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之后的事无人知晓

之后的事无人知晓

沙之惑星曲梗

开放式结局

原著向,人物可能有ooc


其他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金抹去脸颊上的红色。

那不是他的,带着让人作呕的腥甜味道,可是没什么比习惯了更可怕,在金的感触中唯有温热。他想着所谓生命的证明也能如此随意的擦掉啊,内心里只剩些许感叹。

森林的那头能看见雷电交错,大概是雷狮在使用元力技能,也有可能是别人。

但这又有什么去分辨的意义呢?你死我活的斗争从来都不在乎是谁和谁打,只需要知道谁活下来了需要去面对另一场死斗。

金躲开下一个参赛者的攻击,矢量箭头在空中绕了个弯,刺穿了对方的身体,那些红色飞溅,再次滴落在金的脸颊上。

凹凸大赛的尸体是会被回收的,它们星星点点的化作粒子漂浮起来,美好得仿佛死亡是一种幸福。

而活下来的人却要面对伤痛和离别。
还有对死亡的畏惧。

金早就做好觉悟了,他知道凹凸大赛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简单,却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参加。

这里有太多吸引他的东西——理想,家人,格瑞。
他也在这场大赛中失去了太多——友人,自由,和那份无法接受的爱。

心脏的跳动声让金有些烦躁不安,所谓的战场不过是从前狩猎魔兽的地方,他甚至能记得就在不远处的那颗树下,格瑞偷吻了装睡的他。

那个吻烫得和脸上的血液一样让人难忘。

金吐出一口浊气。

突然感知到身后有人靠近,金下意识使出矢量缠绕,却被对方挥舞出的剑气碎成粉末。

银发的剑士只是挡住了攻击,却不再进攻,他把那把剑放在身侧握好。

“………格瑞。”

“金。”

即使是格瑞在这种厮杀下也无法再一身干净了,他的脸上划开了细小的口子,身上的衣服展露出大大小小的伤口。

可就算如此,格瑞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他的手没有离开烈斩,握得随意,却可以随时给袭击者致命一击。

金看到了那双紫罗兰色眼睛里的疲惫,他上前一步,从那里面也看到了自己的。

“…………”

格瑞伸手,金没有躲避,任凭格瑞帮他抹去脸颊上的那块血渍。

氧化结起的血液蹭得金生疼。

“格瑞。”

金突然笑起来,他想笑得和以前一样,可是嘴角的沉重却无法忽视。

那双天蓝色的眼睛里泛出孩童恶作剧时的活力。


“我们来一场约会吧。”


格瑞瞪大了眼睛。

金的这句话让他少有的不知所措起来。在这个场合下——硝烟弥漫,杀气四溢——开这种玩笑吗?

在明知道他的心意的情况下?

“你疯了吗,金。”

格瑞说的咬牙切齿。

“我没有,格瑞。”

金摇摇头,嘴角的弧度渐渐跨了下来。

“可是我们确实需要休息一下。”
为了不因为遗憾而留下遗憾。

金抓过格瑞的手,手套上白色的部分因为浸满了鲜血而黏糊糊的,金摘下它放入自己的口袋里。他再一次握上去,温热的体温让金微微得到了安慰。

“走吧,格瑞。”

格瑞没有拒绝金的拉扯。

既然下定了决定就只能迈步前进。格瑞和金踩过的地面上发出无可奈何的生命才会有的沙哑声音。

他们一路上又看到了好多,想起了好多。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金。”

他们走到了冰湖边上,金对这里没有好感,可是这里的确是最好的休息地——四周是冰原,一眼望去就能知道有没有其他参赛者。

“我只是想说,生日快乐,格瑞。”

金笑了笑。

十九天前,金度过了他十六岁的生日,那时候还没有开始最终决赛,凯莉和紫堂还有格瑞,他们休息了一个下午陪金瞎闹。

格瑞看着面前的金的笑容,却怎么都无法和那时的表情重叠起来。他握紧拳头,什么都说不出。

积分系统已经停止工作了,金没有办法像紫堂为自己那样为格瑞订一个蛋糕,但是金另有打算。

“我来唱生日歌吧。”金说,“这是你的生日,应该有人庆祝。”

格瑞觉得自己看不懂金,面前的少年一如在登格鲁星上时那样天真,却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夺取别人的性命——可是他依旧是金,因为没人会在这种状况下还能高兴的唱歌的。

一曲祝你生日快乐唱得欢快无比。

多么的讽刺,在夺走生命的同时,讴歌生命。

凹凸大赛的残酷金现在才深刻体会到。

等最后一句歌词消失在冰面上,金深呼吸一下,抬头对格瑞说。

“许个愿望吧,格瑞。”

金眨了眨眼。

“虽然没有甜甜的蛋糕,但是还是许个愿望吧。”

格瑞低下头,金看不太清他的表情,却还是在默默等待。

许久,格瑞才开口。

“逃吧,金。”


“这场大赛已经毫无意义了,逃吧。”
格瑞抬起头来,眼神里的决意刺痛了金的心。
“我会陪着你一起走,让你回到登格鲁星。”


“我们逃吧。”

金没有料到格瑞会做出这个抉择,他的脸上表情空白,只能呆呆的看着格瑞的眼睛,去感叹那紫色的透明。

赶在生命干涸之前踏上离开这里的旅途吗?

然后呢?一方成为拯救另一方的英雄?抑或是两人都能得救?

金想起来在那个星球上所围观的处决,觉得背后泛起冷汗。

还是说,一起赴死?

金缓缓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只能呢喃格瑞的名字,像是惋惜一样的哀叹。

“这不是你的愿望。”

“……它是的。”

“它不是。”

金想起凯莉离开队伍时、紫堂袭击其他参赛者时最后的表情,那是对大赛胜利的渴求——那才是人面对自己的愿望时的表情。

“……”

格瑞的眼神里是悲哀,深得像是死水一样的悲哀。

金抱歉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嘴唇干裂,每说一句话都能牵扯着那些龟裂,带出淡淡血丝。即使如此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我们不能逃啊,格瑞,都到这一步了。”


“你的愿望和我的愿望。”
总要有一个无法实现的。


金走到格瑞面前,他抬头,踮脚,两张干燥的唇触在了一起。

微微的甜腥味在此时成了唯一的慰藉。

“我们再多做一会朋友吧,格瑞。”

直到我们有机会能一起活下来。








他捡起了地上的手套。

【END】



小声:看不懂可以去看看评论

2017-08-14瑞金格瑞
评论-37 热度-323

评论(37)

热度(323)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