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恶魔和他的新娘③

魔法师の嫁+ 妖精伯爵 的欧洲古代魔法pa



前一章:松饼、祝福和新的家人



其他作品:作品列表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③晚安,好梦





咚、咚

这个姿势维持了大概半分钟。

格瑞第一次被人主动抱上,它的感觉太奇妙了,就像是呼吸被动的托付给另一个人,交换心跳声和体温——这都是格瑞未曾体会过的。他身子僵硬着,就连环搭在金肩膀上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好在金很快放过了他,他赶在格瑞因为屏息而缺氧之前松开这个拥抱,先是迷迷糊糊地揉眼框几下,有张开嘴开始询问更多关于他所不知道的问题。

有很多,各种各样。
可是金的嘴跟不上脑子里的问题,等他想冷静思索的时候,又发现那些问题都绞在了一起。

一团浆糊。

于是格瑞在金打第三个哈欠的时候终止了对话。

“……很困?”

“有点……”

蓝色的眼睛里泛着泪光,因为迷茫和困意而显得浑浊,格瑞低头思索了片刻,抬手敲了敲一旁的木桌子。

“?”

“一个拜托。”格瑞顺着金略带疑惑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指关节,缓缓解释道,“寇伯很乐意劳动,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求的话,就这样敲一敲,然后告诉他们你的需要。”

随后格瑞要求了一盆热水、一条柔软的毛巾,还有半杯蜂蜜牛奶。

金稀奇极了,那些困意被好奇心再次压了回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格瑞敲击的地方看,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任何事情。

当那些个小巧的小矮人(金发誓,那只有他的手掌那么大)从不知何处托着一个大水盆和杯子出现在金面前时,金发的少年没有忍住,哇的惊叹了声,随即又赶忙道谢。

他们跑得速度很快,可是盆里的水杯里的牛奶没有丝毫波澜,金没数清楚究竟有几个,只看见东西悉数抵达。

水盆放到了格瑞的手边,而毛巾交到了格瑞手上,当然,那杯还在冒泡的热牛奶被小心翼翼的搁置在了木桌上。金似乎想和寇伯说上话,可是还没等他开口,那几个小精灵就溜了没影。

“我做错什么了嘛?”

格瑞将毛巾浸入水盆里,拿出来拧干,走到金的面前。

“没什么,他们只是需要习惯。”
格瑞淡淡地说,心里想着或许今晚就要和寇伯们沟通好,他们将要有另一个主人了。

“金,闭上眼睛。”

浸泡过热水的手指带上了热度,食指的第二关节处托起金的下巴,而毛巾抚摸上了金的脸颊。

柔软、带着潮湿的热意,一点点蹭过金的左脸挪到了光洁的额头上,随后又转移到右脸。

格瑞擦得很仔细,金十分享受,他甚至自力抬起头隔着毛巾去蹭,并发出满足的哼唧声。紫色的眼睛里的专注或许可以看得任何一个少女春心萌动,但是在这个屋子里,在这一刻,唯一有机会看得见的那个人闭着眼,享受着来自这眼神拥有者的服侍。

格瑞帮金擦拭了他露在外面的所有皮肤,包括那双被火燎到的脚,这一次金没有把腿收回去,而是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而挪开了视线。

等擦干净了,格瑞才把半温不热的牛奶端到了金的面前。

“喝完就去睡吧。”

“谢谢……可是……”

格瑞看着金接过去并乖乖地抿了一口,牛奶在他的嘴唇上边留了一圈白胡子,看得格瑞没有忍住小幅度的弯了弯嘴角。

“明天还有很多时间,不用急。”

蜂蜜牛奶确实能让人放松下来,等金喝完的时候那双蓝色的眼睛几乎已经快合上了。格瑞放好空杯子,敲了敲桌面,转身再次抱起金往二楼卧室走去。

“……格瑞……”

半梦半醒的孩子拽住青年的领口,整个脑袋完全靠在了他的肩窝上。

“……晚安……………”

格瑞推开房门的动作没有停下来,伴随着木门吱呀的声音,他轻声说道。

“晚安。”













坩锅里咕噜咕噜煮着的是寒草,格瑞当然没有睡,他需要为自己刚刚带回来的新娘准备治疗的药物。药勺搅动锅内的液体,格瑞没有抬头,开口的语气却没有丝毫的客气。

“我说过了,滚。”

“哼~”

俏皮的皮克希小姐撩拨着自己的黑色长发,嘴角的弧度没有因为家主的逐客令而改变。她从格瑞的左边晃到了右边,又探头探脑的去看锅里翻腾的水泡。

“对你的小新娘真是上心。”凯莉把那个孩子的名字在舌尖这么一转,又咯咯咯的笑起来,“没想到黑羊角你也会有春天啊,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要孤独终老呢,诶呦,还新娘,什么时候开的窍呀?”

“你的话真多。”

格瑞拿过另一剂药物,缓缓注入锅中。

凯莉在格瑞背后翻了个白眼,她知道格瑞看不见,她更知道就算格瑞看见了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你今天的话可要比去年一整年说的还多,有资格讲我?”

