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和你一起幸福下去 狂情paro

狂情paro的第三部分

没看过前面的可以去补一下:
将你染上我的味道
让我完成你的约定(车)

cp:瑞金 少量卡埃 雷卡兄弟情

诸君,我喜欢瑞金!
就算是狗血的剧情,也不能阻止我的手把它们写下来!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格瑞的家庭情况和普通斑类家庭很不一样。

父亲是几乎灭绝了的重种狼型犬神人,对于配偶是终身制的一对一。而母亲,则是蛇之目与蛟类的混血轻种,血统中对爱人的占有欲和嫉妒心不言而喻。

他们是真的相爱,这在斑类社会里显然是少有的恋爱婚姻。
正常来说斑类的交配非常混乱,而且没有固定对象。如果血统纯正或者稀有,甚至还会出卖自己的身体,把自己当作商业用具来换取金钱人脉。
可是格瑞的父母没有,他们只有彼此。

格瑞从小就是在如此“扭曲”的斑类家庭中长大:父母相爱,情绪稳定,没有出轨,互相珍重——就好像,是普通的猿人家庭一样。

格瑞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形成了家族观念。

他的父亲并不喜欢斑类社会的氛围,于是就辞去了公司领导职位,带着怀孕的配偶来到了猿人的城市安家落户,也就在这里,他们让自家的小狼崽见到了他未来的另一半。

狼的血统本来就很霸道。

幼年的格瑞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威压,别说是猿人的孩子了,就算是斑种的孩子都会畏惧的躲到一边——即使格瑞长得再好看、在小姑娘堆里人气再高,他还是被自动划了出去。

所以格瑞七岁前的记忆里大多都是独自看书或发呆。好在本来格瑞就不喜吵闹,一个人也能落得清净。

可是有哪个孩子是真的不喜欢和朋友待在一起呢?格瑞瞥了眼玩成一团的同龄人,攥紧手里的书页。

“呐!那边的你!帮个忙呗。”

“喂喂喂,听得见吗?”

格瑞回过神,小孩特有的元气满满的呼唤从他的头顶传来……头顶?

他一抬头,就被树叶间的阳光晃着了眼,过了一会才发现,声音的来源藏在绿色之中的树枝上。

橘……猫?

“诶你回一声吧!你应该听得见啊……”

“嗯。”

猫咪把脑袋往外一探,和格瑞打了个照面。

“我爬得有点高了,想下来又下不来……”猫咪眯起眼睛,从那毛茸茸的脸上格瑞尽然看出了那是一个微笑,“你能在下面接住我吗?我跳下来,保证不伸爪子!”

格瑞点点头。

他把书往边上一放,还没拍干净裤子上的草屑,就听见树上欢快的倒数声。

“三,二……一!”

“!等……哇啊!”

格瑞都还没看清,就被来自怀里的冲击力给撞倒在地上,还好地面的草坪柔软,他们都没伤着。

格瑞想起身,却发现身上的重量远远超过他的预想。

“诶嘿嘿嘿,谢谢你啊。”

猫咪悄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男孩,跨坐在格瑞身上,与那头短发一样颜色的金色猫耳抖动了两下,天蓝色的眸子里全是格瑞傻掉的那张脸。

“别总是看书呀,多没意思,想玩什么?我陪你好啦!”

他从格瑞身上起开,伸出白白嫩嫩的手。

“我是金,交个朋友吧,帅气的大狗狗!”

不是狗……是狼。

可是格瑞那时候完全没想反驳,他只是呆呆地把手放到金的手心里。

“……格瑞。”

“好嘞,格瑞,你这名字真好听!”

大概就是那会儿起,格瑞才不显得孤僻,他的屁股后面开始时常跟着个金发小孩,和他开玩笑撒娇发脾气。神奇的是他一点都不烦金,虽然有时候会叫他帮忙收拾烂摊子,但是他也乐意。



格瑞后来就从秋那里知道,金从小爱爬树,方圆百里的树没一棵他下不来的。
格瑞听了心知肚明但也不讲出来,他明白,这是金的小秘密。

“我总需要有个借口认识你嘛。”

“……笨蛋。”







“格瑞,你知道吗,昨天你睡觉的时候说梦话,喊了我的名字呢。”

金叼着格瑞帮他刚煎好的培根,口齿不清的边嚼边嘀咕。

“你梦到啥啦,笑得那么开心。”

“没什么。”

“说嘛说嘛,格瑞你连个梦都不告诉我,你心里到底有我啊!”

