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将你染上我的味道 狂情paro

狂野情人paro
斑类的设定不懂的话可以看这里:斑类

全文清水!!清水!!!!只有肉汤!!
诸君!我就喜欢拿这种专门用来开车的设定去写小清新的文!

吸金使我快乐!吸猫使我幸福!
吸金喵使我升天!
【昏过去】


7/10:修了一下错字

           评论里面呼吁踩油门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

           我还是那句话,开车,就要一开飙一百二十码,写,就要实实在在全是做。

           能不能写个金20岁番外,就随缘吧【微笑】

7/12:后续 【让我完成你的约定】(有R级)完成


正文:



近秋的夜晚比想象中的还要凉爽。靠近床的窗半开,时不时会有风吹进来。窗帘随着晚风而动,让时有时无的月光洒进屋内。

金睡得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想去摸索被自己扔开的枕头。然而还没摸到,就被一只冰凉的手臂勒住了腰。格瑞把他往自己怀里一带,在金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被箍得牢牢的,动弹不得。

金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低头把脑袋埋进格瑞的领子那。鼻尖贴着锁骨,能清楚的闻到他身上干净的薰衣草味。
这味道真是太好闻了,金这么想着,脑子一团浆糊却本能的用鼻子和唇蹭了蹭胸口的皮肤,在他要伸出舌头舔舐那里之前,一双大手敷上他的后脑勺。

“睡觉。”

格瑞声音嘶哑,语气平淡。
他就凑在金的耳边,全程闭着双眼,却有意无意的让唇掠过耳畔。

金嘟着嘴,把大腿塞进格瑞的双腿之间,胡乱的搅起来。格瑞抬了抬眼又闭上,把怀里热乎乎的傻小子抱得再紧些,随后魂显出银灰色的尾巴,盖到了他们交织的腿上。

听到胸口那传出的傻笑,格瑞也露出了一个柔和的表情。

他感受到了另一条细长的尾巴缠上了他的。




斑类。
人类进化的过程中,拥有猿以外动物特征的种族,与猿人(普通人类)的比例是3:7,占少数但是几乎都是业界精英。

相比较生殖迅速的猿人而言,斑类繁殖能力低下,且种类越稀有,繁殖越难。

格瑞的血统就是最难繁殖的重种。

他的父亲是近乎灭绝了的犬神类的重种银狼,母亲则是蛇之目和蛟类的轻种混血。
格瑞有幸把三种血统的特性都继承下来,但是银狼的血统更霸道一点,使得格瑞不必像其他蛟类和蛇之目一样为身体体温难以调节,顶多就是体温偏低,这不妨碍日常生活。

再说了,他的金热得跟个小火炉一样,还这么粘他,正好互补。





第二天早上,格瑞从床上起身去洗漱,等他回到卧室,金还扒拉着枕头睡得香甜。

今天周五是吧。

“金,醒醒,今天你早上有课。”

埋在柔软金发里的兽耳颤抖了一下,本人却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么背对着格瑞继续睡,从尾骨那里衍生出来的尾巴挪了挪位置,始终没有抬起来。

“金。”

格瑞叹了口气,如果是往日他可能还会再让金得逞再睡那么一会,但是今天他自己也要出门,时间不等人。送他去上课接他回家,这事情必须亲力亲为,否则不放心。

膝盖压在柔软的床垫上微微陷下去,他弯下腰,用身子罩住金,低头一口叼住后颈的皮肤。

“诶啊!!!……喵喵喵?!!!”

不顾对方的挣扎,格瑞抖了抖自己的狼耳朵,就这么行云流水地叼着这只小臂长短的金色猫仔走向了洗漱间。





“格瑞你就不能用正常点的方法叫醒我吗!”

金咬着面包,愤愤不平地看着面前看着报纸喝完牛奶并准备再来一杯的自家发小,无论是他还是自己的身上都没了动物的特征。

“如果你下次能一遍就叫起来的话。”

“……我也要喝牛奶!”

“太烫了,你的那杯还要凉一凉。”格瑞放下报纸,摸了摸黄色马克杯的外壁,“你今天几点下课?”

“中午十一点四十,我答应了要和凯莉还有紫堂去吃中午饭。”

“好,吃完了记得给我电话,我来接你。”

金接过递来的马克杯,有些不服气地说。

“不用你接我也能自己回来!哼,别一直把我当小孩子……啊烫!”

