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Kiss Kiss Kiss


Kiss Kiss Kiss

注意:人物有一定的ooc

本来只是想让他们打啵,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呆】
写完还有和子仙女的债我要认真写!

其他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他们前半生的三个吻


格瑞和金的第一个吻实在是太没有意义了。

起因只是孩子的好奇心,这种东西甚至可以让他们不畏惧死亡。没有什么阻挡得了一个孩子的求知欲,如果有,那肯定也阻挡不了两个孩子的。

金坐在沙发上晃着腿,即使他坐正了也够不到地板,更何况金的坐姿说不上好。他左手端着遥控器右手往格瑞怀里伸想要捞一片薯片,却怎么都不能成功。格瑞大概是被金摸烦了,他直接从袋子里拿了一片出来塞进金的嘴里,又舔了舔自己手指上的残渣。

原味的盐薯片,能尝到的只是咸味。

这个时间点刚吃过午饭,慵懒的午后还没开始,可太阳光已经有点倦意了。金咔嚓咔嚓地咽下,无趣的换了个频道,刚好在放肥皂剧,男女主角说着肉麻的台词,然后交换了一个吻。

金突然来了兴致,他躲过格瑞递来的下一片薯片,转头问。

“格瑞你说,为什么他们要相互亲亲啊?”

“……因为喜欢吧。”

格瑞也不确定,可他不想让金知道自己的无知,小孩子的逞能心理在格瑞身上就体现成了把不确定的东西用陈述语句叙说。金总是信格瑞这种说话方式。

“可是我和姐姐就没有那样子的亲过!”

金指了指电视,里面的剧情已经发展了下去,他的手于是又转而抓住了格瑞的袖子。金依旧在追问。在他的眼里,格瑞什么都知道,所以他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就只能问下去。

“因为……这是要很喜欢很喜欢才可以。”

“有多喜欢啊?”

格瑞选择了沉默,他这会是真不知道了。
这要多喜欢?
像格瑞喜欢牛奶那样?还是金喜欢晒太阳那样?

金嘴里念叨起什么,等他再次把头抬起来的时候,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做坏事前的小兴奋。他把干净的手搭到格瑞沾了些盐粒的手上,小心翼翼的凑到格瑞面前。

“我们亲亲看吧!”

金的嘴唇因为薯片有点泛油光,看上去软的不得了,一张一合看得格瑞有些脸红。格瑞本来想拒绝的,可是转念一想也没什么不好的,于是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把脑袋凑了过去。

格瑞的触碰了金的,两人靠的太近了,金可以闻到格瑞衣领上淡淡的薰衣草味,格瑞可以数得清金颤抖的睫毛。他们的嘴唇只是相贴着,格瑞觉得有点紧张,下意识的抿紧,惹得金有些想笑。

这种莫名的不安感夹杂着背着大人们做坏事时的愉悦让金有点眩晕。他知道格瑞也是,因为心跳声是不会骗人的,咚、咚,两个心脏的跳动重合在一起,越来越快。

格瑞的那只手不知不觉握上了金的,细碎的盐粒在他们的指间摩擦,就连这种感触都在两人的呼吸间被无穷放大。

格瑞想了想电视里刚刚放的场景,学着男主闭上了眼,金也有模有样地单手搂上格瑞的脖子。

两张唇只是厮磨。
除了紧张和兴奋,这个吻里什么都没有。

毕竟他们还只是孩子。






第二个吻时隔多年。

在第二次的吻之前,格瑞就意识到了自己对金的感情——他故意把这种感情称为罪恶感,像是为了逃避,又像是为了欺骗自己。

金诞生后第十八个生日如期而至,这个阳光的小伙子朋友缘一直很好,大大小小的朋友们都乐意为他庆生。何况是十八岁的生日,代表的可不仅仅是生日快乐,更是达标成人的最低要求。

“我们喝酒吧!”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大概是去单位里实习了的雷狮,也有可能是不怕事情大的凯莉,抑或是有些得意忘形了的金自己,他们叫来了啤酒、红酒。为了照顾未成年,还点了些果汁。