“………你胖成了三百斤的橘猫。”

金一呛,吃了一半的培根啪嗒掉进了盘子里。

“等一下!格瑞,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我在你眼里已经这么没救了吗?!”

“怎么可能呢,”格瑞端着牛奶站到金的椅子边上,把剩下的半块培根叉起来,喂到金嘴里,“你太瘦了,我还想把你养得再胖点。”

金脸上一红,嘟囔着嘴说了一句流氓,然后别过头不再搭理格瑞。

格瑞就看着金的尾巴一摆一摆的,明显很满意他刚才的说辞,心里笑了句傻猫,默默抿掉半杯牛奶。

“对了,我今天要去和埃米还有卡米尔去吃甜品!时间不早啦我要……?”
金解决掉最后一口荷包蛋,起身想去拿包,却被格瑞一把按住在座位上。

格瑞把马克杯往桌上一放,低头吻了吻金的头顶心。

“早去早回。”

“……哦,好的。”

格瑞看着金佯装镇定却手忙脚乱的提包出门,端着杯子笑得温柔。

结果门还没完全关上,金又把脑袋探了回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死死盯着格瑞看。

“忘东西了?”

“……嗯。”金扭扭捏捏地回答,“告别吻。”

不是给你了吗?

似乎get了格瑞眼神里的疑惑,金拽着包带又回到屋里,他飞速凑到格瑞脸边亲了一下,然后又迅速蹿门而逃,门被关得巨响。

“是我没给你啦!笨蛋格瑞!再见!”

这下子,门里门外脸红成了一片。







“金!对面!这里啦!!诶诶那边是反方向!!!”

埃米举着电话气急败坏地冲到马路对面,把黑人问好.jpg的金给拽到卡米尔边上。

“嘿嘿嘿抱歉啊,这块地方我又不熟嘛。”金挠挠头,“而且我也没有迟到多久啊!”

“那是。”埃米翻了下白眼。

“因为我们把告诉你集合的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卡米尔帮埃米把话说全,期间还一直看着手表,“即使如此,你还是晚了5分钟。”

金: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好啦好啦……快点走吧,听说那里的芒果冰沙卖得太好了很容易就完售。”

埃米拉起卡米尔和金的手,大步向前。

什么都不能阻止他买到一份,什么都不能。

被他全力拖拽着的两人在后头咬起耳朵。

“卡米尔,今天埃米的气势有点可怕啊。”

“那家店他种了半年的草,结果存的钱全给他姐挪用去买爱豆的相卡了。”

“难怪……都快无意识魂显了,看来是真怨念许久……”

在卡米尔和金眼里,他们就像是在遛狗一样,前面的博美跑速惊人,而他们脚不着地似的被拖着走。




要说这三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大概要从金初中说起。

金初二和卡米尔一个班,虽然不熟但是名字还是知道的。一个天天粘着格瑞,一个天天跟着雷狮,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巧就巧在,他们学校小卖部的老板娘有好手艺,总是做些烘培类的小点心。每到周五,小卖部就会推出老板娘手工制作的限量牛奶饼干,卖得好到爆,几乎可以说是看脸看手速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格瑞顺嘴说了一句那饼干味道不错,金就记住了。

周五午休铃刚开个头,金就嗖一下冲出教室,忽然听到身旁有人跟着,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班的班长卡米尔。两人平排跑得飞快,转弯时机同步,目的便也就可想而知。

然后金和卡米尔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
平时和和气气地打招呼,只有周五中午,俩猫又中间种就像不要钱似的狂放威压互不相让的冲去小卖部。

薮猫和斯里兰卡豹的战斗,气势汹汹吓得周边一群小动物瑟瑟发抖。

通常来说,他们俩运气都不错,总能一人买到一包。但是,也有过意外。

金看着手里的那袋饼干,又看了看空掉的售货架。
这是……最后一包?

被班主任叫住布置任务而晚到一步的班长卡米尔,以绝望的面无表情,站在了金的身后。

从那双蓝色眼睛里,金发誓,他看出了世界崩溃的悲哀。

“呃……能别这样盯着我吗,我有些发毛。”

不知道为什么,金好像看到了卡米尔的兽魂,那只体型小巧的黑色斯里兰卡豹垂下了耳朵,即使站姿依旧高傲,却止不住的让人觉得凄凉。

“……要不,我们一人一半?”