格瑞抿抿嘴,这一次,他没有反驳回去。凯莉玩味的笑容又深了两分,她啧啧赞叹爱情的伟大,又忍不住去戳格瑞的痛脚。

“有了新娘还这幅死模样,当心人家长大了和别人跑咯~”

记起今天见过的那张娃娃脸和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凯莉说这话的信心十足,她用她那超乎常人所拥有的时间可以打包票,金将来长得一定好看。

哼,虽然一定没有凯莉她好看。

“诶我说黑羊角,你就该好好把握一下嘛,这可是潜力股啊。主动点嘛,既然都有脸说是你妻子了,那就多做点夫妻之间的小动作让他春心萌动被你套牢啊!”

“………”

“什么时不时抱一抱啊说两句情话啊,手牵一牵,再亲那么一两次,等情到深处……诶……你看着我干嘛?”

“这些……”格瑞少有的犹豫了半天,才用疑问的口吻继续下去,“都是夫妻做的事情?”

“………啊?”

凯莉和格瑞一同沉默,房间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氛和草药的味道。

…………

“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凯莉扶额,她意识到这个常识性话题在格瑞身上可能根本进行不下去。就此打住,否则她要面临的可能是来自一个高智商低情商世界级大魔法师的追问。

于是她晃了晃身子,直接跑路。

格瑞抿抿嘴,低头去调整坩锅的火候,那些翻滚的水泡炸开,寒草煮出来的颜色要比金的眼睛再浅一点,可是加入了刚才的药剂后,颜色恰到好处。

是那个男孩注视着自己时的颜色。

猛地一抬头。

“……我在想什么呢……”









滚烫的、炙热的热气席卷灵魂。

杀气四溢的辱骂、欢呼雀跃的喊叫。

充满仇视害怕惶恐的眼神。



“……不……不要………”

魔女!!杀了这个魔女!!!

怪物!!!!!!

“………别………不是的……”


点燃的火焰是黑色的。
金急促的呼吸着,想要拔腿狂奔,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捆在了十字架上。

大火再次烧上他的衣袍,燎上他的脚尖。
他在摇曳的红色里看到了姐姐的背影和村民扭曲的笑容。


还有,银色的乌鸦。


“……救………”

格瑞坐在床头,双手按着金挣扎的双肩。沉陷在梦境里的少年完全没有醒来,噩梦的结束从来不是梦醒,格瑞早就料到了,所以他守了金半夜。

果然。

格瑞看到了金软弱无力却依旧蹬踏着的腿,脚上的伤口在格瑞的抑制下不会有什么疼痛感,可是更棘手的是残留在里面的恶意。

无动于衷,噩梦只能靠金自己去抵抗,格瑞不是没有办法,可是如果金不自己克服的话,那大概接下来的魔法学习之路就会很艰难了吧。

这是一次考验,也是一次信任。

看着男孩紧皱起的眉头和汗津津的额头,格瑞眨了眨眼,他想了许多办法,可是发觉都没有什么用去缓解对方的痛苦——在不完全出手的情况下。

【……手牵一牵,再亲那么一两次……】

格瑞突然想起了凯莉的话。
虽然平时里格瑞绝对不会相信凯莉的那些鬼话,但是格瑞知道,凯莉知道的总是比他要多,特别是在人情世故上。

于是他压着肩膀的双手顺着金的手臂一点点挪下去,扣到了手腕,又握住了对方小小的手掌心。
格瑞低下头去,看着金不安分的睡颜,有些无奈,却又觉得内心深处的某部分柔软起来。

嘴唇贴上了金的额头。

心脏停顿了半拍,又疯狂的跳动起来。格瑞突然紧张到不知道该怎么动了,于是这个吻被无限延长,直到格瑞一点点直起腰,格瑞的心跳都没有平复。

突然意识到他们的双手还牵着,格瑞有些慌张的松开,可想了想,又有点犹豫的握了回去。

“……唔……格瑞?……”

金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月光下,里面的蓝色就像是通透的蓝宝石。

“……黑色的羊角耶……”

格瑞这才意识到自己用魔法遮掩起来的秘密因为方才的慌乱而解除了,他摸上自己的额际,语气里有着一丝他自己都没发现的窘迫。

“……嗯……”

金小小的翻了个身,侧着脸拽住了格瑞的衣角,呢喃着说道。

“……真…帅气啊……”

【真是令人作恶。】

【怪物】

格瑞愣了愣,看着金再次进入梦乡。
他握着他的衣角,微笑着,又沉睡过去。

房间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随后是衣服摩挲的声音。

格瑞躺到了床上,睡倒在金的身边。
手抬起又落下,最后还是搂上了男孩的腰部,将他带入自己的怀里。

“………晚安。”

格瑞闭上眼。

“金。”




【TBC】



寇伯:小精灵的一种,很会劳动,犒劳就是一点面包屑啊牛奶啊之类的,普遍存在于花园里,但是如果稍加培训,就可以成为家中最好的帮手啦


后一章: 我们回家吧


( •̀ ω •́ )慢慢来,慢慢来

但是我急死了

2017-10-19瑞金格瑞
评论-39 热度-1646

评论(39)

热度(1646)

©小笛 cp23@P79 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