格瑞没有掺和进去,他明明就坐在金的旁边,却像是把世界划开了一道界线,线的那头玩得疯狂,线的这头喝的安静。

金学着雷狮的姿势划拳,却怎么都赢不了,嘻嘻哈哈里喝了好多杯。格瑞则是端着红酒咽了几口就放下杯子,转而倒了些果汁。

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睛里只注视着一个人,格瑞当然没醉,可是有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即使不喝酒,只是这么看着金,那种仿佛酩酊的飘飘然会想啤酒里的泡沫一样翻腾上来,掩盖住自己的心。

“金,少喝点。”

金似乎没有听到。
格瑞叹了口气,伸手揽住金的腰,往自己身边拉扯了一下。金没有坐稳就这么顺势先后靠,直接摔进了格瑞的怀里。

他茫然的抬头看格瑞,犀利的五官因为房间昏暗的灯光而被模糊了几分,透露出了成人特有的魅力。

格瑞真是好看啊。
金这么想着,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伸手想去搂格瑞的脖子,手掌却摸到了格瑞的脸颊。格瑞眨了眨眼,抚上金的手背。

“格瑞,你不来一起玩吗?”

金说话的语气里多了几丝撒娇,他总是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分享给格瑞,即使格瑞拒绝了一次,但下一次他依旧还会这么做。

这次,格瑞还是拒绝了。

“玩得开心吗?”

“嗯……嗯!”

格瑞看着金傻里傻气的点点头,眼神柔和了下来,他还想说什么,但是赶在格瑞出声之前,安迷修几个已经喊起了金的名字。

“喂喂不是吧,金你才这点酒量啊。”

“渣渣就是渣渣。”

“嘉德罗斯你个喝果汁的没资格说别人吧……”

“快点来啊下一轮就要开始了!”

金丝毫没有留恋格瑞的怀抱,他高高兴兴地应声万就站了起来走过去。

格瑞的眼睛直视金的背影,无悲无喜,他知道金从来不属于自己,金很好,太好了,是属于大家的。

不可能属于格瑞一个人。

也不能只属于格瑞。

这场狂欢近乎维持到了午夜,醉醺醺的年轻人都有了各自的去处,他们互相搭着肩膀高谈理想,有的在互相抱怨学习的煎熬,还有的则默默不语负责对付醉鬼。

金靠在格瑞的肩膀上,呼吸平稳,却没有睡着,那双眼睛里懵懵懂懂像是模糊了的星空。出租车内只有电台歌曲在放着,唱的是上个世纪的爱情,藏在心里的无言之爱,曲调很是朗朗上口,格瑞听得见,金也跟着哼了两句,低哑的嗓音就在格瑞的耳边。

格瑞看着车窗外不断划过的光影,那是街灯,车灯,还有自己的心。

是时候做个了结,金已经长大,他成年的世界不再需要格瑞。或许幼鸟在同伴眼里看来还是如此的脆弱,但是格瑞知道,金从来就不需要过多的保护。

这份感情可以保留,但不能表露。

格瑞搀扶着脚骨发软的金下车,又背起他,像是十几年前幼时的金玩累了背他回家,稳步走上楼梯。

等到门口的时候,格瑞的头上已经微微出了层薄汗。金要比他想象中的沉,不再是记忆里那个小胳膊小腿的男孩了。他莫名的有些失落。

格瑞把金安置在沙发上,他蹲在金面前,看见金正迷茫的看着自己,于是伸手理了理他柔软的额发。

“我去帮你倒点水,难受了记得和我说。”

格瑞刚起身,手就被金拉住了。
金靠酒劲,使出了平时少有的力气,他拽着格瑞的手腕往自己身边拉扯,重心不稳的格瑞借着另一只手往沙发背上一撑才勉强定住身子。格瑞想低头询问,金却凑了上来吻了他的下巴,随着格瑞的动作,那张沾染着酒气的柔软一路蹭到了格瑞的下唇。

格瑞僵住了身子。

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比金大两岁的格瑞说不过也只是个刚刚20的青年,当自己喜欢了多年的人因为意外吻上了自己时,他是真的没了思维。

金的动作还在继续,他尝到了格瑞嘴唇上的甘甜——格瑞只喝了半杯葡萄酒,接下来全程都在喝果汁,那种甘美让金觉得很满足,是果汁的气息和酒精的香气混合后,靠金细细的嗅才能闻出参杂在其中的格瑞的味道。

“唔嗯……呼嗯……格瑞………”

金嘬的每一下都让格瑞口干舌燥,他不敢咽口水,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只怕惊醒醉意里的金。

