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一场旅行 喵国pa

感谢@梟神木隱 樱桑的授权【噗通跪下】

结果写着写着就又我流了我很绝望

国王的话金大概会更有人格魅力且任性一点,不晓得是不是ooc了……总之请多多包涵

PS:吸猫大法好


其他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猫国物语

想起这么一句古话,猫咪和烟还有笨蛋喜欢高处。

格瑞看了眼坐在树上晃腿的金,愈发赞同起来,古人诚不欺我。他叹了口气,很轻,却也没能逃过金灵敏的耳朵。

“怎么了格瑞?”

“通行证办好了。”

“喵~~”

金高兴地双手举起摆了个欢呼的姿势,却还是没从树上下来。格瑞有点疑惑,他抬头,却差点被树叶间漏出的阳光闪眼,他眨了好几下眼睛才缓过来。

“格瑞,我看到了一场婚礼。”

金的耳朵抖了抖,看上去柔软极了。那双蓝得发亮的眼睛直直盯着远处的小教堂,兽类的瞳孔微缩。
他甚至能听见神父带有笑意地说新郎可以吻新娘了,随后看见的就是在一片掌声中相拥的二人。

格瑞没有他们一族的视力和听觉,当然,最大的原因大概还是他没坐在全村最高的树上。金还在描述他看到的内容。

“啊,他们扔花球了!”

“你赶不上的。下来吧,今天之内还要回去的。”

金嘟起嘴来,长长的猫尾巴从斗篷里钻了出来拍打树干两下,像是发泄委屈一样。

低头看了眼格瑞,金知道自己此时应该听从格瑞的话,毕竟这场旅行是在金的软磨硬泡下格瑞才同意的,如果惹格瑞不开心,很有可能这次旅行就要中途作废了。

金才不要咧,和格瑞一起旅行,这多难得啊。

“好,我下来啦,格瑞你要接住我哦。”

格瑞本来并不准备伸手去接的。

猫的跳跃力总是超乎常人的好,格瑞在猫之国见过很多几岁大的孩子从二楼窗户一跃而下毫发未伤——除了挨一顿骂,这个连国王都不能例外。

可惜,金和格瑞对视了一秒,不长,但足以让格瑞在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里妥协。

金几乎是在格瑞伸手的瞬间就跳下的,两个人总是这么的默契,没有提醒没有三二一,金可以安心的扑进格瑞怀里且被牢牢抱住。

“人类的都市里有什么?”

格瑞把金放下,重新整理好那红色的斗篷,让格外显眼的猫耳朵猫尾巴都能被盖住。

“就那个样子。”

金不满意这个回答,他从背后一把抱住格瑞的脖子,整个人几乎挂了上去,在格瑞的耳边故意啰嗦个不停,引得格瑞止不住想叹气。

“啊,格瑞,不许叹气!好运会跑掉喵~”

“最后那句是秋告诉你的?”

“格瑞你怎么知道?”

格瑞回想起自己和秋为数不多的谈话。

“语气一摸一样。”

“嘿嘿嘿,那是当然,毕竟是我姐姐嘛。要不要我再模仿两句?”

格瑞摇了摇头,背起金直接迈开步子朝大道走去,金的这点重量在他眼里不算什么。这样也好,格瑞暗想,总比四处乱跑然后还要自己去找来得实在。


等过了通行处,金果然就兴奋起来,格瑞眼疾手快地抓住了金的手臂防止他跑得太快消失在人海之中。

“好多人哦!!”
金转头看向格瑞,猫的眼睛总是比常人灵性,格瑞能清楚的看到蓝色里的愉悦和满足,他嘴上总是抱怨金太调皮了,打心底里却一直觉得这样也蛮好,毕竟金的这种表情和眼神是格瑞最喜欢的。

“那是啊,小伙子你是哪里来的小少爷?这里再过几天就是丰收祭啦,到时候人还会来得更多。”

似乎是当地居民的老人,他拄着拐路过,恰好听到了金的感叹。

“哇,丰收祭……格瑞我们……”

“不行。”

“唔……”

似乎是被金那张过于明显的沮丧表情给惹的,老人哈哈哈的笑起来,拍拍格瑞的肩膀。

“小伙子你们好好玩啊,啊呀这么消沉做什么,就算不是丰收祭当天,气氛早就热闹起来啦,享受吧!”

金欢快的哎了一声,格瑞则是摸了摸被拍的肩膀——那里麻麻的,看来老人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看了眼完全已经陷入祭典氛围的金,格瑞觉得今天还是早点办完事早点回去,金的身份太特殊了,这里还鱼龙混杂,实在是不安全。

“走了。”

“好的喵!”

