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观星童话

灵感来自于【太阳系Disco】
然而半毛钱关系都没有ry

一点都不欢乐【沮丧】

人物有ooc注意

其他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观星少年和他的星星


*
格瑞推开学校天台的铁门,锈了大半的锁发出酸牙的声音,好在格瑞习惯了——一周六天他都会来,这个时间点,这个时间段,去摆弄他的天文望远镜。

他喜欢夜空里的星星。

那台天文望远镜是格瑞提出的唯一任性,即使他的父母表示这样的任性可以再多一些,他还是只要求了这么一项。

他没有告诉别人,他有一颗属于他自己的星星。

他把它命名为【金】

格瑞会每晚出门去看,除了雨天,除了阴天。周一到周六望远镜会被安置在学校的天台,方便他观测他的星星。

学校的夜晚总是安静的出奇。

无人进入。

所以当格瑞发现有人先自己一步站在铁栏边回头时,他有些震惊。

少年的眼睛里宛如夜空。

他转头,欢快地打招呼。

“你来啦!”

*

“格瑞你今天来晚了一分钟!”

少年看到了格瑞,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语气里满是抱怨。

“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你是谁?”

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格瑞的疑问有些多,他握着铁门把手,那里的铁锈蹭着他的掌心。

“我?”

少年歪了歪头,眼里是无辜。

“我是你的星星,金啊。”

格瑞表示,疑问更多了。

*

少年……姑且就叫做金吧,无论格瑞怎么提问,能得出的答案只有两个。

金是格瑞的星星。

格瑞没有在做梦。

“我都说了我是星星啦!”

电波系的少年摇头晃脑,白色的卫衣帽和那两条抽带跟着他的动作摆来摆去。

格瑞不再理睬——虽然金很烦,但是现在最关键的事情还是要确认一下格瑞的【金】——他忙着调试望远镜,去看今天无比晴朗的天空。

没有。

【金】不见了。

“………这下子能承认了吧?”

金笑嘻嘻地拽过格瑞的手,手掌心的温度传递,金色的发丝在夜风中凌乱。

“我是你的金啊。”

*

观星少年和他的星星,在学校的天台上,第一次交汇了。

*

格瑞怀疑过,可是金却说了好多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他不得不相信。

“哪有你盯着我看一晚上却不许我看着你的道理?”

金哼哼着,绕着格瑞转了一圈,靠着格瑞的背坐在了天台上。他们背靠背,看着满天的星空。

“你早上也看得见?”

“当然!”金得意洋洋地抬抬下巴,“只不过阳光太大罢了,你看不见我,我可是看得见你的!”

“……”

格瑞觉得有些不自在。

“开心点,格瑞。”金笑嘻嘻的声音从格瑞背后传来,少年特有的欢快语气在不知不觉间让格瑞卸下防备。

“我可是脱离了太阳系的引力,特意来陪你的!”

*

这不是偶然。

格瑞和自称是他星星的少年就这样约定俗成一般,在夜幕降临时相约学校的天台,分享起了格瑞一个人的星空。

*

“哪个是仙女座啊。”

“那个。”

“唔………我看不见!”

“………你真的是星星吗?”

金气鼓鼓地嘟起嘴。

“就算是星星也是会迷路的!我找不到也不能怪我啊!”

格瑞无奈的叫金让开,帮他调整好望远镜,拽着他的脑袋按回去。

“哇!!看到了!”

少年抬头看向格瑞,手舞足蹈地开始描绘所见之景,又忍不住再低头看两眼。

他是怎么把这么简单的事情做得这么忙碌的?

格瑞不知道,但是他觉得这样也蛮好,少年比他想象的要活泼的多。

话也要比星星多。

*

周日晚上,格瑞没有去天台,他跑到了山丘顶。这里算是他的秘密基地一样的存在。

格瑞躺在草坪上看着满天的繁星,此刻他会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他能观测整个宇宙。

除了他的星星。

“格瑞我来啦!”

“……你怎么在这里。”

“我都说了我来陪你啊……今天不用望远镜吗?”

格瑞先坐了下来,他把书往边上一放,不用招呼,金已经贴着他一起坐了下来。

“今天看图鉴。”

“哦………格瑞你不开心吗?”

格瑞想反驳没有,可是又觉得这样太欲盖弥彰,索性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金眨了眨眼睛,识相地转换了话题。

“什么图鉴?”

“大熊星座。”

月亮和星光都太暗了,格瑞拿出裤子口袋里的迷你手电筒在两人中间打开,格瑞今天没有绑发带,金也没有戴帽子,他们的头轻触在一起,手指描绘着书上的文字。

“这都是怎么拍出来的啊……真是太好看了。”

“就在你的身边,你看不见吗。”

“……这不一样啊格瑞。”

金的手指在手电筒的光照下显得透明。他划过书页,描绘着奇怪的文字,又像是什么神秘的符号。

“有些东西在身边就会看不清,可是隔得远一些,立马就一清二楚了。”

格瑞没有听懂星星的话。

但是他也没有问。

只是安静地翻了一页。

*

来一段舞蹈如何?

伴随着星云编织的光谱,沿着行星轨道,到达宇宙的尽头?