格瑞做不出退让的动作,他想离开,可是身体却老实的贴了上去。他想让感情收敛,手却抚摸过金的背,顺着脊椎一寸寸向下滑去。他想停止这场无意义的误会,却故意张开了嘴,引诱金将舌头伸进来,去舔舐自己的舌头。

他想,他不想。

格瑞的紫色沉淀下来,在午夜的这个家中,只有他和金,主宰着这场疯狂的是一个吻。

一个单项通行的吻。

就这一次,格瑞,就一次。
格瑞听得见自己的本我在耳边轻轻呢喃,他痛恨着自己,又为此感到愉悦。人总是在找到借口后心安理得。

这是最后一次了,金。

格瑞的眼睛闭上,他不再去看金的那双眼睛,因为他在做的是一件坏事,无辜的蓝眼会让他觉得罪恶背德。

格瑞托起金的下巴,让金能去更自然地向自己索取。嘴中的舌头带来的温度转化为快感,格瑞觉得金的唾液一定满是酒精,因为每一口都能让他生魂颠倒。

一开始只有金的动作,他用嘴唇抿住格瑞的,动作迟缓的舔过格瑞的牙齿,一点点一寸寸,去寻找格瑞的味道。格瑞顺从的松开了牙关,他探了进来,舌尖接触舌尖的瞬间两人不约而同地轻颤——金是因为那炙热的温度,格瑞则是因为满足感。

似乎是不满足于这样,金吮吸起格瑞的舌头,顺势往自己嘴中送,每次的摩擦都让金觉得腿软,可是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让自己贴着格瑞,近点,再近一点,依靠这个自己最亲近的人。

细小的呜咽声里满是渴求和期待。

格瑞这才开始了动作。

他的手已经垫到了金的屁股底下,隔着紧实的牛仔裤,那里再细小的动作都逃不出格瑞的掌控。格瑞把金稍稍抱起来些,让自己的大腿挤了进去,于是金安分的侧坐到了格瑞的怀里。金不用再仰着头,本来只是搭在格瑞肩膀上的手收紧,彻底的将两个人紧贴在一起。

这不是一场交易,这是单方面的纵容。

格瑞任由金胡乱的搅动,他只是环着金的腰好让他坐稳,时不时抹去嘴角咽不下而溢出的唾液。

一直到金满足为止,格瑞才主动凑了上去,用唇厮磨起金湿漉漉的嘴角。

和多年前的那个午后一样,格瑞和金在这个沙发上,交换了他们第二个吻。

格瑞觉得很是好笑,或许他会把这个吻记一辈子,但是金却并不知道。

这样也好。

格瑞想,金值得更好的。

金喘着气,在格瑞的怀里眨了眨眼,才闭眼睡去。







“所以说为什么格瑞不肯接受我的心意啊,我就搞不懂了,和他说我喜欢他,每次的回答都是‘那只是你的错觉,金。’,啊啊啊我该怎么办啊凯莉!!”

已经成功毕业还找了个不错工作的金在大街上抓耳挠腮,今天他公司调休完全没有事情做,于是闲暇之余可以打电话和亲友抱怨。金的手机发烫,让他不得不换一只手,再换一只,但就是不肯挂断电话。那头的凯莉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倦意,她慢慢悠悠地给金说馊主意,心里却是沉思起来。

不对啊,格瑞那家伙明明那么喜欢金。这几乎在他们这个朋友圈子里算是人尽皆知的事了,因为也只有对待金的时候那个冷面酷男会柔和起来。

凯莉皱着眉头把嘴里的糖果咬得嘎吱响。恐同?可也没见着格瑞改变对金的态度……

“问题是!他最近!都在躲着我!!故意加班就算了还不给我打电话。见了面也是催我赶紧稳定下来好成家,我爸妈都没他这么执着!”

金打断了凯莉明显心不在焉的回话,手机壳子已经很烫了,他又换了只手,挡住了面朝马路的视线。

“为什么他总是把我当个孩子啊!”

