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瑞金】祝福【龙与少年paro系列】


*龙与少年paro

*前篇指路→舞蹈

*首篇指路→ 契约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和子说她放弃了,在这个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连手机都没有,条形码是不可能出现的。

*我说,那我来试试看叭

*……别太认真,我就试一试




【条形码】



格瑞是被帐篷外的喧闹声吵醒的。

或许那些声音在常人听来只能算是普通的说话声,可是在龙的耳朵里它们嗡嗡作响,扰得格瑞睁开眼睛想去探探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格瑞没能动弹,金还睡在他的怀里,察觉到热源将要离他而去的少年下意识抓住了格瑞的手臂,呢喃了句什么,埋头又睡进了格瑞的怀里。

龙的听力完全能解读那句含糊不清的“格瑞。”

于是格瑞只能把金搂紧些,假装不去听外边的人声,而是闭上眼去想些有的没的——比如说他和金来到这个部落前他们经历的各种事情。

点点滴滴的回忆会渗透到格瑞的皮肤里,血管里,最后深入到心脏之中。格瑞去认真听,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也听到了金的。

噗通、噗通。

心跳声重合在一起,缓慢,但是有力,每一下都像是共鸣。

大概格瑞自己都不知道,他闭着眼,松松环着睡梦中的少年,嘴角细微的弧度笑得温柔无比。

这个姿势一直维持到金醒来。

金少有的睡得很沉,他太累了,和格瑞花了三天近乎横跨了整个沙漠,中途还遇到了沙尘暴——或许格瑞可以变成龙到他迅速离开,可是金似乎是忘了,他拽着格瑞的手没有松开,就这么在沙地上奔跑了几个小时。

好在金的运气一向不错。他们迷了路,却找到了这个在沙漠边缘的小部落,这里的人们热情好客,对待异邦的金和格瑞十分友好,给了他们稀有的水和食物并让他们住了一晚上。

金累垮了,打着盹迷迷糊糊的吃完晚饭就睡着了,坐在金边上的格瑞挪动着身子让金可以更舒适地靠在他肩膀上。紫色的眼睛看了眼少年的发旋,又把目光投向了坐在他对面的老妇人身上。

“谢谢。”

这是金教给格瑞的,用来表达接受帮助后应有的感激之情。或许龙没有受到帮助,但是这不妨碍格瑞替金说一句。

“你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们应该的。”

老妇人笑了笑,手中的勺子搅动起滚烫的汤,看着白烟丝丝散开。

“今晚会很冷,这里的气候总是这样,我想你们大概需要厚实的毛毯……”

她招呼过某个部落里的孩子,让他去取来日用品,等嘱咐妥当后又转过头看向格瑞,笑得像是看透了一切。

“或许你不需要,可是他。”老妇人睿智的眼光落在已经睡着了的金身上,“一定需要些什么能保暖的东西。”

格瑞能察觉得到老妇人的特殊性,所以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一次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晚安好梦吧,我们奇妙的客人们。”

她起身,在格瑞的注视下离开了这个房间,走到了更里面去。先前去拿毛毯的孩子没过多久就回来了,是个有些内向的男孩,拽了拽格瑞斗篷的下摆。

“巫婆婆说……你们可以住在那边的帐篷里。”

格瑞眨眨眼,手揽过金的肩膀。他考虑过摇醒金,可是对方睡得太香了,规律的呼吸声让格瑞有些不忍心打断。思索了片刻,格瑞在男孩有些紧张的眼神中直接把金横抱起来。

“我、我来带路!”

“嗯。”

格瑞注意到了男孩手臂上黑色的长条形纹路,可是却没有多问什么,即使这样的纹路也出现在了老妇人的脖颈处。

金会好奇,那是因为人类少了好奇心就会失去活力,可是龙不会,对格瑞来说这顶多只是他不知道的事情,他也不会去追问。

幸好金现在睡着了。
格瑞搂紧了怀里的少年,他能想象出如果金醒着,一定会自来熟的向这个男孩搭话,随后把整个部落里的特殊习俗全打听出来——包括那条黑色的印子究竟代表着什么。

可是为什么要用幸好二字呢?

