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绝密任务 Ⅷ

魔改  史密斯夫妇paro


前章: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仍然是游刃有余的晚八点定时(笑)


以下正文:



迟迟没有听见汇合报告,可是定位显示两个人应该已经见面了呀。安莉洁疑惑地歪歪头。

负责前期探路的……是那个王牌杀手格瑞来着?

她似乎意识到了她犯下的失误,于是金的耳麦里传来一阵电流音,里面是含糊不清的道歉。

“……没事……”

金回答的有些有气无力,他用余光扫向格瑞的侧脸,却未料视线直接撞进了对方询问的眼神中,看得他哆哆嗦嗦又重复了一句没事,也不知道是在缓解安莉洁的歉意还是在应付格瑞的目光。

没事?没事才怪了。如果说任务一开始金就和格瑞搭档的话说不准心情还不会这么微妙,可是金从雷狮那里套出的话,再加上刚刚莫名又被对方救了一命……那种说不上是不甘心还是恼怒的情绪又开始喧闹起来。

这样下去可不行。

金果断收回视线,把专注力放到任务中。

不管如何,现在不是赌气动私情的时候。身为一名优秀的黑客杀手,金只需要考虑最优方案和达成任务,其他的一切干扰因素都应该排除脑外。

“A级的房间还有六个,这一层只剩下A-4没有被排查掉。”

“方向。”

金轻轻拂上右边的墙面。

“大概在这堵墙的对面。”

格瑞没有再多问一句话,只是把背着的爱枪托在手中,作出能时刻进入射击状态的姿势,直视走廊前方。

【金……有一定人数……前往……遭……遇滋……】

“明白。”

金从大腿外侧的皮扣袋中抽出军刺来,反手握在掌心,与视线平齐。

“小心。”

格瑞淡淡的说道。

金扯嘴角一笑,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活像期待狩猎的猫科动物那样舔了舔唇。

“来比一比?”


*


金的身体十分柔软,个子也不算高挑,四肢修长,手臂上只有一层薄薄的肌肉。

在格瑞的眼中它们都曾经脆弱无比。
可是现在他不会再这么认为了。

刀刃流水一般切割开人的喉咙,穿梭在敌人之中的金发男子犹如死神的化身——不说天使堕落,恶魔浴血也只需要一秒。格瑞突然觉得面前挥舞军刃的男人陌生无比——金发依旧,笑容依旧,背影却在离他越来越远。

格瑞抿紧嘴唇,有些许动摇。

可是视线里金自在的神情又让格瑞感到一丝违和,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砰。

格瑞迅速瞄准下一个目标,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并暗暗思索。

......他想起来了。

这个表情格瑞不是没看到过——那是金常在他怀里拿着游戏手柄时会露出的表情。


他们双休日常常会坐在客厅的地毯上,两个人挤一个坐垫,玩那些血腥游戏的时候,有些时候金总是一反常态显得有点过于专注。格瑞以为那只是男生对暴力游戏共通的喜好罢了,可如今想来,那个时候的金不管是情绪还是思绪可能都要比他想象的更冷静——又或者说更疯狂。

就如同把完整的拼图重新打乱一样,格瑞从每一片图案里找出了它本来的样子。或许等格瑞将这些东西全部整合回原本的画面,他就有理由该好好嘲笑一下被爱情迷晕头脑的自己了。

“格瑞,左边!”

格瑞换上新的弹夹,无任何疑义地跟进金的步伐,朝与目的地无关的另一个岔口跑去。

他们搭档起来真的毫无压力——除了尴尬的氛围——几乎可以说是默契十足。就像早餐帮忙递牛奶一样轻松为对方送上帮助,又像是随手接过餐盘端到桌面似的无意识间帮对方弥补弱处。整个过程格瑞和金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只是一个穿梭在子弹之间用军刺收割人命,而另一个则把握时机和空隙带走残兵们的灵魂。

弥漫着铁锈味的空间里,两人的视线交汇错开,在各自的脸上发现了相似的表情。

果然啊,他们是一类人。
又截然不同。


*


金解决掉最后一个追兵,活动了一下肩膀后深深吁了口气。

他伸手,想用手背蹭掉脸颊上飞溅的血,却发现抹下的是淡粉色液体。汗液和血液混合,难怪如此黏腻不堪。

这大概是近期内运动量最大的一次任务了吧,金无奈的想到,同时迅速调整呼吸节奏,并转身看向自己的临时搭档。

负责射击和掩护的格瑞就站在离他十步之遥的地方,他看上去可要比自己得体多了。视线从他有些凌乱的衣服下摆开始一点点朝上转移,经过褶皱的袖口,又扫过那个金看不顺眼许久的领带,最终停留在了格瑞风轻云淡的脸上——那双紫眸在瞄准时究竟有多么摄心金已经有了体会。

“十一个,格瑞。”金挑眉,“怎么和平时打游戏一样又是平手啊。”

“………”

格瑞托枪的手一抬,对准了金的额头。

“距离A-4目的地越来越远,你在想什么,金。”

金眼睛微睁,嘴角的弧度僵住。
从安心到提心,短得没有超过0.5秒。
而格瑞丝毫没有动容,他屏息瞄准,扣动了扳机。

金不是不知道格瑞的眼睛长得有多锐利,它们时常眯起来,让人不寒而栗。但金习惯了去寻找紫罗兰海中的那些柔情和温暖,他所知道的格瑞总是用独特的温柔去看他。可这次,也是第一次,金突然就从这对眼睛里看到了格瑞的最本质——也是最外层的东西。

杀意有时只需要一个眼神。

砰。

整个空间里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停滞了半拍,它还未来得及加速,肉躯倒地的声音就从金身后传来。

“重新规划路线,或者直接上楼?”