金说得是那么大声,让自己都察觉不到外界环境的变化。

他没有听见汽车急刹车的声音。



然而格瑞并没有把金当作孩子看待,相反的,或许他把金看得过于成熟了。格瑞知道金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要推开他,就像自己也不能理解为什么金能对着自己轻松的说出喜欢二字。在金的口中或许这只是简单的表达,他总是直率,可是在格瑞的耳朵里这两字就像是最甜蜜的剧毒,腐蚀着内心的枷锁。

格瑞必须要让金逃离自己,这是为了金好。无论是加班也好还是故意装作冷漠,都只是伤害自己保护金的措施,这份扭曲的感情不该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只要是朋友就可以,这就可以了。

格瑞摘下眼镜,电脑屏幕的亮度让他有点头晕。他看了眼手表,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两三个钟头,或许今天他要久违的准时下班了。

去哪里随便晃晃吧。

格瑞这么想着,手指抚摸起自己的嘴唇。他仍记得四年前那个意外的吻,金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呢喃,他都记得。

真可惜啊,格瑞遗憾却又庆幸,金醉了,只有他自己知道。

打断格瑞回忆的是手机铃声,不是死板的提示音,而是格瑞帮金设置的特殊音乐。格瑞知道自己最近减少了和金的沟通,金就自己找乐子给自己打电话。

他接起来,问了一声。

“金?”

然而电话那头不是记忆中欢快爽朗的笑声。

“格瑞,你听我说,金刚刚遇到了车祸,他现在在我家医院里……可、可能快不行了。”

紫堂幻带着哭腔的颤音让格瑞脑袋一片空白。

格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他冲到了紫堂家的医院门口,却想起来自己并没有问金在几楼——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

金,车祸?不可能的,他虽然总是冒冒失失的样子,但是从来不会犯这种错误。

五脏六腑都在下沉,肺部像是开了大洞,格瑞的每一次喘气牵扯的是痛苦和无助,冷汗密布在他的额头上,他知道,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格瑞咬牙,摸摸索索的想去解锁手机,却因为手抖怎么都按不对密码。

“格瑞!这里!”

凯莉冲了出来,她一把抓住格瑞的手腕,转身就跑。电梯太慢了,近乎每一层都要停,格瑞脸色苍白,却仍是面无表情。他不敢多问,因为凯莉拽着他腕部的手冰凉,身旁低头微微颤抖的凯莉总是天不怕地不怕,可这会也只有喘气的本事了。

太慢了。

他挣脱开凯莉,领着她随便下了电梯,然后改跑安全通道。每一阶都像是踩在钢丝上,不安惶恐的感情席卷着格瑞,他只能气喘吁吁的跑,如果停下来,身后看不见的怪物就会把他一口吃掉。

等两个人到重症监护室在的那一层时,格瑞的衬衫已经完全湿透了。

紫堂幻迎了上来,他的眼眶有些红,神色却镇定了许多——他不敢开口讲太多,怕自己也承受不住。

“你先进去吧……格瑞,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

格瑞咽了咽口水,他的呼吸里带着点铁锈味,腥甜得让他作呕。本能告诉格瑞他应该冲进房间,可是他最后的理智还残留着。

“金的家里人呢。”

他压着嗓子问。

紫堂没有回答,凯莉喘着气说:“已经通知过了,大概还要一会再来,你先去吧。”

格瑞点头,接过紫堂手里的口罩,戴上,快步于他们两人擦身而过。

假得像电视剧一样。

格瑞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金,他安静的睡着,和无数夜晚里自己看到的那样安静甜美,仿佛下一秒就会睁开那双让格瑞酩酊的眼睛笑起来说。
【格瑞你来啦。】

可是没有,有的只是呼吸声、机器的运作、心跳声。

理智告诉格瑞这就是事实,但格瑞不想承认。他能为了金付出一切,这份感情他称之为爱,可是在生命的流逝面前,爱变的毫无意义。

“金。”

他跪下来,就跪在床侧,抖着手摸上贴着各种管子的金的手背,那里的温度让他心凉。
每一声的嘀都代表着金的心跳声,格瑞知道,自己的心脏也随着那个节拍跳动。如果它停止了,那格瑞的心也会死去。

“金。”

格瑞咬紧嘴唇,眼中的泪水在打转,可是格瑞不想让它们流下来,这是变相的认输。

“求求你了。”

不要这么快就走,我不再逼你了,我答应你,以后每天和你打电话,不躲你。



求求你了。

格瑞垂下头死咬住牙关,那些泪水让他只能模糊的看见金手臂的惨白。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闭起了眼睛,泪水直直落在白色的床单上,晕开成圆。

在死亡面前,一切掩饰都变得无力。
格瑞后悔了,他或许该更早的说出这句话,让金能直面自己的感情。

“我爱你啊,金。”

不要离我而去,求你不要。

求你了。







微凉的手臂搂上他的脖子。
金睁开眼睛,哑着嗓子说。

“我也是。”






金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整个人是晕乎乎的,紫堂和凯莉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结果看到的却是挠着缠了绷带头只顾着傻笑的金——生龙活虎,除了脸色不好以外什么都没问题。

“怎么这么冒失啊!”

