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十六岁与十四岁②

十六岁和十四岁②

ABO向瑞金 清水

注意:人物有一定ooc


前一章:十六岁和十四岁 ①
其他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说真的,金从小打心底里就觉得ABO的等级分化没什么重要的。或许大人们觉得A就一定出色,B就一定平庸,O就一定软弱,金却毫不在乎。

A很酷的!

小学时同学们会这么议论,尤其是男生。金的人缘一直很好,就算不是话题中心大家也会簇拥着他聊天。说到ABO话题时就会喊想要当A成一片,金在一旁默默笑着,嘴上说是,心里却觉得无所谓。

男生渴望变成A是因为觉得拉风,女生则更吃AO命运这一套。

AO之间的契约听上去就很浪漫。什么命中注定,什么永生不离。

女孩子时不时围成一群看着那些小说绘漫画,然后嬉笑着说将来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命中注定。

就这么一路从小学说到了初中,大家依旧乐此不疲。

“简直傻得要死。”

金和紫堂还有凯莉一起上实验课的时候,刚好说起这件事。烧杯里的水翻滚着,酒精灯的火焰一摇一摆,金看着凯莉从包里掏出两粒糖,剥开糖纸全塞进她嘴里,含含糊糊地嘲笑起隔壁组的女生——上课偷看手机,似乎还是AO题材的电影剪辑。

“脑残小言看多了吧,AO也好AB也好BO也好,不都一个意思嘛。人活着关分化什么事啊。”

紫堂拿来了玻璃棒,他只听到了凯莉的后半句,立马点点头表示赞同。

金挠挠脑袋干笑。

“说起来,格瑞前几天体检了……是个A。”

凯莉砸吧砸吧嘴,回了句哦。紫堂倒是感叹出声。
金嘟着个嘴,他觉得心烦,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看淡了这么多年的事情突然让金烦躁不安起来,他想,大概还是和格瑞的分化有关。

可这是为什么呢?

平日里活力十足的金发少年今天反常的趴在桌子上,盯着酒精灯的火焰发起了呆。

“金,我就说你是个傻子。”

凯莉把酒精灯移开,紫堂顺势用帽子盖掉了火。嘴里的糖滚了一圈,凯莉哼哼唧唧着在实验报告上涂两笔,然后扔给了组长紫堂。

“我先问你啊,你不想格瑞变成A?”

“……没啊……”

“那格瑞有和你说过他想要变成什么吗。或者他成A了以后开始歧视B或O了?”

“没,但是格瑞大概无所谓吧。”金想了想平日里格瑞那副淡然的样子,下意识的歪歪脑袋。

“行,那你想要变成什么?”糖块磕在牙上发出细小的敲击声,“别给我瞎扯那些明面话,我知道你才不像那帮子蠢货一样没主见。”

“嗯……其实我也真的无所谓啦,反正ABO无论哪个,我都是我。”

金乖乖回答,接过紫堂递来的报告。

“那不就得了。”凯莉翻了个白眼。

“啊?凯莉,我不太懂你意思啊。”

“金,凯莉想说的是,格瑞不在乎,你也不在乎,那为什么你还要心烦呢。”

紫堂推动眼镜,凯莉每次不把话说全的时候金总要靠紫堂来解释。那些词句进了金的耳朵里,像是帮他疏通了什么。

“!!对哦!凯莉紫堂你们真是太聪明了!!”

金腾的一下子从位子上站起来,高兴的想要蹦哒。等他发现全班包括老师的视线全集中在他身上时,他只好尬笑着默默收回自己举起来的双手。

“傻子。”

凯莉哼唧了一声,紫堂无奈的弯弯嘴角。


放学后金拒绝了邀请他一起踢足球的同学们,直奔校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了格瑞站在那里,靠着自行车低头,红色的耳机线荡在那里,随着风吹过在空中晃动。

“格………”

金想喊出声,却发现有个女生走近了格瑞,他突然觉得慌乱。那姑娘穿着高中部的校服,隔得有些远,金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却觉得两个人呢站在一起的画面有些刺眼,又有些般配。

………可就是开心不起来。

金的手握紧又松开,他放慢了原先奔跑的脚步,匀速走上前去。

格瑞摘下耳机,似乎说了两句,那学姐点点头又说了一两句,随后有些犹豫地离开了。

“金。”

格瑞转头看向金,却发现金的眼睛盯着大门的方向。

“怎么了?”

“……啊,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金回过神来,有些慌张的摆摆手,随后赶忙扯开话题。

“我们今天不是要去书店嘛,快走吧!”

格瑞眯着眼睛看得金背后毛毛的,还好这种眼神只维持了几秒钟,格瑞就扶好车把柄跨坐上去。

金立马坐到后面,伸手拽住格瑞的校服下摆。

“朝着书店,出发——”

格瑞眨眨眼,无奈的开始踩动踏板。

车骑的不快,格瑞选了条有些不太平整却是近路的小道,金就喜欢这种时不时的小惊喜,每次咯噔一下的时候他就会笑起来。

“拽紧点。”

接下来是个下坡路。

金本来想攥住格瑞的衣服的,可是转念一想明天还要继续上课,如果格瑞的校服被自己弄得皱巴巴的说不定还会挨骂,于是索性伸出手,搂抱上了格瑞的腰。

怀里的肌肉突然绷紧,又慢慢放松下来。

下坡时金的身体自然而然地贴上了格瑞的后背,他侧过脑袋,脸颊隔着校服感受到了格瑞的温度。

“格瑞啊……”

“嗯?”

