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然而我们还没结婚 狂情paro

然而我们还没结婚

狂情paro的第四部分
没看过前面的可以去补一下:
将你染上我的味道
让我完成你的约定
和你一起幸福下去

cp:瑞金 

注意:
怀孕生子剧情有,但是小崽子不是重点,重点是瑞金(所以怀孕期间的事情我几乎没提,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总觉得孕期里的金会OOC到我自己都没法看ry)
人物会有严重ooc,傻爸爸格瑞ry
 没有什么比Idolish7排位赛活动期间卡文更痛苦的了orz
狂情出来以后就不停的被说OOC,已经有点写怕了,所以大概两章写完我就不会再写了,番外……随缘吧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金很忧郁。

他忧郁的看着自己以前的房间被格瑞搬空,然后不断的塞东西进去。

婴儿床、玩具、书桌、字帖、小孩衣物、三年高考五年模拟……

他忧郁的看着格瑞的同事们送来礼物,一个个都腆着脸问是不是能催格瑞给大家发点奖金或者红包庆祝庆祝。

模型海盗船、摇摇木马、小动物饲养手册、走出非洲、漫画书……

金很忧郁。

他突然想起来今天应该是开学仪式,可是自己却被按在床上躺着,连开幕式的表演都看不到。

这就很气愤,金想开手机和紫堂还有凯莉聊聊,又突然想起格瑞收起了周边所有的电子产品——连电子表都没放过。

真不愧是帅哥啊格瑞,顶着那张脸说什么都让人觉得很有道理,即使是鬼话。

“电波对胎儿不好。”

“那是不是我该停止思考,脑电波也是电波。”

“………”

“然后我还该闭嘴,因为传递了声波?”

声波又不是电波……

格瑞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金,总之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都会让他不开心,还不如道歉来得实际。

“对不起。”

“那把手机给我。”

大眼瞪小眼,格瑞选择在沉默中死去。
他也很无奈,只能看着金侧过身,留给他一个要和他要好死不相往来的背影。格瑞叹了口气,憋了很久才挤出几个字来。

“……金,我很紧张。”

格瑞躺到床上,然后少有的跟金示弱——他用手臂环住金的胸口,把脑袋贴上金的后背,蹭了蹭,又蹭了蹭。

金表面上没太大反应,实际吓了一跳——格瑞居然在向他撒娇。

格瑞说话时的吐息透过那层薄薄的T恤吹到金的脊椎骨上,伴随着说话带来的震动,让金腿一软。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而且还来的如此突然。”格瑞虽然语气无奈,却怎么都压抑不住字里行间的期待和喜悦,他把手往下一挪,贴上了金的小腹。

“再过八个月多,我们就要当父母了。金,谢谢你。”

格瑞知道自己的嘴角一定泛着傻气,他还听到金也在暗暗的笑,看不到脸也猜得出,那一定是个自豪而兴奋的笑容。

他微微挪开身子,伸手去揉了把金的短发还有那柔软的猫耳朵。

“我不希望你们出事,金。”

“……哦……”

金抿嘴微笑,他当然知道格瑞是在保护他,这个不器用的银狼在得知金怀孕后就一直在战战兢兢的样子,虽说脸上依旧面无表情,但只要金一要有大动作保证要阻拦。

金对此的回应很薮猫。

毫不留情的猫猫拳。

“……你可以去上班了……”

“嗯,有事一定要通知我。”

“我会的……”

金背着格瑞翻了个白眼。

“快点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格瑞好笑的看着金嘴上这么说着,魂显出来的猫尾巴却牢牢圈住了格瑞的手腕。口是心非的猫,格瑞心里想着,动作轻柔的按摩了下尾巴尖,听着金惊呼出声,随后转身离开卧室。

怀孕期间的人总是被当作易碎品对待。这个似乎在斑类社会里也是常识之一。

金觉得就算怀孕,他依旧是男性,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哪会嫌弃这别扭那的?他曾经跟着凯莉一起嘲笑过电视剧里那些孕妇作死哭天喊地的剧情,一边笑一边说着台本有毒,然后又说起将来如果是自己怀孕的话……

【小混混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俩我打一双!】

“金你当心点啊!!!!”