格瑞好笑的看着金上一秒还满脸傲气,下一秒可怜兮兮的吐着舌头哈气。

“傻瓜。”

他绕着桌子走到金身旁,用温度偏低的唇给他的舌头降温。

“那就快点长大吧。”






凯莉一看见金走向她和紫堂坐着的餐桌,就捏起鼻子揶揄起来。

“哈呀金,你今天身上的狼骚味简直达到巅峰啦!”

一旁的紫堂听到了瞬间满脸通红,倒是当事人像小狗一样嗅着自己的衣服,一脸无辜不解。

“有吗?我只闻到了洗衣液的薰衣草味啊?”

“……天然要命。”凯莉无趣地撇撇嘴,“快坐下吧,我们点完菜了都,就你没到。”

紫堂给金递了菜单。

“路上遇到什么事了吗?”

“啊……我就是在教学楼里稍微迷路了那么一下下,啊哈哈,啊哈哈哈……”

三个人都是不同专业不同系的,要说起为什么成了朋友大概就是开学时的缘分。
那天金迷路没找到礼堂,看到了被一个蛇之目中间种找茬的紫堂幻。金是谁?正义爆表的中二少年啊!二话不说就冲上去想帮忙,结果沦为二对一还打不过的尴尬场面。还好路过的凯莉善心突发,顺手解救了这两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否则现在那个蛇之目已经被某银狼给ry

总之,就这么一来二去加上金自来熟,三个人就成了朋友。

“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身上狼骚味就没停过,隔了个几十米都能闻到气味标记怎么就还没在一起呢。”凯莉吃了一口意面,红色的番茄酱沾到了她的嘴角,紫堂幻开了包餐巾纸,金拿出一张给凯莉。

“也有可能是格瑞先生想等金成年吧……”
紫堂边说边把餐巾纸放回包里,看着金端起冰可乐咕嘟咕嘟喝个不停。

“可是斑类只要十六岁就可以合法交配了呀,又不是没高中一毕业就当妈妈的。”

“噗———”

“咳咳咳!!”

凯莉看着金喷可乐紫堂呛口水,两个人互相给对方顺气的样子,咋舌不止。

“都是斑类,要讲就放开了讲,瞧你们那点出息。”


紫堂喘了好久,等恢复过来才急忙把话顶回去,语气里带着点自卑。

“说金就算了,我的话可不是……”紫堂开包把餐巾纸又拿了出来,金一张他一张,“我们家族因为只有我是个猿人,几乎不和我说斑类的事,我所知道的稍许知识也都是我哥哥告诉我的。金你那时闻到味道不是我的,一定是我哥哥留下来的。”

金连忙安慰,倒是凯莉解决掉最后一口面,朝桌子那边的紫堂翻了个白眼。

去你的猿人,要不是你哥过来威胁我把你看看好不许对你下手,我倒是真的就信你了。你那可是人鱼加蛇之目的轻种混血啊,多少人想着要你帮他们繁殖后代哦……还好你哥给你下了变魂的暗示。

凯莉转念一想,这里三个人,一个疑似订婚,一个备受宠爱,就自己这么个稀有雌性重种黄金单身。

哈呀,这句MMP讲出来算了,妈的死给。





格瑞开车到店门口的时候,凯莉和紫堂因为下午有课就先走了,只剩下金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坐在桌子上晃腿。他下车,还没进店,玻璃窗里的金已经抬起头朝门口这里看了过来,然后一个加速跑出店,扑向了自己。

格瑞也没躲,缓冲一下后坐力随便金乱蹭。

金叽里呱啦说了许多上午的事,格瑞就拖着他走向轿车。他嘴上嗯嗯的回应着金,实际上却在面不改色的分析金身上的荷尔蒙味道。

重种的犬神人是凯莉的,极淡的蛇之目是紫堂幻的,还有若隐若无的猫又重种………

“你今天遇到嘉德罗斯了?”

“然后啊她就……啊?嗯……在阶梯教室碰到的!”金坐到副驾驶座上,乖乖系好安全带。

“他过来叫我给你带句话,说‘格瑞你给我等着,现在先好好发展你的公司,等着我一毕业就把它给吞掉!’,格瑞才不会失败呢!”

“哼,自大狂。”格瑞扫了眼金,“你也别得意,把耳朵给我收起来。”

金两手往头上一摸,那里果然是一对毛茸茸的兽耳。

“诶嘿嘿嘿,因为格瑞的事就一激动,没控制住嘛。”

“……天使吗……”

“嗯?”