“你信息素的味道是什么啊。”

金听见格瑞胸膛里心跳的声音,大概因为是在做运动,它跳的快极了。

“他们都说分化成AO后会有味道,你的是什么味道啊?”

格瑞还是没回答。

金等了半分钟,觉得估计是没戏。他刚想再换个话题,就听见格瑞胸腔里的震动。

“你猜。”

金突然来了兴致。格瑞很少说出这种开放性的话,这代表无论金接下来怎么烦格瑞,格瑞都有义务回复他——因为这可是格瑞让金猜的。

“菠萝!”

“…………”

“可乐!”

“………”

“不对嘛……那就牛奶?”金的手臂收紧,断断续续地报出脑子里的词汇,“雪碧?……咖啡?……还是牛奶靠谱点……”

格瑞叹了口气。

“为什么都是饮料?”

“啊……对哦,我也不知道啊……”

金砸吧砸吧嘴心想大概是自己渴了。

耳朵贴着汽车人的背,风阻挡不住金听格瑞的心跳声。金安心地缓缓闭上眼,然后深深呼吸,又慢慢吐气。

能闻得到,淡淡的紫罗兰香,那是格瑞洗衣液的味道。

能闻得到,柔柔的薰衣草味,那是格瑞柔软剂的味道。

还能闻得到,很淡很淡,但是让人舒服的薄荷味。

金想,那大概是格瑞的洗发水的味道。

可是这些味道都无所谓。

金小心翼翼地挪动自己的脑袋,额头抵上格瑞的脊背,小小的深呼吸,屏住,最后缓缓睁开双眼。

是格瑞的味道,无关信息素,无关那些添加剂,这是他闻了这么多年,最最熟悉的格瑞的味道。

这个味道永远都不会变,也永远只有金知道。

脑子里闪过的想法让金莫名觉得愉悦。

格瑞还在纳闷为什么金突然安静下来,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傻笑声。

金一边笑一边说。

“我不想猜了。”

反正格瑞就是格瑞,就算是A,格瑞依旧是他的那个格瑞。

“对了,格瑞,之前校门口找你的女生是谁啊?”

车速慢下来,再过一个转角就能看到书店。格瑞握紧了车把手,流畅的转弯。

“组织部的,叫我去帮忙。”

“………哦。”

格瑞没法回头,他不知道金误会了什么,也不想金误会,只能干巴巴的说了句别瞎想。

车停在了人行道上的指定位置,金先下车,站在一旁看格瑞上锁。虽然一路有风,但是骑车带人毕竟还是耗费了些体力,格瑞的额头上有层薄汗。

“……我们过会顺道去店里坐一会吧,我口干。”

金指了指书店旁的小咖啡厅。

“好。”

格瑞明白金的体贴,故意没点破街对面就是自动售贩机。

格瑞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带着金直接上了二楼。解谜类悬疑小说区放着大大的告示牌,上面写着的赫然是格瑞最喜欢的作者名字。

“这哪是小说书啊,明明是砖头。”

“你也少看点漫画。”

金撇撇嘴,扔下格瑞跑去漫画区去选了五六本新的单行本,他挑选好后想要转身去找格瑞,却被随意扔在书堆上的某书标题拽走了注意力。

【鲜为人知的O行为】

金一愣,鬼迷心窍地伸手拿起来,却没有打开。

“金。”

格瑞拿着书向金走来,金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把手上的杂书混到单行本之中,打着哈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应格瑞。

“怎…么啦?”

格瑞盯着金看了会,那双紫色眼睛让金心虚得无法直视。

“唉,下次最多两本。”格瑞抬下巴示意金怀里的书堆,“我顶多帮你付一本的钱。”

“………哦。”

金低下头抿嘴唇,庆幸着格瑞没有看到那本书。

“走了。”

“好。”

结果到最后,金还是没有机会把那本杂书放回去,他偷偷摸摸地付了钱,然后和其他漫画本一起塞进了包里。

两人到咖啡馆里稍作休息。格瑞要了杯蜂蜜牛奶,金则是点了杯热巧克力。大多人都在看书或看手机,格瑞拆开包装翻阅起刚买的新作,看得认真。

金没有打开包,一是作为漫画他总是喜欢一边看一边发表感想,在这种公共场所总是不太礼貌的,二是………

一想起包里的那本杂书,金就有点头疼。

绝对不能让格瑞看到。

金咬着杯口,巧克力沾上嘴角,又被他舔掉。再喝一口,再舔。来个几回,金就失去了兴致。他趴在桌子上看向格瑞,想从那垂下的银色前发里寻找透出来的紫色。

“格瑞……书好看吗?”

“嗯……”

手指翻过书页,然后捻上金的发丝。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再给我五分钟。”

指腹揉着金的脑袋,大概是下意识的动作,可是金确实被安抚了。

“……格瑞,假如啊,我是说假如……”

“……嗯……”

“如果我……分化成了Omega……你会怎么办?”

动作一顿,格瑞挪开金头上的手,又给书翻了一页。

“没怎么办。”

格瑞盯着书面,眼珠子一动不动。

“你还是你。”

他侧过头,紫色的眼睛从银发里完全露了出来,看得金心跳加速。

“不管你的分化,你就是你,金。”

金笑了起来。

“嗯!”

那颗一直烦躁着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TBC】

评论-76 热度-1254

评论(76)

热度(1254)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