好放下它,接过同伴递来的纸巾,擦过手后去接起它——那是一通来自“上面”的电话,不是任务就是命令,我不得不认真对待。

“CIAO....

随笔

被问起自己的手机号码在对方手机里设置的是什么铃声时,对方反常的迟疑了——不难从他紧皱的眉头和轻抿的嘴唇看出他是真的陷入了沉思,而非随便假装。


真是出乎意料啊。蹂躏着怀里抱枕的发问者盯着对方眉头之间的沟壑,眯起了眼睛。


是因为从没认真记过,又或是设定的铃声很特殊而难以启齿嘛?他总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难不成还会在这种地方上搞什么小手脚?


……又或者是真的一点都没留意过?


“……所以,是什么特殊铃声?”


“特殊……我记不得了。”


“啊?”


他皱着眉伸手去捞手机,边解锁边解释。


“每次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都能立马接起来,好像除了最开始的震动外,就没听到过...

【瑞金】食欲之秋

是台历的加购小料(੭ु´ᐜ`)੭ु⁾⁾负责丰收和食欲的秋天!

在暖暖的秋阳下,他俩比刚烤好的番薯还甜!


BGM: 《ゆれる麦》https://www.xiami.com/song/1768961468 


以下正文:


食欲之秋


四季在登格鲁星上并不分明,其中春天和秋天格外难以分辨,它们夹杂在夏与冬的缝隙里,只能凭借日常里某些细微的变化来彰显存在——等金注意到自己的短袖T恤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又出现在衣柜角落里,还被格瑞叠得整整齐齐的时候,他这才醒悟秋天已经开始了。


同样的,等格瑞发觉家里的食物开销猛增并且消耗速度极快,他也意识到已经是该给金屯食...

【暂时】开放约稿(´・ω・`)CP可咨询

商用(合刊类):150~200元/千字

小料或无料:100~150/千字

私稿:50~100/千字


我所知的北极圈远古文明类圣遗物向CP:意思意思收一点把你喂饱就行👌


以上可供CP向作品包括但不完全包括:凹凸、JoJo、FGO、YOI、MHA、小单车、BBB、小忍乱、乌贼、未来日记、VG等等等等……你也可以抱着一丝希望来问我有没有看过某某某作品,如果我也嗑,那大概也能写…!

PS:要paro向或者原著向请提前说好!


嗯!就这样吧!

要雇我翻译P站的文也是ok滴,不过这个会按照日文原作品的文字数酌情计算!而且时间会比较长,请大家考虑清楚再来委托(´・ω・`...

【银博】他吞咽下了几个音节

如果这个故事会有最后一句台词,小银灰想,他希望是“好久不见。”


谢拉格,雪境,不及与世隔绝却也算称得上是封闭的小国,今天它也被笼罩在细细飞雪之中,如外界对其描述的一样美得朦胧。


希瓦艾什家族古宅的大门已经很久没被政客以外的人敲响。而今天,就在佣仆们铲完雪之后,它就迎来了某位特别的访客。


银灰那时还在书房,他的余光从手里的纸张飘开,刚好瞥见自己的父亲路过不远处的走廊。


会是谁?银灰对着纸上密密麻麻的字猜出了神。书库窗外的风景仍是一片飞雪,只有高耸的杉树知道这个谜底。


应该不会是烦人的贵族亲戚和恼人的政客。因为就在希瓦艾什家族刚迎来一个新生命,一个需要花精力和时间...

【博士中心】天体棋盘

【doctor只是在下棋】


从昏睡里醒来,却仿佛仍身处梦境。


这听上去挺哲学的,博士在心里嘀咕,可是他就算是失忆都能知道,自己在哲学领域应该并没有什么深造。


西洋棋敲击在棋盘上,清脆又轻碎,十分迅速的泯灭在交谈声里——有来自不远处的,也有来自门外的,但绝没有来自棋盘两侧的。


对方似乎在思考这棋面接下来的走向。博士默不作声的撇了一眼对方脸上的深思熟虑,随即悄悄的看向窗外。


已经进入深夜,启明星不再是唯一亮着的那一颗,也不再是最亮的那一颗,他却毫不犹豫的就找到了它,并望着它轻轻吁了口气。这或许是他的习惯,也可能不是,但完成这些动作确实让他感到稍许惬意了些。


生物...

“我不忍直视他的眼眸。”


“为什么,那双明亮的蔚蓝色里难道暗藏深渊?”


“不,我不忍去看的是他眼眸里映出的亡灵,颠沛流离,失魂落魄。”


在天使的注视下,一切罪人都要直面他们的罪孽——就连天使的挚爱也不例外。


我怕我的灵魂会浑浊了他的眼。


早就抛弃了希望的剑士如此想道,并用伤痕累累的手拂过了少年的眼睑。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点什么 的 摸鱼》

这个伤口不仅仅代表着生与死的界线,它是善与恶的分割,是罪犯和侦探的缝合。


是名为亚瑟·修维特的一位英国绅士,和被称作开膛手杰克的一位亡灵的,命运线交织的开始。


“你就像个刚出生的小狗仔一样,小子,连乳牙还没长齐就已经妄想着要去和猛兽作搏斗。快感谢我吧,看在勉强算是你身体的住民的份上,房租就用我的教导来抵好了,你可要好好学啊,搭档。”


“闭嘴,幽灵,我是不会听从杀人犯的指挥的!无论是什么理由,夺取他人性命只会成为下一场悲剧的开始,复仇的连锁将就此不断。我会用我的办法,用我的方式,去寻找出真正的正义,将邪恶撕碎!”


