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狼的奇迹(深夜60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瑞金深夜六十分 题目【奇迹】

Little Red paro ,六十分专用题材

前篇:【狼的呼唤

系列目录:作品归档

以下正文:

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格瑞像扛小猪一样扛在肩头,姿势要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虽然姿势丢脸,但是等金想要挣扎着叫格瑞放他下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浑身酸痛得不行,就连蹬腿的动作都是颤颤巍巍的,虚弱无力到了极点。

看来格瑞的这个姿势是经过考虑的,它最小限度减少了金的难受,也不需要肌肉用力。
可丢脸还是丢脸,金无奈,他想下来。

还没等金说话,格瑞就开口说道。

“老实点,火车马上就来了。”

“……去哪?”

一个谈不上熟悉的声音从金身边响起。

“格林市,格林总部。”

金艰难地别过脑洞,眯眼看清了对方的脸,还有那红色斗篷上别的徽章,模糊的记忆席卷大脑,让他一阵头晕。

……红斗篷……
双剑的……小红帽?!!


*


他们坐的并非民营火车,而是国家运输物资的特快。金一边戒备着安迷修一边被格瑞放到软皮座上,提防的眼神严肃的表情配上哆哆嗦嗦拽住身边人衣袖的动作,怎么看都有点好笑——不过安迷修笑不出来,因为他也在防备着金。这个看上去普通的青年可是在三天前把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格瑞拿过金的背包,把手随意的搭到金的膝盖上。
横出来的手臂好似阻止金的戒备,又好像是在保护金远离安迷修。

“格瑞……怎么回事啊?”

金皱起眉头,小心翼翼的问格瑞。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睡迷糊了,想回忆起断片前的画面,又觉得头昏脑胀的,毫无头绪。这种情况下金自然选择询问他最信任的人,不过格瑞似乎不太想多说什么,闭口不谈。

窗外放眼望去全是草原。

这里早就不是他和格瑞旅行的沙漠地区了。

“我睡了多久啊?”金紧张地瞟了安迷修一眼,有些吃力地追问道,“那个小红帽为什么要和我们同行?格瑞你没事吧……去格林总部又是怎么一回事?”

格瑞知道安迷修没有睡着,他顶多在闭目养神。

手不离刀柄的那种。

格瑞叹了口气,伸手抚摸上金的头顶,轻轻按压几下,低声说道。

“等到了格林再说。”

手指有意无意地梳理过金色的软毛,格瑞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受,他只知道,那夜从这些发丝间出现的狼耳朵绝不是他的幻觉。

噩梦还是没有醒来。


*


当天他们就抵达了格林市。安迷修似乎提前通知了格林总部,一下车,就有特殊车辆在车站迎接。

“那根本就是笼子嘛!”

恢复力惊人的金在车程期间已经成功变回了应有的精神模样。他往前迈了半步,伸手横挡在格瑞面前,每根发丝都仿佛透露出在他在拒绝那辆“护送车”——原因无他,只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那是格林机关用来对付狼的特殊拘捕车,只是象征性地在笼子外加了个车外壳罢了。

“我不允许你们这么对待格瑞!”

安迷修皱起眉头看向紫眼的高级狼,他们在三天前说好了会服从格林的一切安排,如果撕破脸,那首当其冲的目标将会是金——这个有太多秘密的“普通人”。

格瑞当然不会拿金的性命危机开玩笑。

骨节分明的手搭到了金的肩膀上,格瑞没有说什么,但是金知道,他的狼妥协了。

后槽牙咬紧咬得发酸。

“……好吧。”金用自己的手盖到了格瑞的手上,语气软和下来,“但是我要求和格瑞一起进去!否则门都没有。”

周遭的警备员看向安迷修,具有决定权的小红帽只好叹口气,挥挥手示意金自便——然后安排了两个猎人一同进入运输车辆里。

格瑞知道那些枪管里的子弹对他几乎无用,更多的可能性是指向自己身旁的金。
他知道,金也同样能猜得出来。可即使如此金还是选择一屁股坐到了格瑞的大腿上,把自己的狼像等身泰迪熊一样抱紧。

他朝格瑞笑了笑。
“没事,有我在!”