格瑞大概也不会计较少点饼干这事……只要自己不吃也看不出来少了嘛,何况看看卡米尔天都快塌下来的样子……

“诶不用给钱啦,反正也不贵……”

金一把按住想掏钱包的卡米尔的手臂。

“给我张餐巾纸吧我倒给你!卡米尔你还真的是喜欢吃点心啊……要不下次我们一起去甜品店?格瑞老说那里小姑娘太多不太想陪我去。”

“……谢谢。”卡米尔似乎没有餐巾纸,把两手拢成碗状,整个脑袋都快埋到围巾里面去了,“……我大哥……也不太喜欢甜品店……所以总是打包……”

“那说定咯,以后我们俩一起去!好多店里的堂吃菜单和外卖菜单都不一样啊!我老早就想找人一起去了诶嘿嘿嘿。”

“嗯,好。”

从那以后时不时在班里能看到金和卡米尔在放学后把脑袋凑一起讨论新出的蛋糕。同学们看得也是欣喜,毕竟可爱加可爱等于无敌可爱这个公式诚不欺人。



再后来,金走了桃花运。新生呆毛小学妹一眼相中了这只傻猫,于是怂恿着自家弟弟去套近乎。

“衰仔,我男神爱吃甜品啊!来,你出生的目的不就为了今天吗?!为了你姐的幸福努力吧!!”

结果埃米,苦逼的犬神人轻种,黑毛博美,受自家姐姐的奴役赶忙做了个蛋糕送过去。

可艾比不知道,舍不着弟弟套不着姐夫这话,错了,大概是舍弟换弟婿比较恰当,当然这是后话。

这下好,赔了蛋糕又折弟,弟弟一去不复返,还成立了立志要称霸甜品界的扛把子三人组,驰骋在各路点评网站上。种草拔草,有组织有纪律。

等艾比墙头别的男孩子的时候,卡米尔和金早就把埃米当作了自己人,周末出门大多都是一起行动。

从初三开始的革命友谊,就这么坚持到了大学时代,金和卡米尔大二升大三的这个暑假正好是埃米要考大学后的第一个暑假,三人(主要是埃米)说什么都要有考后的放肆,把之前种了许久的草给拔了。

顺带一提,埃米和艾比这对姐弟也是斑类。

不过因为是轻种且十分接地气,很长时间里金一直误以为他们是猿人。这个误解持续了将近一年,最后还是卡米尔暗搓搓告诉金他喜欢埃米问是否要告白的时候,金才知道的。

“……你大哥不反对你找个猿人?”

“?埃米是轻种啊,博美。”

“……?!”

“?!”

埃米:行行行,我没讲过,我的错。




所以对于这次埃米的气势,金和卡米尔都是理解的。

“唔哦哦哦这个冰沙巨好吃!”

“埃米你吃到鼻子上去了诶。”擦

“嗯……金谢谢,卡米尔,你的草莓啫喱能给一口吗?”

“好,金,你的我吃一口。”

“行。那我也尝尝你的哦。”

坐隔壁桌的女生憋气憋到满脸通红,这三个长相好看的小男生你喂我一口我吃你一口的画面,真的,让人要想感叹世界的美好。

“哇金,你那个蓝莓松饼……有点酸啊。”

“……唔嗯。”

“啊?”金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卡米尔和埃米,这两个人相当同步地皱起眉头。

“可我觉得还好啊。”

“那大概是我的错觉?”埃米塞了口冰,心想大概是芒果太甜了才显得蓝莓酱这么酸,也就点点头把话题带过去了。

卡米尔没说话,只是低头拿叉子戳了戳啫喱上放的那个草莓,想起了心事。




“那下次再见可能就要开学啦,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卡米尔你帮我补课什么的……”

“诶?!那我呢!”

“金,你不顶用。”

“(´・ω・`)?!”

“我会帮你准备好吃的,你就乖乖坐在边上别出声,求你了。”

“(´・ω・`)哦……”

“对了,金。”
临走前卡米尔叫住金,语气有点凝重。

“你最近当心一点,尽量不要单独一个人,可以的话还是和格瑞呆在一起。”卡米尔回想起前两天雷狮和他讲的话,顿了顿继续说道,“大哥他们抢了对家公司一个项目,听说对方一直在处心积虑想报复他们,可能会关系到你和我。”

“总之,注意点不会有错的。”

“谢谢啦卡米尔,我会的。”金用鼻子蹭了蹭卡米尔的,这是猫科动物之间特有的动作,表达亲昵,“你也要当心点。”

“嗯。”

和埃米还有卡米尔道别后,金从包里翻出手机,边操作边慢悠悠的往大路方向走去。
他本来想发短信给格瑞的,可想了想格瑞可能会看不到,于是选择了电话。

“歪,格瑞。”

“金。”

金忍住笑意,十分严肃的对电话说。
“其他小朋友都被接回去,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咳,等我把车开过来,别走太远。”

“好。”金把玩起自己的额发,明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的脸,却还是羞的一踏糊涂。

“歪,格瑞,你爱我吗?”