“哈,顽固的蠢货。”


“随你怎么说。”...

旅行之春

鸣谢专业摄影师 @BB空壳 ,是让人快乐的大阪环球影城❤️

【瑞金】“为什么?因为你一定会寂寞啊!”

【幽灵从一旁的窗户里看到,后院里有一座墓碑】


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浮在空中,身上披着一件缝缝补补的破斗篷,最重要的是,他看不见自己的脚。


啊,自己大概是个幽灵。


他花了半秒就接受了这个事实,随即低下头去,盯着自己正下方的床,开始思考起第二个问题:床上躺着的那个人是谁?


银发的男子似乎睡醒了,又或者他根本就是在闭目养神,丝毫不费力的睁开眼睛,和浮在空中的金对上了眼——金从这个对视里感到了一瞬间的熟悉,而这个感觉又在下一刻消失在了他的胸口处,徒留一丝窘迫。


他看着对方,看对方盯着自己眼睛都不眨一下,尴尬的挥挥手,又指了指自己。


“你……看得见我?”


那...

【瑞金】26-5=21

年龄操作

自己送自己的生贺


当格瑞的好房东秋——据说是某企业的精英女白领——敲开他家门时,格瑞刚好结束和电脑的大眼瞪小眼。他离开书桌去推开门,顺便略带窘迫的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头发,然后看向门外这位精干的女士。


是来提醒他交房费的吗?格瑞猜想,他大概是把这件事淹没在了工作的海洋里了,而刚才他抽空瞄了眼电脑角落上的日期,陡然意识到今天早已是月初而不是上个月的月末。


“秋姐,我……”


“你能在家真是太好了,格瑞,抱歉我现在挺着急的,不知道你今天有没有空?就一天,拜托了,要是你都不行的话我大概就真没辙了。”


格瑞还没说完的话被对方的机关枪语速给堵回了喉咙口。...

今年生日居然不是在春节期间!!!

又老了一岁,人生苦短及时享乐,谢谢大家的祝福❤️


新的一年也会继续加油(ง •̀u•́)ง

“金,小心。”


“你也是。”

自首,不是黑,要关请把我和终哥关一起


瑞哥真的很有老毛子风范啊!!我都能脑补出他当着金宝面对桶吹牛奶的画面了!!!这种明明与世界常识脱轨却毫不含糊理直气壮的态度,我喜❤️


……对不起我去洗洗脑子

疯癫的阿终:

《俄罗斯瑞带自家意大利小情人金来见识一下俄罗斯风情》


标题 @小笛 写的

描的p2,来源视频叫什么风情的俄罗斯大兄弟带我领略俄罗斯超市风情,微博上的搬运

不是黑【。

感谢导演说漏嘴

原来格瑞是XX一族……难怪了,天天跟踪发小在角落里盯着,和他这个族名超级符合啊有没有(爆笑)

试映会是个好文明!!!

详细内容我也不好随便说,剧透就没意思了,瞎猜更没意思,反正大家等第三季就知道了呗w


我好期待第三季啊!

大家好,我给大家表演一个深夜飞天托马斯旋转

😭神仙画画了,还画了我爱的酒吧pa😭

今晚我亲爆C子【啄木鸟治树.GIF】

厨房小帮厨🍴:

大家撒溪埔哩!新年快樂!

很不會畫背景滴我又努力挑戰了一波

這張圖從去年小笛老師的酒吧瑞金文出來後就立馬腦內浮出畫面

但到最近才畫好哈哈哈哈哈哈(笑著笑著哭了出來)

請大家務必欣賞小笛老師這篇好好看滴文>>Sweet Child

左下滴歌詞是摘自Ariana的Into you...有種危險刺激的戀愛感

原文是摟肩可是我實在是手畫滴太部行所以就(我流式金金遮蔽術)!!!

【瑞金】人造人不知海龟汤的味道

在荒芜的地区里,对未知敌人和生物的探索是极其危险的,格瑞心知肚明,可是他也别无选择。


想法设法抵挡过两批机器人的激光扫射的后果是左小腿部贯穿伤口严重、腰腹部位轻微受损、机能活动性下降……


“可恶……”


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


沙沙作响的无线沟通设备替格瑞做出了回答——直到卫星轨道上的司令部能顺利给出回应并传达下一步的指示前,他都不能停下“探索”这一动作。


因为这是命令。


因为司令部总指挥系统,对格瑞——代号为G02的安卓人造人——下达的任务命令。


自己大概是要没救了。


格瑞在扫描范围内侦测到生命体存在的时候,多少有些泄气。他的机体损耗...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