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黑风衣和水手服

黑风衣与水手服


吸血鬼瑞x人类小孩金

梗来自于 @七 桑的 吸血鬼pa,图很棒大家可以去看看w

有配图,如果看不到请刷新w

人物ooc注意!


其他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暑假对于孩子来说象征着快乐和各种请求。他们会放开心思去玩,会认真考虑去哪里玩——学习时压抑的玩心会完全释放出来。

特别是对于金这种不安分、活泼开朗的孩子而言,暑假如果只是呆在家里那也未必太无趣了。

他最近可有一个大计划。

“格瑞,今天还念这个好不好!”

小胳膊小腿并用着爬到床上,金没等坐稳就迫不及待地把手里的书举到格瑞面前。

那是一本童话书,大抵讲的是邪恶的海妖和正义的水手战斗之间展开的恶俗剧情——别问格瑞他是怎么知道的,最近这几个礼拜金老是叫他念同一个故事,百听不厌。

格瑞拿过本子,却不急着摊开。

“为什么还穿着校服?”

“因为我想当一个水手嘛!”

于是格瑞一挥手,直接把金提溜着放下床。

“去把衣服换了再上床。”

金的水手梦大概和学校校服有很大的关系。他爱死这件蓝色的水手服还有和它配套的小帽子了,如果不是格瑞的要求,大概金一整天都会不换下来。

金撇了撇嘴,乖乖去换了睡衣再爬上床。

“可以开始了吗?!”

格瑞把金往被子里一塞,让他睡下,才翻开边角已经有些破旧的书页,用平淡的语气开始讲述这个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故事。

说到水手第一次登船看到大海时,本来都有些迷迷糊糊了的金突然来了精神。

“我也想去船上看海!”

格瑞撇了一眼金,继续念下去,他知道金总是容易被分散注意力,于是故意让语气变得少许有点张力,去描绘起水手与海妖的战斗。金果然不再关注船了,而是聚精会神地听格瑞说那些令人神往的打斗画面。

格瑞说得绘声绘色,因为在他那漫长的记忆里,确实见过海妖,也见过愚蠢的人类妄想在海上与之搏斗。

结局可没有童话书里写的这么好。

最后的“他继续旅行了下去”伴随着金平稳的呼吸声消散在卧室。格瑞合上书放到床头柜上,关掉了台灯,即使是没有月光的黑夜,吸血鬼也可以看得清身边孩子的每一根发丝。

他把金半睡半醒地嘀咕也听得一清二楚。

格瑞叹了口气,按照金的请求,给了他一个轻柔的晚安吻。






可惜的是格瑞没有想到金会把这件事一直记着。

小孩子的热度通常只有三分钟,可是金却很是执着。放暑假后几乎是每天都会问格瑞有关大海啊、船啊的各种事情。

“我还想去看海哦!一定特别好看,否则水手为什么会愿意呆在船上而不回家呢,对,一定是这样!”

金眨巴眨巴眼睛。

“格瑞!你说海有多蓝啊……一定比彩铅里所有蓝色都要好看!让我坐船去看看嘛。”

明明你的眼睛要比海还要还要好看。

格瑞无奈,他的性子本来就好静,又经历了超乎常人想象的漫长人生,好奇心和冒险心几乎都已经磨灭光了。

“你想要去船上,然后呢?”

金拿着叉子的手一顿,眨了眨那双眼睛。

“去看海!还有海妖!”

“……搏斗?”

“我打不过的!”

金思索一会,迅速摇头。真是个神奇的孩子啊,格瑞不止一次这么想过,看上去胆大无畏却相当懂得分寸。人类的幼崽在格瑞眼里通常只有愚蠢,但是他能忍受金,或许在金活泼之下的那些乖巧让格瑞能够迁就这个孩子的任性。

“我就想看看嘛。”

承认吧,这双眼睛比大海还要会魅惑人心。

格瑞找了个时间,拨通了丹尼尔的电话。

“两张游轮票。”

“………你真是宠金啊。”

电话那头的丹尼尔笑出了声。

“这样好嘛,如果让协会那里知道了他们一定会来烦你的。”

格瑞无所谓地回答。

“他们还没有金烦。”

丹尼尔只笑不语。








金握着格瑞的手等待着游轮的到来。格瑞知道金激动着呢,那只肉乎乎的小手不停地捏着他的,握紧又松开,周而复始。本来吸血鬼的体温就偏低,他甚至都觉得金手心的温度有些烫手。