格瑞在电话那头准备出门,差点一脚把鞋子穿反。

“傻猫。”格瑞叹口气,认命的说了句爱,就听到金嘻嘻嘻地傻笑个不停。

“好啦不闹了,我在车站那里等唔嗯?!……唔!!咔嚓、哐……”

“金?!”

格瑞慌张的把耳朵贴紧电话,那里传出了嘈杂的声音,过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可惜,这时电话那头已经换了个人。

“格瑞先生,我想你可以换个地方来接你的金先生了。”

语气里满是恶意。

“空手来也不大好,要不带上之前贵公司签的合同?如果不希望在斑类拍卖会上见到你的伴侣的话,请务必带上。”

格瑞面无表情,抓着手机的五指用力到泛白。

“……不许动金。”

“那要看你配不配合了。地址稍后会发到你的手机上的。”

那头的电话咔哒一声宣告结束,格瑞攥紧拳头,大脑转的飞快。
他想了一会,决定打电话给雷狮,却没想到那头先打了过来。

“格瑞,卡米尔被绑了。”







金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晕乎乎的。

房间似乎没有窗户,周围黑成一片,金凭借猫类的夜视力只能看清前面有个沙发,似乎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家具。

他只记得自己是在和格瑞打电话,然后突然从背后被人一把用毛巾捂住了嘴和鼻子……再然后,就没了意识。

“唔……金?”

金一转头,差点喊出声,毕竟黑漆漆的屋子里突然出现一双泛光的蓝眼睛还是很吓人的。

“哇?!卡米尔?怎么你也在这里。”

卡米尔理了理思路,才回答。

“我们被绑架了,这里没有埃米的气息,说明目标明确,估计是之前和你说的那帮人……还用了肌肉松弛剂,准备齐全啊。”

“那我们怎么办?现在我能动的只有嘴和头,连兽化都不行。”

“先等等,估计我们是人质,对方真正的目的是合同。”

金听完后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听卡米尔用平淡的语气说话,金就觉得事态一点都不严重。
他打了个哈欠,把脑袋往地板上一放,开始闭目养神。

反正格瑞一定会来救他的。

“……外面来人了,听脚步声大概两人。”金动了动,发现药剂效果在减弱,他已经可以伸手去抓卡米尔的围巾了。

“几乎没有气味,大概是蛇之目……先装睡吧。”

门从外面被打开,看来是反锁型房间,难怪连绳子都不绑就敢把他们扔在里面。

“就为这两中间种,你说那个格瑞和雷狮会来吗?”

“就刚刚,已经到楼下的会议室了……”

“切,要知道这么容易我们早就这么干了。杀鸡儆猴用哪个啊。”

没说话的那个走到卡米尔面前,伸手去拽卡米尔的头发。

“嘶……”

金装不下去了,一睁眼就看见卡米尔被扯着头发拉起来,气的直接喊出声。

“喂!你们放开他!你们要是敢动卡米尔,我就咬断你的气管!”
金想站起来,却只能虚虚用手臂撑起上半身。

“嘿哟,小猫动是动不了,嘴巴倒是挺利索的。”
那个男的笑得难听,带有蛇特有的嘶嘶声。他走到金的身旁,用皮鞋尖踢了一下金的小腿。
“我劝你识相一点,否则等到了社会就会知道,你这样子是会被教训的。”

他抬脚,准备狠狠的踢上金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

“woc你叫个屁啊……”

等男子转过头,就看到他的同伴正捂着血淋淋的手臂跪在地上嘶嚎,哪里都没了黑发中间种的身影。

那是一阵野兽的嘶吼传入耳中,让人毛骨悚然的危机感。

一只巨大的灰黑色美洲狮,以攻击的姿态站在沙发前面,他的牙上隐约还能看到血色。
而卡米尔正坐在沙发上,被他好好的保护着。

美洲狮低吼。

“妈的敢动老子弟弟,你们大概是活腻味了。”