*

金来过格林总部。
那时候还没有格瑞,他牵着姐姐的手,去见过一次和姐姐搭档的猎人。

就那一次。
却没想到时隔近二十年,老地方又见了旧人。

“好久不见啊,金。”记忆里的白发青年如今已成为了明显的上位者,字字句句里含有怀念,可更多的还是审查,“虽然我很想和你坐下来好好叙叙旧,说些你姐姐的事……”

格林机关总领导人丹尼尔笑弯了眼。

“但是在此之前,能先请你去做个体检吗?”

“放心,你的好朋友我都叫来了,不会让你为难的。”

金犹豫地看了格瑞一眼。
丹尼尔歪头,悠悠地补上后半句。

“当然,是和你的狼先生一起。”


*


凯莉和紫堂背后发凉,首先,私通狼的事情已经被上层暴露了,其次,金的异变已经开始从量变引起了质变。

玻璃那一侧的友人已经成为了不完全的怪物。

凯莉拿着那份血液报告,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的身后全是格林研究院的老滑头们,凯莉没有自信从这群人手下保住金,她也不敢不把报告尽数交给那群人,否则别说是金有危险了,凯莉自己都难以自保。

一旁收拾仪器的紫堂低声问了句如何,得到了凯莉的一声冷哼和锁紧的眉头。

他们两人对望了一眼,从各自的眼睛里读出无奈和绝望。

“凯莉小姐、紫堂先生,是否可以让我们看一下那位样品的血液报告?”

“嗯,刚完成,你们拿去吧。”

坻在二人背后冰冷的什么随着递出去的纸张一起消失,他们小心翼翼的深呼吸,抿紧了嘴唇。

紫堂担忧的看向金,而凯莉则直接朝格瑞做了两个口型,紧缩的眉头至今未放松。

他们背后传来轰动声,夹杂着浓浓的令人窒息的喜悦,无能为力感淹没了凯莉和紫堂。

研究学家都是疯子,他们冲到玻璃旁,用看小白鼠的眼神看向玻璃内侧的金,呼喊着什么巧妙的结合,又随即恶意地称呼起金为怪物来,殊不知那副狂热的嘴脸比狼更像怪物——让人不寒而栗。


玻璃隔音效果极好,可是金依旧感受到了来自玻璃外侧的寒意。

金的直觉总是很准,而现在,它警铃大作,喧闹着一定要逃。
玻璃外的研究人员一个个都面容扭曲着,朝金和格瑞说些什么,可是金从他们眼中看到的只有恶意和对自己的漠视。

格瑞感受到金瑟缩了一下,他低头,把压在血管上棉花球再使劲按住些,确保不再流血后才看向金。

怎么了?

“格瑞……我现在有点怕……”

金的语气里除了惶恐不安外,还有一些不好意思。他把脑袋埋进格瑞的肩窝里,想要阻隔那些不友好的目光。两个人都只穿着单薄的病房服,消毒后几乎没有味道,只有离得这么近,金才能闻到格瑞的味道。

让人安心无比。

“比起面对他们,还是面对狼更轻松些……”

格瑞抬起另一只手,拍了拍金的后背。

金的声音闷闷的,捂在格瑞的怀里,听上去有些欲哭无泪。

“他们是不是……为什么要喊我怪物啊……”

格瑞轻抚的动作一顿。停留在蝴蝶骨上的手指瞬间握拳,又慢慢松开,最后抬到了金的后脑勺上,稍用力让金整个人靠到自己的怀里。

“看错了。”

格瑞淡淡地说道。
玻璃对面的研究人员一阵惶恐。

“你是奇迹。”

紫色的兽瞳扫视过那些人的脸,垂首将视线落在肩膀处那毛茸茸的金发上。
那里没有变得银白,也没有出现狼耳朵,但是格瑞知道,它们确实存在。

他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

“你是奇迹。”


【TBC】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评论(51)

热度(1346)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