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他们的牛奶西米露

是向日葵的番外,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放出来吧

特典的那封信不会放出来,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买实体本

CP21还有5本余本,挂件也有剩余!向日葵不会再二刷了所以买完就结束了,想要收藏的读者要把握住机会啊

总之,这个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w


前文:

他的向日葵    

她的棒棒糖


他们的希望长存,放心,会幸福的


以下正文:


临近年末,整个实验所里的员工们都一个个放假回去家乡和亲友团聚。要说起来这也是挺少有的,国家科研机构会如此轻易的让员工请假,虽然员工们也思考过,但只要能回去见上家人一面,他们也就不在乎这点小疑惑,而是急忙提起行李箱与同事们告别。

最后一班火车发动后,这个略有些偏远的实验所里只剩下了几个人。



“格瑞,大家都走了耶。”

金趴在窗台边,玻璃的另一侧正好可以看到实验所的大铁门被凯莉关上——凯莉当然没有回去,她早就把这个实验所当成了住处,最起码在金的记忆里她就没有长时间住到外面去过。

“好安静啊……”

金故意拿头去蹭身边的格瑞,最后格瑞似乎是被烦到了,一巴掌糊上金的头顶,认真的揉起那头短发,看着这个他顶着没心没肺的笑容和自己打闹起来。

即使如此,金还是要比往常要安分许多。

他总是喜欢热热闹闹的氛围,可现在的实验所里有的除了寂静还是寂静,格瑞几乎可以听得见整个实验所里的呼吸声。

都回家了。金不知不觉的又趴回大理石的窗台上,看起窗外还算晴朗的天空。他隔着窗户描绘起天边云朵的样子,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脸。

格瑞没再做什么让金打起精神,因为隔着墙他就听见了嗒嗒作响的高跟皮鞋声。虽然格瑞不太想承认,但那个女人总是能逗金开心。

“发呆呐,金,这可不像你。”

凯莉今天没有叼着棒棒糖,她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朝床边的两人走来。

“凯莉!”

金有些高兴地转头。

“嘶……今天外面风真大,好了二位,别傻站在那里了,走我们去弄点喝的吧。”凯莉拍了拍格瑞的肩膀,又摸上金的脑袋,“最好是热腾腾的东西,鬼知道今天的天怎么可以这么冷。”

说完她还很应景的打了个喷嚏,一旁的金笑出了声。



三个人打开了料理间的门时,才发现已经有先客到了,走在最前面的凯莉看清楚座位上的人时瞪大了眼睛。

“老不死你还没回去?”

凯莉的语气里满是惊讶,看来这位老人在这里的出现完全超乎她的意料。老人却并没有对凯莉的称呼有什么反应,只是随意的点点头——他也习惯了这个不怎么好听的称呼三十年来,如果现在才生气也未免有点迟。 

金从凯莉身后探出脑袋。

“哇,大人你今年不回去吗?”

老人表情少有的柔和,他看着金说:“火车票订晚了,明天再走。”

“哦……”

金有点失落,本以为今年的实验所里能再多一个人的。他撅着嘴说了句好吧,声音拖得又慢又长,逗笑了凯莉。

“好了好了,先进去坐着吧……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喝的,吃的也行啊忙了一早上我都有点饿了。”

凯莉没再管身后的两个孩子,自顾自的走进房间里自带的厨房间。

实验所的茶水间里几乎都配套一个迷你厨房,平时作报告赶死线忙到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人就会在这里一边泡咖啡一边煮泡面,久而久之茶水间里增加了电磁炉、冰箱、微波炉之类的厨房用具。

凯莉走进去翻看柜子,里面多是咖啡类饮料,还有几盒牛奶。

“金,格瑞,牛奶和咖啡喝哪个?”

格瑞没什么起伏的牛奶二字可以说是意料之内,倒是金的回答迟迟没有传来。凯莉又问了一遍,她起身转头,却被金从后面拦腰抱住了。

“凯莉凯莉!我来煮牛奶好不好?”

“?你会吗,小家伙,就算是电磁炉我都不敢保证你不会把厨房炸了,去去,我来吧。”

可是金不依不挠,居然和凯莉撒起娇来,左一个凯莉右一句求求你嘛,那双好看的蔚蓝色眼睛瞪得水汪汪的,让凯莉都有点无法直视。

“……好吧好吧,那我必须站在边上看着你弄。”

“欸……我一个人可以的!”

凯莉实在是没辙了,她想了想,决定把格瑞叫过来,也只有格瑞可以好好看着金不出意外。凯莉自己都不知道在担心金的时候,她总是下意识的去依靠格瑞。

不过,赶在她转头叫出格瑞名字之前,老人已经来了。

 “我看着他就好了,你去外边坐着吧。”

凯莉愣了愣,她嘴巴微张了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有些迟疑的说了句哦。等到凯莉走出房间,金才开始忙碌起来。

他丝毫不介意身边老人专注的眼神,只是全心全意的为大伙准备着手头的秘密——虽然想要惊讶的其中一人正在自己的身边观看了制作的全过程。

倒出来、过水、烧水、煮沸、加入搅拌。

金的动作熟练得像是做过了无数遍,倒水的动作也好,焯水的动作也罢,老练的不似一个孩子。老人就这么看着,静静的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这是谁教你的?”