所以当金顶着还不显怀的肚子和紫堂去同凯莉碰头,在路上看到有人抢包时,他直接拔腿冲了上去三下五除二把对方撂倒在地——靠蛮力。

“我的天哪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凯莉的人头铁定不保!都怀孕了你就当心点啊……”

紫堂吓得一身冷汗,连忙去查看金的状况,就只看到对方仍然虎着个脸抱胸站着,眉头紧锁仿佛能夹死苍蝇。

“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紫堂。”

“啊?哦……”

等三人在餐厅碰头后,凯莉哼唧几声,表示他俩都迟到了。

“我还以为你们要放本小姐鸽子。”

紫堂干笑,一旁的金端起手边的杯子,还没来得及喝就被凯莉阻止了动作。

“哪里敢啊……主要是因为我在半路上助人为乐……”

“然后生闷气到现在?这招你惹你了,还是你钻牛角尖?”凯莉倒了杯温开水往金面前推,“说吧,一孕傻三年,我们不会嘲笑你的。”

“……没。”

“拜托,金,你求我给你怀虫还叫我们帮忙瞒着格瑞,导致我受格瑞误会追问了近小半个月,我们有权了解你怎么了。”

“这是你渴望的怀孕,不是吗?”



说一个小秘密。

金在第一次遇见格瑞的时候,他说不上喜欢这个男孩,甚至有些害怕。

薮猫的野兽本能会排斥威胁——突然出现在自己领域里的强者——这样的认知逼迫金想要逃避,或者驱逐。金在和其他猿类小孩玩耍的时候会下意识分心去关注格瑞,银发的狼(在金眼里是狗)大多时间都摆出无害的姿态,不接近,也不表现出兴趣,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树下看书,然后偶尔用平淡的眼神看他们一眼,又再次低下头去。

孩子的好奇心促使金去接近了格瑞。先是找了个天衣无缝的借口和格瑞搭上话,随后再找他聊天,从他的反应和话语里得出对方没有攻击性(暂时的)后,金就放下了大半的心。

金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与外表不符,他总是能从对方的几句话几个表情里看透对方的心思。

格瑞,危险,无威胁。

这个认知的成型金花了大概一个礼拜,在两次三番拽着格瑞加入孩子们的游戏却反应平平后,金得出结论。

好奇心消散后,大概多是无关心。
就像新奇的事物被你熟悉后,你会觉得倦怠。

金不再频繁缠着格瑞,虽然他还是把格瑞当作朋友,但是却不会显得过分亲昵。

小群体的游戏,捉迷藏,金惯例进行了对格瑞的邀请,也料到了对方的拒绝,转身和其他孩子嘻嘻哈哈的石头剪子布角逐出谁来藏谁来抓。

金有绝对的优势去抓住所有人,也有绝对的信心不被别人抓住。薮猫的幼崽得意于自己的本领,把自己藏到了一个谁都发现不了的小山洞里。

太成功了,谁都找不到。
天色渐暗下来,饥肠辘辘的孩子们都停下了游戏被父母招呼回家。

就像金一样,其他的孩子也是如此。
好奇心消散后,大概多是无关心。

“金还没找到呢……”

“说不定早就回家了吧。”

“也对哦,那明天见!”

“拜拜……”

格瑞在不远处合上书,抬头看看那群散开的孩子们,眨了眨眼。

金迷路了。
他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空气里带来了夜晚的温度,于是金把身子探出山洞,想要看看其他孩子的身影——理所应当的没有。于是他心想大家估计都回去了吧,跺了跺脚准备回家,抬头发现四周陌生的很。

早晨能看见的路,到了晚上,就不见了。

金慌张起来,他还不能很好的控制魂显,一时紧张让他失去了化型的能力,他只好扶着树干瞎转悠,想凭借运气让自己回家。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夜晚是寂静的,只要有一阵风,就能吹得树叶刷刷作响,再配上漆黑的四周,孩子的恐惧心和无措感让金小腿肚子都在发抖。

姐姐还在家里等他呢……不能让她担心。

金小心翼翼的跨出下一步,却没想到一脚踩空。

“唔啊!!!……欸?”

什么东西勾住了他衬衣的领子,直接一个用力,把他给拽回到安全的土地上。金转头,看到的是在黑暗里闪着光的紫眼睛。

这大概是金记忆里格瑞最狼狈的样子了。头发乱糟糟的,上面还有片枯叶,衣服的领子翻起一半,整个人气喘吁吁的,还死死拽着金的后衣领。

“………格、瑞?”

“你是笨蛋吗?!”

“唔!”

头一次,听见格瑞的声音里有这么大的起伏。
惊讶和安全感混合,后知后觉的害怕参杂而入,金瞪着眼睛看着格瑞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我抓到你了。”

被抓住了啊。

“回家吧。”

能回家了啊。

金咬紧下唇,另一只手搭上格瑞的手背,握住,颤抖着说道。

“嗯。”

大概真正的信赖是从那一刻才开始的。信赖在长年的相伴里逐渐变质成依赖,又到了相爱。薮猫接受了这匹银狼,并决定和他一起走下去。

【狼近乎灭绝,可以说是稀有重种了啊……也就是说格瑞是最后一匹幼狼了。】

姐姐秋在金稍大些的时候才告诉金格瑞的斑种,一是为了纠正格瑞是狗的误解,二是……为了提醒。

“最后?”