格瑞又拉了拉金的红兜帽,然后牵起金的手开始走。他们今天来的目的是来取格瑞的武器——半个月前烈斩在一场战斗中开了个口子,格瑞拜托了熟人帮忙修理。

金一直都在东张西望,似乎街道的每个花篮里都是奇珍异宝一样,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哇那边的是什么?!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

“嗯?那个是餐厅吗?好香喵,格瑞我闻到大虾的味道了!!”

“……”

“喵喵喵,格瑞,我们去那里吃晚饭吧~~求你了nya~”

格瑞抿抿嘴,他总是受不了金故意撒娇卖萌的把尾音拖长,可是今天的行程并不包括晚餐。

“金。”
格瑞看了眼拽着自己手臂摇晃的某国国王,认真的劝说。

“你要知道,我们今天就必须回去,你不在的时候可是由鬼狐天冲负责国王的工作。”

金撇了撇嘴,嘴角却显得得意。

“格瑞啊,你以为我就这么傻?”

格瑞看见金咧嘴笑起来,那颗尖锐的小虎牙若隐若现。

“鬼狐的脑子确实好,但是野心太大啦,我当然不会全盘交给他。那些机密文件……”

他一踮脚,把嘴贴到格瑞耳垂上。

“我全都扣了下来,在我们的卧室nya~”

果然猫也是狡猾的。
格瑞揉了把通红的耳朵,拖拽起金快步走。

虽然晚饭这事格瑞还是没有答应,可是他买了两个三明治——据说是丰收祭的特产,好给馋嘴的金尝鲜。

“唔!!!这个烟熏三文鱼也太好吃了吧!!”

“嗯。”

两个人坐在花坛边上大快朵颐,格瑞也因为美味而难得表情柔和地点点头,一旁的金晃着腿一口接一口,酸甜的酱汁吃得满嘴都是。

“金,擦一擦。”

帽子里的耳朵一抖,金先是用手背蹭掉了那些酱汁,自然地伸出舌头开始舔舐。

格瑞赶忙拿出纸巾,金的动作可以说是再自然不过,可是那限定在猫之国,人类眼中这只是奇怪的行为。

他接过金微微握起来的手,把它展开平坦在自己的手心上,然后擦去那里的酱汁。

“这种动作在外面少做。”

金歪头看着格瑞专注的侧脸,他思索了一会,动作迅速地凑到格瑞嘴角用舌头勾走了那里残留的面包屑,随后在格瑞惊讶的眼神里满足地点点头。

“嗯!做完这个就不做啦!”

格瑞整理完垃圾,看向金。

“不许乱跑。”

“啊呀我知道啦,格瑞你好烦喏……”金想要甩甩尾巴,可是又想起来格瑞连这个动作都禁止了,就只能干瘪嘴。

“去去,快点回来吧!不然让我等急了我就去偷对面窗口挂着的咸鱼咯!”

格瑞心想那得赶紧回来,于是迅速动身,走到一半还回头看了眼树荫底下的金,他挥挥手比着唇语:快去快回,那双眼睛依旧是那么好看,微微眯起来,像是最晴朗的蓝天。

“……回去的时候再买点烟熏三文鱼吧……”

格瑞喃喃,像是想起刚才金满足的样子,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

这头的金乖乖听从了格瑞的话,百无聊赖的坐在花坛上。虽然红色的斗篷十分显眼,但是在人流繁杂的大道上还是少有人注意到花坛的角落。

金哼着小曲,默默用草编着细绳。他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眼左侧。

是个小女孩,穿着厚实的长裙,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丝带,似乎是在吸鼻涕。

“嗯……啊有了!”金从口袋里翻出格瑞塞给他的纸巾,连忙招呼女孩子过来,“那边的你,用这个擦吧。”

“……谢谢大哥哥。”

小姑娘声音闷闷的,还夹杂着呼吸不流畅的轻喘。

“生病了就该在家里好好休息呀。丰收祭不能参加那还要多遗憾啊。”

金不太会对陌生人放松警惕,但是这个女孩不一样,金知道的。

“可是……我还没找到诺娜……”小姑娘攥紧了裙子,手里的丝带因为用力而皱了起来。

“你的猫?”

“嗯。”

金摸了摸下巴,似乎是思索了片刻,他让女孩坐下来。

“诺娜她不见了,一定是因为我说她把我的镜子打碎了才逃走的,我不该骂她是坏猫……”

女孩越说越伤心,金赶在眼泪水掉出来之前为她温柔的擦掉。

“我后来生病了,诺娜都没有回来,她一定是讨厌我了……”

金微笑,轻声细语地哄她。

“不会的,诺娜可喜欢你啦。”他顶着女孩将信将疑地眼神俏皮地wink了一下,语气里满是肯定,“大哥哥我可是猫咪的使者,我能知道。她希望你能先养好病,等你长大了再去找她。”

“她呀,正在准备一场重要的旅行呢。”

“旅行?”