金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子,只是得意地笑,故意没有回答老人的问话。老人也不在乎,他只是用柔和的目光注视着金忙碌的背影,好像三十年前一样,他会靠在厨房的门框处注视着为自己忙碌晚饭的爱人一样,看得那么仔细那么认真。

大概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格瑞和凯莉在茶水室里闻到了牛奶的味道。

“金,你就加热点牛奶都要这么久,呼呼呼,是不是烧坏掉了一壶,这是第二壶了?”

“才没有!”

金被凯莉揶揄的语气说的有些炸毛,格瑞则是起身帮金端过他手里的碗。虽然他纳闷为什么金会用碗盛牛奶还会附带勺子,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金第一次煮的食物,格瑞说什么都不想因为凯莉的揶揄而撒了。

老人端这另外两碗过来,四个人坐定位子都没动勺子,原因无他,金笑得像偷了腥的猫。凯莉故意问了句没下毒吧,惹得金直哼哼说毒死你。

“格瑞你快尝尝!”

“……”

格瑞听完就乖巧的舀了一勺送进嘴里,他没有往碗底挖,只是浅浅的刮了一层,可即使如此那些颗粒的惊喜成功混在了牛奶里。

是西米露。

格瑞当然看见了,可是金明显在等着自己的反应,于是他假装自己没看见,送进嘴里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太假了啦格瑞!你平时惊讶的时候表情可不是这样的!”金一言道破,但是他也无所谓格瑞是否真的为此感到惊喜,“怎么样,好吃吧!”

“嗯”格瑞点点头,他不知为何从这牛奶西米露里面吃出了熟悉的味道,明明这是金第一次做的,明明他只吃过这一回。

在一旁早就喝了半碗的凯莉笑嘻嘻的问。

“可以啊金,这都会做?紫堂幻教你的?”

“哼哼,我自学的,怎么样,我天才吧!”

“行,行,你天才。”

“金,你的那碗要凉了。”

“啊,哦。”

凯莉看着这个场景,不知为何又想起了从前的画面。

冬天,金和格瑞招待她去他们家的时候也总是这样。金会煮上一锅的牛奶西米露端出来,三个人坐在饭桌上舀着喝,这时的金总是会忙于和凯莉分享最近的趣事,一旁的格瑞就会拽着金的手臂认真的告诉他再不喝就要凉了。

金这才安分下来,乖乖的坐好认真吃几口,那表情看起来委屈极了。

格瑞最看不得金那副样子,于是他会叹口气,或者在心里叹一口,随后抛出一句:“然后呢?”

这样金就又有了机会讲话,重新开始他生动的叙述,凯莉则会在一边看着金手脚并用的样子咯咯咯地笑起来,笑到握不住勺子

凯莉慢慢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她在心中感叹着金果然是金,煮西米露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最起码凯莉她只尝试了几次就选择放弃,所以她也已经很久没有喝到同记忆里一样的味道了。

多少年?她想了想,大概快三十年了吧。

可是想这么多干什么呢,凯莉突然开心的笑起来,未来还长,以后想喝的话,金也能煮不是吗。

“喝完了没啊?走,格瑞,我们刷碗去。”

思索到这里,凯莉收拾起碗勺,拉着格瑞一起去厨房的水池。等凯莉和格瑞走后,房间里又只剩下金和老人了。


沉默了一会,老人说。

“我再去看一下实验进程,就先走了。”

他起身准备离开,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走到门口,就被金握住了手。细腻、柔软,那是与他记忆里不太相似的手,却有着同样的温度。

年迈的格瑞有些诧异,他想转身去看金,却被声音阻止了。

“西米露什么的好久都没煮啦,格瑞,味道没有变吧。”

是金的声音没错。年幼的孩童的嗓音,可是这个语气却是多么的沉稳,格瑞几乎每天都能在梦里听到,金就是用这个语气喊自己的名字。他不敢回头,他怕一回头,又会看到那灰色的窗户,枯萎的向日葵,床上的人。所以他呆呆的楞在了那里。

“你也真是的,都年末了还这么忙,年纪都不小了,注意一下身体嘛。”


“就算我不在了,也不可以自暴自弃哦。”


平稳的语气里参杂了些苦涩,但是依旧是那么的温柔,格瑞的眼眶泛红,最终还是没能哭出来。

“没事的,我会等你的。”

“所以别急啊格瑞,慢点来,再慢点,都等了三十年啦,我等得起的。”

这些话传入格瑞耳朵里,由孩童的清脆变成平稳而又柔和的少年音,满含爱意。



“最爱你了,我的向日葵。”


老人猛一回头。

可他只看到一脸茫然注视着自己的金,而自己,则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他想。

他大概还看到了。


记忆里的那个青年,最最温柔而朦胧的微笑。


【END】


其他作品:作品目录

2017-11-11瑞金格瑞
评论-48 热度-976

评论(48)

热度(976)

©小笛 cp23@P79 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