“嗯,狼很难繁殖,可以说,格瑞大概是世界上最后的狼了吧……”

那这样的话,格瑞会寂寞吗?
全世界只有他一匹狼了,他会寂寞吗?

【我是最容易受孕的轻种,能够很好的遗传重种的基因,你也不想让狼类就这么灭绝不是吗。】

如果自己怀上的不是狼类,那格瑞是否会去找那些轻种谈下肮脏的交易?

不会的,格瑞一定不会的。

可是金害怕啊。

明知道格瑞不是为了基因遗传,但是狼的灭绝这个事实却让金慌张起来。

握紧杯子的手关节泛白,金咬牙没有说一句话。大概怀孕真的会让人变得脆弱,即使金身体依旧健硕,但是毫无疑问,他的心理状态很不对。

“如果是难以启齿的小心事,我们没有必要逼着金说出来的,凯莉。”

紫堂看了眼金,默默拍拍他的肩膀,说得认真。

“可是,金,如果这关系到你和格瑞,我觉得你应该和格瑞好好谈谈。”

金点点头。

他说,我会的。
却在回家后依旧闭口不提孩子斑类的事。





格瑞今天也在为自己的伴侣跑东跑西。

金完全进入了孕中期,胃口本来就很好的薮猫变得更加贪嘴,几乎是上一秒说想吃肉下一秒就变成了鱼,有些时候还会奇思妙想的问格瑞能不能买来蛇肉。

“不是我说什么,格瑞,为什么不用外卖?”

格瑞愣了愣,像是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雷狮。

“不放心。”

这就是你每天累得不行还能这么得意的原因?
雷狮想了想,觉得怀孕太糟心了,特别是他们这群围观的人,又是狗粮又是心累。

格瑞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金的鼻子因为怀孕的关系更加敏感,只要是沾染上一点他不满意的味道,那估计格瑞就只能三米开外站着了。

确认完浑身全是沐浴露的味道后格瑞推开房间门,金正侧躺着呼呼大睡,上下起伏的腹部微微凸起,格瑞动作轻柔的抚上去,在那底下是一个活泼的小生命,兽威与格瑞和金的不同,又有着相似之处——毫无疑问的,这是两个人的孩子。

“唔嗯……格瑞?”

“嗯。”

格瑞低头去吻了吻金的额头。

“今天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吃了睡睡了吃……格瑞你是不是要把我养的白白胖胖的然后送去卖了啊……”

“我舍不得,还有,是你们。”

金只好撇嘴哦一句,然后红着耳朵挪动身体去抱抱格瑞的腰。

“我今天想吃沸腾鱼片……”

“太辣了,驳回。”格瑞揉了揉金的脑袋,“水煮鱼片可以吗。”

“………行吧。”

格瑞想起身,可是金的手抓住了他的T恤下摆,直接把格瑞拉得倒退了一步再次坐回床边。

“怎么了?”

“………………………”

金憋了半天,支支吾吾全是语调,没一句成词的。
格瑞不急,他的耐心全为金留着,所以他拂着金的头发慢慢等。金确实是猫,看似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实际上老是别扭,还会因为小心思太多而钻牛角尖,这时候格瑞也不会催,他等着金理清楚思路或者想通了说出口,再去认真听。

“…………抱抱。”

就这个?

格瑞差点失笑,他把金搂起来靠到自己怀里,手搭在金的小腹上,动作温柔得像是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睡觉。

金涨红着脸不去看格瑞。

“还没想通?”

“……………”

“告诉我吧,你都想了快七个月了。”

果然格瑞都知道了啊……真不愧是格瑞。

金的手贴到格瑞的手上,感受到自己小腹里的胎动,像是汲取勇气一样,张嘴又闭嘴,来回几次才真正的开口。

“………格瑞,我是中间种……”

“嗯。”

“我还是纯血的薮猫……”

“嗯。”

“………狼只有你一个了…”

格瑞立马就听懂了金的意思,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手从金的手掌下抽出,贴到金的手背上,然后握紧了,抬到自己的脸颊旁。

“笨蛋。”

格瑞已经很久没这么说过金了。
他语气里有点笑意,但更多的是认真坚定。每个字都说得明白清晰,穿进金的耳朵里,混杂着两人的心跳,一点点让金放松下来。

“我不在乎狼,我也不在乎血统,金,如果你是个猿人,我也依旧会选择你。我不在乎孩子的斑种,ta只需要有你有我,就足够了。”

“你也只需要有我有ta,就足够了。”