星星如是问道。

*

格瑞觉得白天总是无趣的。

没有黑暗,没有星空。

喧嚣吵闹和那些无意义的交流只会让他更加沉默。他不是不喜欢这些,只是接受不了。

观星的少年没有了星星,就只剩下孤独。

他知道金还在看着自己,因为昨天晚上那个活泼的少年还说起了格瑞新考的成绩。耳边又传来一阵同学间的笑声,嘈杂得让格瑞叹了口气,他起身决定去楼下的自动贩卖机买一盒牛奶。

刚走到一楼,靠近墙哪里时,从三楼那里泼下了一桶水。

一切都湿透了。

“啊呀呀,一不小心就命中了年级第二。”男生们嬉笑的声音从窗口处传来,“真是对不起啊我们不是故意的。”

格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水顺着他的发丝的曲线滴滴答答往下落。

他没有在生气,而是在惊讶。

那些水丝毫没有沾到格瑞的衣服和头发还有皮肤,它们保持着一个微妙的距离,顺着那些弧度缓缓滑落。

格瑞抖了抖,像是抖动最光滑的伞面似的,水珠们化作地上的一滩。

星星在保护他的少年。

然后下午他就听说了三楼某班的一群男生在下楼梯时摔作一团,其中有人骨折了。

*

“你今天还要去看星星吗?”

“嗯。”

格瑞迅速穿好鞋子,在父母的注视下离开了家。

“那孩子最近似乎活泼点了呢。”

“男孩子果然还是要皮一点好啊,这是好事……希望学校里的事不要影响他。”

“哎……手续办好就搬家吧。”

“也好。”

*

格瑞气喘吁吁地跑到天台上时,金正单脚站立在护栏上。他不怕掉下去,星星总有自己的办法让自己脱离引力。

“啊,格瑞,你今天来得真早。”

格瑞打断了对方接下来的喋喋不休。

“今天下午的事是你做的。”

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

“……嗯。”

金眨眨眼,选择了坦白。

“因为我看不下去了,格瑞。”


*

所谓的校园欺凌要比书上写得更琐碎,有些甚至无形。所谓的不合群者一旦被定义下来就会莫名其妙的贴上标签。

成绩也好,长相也好,性格也好。

可好可坏的东西只需要经过擅自的叙说就会变得糟糕到一发不可收拾。

阴暗、冷漠、死读书、头发颜色奇怪………

背地里打架、抽香烟、虐待动物、心理变态……

无中生有,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

星星看不下去了。

他的少年这么的好,他不值得。

星星也是会心疼的。

*

“我们去银河跳舞吧。”

金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他轻巧地从栏杆上跳下来,三步并两部的走到格瑞面前,执起对方的双手。

然后他们漂浮了起来。

萧瑟的天台也好锈迹斑斑的栏杆也好,全都不见了。

他们置身在太阳系里。

“格瑞。”

金握着格瑞的手,欢快地说。

“你是这些星星里最闪耀的那一颗。”

*

星星不能干涉少年的生活。

他违反了规定。

星星要和少年道别了。

*

格瑞坐在屋内,他的窗户正对着一家公司的办公楼。房子的布局很新,格瑞再也不能坐到阳台上抬头去看他的【金】了——他搬家了。

格瑞的母亲敲了敲门。

“晚饭……来吃吗?”

“不用了,谢谢。”

格瑞坐在床上,那架望远镜如今只能被他拆开收进衣橱里,他的手边只有一本图鉴。

金只是说他要变回星星罢了。

金还说。

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旁。

可是格瑞看不到,这个城市的灯光太亮,他心目中最亮的那一颗怎么都看不见。

格瑞把脑袋埋进怀里,在床上蜷缩成一团。

*

没有了星星的观星少年,只剩下孤独。

*

那星星呢?

*

转学已经有一个月左右了,新的环境、新的老师、新的同学,格瑞依旧是那副样子,却被大家吹捧成了新一任的校草。

会读书,人又帅,话少冷酷的男神。

格瑞不以为然。

人心总是难测,他也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

例行的早上班会一直到第一节课的开始,格瑞总是发呆度过,反正也没什么需要他去参与的,他自然不会去关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

可是今天不太一样。

班级门被推开了。

“……那个不是……”

“一年级的转校生?”

“来二年级找人吗?”

格瑞低头准备第一节课的书,却感受到许多目光往自己的身上集中。与之相伴的,还有那熟悉的轻快脚步声。

格瑞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他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校服,挠了挠金色的短发。

“我来找你啦格瑞!这学校真大……我都差点迷路了!”

他伸出手。

“我是金,以后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啦!”

*

星星回到了少年的身边,就如他约定的一样。

*

“你确定吗,放弃神使的身份,去当一个普通人。”

“当然。”

“这意味着你的元力技能也要交出来,你都不能自保。”

“嗯。”

“值得吗。”

“那当然!”

星星眨了眨眼,笑得满脸开心。

“那可是格瑞啊!”

*

观星的少年和他的星星在了一起。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2017-08-17瑞金格瑞
评论-86 热度-940

评论(86)

热度(940)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