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请不要小瞧姨妈期女生的战斗力

注意:金先天性女体化
格瑞比原著少许温柔(怂?)一点,毕竟发小是女孩子ry

PS:我已经开始在写狂情paro的后续事件啦!!!

爱我就给我留言谢谢!!!!


正文:


不要和姨妈期的女性顶嘴,千万不要。

也不要反对姨妈期女性的要求,除非你觉得活着没意思。

这个至理名言格瑞悟出来已有五年之久,多亏了和自己青梅竹马这么多年的两姐妹给了他这个机会,让他能把这个道理铭记在心。



格瑞回想起,当幼年的他头一回看见平日里爽气的秋姐板着个脸把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儿一个过肩摔扔出三米远时,整个人都懵了。

就因为那老大哥嬉皮笑脸的朝秋说了句。
“诶呦几天没见胖了不少……啊!”

………咚。

秋冷冷的哼了声,苍白着脸怼回去。

“又没吃你家的米。”


该怎么说呢,登格鲁星的住民们性格都挺开朗的。老大哥挠挠脑袋爬起身,诶呦呦的说着“疼疼疼,秋你今天火气真大呀哈哈哈哈。”,又看了眼秋的脸色,走之前还特别亲切的提醒了句多喝红糖水。


格瑞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姨妈期,他只知道,每个月就这几天,千万别惹秋姐。也就这么歪打正着的记下了要为脾气暴躁的秋准备红糖水,热的。

然后等13岁的金哭丧着脸钻进格瑞被窝里喊疼的那天起,格瑞每个月要准备的红糖量平稳地翻了个倍。



所以,即使是离开了登格鲁星,金还是金,再活泼地像个猴子,也是个小姑娘。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逃不走躲不掉。



格瑞和金在草原地段偶遇。金就乖乖坐在地上,不像以往那样坐的张牙舞爪的,格外淑女。
本来格瑞不准备多说什么,只想转身离开免得金拽着自己不肯罢休,可是他没有。
有蹊跷。
金没有在第一时间大喊格瑞的名字,没有欢脱的冲过来和他勾肩搭背,甚至面对于自己的出现她都没有起身,仍然乖乖的坐着。

格瑞内心着想是不是其他人的元力技能,抑或是布下的陷阱引自己上钩。但是他还是停下了本来准备转身的脚步。

接着,他就看见金嘟起嘴,说话全是气音。
每个字轻柔,却像是雷狮的锤子一样,一击击往格瑞太阳穴打去,让他脑壳骤疼。

“格瑞,我那个来了,难受。”

格瑞脑内的警报声响彻云霄,毫无疑问,特级警报。



凹凸大赛的头条新闻每天都能有爆点。昨天还是【大赛第四全团半路劫杀大赛第五最终五人从山谷一路打到大排档酒席上】,今天就改成了【大赛第二抱着女友四处打野赚取积分全程温柔体贴指哪打哪,喂狗粮喂出新的境界】。

格瑞当然也听到了这则头条,那个新月魔女赶来凹凸大厅就为了嘲讽格瑞这个,结果他只来得及跟凯莉说“我和金是发小。”就拿起兑换好的热水袋匆匆离去。徒留凯莉一个人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僵着个脸叫一旁大脑放空了的紫堂帮她买罐黑咖啡。

发小?就这样了还叫发小?
吃一起睡一起抱一起,估计这会都快连体婴儿了你告诉我这是纯情的友谊?!
鬼狐天冲出轨被莱娜碎尸沉河底都不浮我只服你的智商了。

满嘴巴的甜腻让凯莉成功暂时戒掉几天棒棒糖。

然后第二天的头条又变成了【新月魔女放弃甜食这是阴谋的开始还是人设的崩坏?!】

凯莉:换你们试试,直面瑞金三十分钟,那估摸着你们放弃的不是甜食是自己的生命。

紫堂买了好几副墨镜,叠加着戴好不住的点头。



格瑞反手抽回烈斩,用力一蹬地,跳到魔影蜘蛛的背上,行云流水般的解决完了丛林外圈里最后一只怪,转头看向坐在树下捂着肚子的金。

他走过去,小心翼翼的蹲坐到金的边上。认真盯着金看,不管是微微泛白的脸庞,还是紧锁着的眉头,都表明她在睡梦中也不是很好过。

“嗯……”

格瑞坐下不超过一分钟,金就眯起眼睛,一副睡意朦胧而又深仇大恨地表情直瞪瞪的看向森林深处。

“吵。”

大概是贴着地面,听到了丛林深处魔影蜘蛛的移动的声音,金本来就不是很沉的睡眠就这样被打断了。起床气加姨妈痛的两重烦躁让金的语气里全是杀意。

“……森林深处的就忍忍吧。”

