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ε´#ゞ

有瑞金的2019,每个月都是恋爱的季节

没有催稿:

瑞金2019台历【Lune de miel】初宣

主题:蜜月旅行

预售时间: 11.03晚20:00-12.16晚20:00

首发:CP23 【待定】

代理:老干部工作室【待定】


内页组:

一月 January烷 @烷了个烷 

二月 February孽纸孽 @孽纸孽 

三月 March芽芽 @南瓜饼好吃么 

四月 April和也 @...

【瑞金】那位男顾客点了一份情侣套餐

“恶魔不应该去诱惑他人许下承诺,然后获取灵魂来饱腹的吗?”


“那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


忍无可忍的格瑞坐到位子上,还没等他坐稳,对面的座位已经被长着羊角和长尾巴的金占好了,他甚至还很自觉的开始翻阅起放在桌上的菜单,看得津津有味。


“……喂。”格瑞抿了抿嘴,“你都已经跟了我大半年了,是时候告诉我理由了吧。”


“就想你说的一样,为了饱腹啊。”


金在棉花糖巧克力和香草蜂蜜牛奶之间犹豫不决,又不肯放弃水果蛋糕,最终腆着脸决定点个情侣套餐一人独享——当然,钱是格瑞付的。


“你别不信,我已经从你这里吃掉好多了!”


“……钱?”


“不是!”


金嘟着...

【瑞金】Cadabra(旧设预警)

Abracaddabura

西域风情的瑞金脑洞 只是摸鱼

其中有大量我流旧设,如果觉得OOC请直接关闭


真的只是为了摸个爽()设定超级随便


以下正文:


酒杯里金黄色的液体随摇晃而波光粼粼,骨节分明的手指牢牢把握住杯柄,将其带到自己的嘴边。


少女美妙的歌声伴随着芬芳的熏香,婀娜多姿的侍者为宾客斟酒喂食,谈笑风生充斥在整个宫殿之中,月光灯火,宛若神话里的仙境。


即使这片土地贫瘠,王族的聚会上也从来不会少一份美酒佳肴。他们在欢笑作乐间吃喝的是百姓奴隶们的血肉,却在心知肚明的同时又不屑一顾——高人一等的傲慢已融入皇族的骨髓里,除此之外,只剩中空腐朽的奢华。...

在灾难来临之时,格瑞本能地伸出手,想要带走他所剩无几的宝物。

——所以他抓住了金的手。

化学生的(失败)土味情话

“我……我喜欢你,有机会吗?”

“!我……我也喜欢你……但是……我有机(化学)真的不会(泣)”

——我的专业今天依旧是大家的快乐之泉

【瑞金】面包与钢琴

前篇指路:王子与钢琴

大家教师节快乐❤


以下正文:


老约翰隔壁家的空房在半年前搬进了一对姐弟。这件事在这不算小可也大不到哪里去的小镇里算是引起了一阵小轰动——毕竟这个镇子虽然地处交通要道,人口流动特别方便。可旅人们都忙于赶路,顶多小住几天,不会有人愿意停留。

更让他们惊喜的是,这对姐弟似乎打算在镇上开一家面包店。

“也就是说,你们打算久住?”

蕾娜老奶奶接过纸袋子,又拿过少年递来的找零,疑问的语气里满是期待。她很喜欢这对热情又可爱的姐弟,同样,她也很喜欢这里的羊角面包。

“当然!”负责收银和接客的少年双手叉腰,“我和姐姐很喜欢这里,镇上的大家也都很友好,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老人被他夸张的...

【瑞金】王子与钢琴

又名《装模做样学钢琴的小王子一定能成为好面包师 和 滚开你们这些该死的有钱人别打搅我专心作曲的钢琴师》(???

是我的摸鱼产物,结果摸出了一篇万字文


以下正文:


空荡荡的琴房将一切声音与外界阻隔,包括他们的心声。



“这一段重弹。”

“诶,可我又没弹错……”

“节奏不对,重来。”

金发的小王子嘟着嘴,乖乖把手重新放回琴键上,十分不走心的按顺序把它们一一压下,动作和神色里满是敷衍了事。

他的老师,国内数一数二的钢琴演奏家,却面不改色地听完了这段毫无精彩可言的演奏,在最后的一个音落下时默默的说道。

“可以了,继续吧。”

——丝毫没有要指导的意思。



金根本就不把自己当王子看待。

他...

【瑞金】王子与钢琴

前半章点我传送回去


13

虽然禁|止|未|成|年|人进入,但实际上这家酒馆除了只提供酒精饮料外,并没什么其他特别的服务。

得知这一消息的钢琴师不动声色的长吁一大口气,并把脑海里“带坏皇室成员应该是死罪吧?”的糟糕心声改写成了一段欢乐颂。

“年轻的兄弟,你们长得可真不像啊。”店主是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看上去粗旷却相当热情,“喝什么,麦啤还是其他更猛的?看在你们似乎是生面孔的份上,我先提醒一句,我们家的麦啤后劲可足了,小心喝醉走都走不回家。”

格瑞刚想解释他和金没有血缘关系,一旁的小王子就已经蹭的坐到了吧台边上,一边招呼着格瑞叫他也赶紧坐下,一边对老板嘴里的“麦啤”表示兴致盎然——他对酒精的概念只停...

