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Doppelgänger

现代都市爱情故事(???)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金坐在咖啡店的软皮沙发上。坐他对面的同事兼发小起身,动作拖沓的脱下风衣外套,朝金说了一声他马上就回来,利落的转身离开了。

“金,等我回来有重要的事和你说。”

点的热可可和卡普奇诺还没有上桌,于是金百无聊赖地把玩起店家送的玻璃杯。半满的柠檬水冰凉,让杯壁表面凝结了许多水珠。

金伸出手指,指尖将液体轻轻抹开,蘸取少许水珠后在木质纹路的桌面上勾画。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下意识地写了格瑞的名字。

他的上司兼发小。
也是在半年前成为他恋人的名字。

金红着耳朵用手抹去那些水渍,又忍不住笑弯了嘴角。

*

他和格瑞的重逢可以说得上是尴尬。
金那时候刚入公司没多久,业务完全不熟,结果导致了一个大case差点坏在他手上。负责人抓着金跑去领导那里赔礼道歉,金一路上心惊胆颤的,生怕丢了饭碗。

敲门后是漫长的等待,还有一句隔着门板听不太清的回答。

“请进。”

负责人推门,低头哈腰地陪笑着,嘴上说个不停,语速飞快语气诚恳——大概是在为这次的失误做解释,也在帮金说一些好话,金的人缘很好,大家都希望他能留下来。

可是负责人说了很多,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因为他看呆了。

他的上司穿着笔挺的西装,戴着一副平光眼镜,靠坐在办公椅上。黑水笔似乎刚刚转停,被修长的食指和拇指一捏,稳稳地夹在了手里。

很帅,可是单单这点不足以金看得失神。

似乎是负责人也词穷了,办公室里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还有对方缓缓开口后说的那一句。

“下不为例。”

他抬头,银色的发丝随着动作散开了些,有的落在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的则是坠在了睫毛上——露出来的紫色眼睛和他柔软的头发截然不同,冷硬得让金脊背一阵发凉。

从侧颜变为正脸,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嘴唇,还有金最熟悉的面无表情。

因为对方这么一转头把脸全展现出来,才让金确信了他的猜测。

这是他幼年的发小,好邻居,也是最好的玩伴。

“我们下次一定会注意的,啊我的意思是没有下次,哈哈哈,谢谢你了,格瑞先生。”

格瑞……

“喂,金,愣着干嘛赶紧说声谢谢啊,这么大的一个问题可全靠格瑞先生一个人担当下来了!”

“啊……啊?!哦!谢谢你啊格瑞!”

似乎是被自己过分亲昵的称呼给吓了一跳,负责人倒吸一口凉气直咳嗽,而面前的格瑞也跟着一愣,原本的表情瞬间呆滞。

看上去有点蠢,金在心里默默嘲笑一番,却还是很给面子的没有直接说出来。

紧张的抿了抿嘴,带着点羞涩和激动,金扯开嘴角。

“我是金,就在你的部门里,请多指教啦格瑞!”

多年不见的发小眉头皱起,似乎是在思索什么,有些疑惑的看了金一眼,但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嗯。”

只要有这么一句回应,金就觉得足够了。

因为他本以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格瑞的,还好,老天给了他们重逢的机会。


*


格瑞的变化很大,比他记忆里的那个发小要更加少言,看上去也更难以接近,甚至可以说是冷酷——金疑惑过,可是他想起来对方搬家前相见最后一面的那副模样,还有姐姐在格瑞离开后不久告诉自己的事实,金突然就又接受了格瑞的变化。


格瑞的父母是因为事故突然去世的,而当时格瑞也不过十二岁。

那天放学金还死皮赖脸的缠着格瑞要他陪自己去踢球,格瑞坐在座位上推脱着说等他写完作业才能去。金只好嘟着嘴坐在格瑞旁边的位子上晃腿。打破宁静的是格瑞的班主任,她拉开门,急刹车一样的停住脚步,朝教室里看。嘶哑的声音喊的是格瑞的名字,还有一句让他出去。