“对!她还在旅行前给了你一个惊喜呢……不过估计要等你病好了才能知道。”

金伸出手,像是摸小猫仔的脑袋一样,抚上了女孩的黑发。随后从女孩手里拿过长长的丝带,晃了晃。

“这根丝带就让我来转交给诺娜吧,你要好好休息啊。”

不远处传来了格瑞的声音,金起身,又拍了拍她的头。

“一切都包在猫的使者的身上吧!”

小姑娘愣愣地看着两人消失在了人群里,就连她的母亲来了都没挪开视线。

“妈妈,我看到猫的使者了!”

“……你该不会是感冒加重了吧。”

“不是的!真的是猫的使者啦!”

女孩有些激动,她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少年挥手时,红斗篷随风被刮得翻了起来,一条细长的金色猫尾巴逆着风抬起又放下。

“他说他会帮我把丝带给诺娜的!”

女孩高兴的牵起母亲的手,又想起来自己似乎没有道谢。

等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说一声!

女孩开心得笑起来。








“刚刚那个女孩是谁?”

“啊呀,难道格瑞你是吃醋了nya~”

格瑞没有搭理金揶揄的语气。

“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子,仅此而已。”金看了看手里的丝带,他转头问了句格瑞是否现在就要离开这里。

格瑞点了点头,背上的刀因为行走微微起伏。

“那跟我去个地方吧!”

“?”

金没有解释,自顾自地拽着满脸疑惑的格瑞窜进了小巷。

格瑞敢保证金绝对没有来过这个城市,可是对方这幅熟门熟路的样子又不像是作假,格瑞没有询问,因为他知道金会给出答案的。

“大概是这里了吧………”

他们已经到了城市的边界处,大片的绿色中参杂着细碎的花朵。天空中的太阳估计不用两个小时就要开始落山了,可是阳光依旧明媚。

金松开格瑞的手,一屁股坐到草地上。

“金?”

“嘘……”

蓝色的猫眼眨了眨,这里没有了城市的喧嚣,只要不说话,格瑞就能听清金放缓了的呼吸声。

风拂过绿草,唰唰作响。

可是金抖了抖耳朵还是听到了藏在其中的脚步声。

一只体型较大的三色猫慢步从草丛里探出了脑袋,一点点,不紧不慢的走到金的面前。

金为她系上了丝带。

“准备好了是吗,诺娜。”

“喵~”

格瑞看着金把猫搂进怀里,修长的手指疏理过毛发,轻轻地,柔柔地,一下接一下。

“别担心,诺娜。”

金的语气像是哄孩子睡觉的母亲一样,格瑞听过,因为旅途中秋就是这么哄他的。

“那个女孩的病很快就会好啦,她很担心你,完全没有在生你的气。”

金低头看了眼怀里的诺娜,浅灰色的眼睛里满是安心。

“你为她许的小小愿望也很快就能实现啦,安心地入睡吧,她不会知道的。”

金抚摸着,哼着安眠曲,看着诺娜一点点闭上眼睛,等过了一会,他低下头吻了吻诺娜的额头,像是一个轻柔的祝福。

“把她埋葬了吧,格瑞,这里就很好。”

格瑞点点头。

等两个人堆好了小小的土堆的时候,天际已经微微泛起了暖色。
金和格瑞都坐在草地上,金色的国王把他金色的脑袋靠在猫骑士的肩膀处,猫耳朵蹭着对方的脸颊。金的手没有停,在用细碎的小花编制着花环。

“猫总是这样。”

“我们如果预料到了死期,就会开始一场小小的旅行,只为不让最心爱的人看见自己的最后。”

格瑞没有说话,只是伸手环上了金的腰。金笑了笑,那根金色的尾巴悄悄缠上格瑞的手腕。

“我其实很害怕,姐姐突然消失不见了,她会不会是……”

话语戛然而止,金的嘴唇被格瑞捂住了,吐息间全是格瑞的味道。

“不会的。”

格瑞断言,他知道自己的话语总能让金信服,于是他再加了句。

“别胡思乱想。”

“nya~~”

金故意去亲吻格瑞的手心,看他红着耳朵把手收回去。

“我的话大概会选择死在格瑞的怀里吧!格瑞,答应我,那时候一定要像我对诺娜做的一样,梳我的头发给我晚安吻!”

格瑞敲了敲金的脑袋。

“我记不住,这事情远着呢。”

明明你的记性好的一塌糊涂。

金笑嘻嘻的没有点破,他把花圈放在土堆上,起身对格瑞说。

“我们回家吧!”

【END】

2017-08-12瑞金格瑞
评论-47 热度-590

评论(47)

热度(590)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