格瑞放下枪,整理了一下袖口,“还有,是十二个。”

格瑞学着金先前做的那样,挑起一边的秀眉。

“我赢了。”

这一刻,金又重新在紫罗兰里找到了只属于他的格瑞。


*

情况并不妙,其他小组遭到了重重阻拦,C级房间还有两个,B级房间排查完了但是收获无几,A级房间只拿到很小一部分的信息——连军火的隐藏地点都未明。凯莉和安迷修只来得及破译掉暗码,防火墙都还没进入呢,就被追捕过来的鬼天盟给强制劝退,气得那位魔女在耳麦里破口大骂。

金明白已经是潮时了,如果下一个房间依旧无获,再待下去很有可能他们都要回不去。和格瑞一起被俘虏?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那么空手而归?

绝不,那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鬼天盟不蠢,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意图,所以A-4大概已经被对方控制了吧……”

“估计楼上也已经都设好圈套,准备把我们抓个正着。”

格瑞跟在金身后,两人快速穿过走廊,直奔位于C-2附近的通风管。可是还没跑几步,金就停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看向左侧的空走廊。

“………”


格瑞保持沉默,也没有催促,等待着金闭眼思索,并时刻提防四周的动静。

金没有带过多的电子设备,包括他那存有地图的改造手机,一是对自己技术的信任,二是因为那些东西都太累赘了——秋和丹尼尔都预料到鬼天盟这块骨头难啃,于是让全员做好了最全的准备。虽然有后方辅助人员负责导航,但是大部分地图路线全都记在了黑客们的脑子里。

仅仅一晚上的暗记时间,其他人可能还会有些误差,但是被戏称为人肉扫描仪的金绝不会记错任何一条路线。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走廊,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


“安莉洁,我的左边,是不是一堵墙。”

【嘶……滋……是的……嘶……】

果然。


金得意一笑,扬头示意格瑞跟上。

“他们能加墙添堵,也能开路藏宝。”

“你确定里面一定有机房?”

格瑞走在金的身侧,他不需要低头就能用余光看到金得意洋洋的脸。
抿起的嘴唇泛着粉色,只有嘴角微微上扬,闪烁着光芒的蓝眼睛隐藏在金色发丝之间若隐若现,唯有密而卷的睫毛扇动碎发尖。金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如果开心就笑,如果悲伤就哭,如果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把金就只会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简单易懂,也正因为如此才显得可爱。
格瑞经过思虑后,决定还是顺从自己的内心,伸手为金整理好他耳边的一撮金发,将它们勾到对方小巧的耳畔后。

肉眼可见的,金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反抗。

指尖顺着耳骨一路下滑,划过耳垂的边缘时,食指和拇指轻轻捏了捏金的耳钉,这才放开。

“你干嘛!”

这种瞪眼根本就不痛不痒。

“帮你重新固定一下。”格瑞看向前方目不斜视,“戒指会掉,耳钉更会掉。”

呵,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不该给自己的搭档来一刀,又是这个讨厌又丢脸的话题!

他加快步伐,把格瑞甩在身后。
颇有些恼羞成怒的味道。


*


结果真的就被金发现了一个电脑房。

他迅速破解了进入密码,顺道黑掉了报警系统,邀功似的笑起来。

“我就说嘛,这里肯定有隐藏房间。”

可别小看顶尖黑客的直觉!

那只是你的运气好罢了,格瑞心里嘀咕,却并不打算说出口。他留意到这个走廊并没有监视器,并且只有一条出口,也就是说如果两人选择进入房间,那很有可能就要面临被包围的危险后果。

格瑞看向金,对方的眼睛里只有了然,还带着点激动——就像是迫不及待想拆礼物的孩子,看得格瑞无奈又想笑。

他的小黑客确实很聪明,但是本质依旧是个孩子。

永远都长不大的,他最爱的那个孩子。

“进去。”

这不是只有一个选择项嘛。
那还在等什么?

耳麦内传来刺耳的电流音。
【其他小……已经完、滋全……离……金…格……听到请回复!!】

金和格瑞推开门。

“排查完这个房间我们就撤。”

总不能空手而归,不是吗?
最强黑客和第一杀手不约而同的想到,随即在昏暗的房间里露出微笑。


【TBC】



预料还要两章就能完结了......吧?

把打碎了的漆器拼接起来,然后用金漆黏合重新烤,就会诞生出另一种美的器皿,甚至价值也会比原来完整的器皿翻好几倍。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笑)很抽象,但是也很好理解不是吗

评论-51 热度-1704

评论(51)

热度(1704)

©小笛 cp23@P79 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