金的直觉很准,他意识到绝不是什么好事会让那个看上去温柔的班主任如此狰狞可怖,所以一反常态的任性,强硬地拽着格瑞让他别出去别去听。

可是小孩子做不到挽留。
就像他没能留住格瑞一样,他也无法阻止格瑞知道这个消息,更等不到格瑞的回来。

担忧使得金失去了活力,他的姐姐看透了一切,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那本来应该是一个最普通的周五,第二天他还约了格瑞一起去公园喂鸽子。可是现在都没了,金望向窗外,对面的屋子窗户没有一扇亮着灯光。

金趴在窗台边,看着格瑞房间的窗户。他等了大半夜,一直到秋进门强制他躺到床上去,那黑漆漆的玻璃窗都没有打开——格瑞没有和他道晚安。

一直到周日下午,金才见到格瑞。
银发的少年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生机。

平日里的格瑞就算是面无表情,他的眼睛也是亮的,紫罗兰的颜色里有着清晰可辨的喜怒哀乐。可是现在金能看到的只有无机物一样的死寂。

面对这样的格瑞,金什么都不敢说,他觉得自己那时或许是在害怕——因为这样死气沉沉的格瑞太陌生了,只是看着就觉得压抑。

“我要走了,金。”他们在门口拥抱,那是格瑞第一次主动,动作僵硬时间又短,但是给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见。”

格瑞塞给金一张纸条,攥得发皱,带着男孩掌心的温度,还因为汗液而柔软。

他没有等到金回神就转身离开。
银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朦胧,像是金的一场梦,又像是最后的诀别。

自那以后,金就再也没有见过格瑞。

一直到这次公司意外。


*


金回到楼下,坐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傻愣愣地对着电脑发呆了好一会,让他四周的同事们都投来担忧的目光。

该不会是被炒了吧?不至于啊……要不要我们帮忙去说一句?得了吧就格瑞那个冰山男,不会有人性的。

金眨了眨眼,又眨了眨。
然后双手一伸,突然欢呼起来。

“………这是……疯了?”

这下子周边同事们的眼神更加担忧了,不过金不在乎,他现在只想高喊哈雷路亚,然后再冲上楼去给格瑞一个大大的拥抱——十有八九会被推开的那种。

不过好在金也已经大了,他不复少年时的冲动和莽撞,等欢呼结束开电脑准备一边工作一边幻想着之后又可以和格瑞每天聊天吃饭时,他突然意识到了现在自己和格瑞的身份。

一个是实习生,一个是部门领导。
像以前那样追着人家到处跑是不是不太好啊?

写满兴高采烈的脸一点点凝固。
是不太好,好像抱大腿。
而且看格瑞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也不会主动来找我说话……

一直处于主动地位的金和一直都是被动接受的格瑞,现在要身份反转几乎是不可能了。

“唔………”

难为金刚踏入社会就要想这么多弯弯道道,可是抓耳挠腮一番后他依旧没得出什么结果,只好拍拍自己的脸颊打气。

只要能好好工作!就一定能和格瑞重新搭上话!

金满怀信心地用力按下鼠标。

先要一雪前耻,认真做点业绩出来,让格瑞刮目相看才行!


*


事实上金的那次失误真的只是因为业务不熟。他其实很聪明也懂变通,和同事们相处良好,还能迅速适应新的环境。半个月后金已经能完全独当一面了,他兴致勃勃的拟完草稿,打印后交给自己的新人指导,然后用紧张又期待的目光看着同事把他完成的企划书翻阅完毕。

合上文件夹,叹了口气,金的心咯噔一下,还没把“哪里不行?”问出口,就听见他说道。

“行了,我去给格瑞先生看一眼,后面就全看你小子造化了。”

办公室内时隔半个月,再度被“哈雷路亚”响彻。

金如愿以偿的被格瑞接手了。
一开始金也不是没有各种疯狂暗示,可是格瑞对他的态度太冷淡了,甚至到了金难以理解的地步,可是金认为那是格瑞不想把私情带到工作里面去,也就只好满肚子委屈一个人消化。

再到后来,金发现格瑞是把他给忘了。
最起码是忘了留电话的那桩事。

“诶格瑞!说起来你手机号码能给我一个吗,以后有事情可以方便我们联系嘛。”金挠挠头,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以前你给我的那张号码我弄丢了,而且你现在换新手机了吧。”

“……有什么事可以上班说。”

格瑞深深看了金一眼。

“我给过你我的号码?”