金憋得满脸通红,抿着的嘴不停的颤抖,泪水在眼睛里打转,迟迟不肯掉下来。

“傻猫。”

“不……傻……”

“行,不傻。”

“也、也……呜呜……不笨……”

“嗯,不笨。”

“……唔嗯、呜呜……”

又笨又傻的猫。
还有三个月就能生下他们的孩子啦。

不过在此之前,先让狼先生安慰一下这个想太多了的猫笨蛋,最起码要把他哄到哭停为止。
剩下来的呜咽,就留到吻之间吧。



预产的当天,格瑞在投标现场。

见过佛挡杀佛吗?
现在见过了。

以气势压制其他投标人,还压制了自己人,银爵想,大概格瑞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成标的合同上字都是飞起来的,格瑞签完就把文件往银爵怀里一扔,飞速跑出会场大楼。

“………等等,格瑞今天没开车吧……他要跑到医院去吗,穿着那双……皮鞋?”

事实证明没什么能阻挡傻爸爸power,就算是皮鞋,格瑞在此时此刻都可以把它当作风火轮一样跑得飞快。

等格瑞赶到产房的时候,就看到金吸溜着一碗拉面,震惊地看着他。周边围了一群的熟人——秋姐雷狮安迷修卡米尔埃米紫堂凯莉——也全端着碗面看着他。

“………”

金赶紧放下碗筷。

“格瑞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瞒着你和大家吃拉面的,就、姐姐问我饿不饿雷狮说饿了安大哥讲他也饿了然后卡米尔找到几家店给埃米选完凯莉付了钱紫堂跑去买……你人不在所以我们没买你那份,绝对不是孤立你!!”

格瑞撩了把湿答答的额发,走到金的床前,半蹲下。

“还难受吗?”

金可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人不舒服,一直不舒服到现在。格瑞知道他喜欢装坚强,但是只有自己能一眼看穿对方的伪装,也能让金在面对自己时卸下伪装。

“………还有点,难受还好,就觉得肚子涨涨的。”

“那是你吃多了,你都把格瑞的那份……”

“闭嘴吧雷狮。”

格瑞叹了口气,在对方无辜的眼神里伸出手,握住金拿筷子的那只手。

“还饿吗?”

“……差不多吧。”金想了想,撩了一筷子面起来,递到格瑞嘴边,“这其实是你的那碗。”

“嗯。”

因为你知道我不喜欢面太硬,所以把我的那份放到了最后吃。







一切温情在生孩子的时候全撕破了。
男性斑类的分娩推荐切开帝宫,但是金死活不肯,格瑞和金僵持不下,最终既然决定用石头剪子布来得出结果。

金,石头,格瑞,布。

“………听输掉的人的话。”

“金,你一开始就不打算听我意见是吗。”

“我不要麻醉!这样我就不能第一时间去抱孩子了!”

“……局部……”

“如果我麻傻了怎么办!我都这么傻了!”

“…………”

“小孩重要我重要啊?!啊!!!”

“………你。”

“医生我不要麻醉!!我们进去吧!”











金没有麻醉,代价是格瑞报废了一件衬衫,还有胳膊上流血不止的牙印。

婴儿嘶声力竭的哭泣?
没有的、不存在的。
那可是金和格瑞的孩子,出生的时候只是淡定的啊呜了一声,然后就睁开了和金颜色一样的眼睛打量起了医生。

金完全虚脱在床上,但是似乎是拉面给了他力量,让他能够在浑身无力的情况下依旧高抬手臂去抱这个小家伙。

蓝色眸子交错着视线,就在金的怀里,格瑞看到了那个孩子的第一个笑容——和金很像很像的,格瑞最喜欢的笑容。

“哇……明明五官和格瑞一摸一样,笑起来和金真像啊。”

秋姐看着格瑞用缠满医用纱布的手臂把孩子抱到怀里。

……………
前一秒还在笑的脸立马板了下来。

一、一摸一样了……


“格瑞………兽魂……”

“是狼,金。”

所以安心休息吧。
格瑞坐在病床边上,抱着孩子,吻住了金的嘴唇。

会幸福一辈子的,他们比谁都要清楚。




所以。
这个故事就可以到此结束了?






带着已经四岁了的小狼崽在家里上蹿下跳的金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朝还在厨房里忙碌午餐的格瑞喊道。

“格瑞!!!!!”


“我们是不是!!”


“还没结婚?!!!!!!!”


四岁的小狼崽在他爹地的怀里,噗嗤一下了笑起来。



【END】


是的还有一章………生孩子我能写的,但是心疼金所以就ry

2017-09-11瑞金格瑞
评论-105 热度-972

评论(105)

热度(972)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