【瑞金】转角遇到爱

是沙雕校园段子,我摸着换换心情


以下正文:


“格瑞学长。”少年活力四射的声音透过耳机,有些失真的传达到格瑞的耳朵里,“我问你个事啊。”


“嗯?”

他手里的操作并没有因为分神回话而停顿,犀利地躲开了来自左边的袭击,并顺手送对方回去起始点。

耳机对面的金继续说道。

“你信不信擦肩而过的爱情?”

这个话题有些突兀,让格瑞也猛地愣神了一下,差点儿按错键。好在目前他附近没有敌人,否则怕不是要丢脸放个空大。

“怎么突然问这个。”

再大的动摇也不会影响格瑞贯有的冷静语气,他一边走着正常扫敌路线,一边留意起金的一词一句——经验告诉他,每当这个小学弟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的时候,总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就是有点好...

【瑞金】快去睡觉

金作死,租了张恐怖片的碟回家看,又生怕自己吓得看不完,于是拉着自己发小一起看。

而现在,夜深人静,金绝望的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

老天爷啊为什么外国特效都这么写实?!都已经看了两集小猪佩奇了,闭上眼睛怎么还都是女主被幽灵扭断脖子的画面啊啊啊……

瑟瑟发抖的金只顾着埋冤电影碟,完全忘了自己才是罪魁祸首,可即使如此那些可怕画面依旧无法控制地在他脑内循环。

无措之下,他摸摸索索的抱住枕头,做足心理准备后下床。就仿佛房间地板上潜伏着吃人怪物似的火速用脚尖冲向隔壁屋——不忘一路开灯,保证灯火通明。

电费什么的可不比他的性命重要。

一秒四二,可以说是人体极限的速度。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我们今晚一起睡好不好啊我突然想和你叙...

【瑞金】时隔多年的两情相悦

儿时的糖果不一定全是甜味(笑)

以下正文:

格瑞准时踏出地铁的车站,他随手扯松领带,而另一只手则提着公文包——商用笔记本和充电器的重量不足以压垮他的身体让他觉得心累不已,可是一天的工作可以。格瑞深呼吸了两次,不同于车厢里的新鲜空气让他仿佛能重置身心疲惫。

晚高峰后的八点半,离开人流,手附上玻璃门的把手轻轻推开,一阵叮叮当当的铃铛声。

“欢迎光临。”

穿着统一墨绿色围裙和衬衫制服的青年把脑袋探出来,那双蔚蓝色的眼直接看向门口。视线触及格瑞的脸后,青年展露出一个更真切的笑容。

“格瑞!我还以为换班以后就不太能见到你了呢……“他双手撑在收银机两旁,“今天还是要一杯特别的咖啡?”

那双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湿漉漉的蓝色...

【瑞金】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中)

这是一个格瑞巧遇死神,在得知自己快死了之后打算一个人冷静一下,却被死神缠上的故事

👆读完这句话你大概就已经看完整个故事了


上一章: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上)


以下正文:


虽然很突兀,但如果你被告知自己快死了,还是死神亲口传达的,你大概会如何行动?

是发了疯似的嚎啕大哭拔腿就跑?还是挥洒剩余的金钱让自己迷醉?抑或是淡然接受然后等着灵魂被收割?

目前唯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活人在站台思考了许久。

最终,他的决定是——先刷卡出站,等到家再考虑该怎么办。

站台出口到格瑞住的房屋非常近,大概步行五分钟就能抵达。

可是今天的格瑞特意放缓脚步去走那些熟透了的道路不说,甚至还绕道去了...

【瑞金】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上)

这是一个格瑞巧遇死神,在得知自己快死了之后打算一个人冷静一下,却被死神缠上的故事

👆读完这句话你大概就已经看完整个故事了


以下正文:

夏天特有的高热融在风里,吹得人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但比起空调房里持久又沁人的人工冷风,格瑞想,他可能更需要自然点的暖度让大脑放松一下。

他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在半开放式的车站等候区伫立。

阵阵热风吹拂过银白色的发丝,阴影落在他的眼睛上,为他遮去过分明媚的阳光。

这是一个最最普通的、谈不上风凉却令人惬意的午后。

和身边的其他年轻人一样,格瑞戴着耳机挑选出一首自己还算钟意的音乐,接着低头开始漫无目的地扫过手机画面。这种机械性划动屏幕的动作或许根本不会让文字在格瑞脑...

【瑞金】日常:看护

紫堂有点无语地看着自己课桌下抱作一团还瑟瑟发抖的金。

“……出什么事了吗,金?”

“完蛋了,彻底完蛋了。”

“快要上课了,你不回你自己的班级真的没事吗?”

“比起上课我更在乎我的小命。”

“……到底怎么了?”

微弱的咽口水声。

“格瑞他……昨天发烧了。”

“啊?”

“我跑去他家照顾了他一个下午,今天早上差不多已经烧退了。”

“这不是好事吗?”