“……啊……”

金的动作一停,他看了眼格瑞,看出对方的疑惑并不假,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说“是你搬家前塞给我的”?这样难免会让格瑞回想起那段不美好的回忆。金只好抿嘴尴尬的笑了笑,把手摇得飞快,把抬起来的脑袋压低,尽量让语气自然些。

“那大概是我记错了!”

格瑞可能是忘了吧。金低头整理起文档,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却又有点开心。忘了也好,说明是真的从悲痛里走出来了,记不清总要比被困在回忆中要好。金舔过自己干燥的嘴唇,这样挺好的……好吧好吧,讲真心话,只是他有那么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的伤心。

金吸吸鼻子。

下一秒,白皙修长的手就捻着一片小纸片进入了金的视线里。

“别乱打。”

上面是一串数字,有些潦草,但是足以辨认。

“………格瑞!!”

金不顾手上还有文件,顺从了自己的冲动给对方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然后果不其然的被推开了。


金撒了个谎,他说他把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给弄丢了,其实没有。
那张纸头金依旧留着,在他考试期间还担任了他的幸运物。可是上面的字是真的看不清,或许是格瑞握着它太过用力蹭着了铅笔印记,也有可能是他的手汗打湿了纸张将字迹模糊,反正不管金和他的姐姐如何努力,他们都无法清楚辨识出那串数字。

金遗憾了很多年,但是现在他终于知道了格瑞的新电话号码,也就不再那么执着了。

似乎也是电话号码拉近了格瑞和金的关系。金对待格瑞就像是对待朋友一样,他不是很在乎什么上下关系,虽然在公司里还是要装模作样的,当私下——手机聊天时,金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奖金由格瑞一手拿捏,什么话都会和格瑞说。

久而久之,格瑞的态度少许软化了些,有时在上班期间还会和金打一声招呼。公司里莫名传出了“冰山领导原来也会和人打招呼啊”的奇妙感叹。

金纳闷,他记忆里的格瑞虽然不太爱搭理人,但也没这么“人际绝缘”吧。

“格瑞人这么好,为什么你们都不和他打招呼啊?”

周边的同事们吓得浑身一颤,可金的迟钝让他发现不了大家的欲言又止,自顾自的继续解释下去。

“真的啦,其实格瑞很温柔的,就是……该怎么说呢……有点难懂?藏得很深?只要细心去找一定能体会到的!”

那估计大家潜进马里亚纳海沟都找不到一丝“格瑞的温柔”,金,你那么优秀,我们能摸摸你的潜水执照吗?

金嘟囔起嘴来,这个动作也只有他能驾驭的了,看上去又无辜又可爱,完全不见成年人的做作。

“真的啦!格瑞他………哎哟!”

直击后脑勺的文件夹成功打断了金的后话。

“午休时间早结束了。”

茶水间里的众人又是一颤,倒是金一扭头,兴高采烈地喊了句格瑞。

话题的中心人物没有搭话,他先是看了一眼笑嘻嘻的金,又扫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把视线停留在了金的脸上,最终点了一下头,很轻的说了句“嗯。”,转身离开的动作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看到没有!刚才格瑞向你们打招呼了!还提醒我们回去上班,嘿嘿,格瑞人真的很好的。”

同事们:………你确定那不是恐吓?