“大哥,以后注意点别咬出血,当心吃坏肚子。”

“……哦。”

然后金听见了,熟悉的脚步声。

咔哒、咔哒。

人影出现在大门口,虽然逆着光看不清长相,但是金知道,这股令人安心的荷尔蒙的味道。他也知道,这个人生气起来超可怕,就像现在这样。

“把金放了。”

是格瑞,面无表情,那双紫色的兽瞳里却满是杀意。

男子慌了神,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掏出折叠刀,想把金当作人质。

“别,别过来…”

“我只说一遍。”

瞬间格瑞魂显成银狼,电光石火间冲到了金和男子之间,巨大的獠牙扯过男子的肩膀把他甩到了墙边。整个过程也就一刹那。

等金反应过来的时候,折叠刀掉在了地上,男子已经失去了意识,趴在了墙角。

“金,没事吧。”

银狼转身垂头,用鼻子拱了拱坐在地上的金,语气里满是歉意,“抱歉,来晚了。”

金笑嘻嘻的抬起手臂抱住格瑞,把脸埋进格瑞毛茸茸的脖子里,说得笃定。

“没事没事,我好着呢,倒是卡米尔被人拽了头发。我就知道格瑞会来救我哒!所以我一点都不怕。”

说着说着金的声音弱下去了些。

“就是被打了肌肉松弛的药剂,我现在可能走不动……格瑞……”

果然还是在害怕不是吗,金平时不是这种会随便撒娇的性格。格瑞抿抿嘴,用毛蹭了蹭金的脸颊。

格瑞说了句抱紧了,就变回人型,手臂往金的屁股底下一垫,像是抱小孩一样的把金抱了起来。

“走吧,我们回家。”

“嗯!”




雷狮看见了,转头对卡米尔说。

“诶卡米尔,要不要大哥也这么……”

“不用,用背的就好了,谢谢大哥。”

“……哦……”





格瑞每一步都走的特别稳,等出了大楼,金才想起来今天他似乎当了回人质……为的是什么事情来着?

“……格瑞!那个合同怎么了?!”

格瑞没回答。

“是我们的当然还是我们的。”

雷狮背着卡米尔走在格瑞身后,笑得一脸得意。

“我叫老头子吞掉了这家公司,明天起它就要姓雷咯。”
不知道为什么,金觉得雷狮这种狂妄的语气在这一刻听起来格外的舒坦,“也不调查调查我老子是谁就敢对我弟弟出手,真是活腻味了。”

“因为手续花了点时间,所以我们来晚了些。”

格瑞拍拍金的背。

“先去医院吧,也不知道那些药剂里面有没有不好的成分。”


“是啊,毕竟金怀着孕还是要当心点的。”

卡米尔话音刚落,雷狮差点手一松把他摔下来。

金一脸茫然。

格瑞………格瑞的脸已经放空了。

卡米尔: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卡……卡米尔你说什么?”雷狮抖着嗓子问,听到了卡米尔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突然吃口变酸,身上兽威加重并且不属于格瑞,无法自由的控制魂显,都是斑类怀孕初期的症状啊。”

卡米尔认真的补充道,他扫了眼格瑞,看见对方僵着姿势一动不动。

格瑞的大脑这会刚刚重启好,又蓝屏了。好不容易,才把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

“……金,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啊。”

格瑞突然步速加快,也不管身后的两个,飞奔向自己的车。

“凯莉有给你吃过什么吗,如实回答。”

“就……就凯莉一个月前送了我一盒糖叫我每天吃一粒……没啦。”

“啧。”

格瑞把金放到副驾驶座上,没关上车门,直接把手伸进金的衣服里面,抚上小腹。

那里,确实,很轻微的,传出了不属于格瑞的兽威。

格瑞和金大眼瞪小眼看了那么一会,金被盯的背后发毛。

“怎么了?”

“金。”

格瑞的声音颤抖着,失去了往日的波澜不惊。



“我要当爸爸了。”






雷狮:【搓手】卡米尔你说格瑞会不会一个兴奋给我们加工资啊。

卡米尔:……


【END?】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没错这只是前半段(´・ω・`)

想看后半段……等吧hhhhhhh
或者多回复,你的评论就是我写文的动力!

PS:【永眠于海】一放出来就开始掉粉,我开始怀疑我自己的写文水平是不是很不稳定(笑)

评论-90 热度-935

评论(90)

热度(935)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