小家伙今天特意穿着那一身水手服,头上的小帽子随着他东张西望而晃来晃去。格瑞依旧穿着他那身黑色的风衣——他不害怕阳光,只是不习惯。

“格瑞!我看不见……”

金踮脚了好一会才选择放弃,人太多了,而且多是大人,小小的个子让他顶多在人缝之间看到一点点的灰蓝色——围栏的颜色。

那只温暖的手拽了拽,格瑞低头。

“……抱抱。”

“………”

格瑞知道金是故意的。这个孩子比看上去要聪明得多,虽然平时傻得冒泡(格瑞认为),但比别人更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比如,金知道格瑞总是受不了他的撒娇和请求。

格瑞的一只手还提着行李,他只好弯腰,让金稳稳地坐到自己的手臂上。

“抱紧。”

金拥上格瑞的脖子,那双蓝色里的视线豁然开朗。

“我看到了!”

他说得轻轻的,凑在格瑞的耳边。

“大海好蓝啊!像姐姐的眼睛一样蓝!”

也和你的一样。
格瑞心里默念。







金嘴上不停的嘀咕着要去探险,一上船就松开了格瑞的手想要冲出去。他先是跑了两步,又怯生生地转头去看格瑞。

那双紫色眼睛里的淡然让金放下心来。

“……过会我来这里找你,别做危险的事。”

“好!”

金这才开心地笑起来和格瑞挥挥手,撒腿跑去甲板上东看看西摸摸。

格瑞提着行李走去船舱里的住房,低声吩咐。

“看着点。”

黑色风衣的下摆抖动,一缕黑色的影子分离出来迅速跟上了孩子的脚步。格瑞没有在意,他现在更需要担心的大概是那些烦人的家伙。








不出所料,金没有安分地呆在甲板上。格瑞只好顺着自己影子的气息走进船舱里。

最后他是在邮轮的走廊里抓到了金,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迷路的,居然从甲板一路晃到了邮轮内部。

格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牵起他的手往餐厅走去。

金想说什么,他抬头看了眼格瑞的脸,张嘴又合上,最后选择了乖乖的跟上格瑞的步伐,没有丝毫反抗。

金低着头和格瑞一起走进了餐厅。

邮轮上的晚餐是自助形式的。格瑞本来以为金会再疯一次,却意外的发现小家伙很是听话,拿了块羊排还弄了点蔬菜,坐在格瑞边上一口一口认真地吃掉。

格瑞觉得有些纳闷,金的样子有些反常,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询问。他只好拿起帕子擦掉了金嘴角的酱汁,似乎是格瑞的这个动作给了金勇气,让他拽着格瑞的袖子开口说话。

“……我错了,下次再也不乱跑了。”

格瑞还是没有搞懂金的情绪为什么会这么低落,他既没有开口责怪过金,也没有表示生气。

金扭扭捏捏的继续说。

“格瑞你看上去……不太开心……是不是因为我太皮了啊。”

格瑞眨了眨眼睛,他想他大概明白了,于是摇了摇头。

“没有。”

小孩子总是敏感,特别是大人细微的表情,金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格瑞一会,确定了格瑞确实不是因为自己而不开心,这才嘘出长长的一口气。

“那我给你吃巧克力,开心点嘛,格瑞。”

小孩子拿起盘子里的甘纳许举到格瑞的嘴边。吸血鬼不需要进食除血液以外的东西,格瑞也不像其他同胞一样追求什么人类的美食学,他本想要拒绝,可是看着金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就下意识地张开了嘴。

巧克力入嘴就化。

格瑞想还算可以接受,甘纳许偏甜,但是奶香味很足。

看见格瑞咽了下去,金赶忙问了一句。

“好吃吗?”

“嗯。”

格瑞用舌尖舔去金手指上的巧克力,那里满是金的温度和味道。

“还不错。”

金听得出来格瑞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于是也跟着傻笑起来。










格瑞大概是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表现得不开心——吸血鬼讨厌流动的水。他们的本能抗拒一切河海,这会让他们的力量受到影响和压制。现在银发的吸血鬼就置身于大海中央,格瑞想舒坦都难。

更何况……

格瑞感知到四周的气息,却懒得搭理。因为怀里的金正兴奋地扯着格瑞的风衣领子,想他示意海面上的波光粼粼。

“格瑞你快看!天空和海面连在一起了!和书上说的一样!”