“没什么。”




到家格瑞的第一件事就是放热水让金去洗澡。作为有少量蛇之目血统的银狼,格瑞的占有欲虽然比纯种的蛇要好抑制,但是他依旧受不了金身上有除去自己以外的味道。

当然,如果金不想洗,他也不介意亲自帮他的每一寸皮肤重新染上自己的味道。




“我洗好了!格瑞,到你了。”

格瑞把打发时间用的闲书放到一边,路过金时,低头在对方颈肩出用鼻尖嗅了嗅,很好闻的牛奶味。

“怎么了吗?”

“你新开沐浴露了?”

“嗯,上一瓶昨天我用完啦!”金自己也跟着嗅了嗅手臂,“我想这个味道格瑞你会喜欢。”

“嗯。我去洗了,你记得把头发擦干。”

喜欢的不得了,特别是从你身上传来。

“?格瑞就这么喜欢牛奶味?笑得那么开心。”金纳闷,又忍不住脸红。

“但是格瑞笑得真好看(/ω\)”






“金,我是叫你擦干头发,没叫你用被子。”

格瑞推门进来的时候,金真窝在被子里玩着手机。那一撮撮金毛还在滴水,搞得蓝色床单和配套的被子深了一片。两条白皙的腿还在那里晃,金黄色的尾巴搭在一边,时不时抬抬尾尖。被抓包的瞬间,尾巴和耳朵瞬间竖起来,在格瑞眼里看着可爱得要命。

“这个……可是我毛巾擦不干嘛,格瑞你帮我!”

格瑞往床边一坐,金就把手机放到枕头上,手脚并用爬到格瑞他大腿边,把脑袋搁到他的腿上。似乎是为了让格瑞不再说他,故意瞪着那双泪汪汪的蓝眼睛卖萌撒娇,把格瑞看到没辙为止。

“起身坐好。”
小猫乖乖的坐到格瑞膝上,看着他拿起被金扔到一边的毛巾,盖到自己的头上,动作温柔的慢慢揉捏起来。

“格瑞一直都是凉凉的呢,你说,要是我们抱在一起,是不是夏天电费都能省不少啊?”

“笨蛋。”

“诶嘿嘿嘿……”

金格外享受格瑞帮他擦头,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时不时还会主动用头去蹭毛巾,惹得格瑞总是说他像狗,毕竟喜欢洗澡的猫也太少见了。

“明明薮猫名字里带个猫字你还说我像狗,我要生气啦!”

金嘴上这么讲,继续在格瑞手底下哼哼。

金和他姐姐秋一样,都是中间种的猫又,姐姐是萨凡纳猫(家猫混血),金的血统更纯一点,是薮猫,一种堪比猎豹的草原猫。可金的体型却比较小,这也就是为什么直到现在还老是会被当作橘猫的缘故。

“我要是认真起来可是很厉害的!”

“嗯。”

“啊!格瑞你肯定是敷衍我!”

“嗯。”用力揉了把猫耳。“坐好。”

“唔呀!唔………”

………金放弃了反抗。

突然,金想起中午凯莉说的事,脸上一红。
还好现在是背对着格瑞,否则让格瑞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啊……

金嘴巴张了又闭,最后还是出了声。

“我说,格瑞啊………我都18岁了,那个,凯莉说……她说,已经合法了啊……”

格瑞动作僵住了。
他隔着毛巾,感受到那两只兽耳一抖一抖的,金的尾巴缠上了自己的大腿。

“合法……什么?”

他们贴的那么近,格瑞的每次呼吸都能吹到金露出的脖子上。金一颤,断断续续的把话给挤出来,音量持续降低。

“就是……那个……交……交配……”

金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特别是身后的银狼离自己越来越近,等他把最后一个字用近乎气音讲出来后,后颈处瞬间传来了温热的舔舐。

格瑞把金箍在自己怀里,伸出舌苔在那块细腻的肉上来回摩擦。

“格瑞!啊……啊嗯……哼嗯……停……”
金的本能告诉自己现在是被猎者,可自己想逃却无处可逃,四周都是格瑞清冽的薰衣草味,带着点说不出的酩酊。

格瑞用犬牙厮磨着,甘咬着,右手抚摸上金的心脏,像是感受那里的鼓动,又像是要把金揉碎了塞进怀里和他化为一体。

等怀里的小猎豹已经瘫软成一滩,潮红着脸发出一些不成文的母音时,格瑞才舔了舔唇停下。

他嘶哑着嗓子,在金耳边轻轻的说。

二十岁。

到了二十岁,你就能使用怀虫了。



【END】

我就喜欢开引擎不踩油门_(:3」∠)_



2017-07-09瑞金格瑞
评论-74 热度-1884

评论(74)

热度(1884)

©小笛 cp23@P79 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