凯莉是真的吓死了,电话打到一半时那头传来了巨大的碰撞声,行人的尖叫让凯莉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就对方醉酒驾驶嘛,不怪我!”

“金你要不要紧啊,医生怎么说?”

“就……崴了脚,擦破了点的皮,然后喏。”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轻微脑震荡,有点晕不过还好。”

“不愧是金……要不要休息一下?”

紫堂幻思索着自己的医院哪有空的病房好让挚友躺一会,却被凯莉的一肘子狠击腰部。

“有重症病房吗?”

“啊?”

“就一个下午,空的,多余的,不妨碍你们正常运营的那种。”

“啊……我去问问……不对凯莉你问这个干什么?”

凯莉抹了把额头的汗——她一路跑过来现在气还没喘匀,笑得格外狡诈。

“让金好好睡一觉,顺便帮格瑞出柜。”



金还在头晕呢,他只看见紫堂颤颤巍巍的跑了出去又跑了回来,搀起自己就往电梯里送,最后让他躺平到床上。

“……这儿是哪里啊……”

凯莉拍拍他的肩膀,没多做解释,只是语气平淡的说。

“你就负责睡吧,过会睡醒了,大概格瑞就来了。”

“……真的?”

“我骗过你吗,说不定今天你还能听到格瑞的深情告白呢,记得谢谢人家紫堂啊。”

金听的迷迷糊糊的,但是格瑞那两个字不知怎么就是能让他突然清醒一下。

格瑞会来啊……嗯?告白……什么意思……算了,只要一觉醒来就能看到格瑞,那就足够了……

金睡了过去,呼吸慢慢平稳下来,一旁抖成筛子的紫堂和凯莉交换起眼神。

真的不会被格瑞打死?

格瑞重要金重要?

……金。

那不就完了。

……哦……那要不要接点仪器什么的?反正都弄了还不如装的像一点……

紫堂你开窍了?

是看开了谢谢。








金在睡梦中听到了格瑞的声音。他没醒,就像是儿时为了赖床一样故意不让自己醒来。

他知道格瑞在躲他,他也知道原因。可是所有的难关都克服了,只有格瑞那里的问题是谁都帮不了的。金有些紧张,他听见格瑞的呼吸声,在空荡的病房里,他们的呼吸频率都快要同步起来。

“金。”

熟悉的语气,自己的名字。
一遍、再是一遍。

金听得心都快化了,这让他想起十八岁成年的那个夜晚,他们跨越界限的那个吻。金不敢开口更不敢睁眼,他怕一切都是梦。

格瑞的祈求里满是悔意,金听得出来,在内心里无奈的笑。

既然会这么后悔,那为什么还要对我视而不见呢。

格瑞你个大傻子。

“我爱你啊,金。”

金小心翼翼的挪动睡僵了的手臂,搂上格瑞的肩膀,上面的管子都是凯莉用医用胶布粘的,完全限制不了金的动作。

他用手指轻轻勾住格瑞的口罩,往下一拉,干燥的嘴唇贴上了同样干燥的,金尝到了丝丝咸味——大概是眼泪吧,格瑞的,或者是金的。

“我也是。”

这个吻没有过多的含义,金看进格瑞的眼睛里,不去在乎那里边的惊讶,只注视着格瑞对自己的爱意。

“我也是爱你的呀,格瑞。”



这是他们第三个吻,也是第一个,心意相通的吻。






放心,这种吻,以后还会更多。

【END】

请把全场MVP给我们出力帮忙准备房间器材演戏演全负责场控的紫堂幻同志。

他值得你们的掌声。

好了我要去写答应和子仙女的HP我流长评了大家晚上六十分小红帽再见

………妈耶我今天大概要爆2W字了

2017-08-09瑞金格瑞
评论-99 热度-1304

评论(99)

热度(1304)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