金发的小水手踩在栏杆上撑着身子比划着海平线和天际,那双蔚蓝色的眸子里泛着星光点点,又像是倒印出海面的浪花。他欢快地诉说自己的所见所闻,把夜晚的海面描述得和童话一样。

虽然在格瑞的眼里,这只是充满了危机和不适的一滩咸水。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经过金的转述,格瑞倒也觉得大海没有这么讨厌了。

他靠到金的背后,松松地圈住怀里的少年,防止他太过兴奋而掉下去——格瑞可不想把湿答答的金带回房间里。然后顺着金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格瑞你说,会不会有海妖啊?”

金抬头望向格瑞,月光照在格瑞的脸上,柔和了这个男人的棱角。金看见那紫罗兰色的眼睛里也泛着星光。

不会的。格瑞内心里想,就算有,他也会提前驱逐掉,海妖对于金可能只是一个神奇的物种,但是对于这艘游轮,只能是一个灾难。

金期待满满地看了会海面,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把嘴巴嘟了起来。

“……没有嘛……”

格瑞叹了口气,黑色的影子顺着甲板边缘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眨了眨眼睛,黑漆漆的海面全靠着月光和星光点亮,海面的浪花泛着,却怎么都没有生物出没。

突然。

黑色的什么突破了海面,鱼尾甩出一层水花,在空中腾跃起来又钻回了水里。

“!!格瑞!!”

金激动地拽着格瑞的手臂,指着那片海。

“是人鱼!!人鱼耶!!!”

格瑞扫了一眼。

“你看错了。”

“我没有,真的,我真的看到了!”金索性放开了握住栏杆的手,往后靠到格瑞的胸口那里,比划起刚才的所见所闻,“就,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然后哗地一下子跳出来……”

格瑞用身体撑着金,不走心的回答了几句。

他听见了人鱼的回应,默不作声的诉说了请求。

整个甲板上除了海浪声,只有他们俩的对话声。












“差不多该回去了。”

海风大了起来,刮得金发丝飞舞,格瑞想让金从栏杆上下来,可是才往后退了小半步,他就选择了另一种方式。

“怎么了,格瑞?”

像是今天上船时那样,格瑞单手抱起金,另一只手则捂上了金的眼睛。

“别说话,认真听。”格瑞感受到手心被那长长的睫毛划过,像是蝴蝶翅斑扇动一样,“你会听见的。”

金疑惑不解,但仍然乖乖的说了句好的,就搂住了格瑞的脖子。他闭上眼,蹭了蹭凉凉的掌心。

格瑞开口,语气冷得不行。

“………有何贵干。”

从黑暗里走出了两三个人,他们站姿拘谨,手紧贴着武器带。

“只是监督身为长老的格瑞先生罢了,您怀里的……”

“与你们无关的事情就不要多深入。”

格瑞的风衣下摆随风飘动,在空中分裂出丝丝缕缕的黑影,那双本来就少见的紫罗兰色变得深沉起来。

“………您答应了我们不会涉入人类社会。”

“这只是一场旅行。”

血红色的舌头舔过尖锐的牙,格瑞闭上眼,再睁开,近乎黑色的赤红里面尽是威慑。

“不要妨碍我的散心,就算是在海上,一艘游轮还是能轻松搞定的。”








金动了动脑袋。

“格瑞,好了吗?”

手掌挪开后,金好奇地看了看四周,甲板上就和他闭眼时一样空无一人。

“……格瑞?”

“回去吧。”

格瑞没有把金放下来,他稳步走向船内。

“对了,格瑞,我刚刚听见人鱼的歌声了!”

“……你听错了。”

“真的啦!!格瑞你信我嘛!!”

金把脑袋靠到格瑞的脸边,小心翼翼地扫了甲板角落一眼。

那里是不是有人啊……

可是格瑞没说什么,那就一定没事。金抿抿嘴,贴到格瑞耳边。

“今天晚上还念故事给我听,好吗?”

“嗯。”

海上的旅行还在继续。

【END】


猜猜看配图是谁画的吧w

不是临桑哟( •̀ ω •́ )

2017-08-18瑞金格瑞
评论-31 热度-768

评论(31)

热度(768)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