金脚步轻快的往办公室走去。

话说回来,刚刚格瑞的耳朵是不是有点红?他歪了歪脑袋,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后来金签下了合同,正式成为了公司的一员,也成了格瑞策划小组中的新人。他和格瑞的关系开始变得亲近起来——物理意义上的“近”也是一重含义,金还蛮习惯帮格瑞收拾文件跑腿泡茶的。这会让他想起来以前暑假自己作业写不完,只好拜托格瑞帮他做,自己则在一旁嘘寒问暖狗腿的跑去倒牛奶讨好学霸发小。

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金泡咖啡的动作停顿了半拍,还是没忍住笑出声,引得格瑞向他投来疑惑的眼神。

“没什么,就是觉得格瑞你居然会爱喝咖啡……你不是喜欢牛奶吗?加蜂蜜的那种。”

一旁的银爵听得表格差点打错,而路过的凯莉特意放慢脚步,安迷修小心翼翼的把耳朵探过来。

“………”格瑞的表情一僵,眯着眼睛看了一会金,最后像是放弃了什么,叹了口气回答道,“上班喝牛奶会困。”

居然没有反驳?!!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总是和黑咖啡会不会太苦?我还是给你加一点牛奶和糖吧。”

“…………嗯。”

格瑞皱着眉头看向电脑。只有金知道那不是生气的表现,那个表情,大概,也许,可能是格瑞害羞了。

马克杯放到桌上。
金在离开前听见了一声轻不可闻的谢谢。

他们相视而笑——即使格瑞的那道弧度都算不上是微笑,可是格瑞和金都心知肚明,这就够了。


*


很令人难以置信,他们之间是格瑞率先告的白。


金和格瑞的关系仿佛已经“恢复”到了从前。他们可以自然的打招呼,默契的为对方准备好东西,一声名字代替想要表达的意思。可是金觉得不自在,他说不上来这种默契有什么不对劲,可就是觉得违和。

恰好公司刚好要准备搞一个大活动,需要策划部赶马加鞭地把流程和企划全拟草出来。格瑞看银爵还有安迷修都已经熬夜成仙了,让他们回去补觉好好休息,决定自己一个人完成最后收尾。

金很困,三天没合眼的他现在只要沾了枕头就能保证瞬间昏迷。可是相比起彻五夜未眠的格瑞,他的状态看上去实在是好太多了。

于是整个办公层里只剩下了格瑞和金。

“我帮你做批注吧!”

“……你在这里就是碍事。”

“才不会呢,好歹我表格是最拿手的,一定能帮到你。”金知道格瑞想让他休息,可是他不能让格瑞一个人忙下去,“有个人陪你不是很好嘛,就算我不能帮你做最后总结,我还能帮你泡泡咖啡。”

“回去。”

“我不!”金撅嘴,“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

“……是吗。”

“啊?”

格瑞扭头看了金一眼。又是这种眼神,像是要看进对方灵魂一样锐利又有种难以言喻的温柔的眼神,金被看得有些不自然。对视的时间超出了往常,金觉得脸上一烫,连忙挪开脑袋跑去茶水间里。

企划完成的时候,也是格瑞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的时候。他起身,把皱得一塌糊涂的衬衫稍许整理一下,转身看向伏在桌上睡眼朦胧的金。

“……格瑞?结束了吗?”

“嗯。”

“耶!!”

金突然来了精神,他从位子上蹦坐起来,伸出双手想要求格瑞的一个回应——他们幼年时经常这么做,足球比赛结束后默契十足的击掌——金其实没指望格瑞会回击自己的手掌,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动作,却换来了对方有些僵硬的力度。

确确实实的,金感受到了格瑞掌心的温度。

呼吸喷在金的面颊上,他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到格瑞的那张帅脸近在咫尺。金还没来得及发话,击掌的手被对方牢牢抓住,用力一拽,金毫无悬念地埋进了格瑞的怀里。他下巴磕在了格瑞的胸口,想动弹却又因为整个人被箍紧,于是只能带着满腹的疑惑看向格瑞。

只能看到对方银色碎发之间通红的耳畔。

“……格瑞?”

“金。”嘶哑,低沉,“我们交往吧。”

“?!”

他们在纷乱的办公室里相拥,隔着两件发皱的薄衬衫,倾听彼此的心跳声。

加速,发烫。

“回答,金。”

“诶……?”