“为了以防万一,我就提议说还是再贴一张冰贴会比较保险。”

“然后?”

瑟瑟发抖。

“然后我就帮格瑞贴了一张,还提议他用发带遮住冰贴,和我一起来上学。”

“目前为止听上去,似乎没有你要完蛋的要素…?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不,紫堂,你要认真想一想。冰贴是我贴的,发带也是我提议戴的。”...

图片是桔子@大桔大利 给我画滴!!!正好是七夕就让我秀一波(?)吧嘿嘿嘿

ヽ(。ゝω・。)」<祝大家七夕快乐——

超爱你们der!!!!

【瑞金】早上好!

格瑞有个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是一个真的无伤大雅也不妨碍他日常生活的、只有金知道的小毛病。

——他早起的时候会意识模糊,然后在不知不觉间做出些不符合他形象的动作。

比如蹭着枕头把自己的脑袋埋进被窝里,又比如一边用平淡的语气说着“我起来了”一边闭着眼把衣服穿得前后颠倒还里外翻面。

这种事情说出去估计也没人会信。金笃定的想,如果他不是格瑞的发小,也没见过对方早起时的样子,估计金自己也不会相信学校里首屈一指的精英派酷哥会在床上做出种种丢脸又可笑的事。

不听别人叫醒也就算了,还会拉着金一起进被窝睡回笼觉,更有甚者直接把金熊抱住直接箍在怀里让他动弹不得……

想到这里,金立刻疯狂摇头,想把大脑里那些伴随着思考而一起出现...

“殿下,我以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的剑向你发誓。”

“何时何地,任何情况下,永恒不变此世不朽的忠心都将献给你。”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骑士。”

“唔……嗯……”

单膝跪地的骑士久久等不到来自小皇子的回应,他微微抬起头,从垂下的发丝间去探,只能模糊地看见男孩的鞋尖——那上面的花纹繁琐,象征着高人一等权利和地位。


踮起的鞋跟片刻后落下,随即头顶传来了皇女的轻笑。

“把头抬起来吧,见习骑士格瑞,我的弟弟金似乎有自己的想法。”

他抬头,被阳光和金发晃了眼。

“嗯……你讲得太难了,我有点听不太懂。”年幼的小皇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手挠了挠脸颊,蔚蓝色的眸子眨了又眨,“但是如果不介意的话……”

他伸出手,笑得羞涩。

“我们...

【瑞金】猫系犬派&犬系猫派

猫系犬派&犬系猫派

*

金住在公寓楼的一层左侧,后阳台直通附赠的半个小花园,金在周末总会有事没事跑去草坪上晒太阳,又或者是去给那些吸饱了养分和太阳光的坪除个草。

爱好小动物的他养了一只算不上品种名贵的猫,却终日苦于自家爱宠每天的兴趣是睡懒觉和磨爪子——它的铲屎官却是个截然相反、实实在在的户外爱好者,几乎每天都有无处可泄的精力想要和它玩。然而就算金卯足了劲,使出浑身解数并购买千万种玩具,他最终得到的往往都是被斜眼漠视。

格瑞住在公寓一楼的右侧,他的后阳台被前住户违章搭建了一个花坛,但由于格瑞本人对养花没什么兴趣,于是任由杂草随意生长而他也从不会踏进去一步。

对外出运动并不怎么感冒的格瑞当然也不是很...

@手癌B B大哥一起去广州旅游了一周,又带着她跑回上海玩了一个礼拜,于是近乎半个月,每天我们俩都在吃喝玩乐😂

( 」゚Д゚)」<更新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两人抱头鼠窜

今天是机械恋人的情侣搭配,前几天还有lo裙搭配、基佬情侣、灰头土脸眼镜小队【掰手指】……总之就是帅气酷哥B和提包小妹D的绝赞组合(๑•̀ㅂ•́)و✧

吃了广州的早茶!流沙包吃得两个人赞不绝口!也因为我滴关系去看了广州最大的天主教堂,虽然没参加弥撒,但是也超级满足了!去逛了广州还蛮有名的上下九步行街还有北京路,一路吃吃吃……吃得脸都圆了()

来上海以后就是我这个本地人带路……虽然去的地方都超级朴素就是了😂压根没走...

【瑞金】日常:眨眼

我看到了,那匪夷所思又令人难忘的画面。

不管明天是否会地球毁灭,还是我会被暗杀、被挂科,总之,我就是看到了,用旁观者雪亮的眼睛看到了一切。

那天下午,第三节课下课后的休息时间,我一如既往的坐在座位上发呆,而我的隔壁桌——我校冰山酷哥担当第一人、年级公认学霸校草的格瑞同学,则正在完美演示了好学生是如何利用休息时间预习课本。

就在此时,我听见教室外走廊传来了轻快而熟悉的声音。

来了,伴随着嗒嗒作响的脚步声,每日必有的日常一幕即将到来——无论门会以什么方式打开,下一瞬间冲进视线的肯定是一头金毛。

“格瑞!!”

——还要伴随着一声谁都能听见的呼唤。

如果和往常一样,那格瑞就应该放下手中的笔,用一种异常冷淡、毫无变化...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