金的呼吸喷洒在格瑞的侧颈处,吹拂过银色的碎发,很是细微的酥麻感,像是挠在格瑞的心脏上一样。

他稍稍换了换姿势,让金能睡得更稳些。

格瑞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幸好二字。
他只觉得,这样抱着金,就很好。

“格瑞!醒醒啦!”

格瑞睁开眼睛,眨了眨,看到的是金精神充沛的脸——凑得很近,格瑞可以轻而易举的看清金一根根的睫毛,以及蓝色瞳孔中自己的模样。

“早上好啊格瑞!”金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一样笑的开心,“你居然也会睡懒觉什么的,我可真是吓了一跳。”

这时候格瑞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是又睡着了。

这不是懒觉,或许格瑞该订正金的发言,这是一次回笼觉,又或者是一次补眠……
可是格瑞什么都没说,只是戴好了兜帽遮住自己的耳鳍向金轻声说道。

“早上好。”

如格瑞所料,金果然适合社交,他花了差不多一顿早饭的时间就结识了差不多半个部落的人。金很开朗,也很喜欢聆听,这些闭塞的部落里少有客人,于是住民们就开始说起不少故事来,连带着格瑞也听了不少关于这个部落的历史文化。

“嘿!那这些条状的黑线是什么?”

金问过青年肩膀处的黑色印迹——和格瑞昨天在老妇人、男孩身上看到的形状类似,那个爽朗的青年指着自己的肩膀笑着解释。

“是我们这里的特殊习俗。”

金发出一声惊叹的哦,尾音拖得很长,表达出他十足十的新奇之情。
格瑞看着他瞪大的蓝眼睛,里面闪烁着的是求知欲和好奇心,蓝得发亮,像是阳光下轻微转动的蓝宝石。

青年似乎被金的表情给逗笑了,他平复了一下,才认真解释。

“我们会找我们最亲密的人在自己的身体上用烧尽了的炭灰画出一条线,越笔直越好,这代表着好运和幸福。”

“哇哦!”

金眨起眼睛,觉得这真是个奇特的习俗,于是他继续追问下去。
画在哪里?怎么画?亲密的人有什么要求吗?如果被擦掉了会怎么样,等等等等。

“其实这只是个祝福的形式。”青年把解剖好了的肉放到火上去烤,炭火烧得噼啪作响,“如果擦掉了,那就再找一个愿意帮你画的给补上。”

重点在于祝福,不是吗?

“也是哦。”

金看向格瑞,发觉格瑞也在看向他,紫色里包裹着的全是无奈,一眼仿佛就能望穿金的那点小心思。

“我看到了,金。”

你刚刚偷蘸炭灰的动作。

金有些心虚的笑了笑,最终还是没抵住格瑞的眼神,嘟起嘴把藏在身后的手犹豫的伸出来。
果不其然指尖上黑成一片。

“……入乡随俗嘛……”

格瑞看了会金委屈巴巴的样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在金的欢呼声里。

格瑞浑身都被斗篷包裹着,唯一暴露在空气里的只有他的脸部。金也不准备画在别的地方,太麻烦了,金没有那个耐心折腾格瑞的衣服。

于是金在得到了格瑞默许的情况下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脸旁,伸出手指,在那白皙的脸颊上画了一道又深又直的黑线。就像是欣赏自己大作的艺术家一样,金还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表达对自己杰作的满意之情。

“这可是我给你的祝福,格瑞你可不许给我擦掉!”

格瑞眨眨眼,他没有回答金的话,只是拽着金的领子往自己这里一带,金还踮着脚呢,突然的重心不稳让他下意识往格瑞那里倒去。

格瑞凑了上去。
两人的脸颊贴在了一起。

“行了。”

等金再站稳的时候,格瑞如此说道。

黑色的炭灰印染到了金的脸上,和格瑞的形状对称。

龙说。

不许擦掉。


——tbc——


我钻了空子,就当条形码是横条形状的符号吧

 ( •̀ ω •́ ) @千和安 

啊……小红帽我昨天更新了!【疯狂暗示

评论(42)

热度(583)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