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可爱的外遇

金第一视角
主cp 安雷 雷安 无差,瑞金

微量:安金

格瑞第一视角:全世界最同步的绿帽

1
我是金,是世界第一帅气的小伙子。

我的老母亲和老父亲在他们退休后开了家咖啡店,我在那里当看板郎。

这里有全世界最好吃的淡奶油,我向你保证。

2
“叮零。”

“欢迎光临……啊呀,这不是安迷修嘛,还是老样子?”

“是的,谢谢你,老妇人。”
棕发的优雅男子有礼貌的对老母亲点头,他的眼睛和我的对视上后,笑得更加开心了。

“今天你也在啊,金。”

我高兴地和安迷修打招呼,一路跟着他走到小餐桌边上。

3
我很喜欢安迷修,这位哥哥像是世纪最后的骑士一样,待人接物满是礼貌。

他还乐意听我说话,这是最关键的。

靠窗的位子,他能坐一下午。

点上一杯黑咖啡,一盘鲜奶油,把衬衫的第一个扣子解开,安安静静的听我说个不停。

要知道,除了格瑞,也只有安迷修有这个性子了。

有过第一次的放纵,后面就收不回来啦,我开始不把他当作客人,而是一个朋友,亦或是一位兄长。

他也乐得和我亲近。

我也时常会和他闹着玩。我不喝黑咖啡,但我会偷吃鲜奶油。然而安迷修不会生气,他要做的,只有抽出餐巾纸为我擦擦嘴。

顶着那张好看的脸,笑得无奈。

4
我也常听安迷修说话。

他的话题普遍很拘谨,有关于公司的,有关于最新赛马活动的,再有就是他的各种见义勇为。

我常常没听一半就会睡着,我为此表达歉意,可安迷修不在乎,他只会摸摸我金色的脑袋,继续他的话题。

我很喜欢安迷修,仅次于格瑞。

但是我不喜欢安迷修身上古龙水的味道,它张扬得我难以忍受。

还好,这不是安迷修喷的,每到他走的时候这味道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我就能毫无顾忌的给他一个离别拥抱。

5
雷狮。
这个名字我听了无数遍。

这是安迷修嘴里唯一一个带着丰富感情色彩的词。

一说到这个人,他就会一改以往温文尔雅的语气,说得咬牙切齿。

我一开始还会为此吓一跳,可后来习惯了,就能在半梦半醒状态下听安迷修破口大骂雷狮,有条件的话再附和一两句,听他骂得更响。

可我早就看透了,安迷修一提到雷狮,整个人眼睛里满是亮光。

他说得神采奕奕的。

6
我对雷狮的认知全靠安迷修讲他的坏话。

那是一个小心眼,狂妄,霸气,帅气,富有人格魅力的恶党。

对于这段不知是褒是贬的形容,我的反应是哼出了声。

安迷修却摸了摸我的头:“当然,最帅气的还是金你啦。”

我立马就原谅了他。

安迷修和雷狮是从大学开始的孽缘,他们毕业后一起开了家公司。

远离家乡到了这个城市。
开始的时候苦的一塌糊涂,两个人吃一碗泡面,每天干活到凌晨三四点,第二天六点准时起床。

我是不太懂那种感觉,可是我看到了安迷修眼里的怀念与苦涩,也就没有插嘴。

我安安静静的听,他说他们俩的故事。

7
安迷修只在周日下午来店里。

我常和格瑞说周日下午我没法出来玩,对方一副随便你的模样让我很不是滋味。

但是没事的啦我最喜欢的还是格瑞你啊!

格瑞回应我的是他用手掌一把推开了我的脸。

格瑞告诉我他要出个远门,一周后才能回来。

我点点头,说不上失落,但是还是有点不舍。

格瑞拍拍我的脑袋,说你不是还有那个叫安迷修的吗。

我就把脑袋凑过去问他是不是吃醋啦。

他又回应我了一巴掌。

8
周五傍晚,外面下起了大雨。我了无生趣的站在窗户口看雨水在玻璃上画出无规律的水痕,看了一会又觉得无聊,就想上楼去睡觉。

可我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时,店面被粗鲁的推开了。

“啊呀?!你这是怎么了……”