“……哦……”

金揉了揉眼睛,嘟着嘴侧身把脑袋塞进格瑞肩窝里。时不时哼唧哼唧几下,全然没有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元气模样。格瑞想了想,松松地用手捂上金露在外边的耳朵。

“格瑞,我是不是特别烦人啊。”隔着格瑞的马甲,金的声音有些闷闷地,“一会觉得特别生气,一会又觉得自己太作了……然后想着想着就又生气了……”

“你一定觉得我很难对付吧。”

是。

格瑞心里想,但是又不敢说。
他不知道说出来自己会被金怎么吊打,但是想想秋,格瑞还是决定乖乖闭嘴。空出来的手捂上金的肚子,微微调整坐姿好让金睡得更舒服一点。

慵懒的午后很适合睡觉,特别是忙活了一个上午后终于闲下来,困意就像是涌上来一般。
格瑞怀里坐着金,她侧着身子,蜷缩着,犹如猫咪一样,无害而又充满倦意。

等金已经沉沉的睡去,格瑞睁开双眼。

他低头看了看呼吸平稳的那张睡颜,微微叹了口气。

算了,也只有金能让他这样狼狈。
反正他也乐意,要是金找别的男生撒娇发脾气,可能自己已经抄刀追杀了。
我惯的,所以得我负责。

格瑞揉着放在金小腹上的手,心想这样的天气睡个午觉也不错,可刚准备闭眼,身后就传了某自大狂嚣张的声音。

“哟,我就说哪来的渣渣在偷懒,原来是你们……格瑞,你真是堕落了。”

格瑞下意识把金的耳朵捂得严实些。

“你可闭嘴吧,嘉德罗斯。”

来的是嘉德罗斯,只有他一个人,但是他的每句话,在格瑞耳朵里犹如三百只鸭子一样,又烦又听得慎得慌。

“哈,有这功夫偷懒,怕不是小虫子觉得有着庇护就敢乱来?”

“……”

“渣渣就是渣渣,只晓得躲在别人背后。……喂!醒醒!说的就是你!别以为长着个可……可爱点的脸,就可以在我手上苟且偷生!”

格瑞不做声,刚想显现出自己的烈斩,趁金还没被吵醒之前把这烦人的家伙给赶走,就听见自己怀里,传来了一句语气平淡。

“你烦死了。”

格瑞身子一颤,大脑深处的警报震得他头晕。

“哼,你……!!”

无数黄色箭头应声而出。嘉德罗斯迅速反应过来,支起大罗神通棍抵挡,却因为比预想中的力道更重而差点站不稳。

每一击都充满冷冷的杀意,而且满是那种毫无压抑束缚的、要把他千刀万剐的意念,混杂着元力向嘉德罗斯袭去。

啧,难道说,这小姑娘一直都在藏拙?!

嘉德罗斯一惊,紧紧盯着从格瑞怀里站了起来,满脸苍白的金。

那双蔚蓝的眸子里充满着血色。

“滚。”

“?!”

金狠狠跺脚,在嘉德罗斯反应过来之前,地下的黄色箭头破土而出,缠绕住嘉德罗斯,让他动弹不得。

金挥了挥手,嘉德罗斯连人带棍,被抛飞向森林的那一头。

“……”

格瑞不干轻举妄动,他站起身,盯着背朝自己站着的发小,一言不发。

“……格瑞。”

格瑞一抖。

“嗯。”

“呜……呜呜呜我就是想好好睡个觉,为什么就这么难啊!”
金一个转身扑进格瑞怀里,格瑞身子一僵。
他抬手摸了摸金柔软的头发,金哭到满满停歇,像是发泄完了,却死活不肯把脑袋抬起来。格瑞低头看了眼埋藏在金发中通通红的耳廓,在金看不见的地方微微一笑,又变回了面无表情。

“……格瑞,我们回去吧。”金摸摸索索把手搂上格瑞的脖子,耳朵越来越红。

“好。”

格瑞把金抱起来,确定她能稳稳地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后,才开始前往凹凸大厅。

金把头埋进格瑞的肩窝里,安安静静的闻着他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又开始傻笑起来。

“格瑞,我最喜欢你啦。”
她凑在格瑞尖尖的耳朵边,小声呢喃。
“你也喜欢我的,对吧。”

不要和姨妈期的女性顶嘴,千万不要。

所以金就看着那白皙的尖耳朵一点点变红。

她听见了格瑞那声轻不可闻的嗯,又开始傻笑起来。

【END】



2017-07-15瑞金格瑞
评论-49 热度-1296

评论(49)

热度(1296)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