金记不得自己回答了什么,他只能回忆起头晕目眩,窗外的街灯灭了,自然光渐渐变亮。

紫得发亮的眼睛,乌青的黑眼圈。
还有那句“闭眼,笨蛋。”


*


跌跌撞撞的两个人就这么开始交往了。金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承认自己脱单也只花了两天时间——拔群的适应能力原来在这方面也是适用的啊,他不合时宜的想到,然后被凯莉狠狠嘲笑了一番。

或许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待格瑞的。
他把格瑞看作发小,玩伴,同事。
然后……恋人?

当追逐许久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你面前,陪伴和执着成了习惯深入骨髓,对方开始为你的付出而动容,让你撕开表层的伪装看到最真实的内在,没有人不会沉沦。

金就迷失在了名为格瑞的紫色温柔之中。

“那大概就是爱了吧。”

他的同事又拆了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开导,吐息里满是甜腻的草莓味。

“只不过你自己都没发现,金,你有时候迟钝得让我都觉得格瑞好可怜哦。”

“……为什么?格瑞哪里可怜了?”

“唉,多说无用……”凯莉按下热水按钮,耸肩表示不想再回答。

“如果你意识到自己的身边渴望这个人一直存在,那这说明你爱他,发自内心的爱他。”

感情又不是一成不变宛如死物,它们是可以转化的,金发小笨蛋。

凯莉端起杯子朝办公室走去,不顾金涨红着脸,站在茶水间里对着饮水机发呆。

再过半小时,格瑞就会在那里遇见僵立的金,半小时零五分,他会发出邀请,希望金和他周六下午去喝咖啡。

*


而现在,金坐在咖啡厅里,望着对面位置上格瑞的外套,默默发呆。

然后等待着对方回来,告诉他那件他嘴里“很重要的事”究竟是什么。

骨节分明的手依次将两杯咖啡平稳地端到木纹桌子上,与此同时的是耳边响起的熟悉声音。

“您点的卡布奇诺和热可可……金。”

金惊讶的抬头,瞪大的蓝色双眼里满是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

咖啡店配套的服务着装,故意拉扯开一点的领子和领带,挽到手腕处到袖子。

“刚才我听到有人喊你的名字,就留意了一下,没想到真的是你啊。”

银色的发丝垂下,紫色的眼睛一如金记忆里的那样明亮却又成熟稳重起来,不复肉乎乎的脸棱角分明。

“我当时还一直在等你给我打电话呢,结果你完全没音讯。”

虽然不是很会搭理人,但是对待自己事会有些轻佻的语调,还有……谈论往事时充满怀念的语气。

“能在这种地方见面,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金颤抖着嘴唇,有些失礼地拿食指对准身旁的服务员,哆哆嗦嗦地问道。

“……格、格瑞…?…”

对方挑眉,手往金的肩膀上一搭,就和儿时一样熟念。

“不是吧……你难道忘了我?好歹是你的发小,你记性没这么差吧,笨蛋。”

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你是谁?!!”

恰好回来的另一个格瑞目睹到了这个场景,他怒吼道,吓得金身体一抖,顺着声音看过去,就发现对方换了一身崭新笔挺的西装,手里还握着一大束玫瑰花——和一个酒红色丝绒小方盒。

金再迟钝,也能猜得出来里面装了什么。

他觉得,他快要窒息了。


【END】



有句老话:世界上有三个一模一样的人


总裁瑞:这个新人清纯不做作!虽然傻傻的,但如此关心体贴我,还是个天使!我要好好把握住他,然后今天向他求婚!

金:格瑞似乎不喜欢提以前的事,那我就不提!但是我果然还是最喜欢格瑞了!......为什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格瑞?!!!

发小瑞:我的温柔可是很贵的,然后全给了我的发小兼初恋……只是为什么他没给我打电话?

没有后续了【憋笑.jpg】
这是什么鬼修罗场啦!!!

评论-172 热度-1806

评论(172)

热度(1806)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