母亲离开吧台去看了眼,惊讶的说不出话。

是安迷修。

他干净的白衬衫因为雨水而变得皱巴巴的,那条黑色的长裤紧贴着他的腿,每一撮头发都在淌水。

母亲赶忙叫来父亲,把安迷修扶上二楼的客房,她则是去准备毛巾和合身的旧衣服。

我当然是跟上了二楼。

可我不敢进客房,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狼狈的安迷修,我想我有点被吓到了。

等过了一刻钟,母亲和父亲从房间出来了,他们看到站在门口的我,相视一眼。

“进去吧,我想他现在可能更需要你,金,去听他讲,乖。”

我小心翼翼的进去客房,安迷修坐在凳子上,书桌旁的小台灯发出暖色的光。

他有些愣神,看了我好一会,才念出我的名字。

“金……抱歉,吓到你了吧。”
我摇摇头,想了想,坐到了他的怀里。

隔着父亲的衣服,我能感受到他冰凉的体温,还有遮不住的酒气。

“金……”
他摸了摸我的头,声音嘶哑。
“雷狮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我一愣,瞪大了眼睛抬头去看安迷修,那双一直温文尔雅的翡翠色眸子里全是泪水。

我慌张的想要去帮他擦掉那些眼泪,可是安迷修弯腰搂住了我,像是诺亚能找到的唯一一根圆木。

我听见他呜咽声里夹杂着前因后果。

他说,他喜欢雷狮。

他说,他自己都一直不知道。

他说,今天,雷狮突然神秘兮兮地跑来告诉他有件大事要告诉他。

他说,他就看见雷狮恼了挠头,用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羞涩的笑容,说他有喜欢的人啦。

他说,他在得知自己恋爱的同时,失恋了。

我哑然。

最终安迷修停了下来,可能是哭够了,也可能是哭不出来了。他仍然抱着我,语气却变得平淡起来。

“你说我为什么要喜欢上那种恶党啊,明明金你就要比他好上一万多倍。”我看见安迷修这么说着,那双翡翠色的眼睛里满是认真。

啊呀,我的安迷修,我的小哥哥,你喝醉了。

“既然他都有喜欢的人啦,那我就和你在一起吧。”

我眨眨眼。
却不反抗。

我很喜欢安迷修,是的,很喜欢。

所以当安迷修凑上来吻了我的时候,我也没反抗。

我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大人的秘密。这个吻有点悲哀的味道,有点酒的味道,还有点咸咸的、泪水的味道。

你累了,安迷修,睡吧,睡醒了可能一切都会好的。

我说。

你应该把你的心意去告诉他。

这次,安迷修没有回答我。


9
又过了两个礼拜,梅雨季节过去了,外面很少再有连片的大雨,我依旧是这个店里最帅气的金,接待每一个客人。

“叮零。”

“欢迎光临……这不是安迷修嘛,好久没来啦,这位是?”

“这是我的朋友,雷狮。”

“朋友个鬼哦安没马,老老实实说男朋友你会死啊。”

“闭嘴雷没船!”

“两位关系还真是好啊,还是老位子?”

“嗯,谢谢您了老妇人。”

我趴在吧台那里,看见了神采奕奕的安迷修,他的身旁站着的黑发男子跟我想象中的雷狮出入不大,那么的张扬,那么的霸气。

还有那股我不是很喜欢的古龙水味。

我看到安迷修往我这里投来的目光,我们相视而笑。

这个秘密就当作永远的秘密吧。

你也有人陪了,我就去找格瑞玩咯。

10
安迷修微笑注视着金。
那只老店主夫妻养着的金毛小猫利索地跳下吧台,自顾自地推开店门钻了出去。

门口似乎已经有只灰色的野猫正等着他。

安迷修垂首喝了口黑咖啡,和对坐的雷狮拌起嘴。

“哼,明明我都准备好玫瑰花了,安迷修你真不按套路出牌。”

“我先你一步告白你就这么不高兴?”

“废话!男人的尊严问题!安没马你是不会懂的!”

“是是,雷没船同学。”


【END】


格瑞喵:我就出门一个礼拜,头就绿了

评论-26 热度-833

评论(26)

热度(833)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