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毒苹果伯爵

天使paro 含有很微量的性转要素,请注意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观看前请看歌词:秘蜜 ~黒の誓い~ 


即使坠入无尽深渊的地狱之中,誓约的纽带依旧缠绕,背负着不被容忍的罪恶。

直到我们再度轮回相逢那日。

*

因为那一场人类战后的闹剧。

“所以我们天使都不许去人间了是吗?”

“嗯。”

秋揉乱金的一头软毛,微笑着,又将它们梳理整齐。

“虽然有些顽皮的天使会偷偷跑去人间玩,但是金,我知道你很乖,听姐姐的话,别去冒险。”

温柔的天使用平淡的语气说着可怕的话,让少年一阵瑟缩。

你也不想让羽毛片片凋零,堕入地狱的对吧?

*

“掉入人间然后一见钟情什么的好浪漫啊……”

艾比翻阅着那本烫金封面的童话书,因为过于激动导致她没控制住自己的翅膀,刷的一声直接扇到了坐边上打瞌睡的埃米脸上。

“诶呦?!……老姐你发什么疯啊……又是那本童话?老姐你还真是不会厌呢……”

“闭嘴衰仔,你根本就不懂这故事有多好。”艾比哼了声,“每个少女都渴望这么一段童话一样的一见钟情!不懂少女心的话你可要打光棍一辈子的!”

“……你不是已经有那个什么白马王子了吗……啊不对,是白马天使?”

艾比挫败地跺跺脚。

“可是这几天我根本就没看到他啊!可恶,明明天堂这么小,为什么就没有来个偶遇啊拐角相撞啊……”

埃米叹了口气,他老姐一旦陷入幻想,就是来十个自己都叫不醒,还是等她自己冷静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几天确实没有见到过那个元气的金发天使。

金去哪了?


*


“唔嗯……好难啊……”

“什么?”

“这个【均匀的抹上】好难啊。”

少年撩了一把自己的额发,埋下头去继续和面皮还有果酱绞斗在一块。一旁的银发男子没有丝毫要出手帮忙的意思,他只是端着杯子轻抿一口红茶,然后将目光投向少年红润的脸蛋上——细腻光滑的皮肤在阳光照射下本来就可口不已,又沾上了些许果酱,更像是一道令人心动的甜品。

“需要帮忙吗?”

他问出口,却暗自明白少年的回答。

“不用!”

少年转过头来,手中的小刀上满是苹果泥,滴滴答答地坠下。空气里弥漫的甜美香气让他眯起双眼,睫毛微颤,蓝色的眼里仿佛有天堂。

而天堂里倒映出了专注的紫色。

“不就是个苹果派嘛,我可以做出来的。”

“再等一下啊,格瑞!”


*


五百年前的天使狩猎真的那么可怕吗?

格瑞咀嚼的动作一滞。
“这不是什么适合下午茶的话题,金。”

也不适合你听。

少年坐在格瑞对面,他晃着腿,新鲜出炉的苹果派一口接一口地消失。他吃得很让人充满食欲,脸颊鼓起,嘴角满是酥皮的碎屑和雪白的糖粉——如果这时给他一个吻,必将甜蜜无比。

格瑞却对此表示无动于衷,小小的圆木桌阻挡不了手指无情的擦拭。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好吧,那确实存在,就在五百年前的国家战役之后。当时传闻只要拥有天使的羽毛就能获得幸福,于是人们开始猎杀那些单纯又天真的生物……”

黏腻的指尖与纸巾摩擦,却怎么都擦不干净。格瑞讨厌这种感觉,它和另一种东西的感触太相似了。年轻的伯爵微皱起眉头,把嘴抿紧。

“格瑞你不喜欢这个话题?”

对方用沉默代替了肯定,于是少年只得嘟起嘴,把叉子戳进又一块派里。
苹果片发出咔嚓的声音,清脆悦耳。

“那好吧,我们换个话题。”

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苹果?

*

毒苹果伯爵的祖先本来只是一个孤儿。

但是他在五百年前的国家战役中立下头等大功,用无穷尽的智慧为国王排忧解难,以此换来了后代的荣耀。

毒苹果?

那是因为那位祖先死后并没有留下尸体,只有一个淬了毒的苹果被放在了他的床上。

*

下午茶的时间结束得很突然。格瑞把手上的书一合,眼睛瞟过窗外,就起身拿起纸巾去擦拭金的嘴角。

“你该回去了。”

“诶……今天也太早了吧。”

“如果被发现,要遭殃的人是你,金。”格瑞的手托着金的下巴,姿势有些说不上束缚,但是金懒得挣扎,“天使狩猎已经销声匿迹,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类心怀不轨,你需要小心提防一切危险。”

金眨眨眼,开口说道。

“你也对我心怀不轨吗?”

“如果我说是呢。”

“那我就把我的羽毛分你一点咯。”

格瑞叹了口气,松开了钳制的手,将纸巾放置于桌面上。

“别开玩笑,金。”

“那你也别开玩笑。”他反驳道,神气十足地伸手托住对方的脸颊,仔仔细细的注视起那双好看的紫罗兰海,“如果你真的图谋不轨,那就不会救我回你家,也不会愿意陪我一起干你觉得无聊的事,更不会说你不喜欢的话题。”

“我们可是朋友啊!”

格瑞的表情一怔,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位少年突如其来的真心话。

直到门被女仆敲响。

“伯爵先生,卡维尔先生已经在大厅里了。”

格瑞立马回头,下意识地说了句“知道了,让他稍等片刻。”,又赶忙把脑袋转回来去叮嘱金早点离开。

可面前的座椅上早无人影。
只有阳光下的半杯红茶还在微微散着热气。

*

午后,金和好友紫堂在伊甸园的生命树附近玩。生命树附近是一大片的花田,紫堂摊着书闲来无事念给金听,金则学着姐姐教他的方法编织着花冠。

“如果天使和人类相爱的话,真的就像姐姐说的故事一样会失去翅膀然后坠入地狱吗?”

“其实不会……吧。”紫堂拔高些声音,金跑远去采花了,而他则靠着树翻书,“但是寿命论是没办法改变的,人类顶多只能活百年,更何况,现在天使要下凡还需要创世神的许可呢。”

“哦……那紫堂你觉得一见钟情真的存在吗?”金回忆起歌词,“只因为对方的一个眼神?”

这回紫堂没有即时回答,他低下头去思索了很久,最后模模糊糊的说了句他也不知道。

“为什么突然说起了这个?”

金眨眨眼,放下手中的紫罗兰花环,朝紫堂笑起来。

“只是有点好奇!”

*

金回忆他第一次见到格瑞时,对那双紫罗兰色眼睛发自内心的感叹,那种复杂难解的感觉会随着记忆一起涌上心头。

只是对视就陷入爱河什么的,真的会存在吗?

飞得狼狈不堪的天使惊讶的发现自己撞进了天堂结界的缝隙中,天旋地转的,下一秒他就摔在了地上。

周围的风景和友人的书籍插图类似,明晃晃的告诉金他正在人间。

慌张的天使想要收起翅膀,却因为波动的情绪而根本无法好好控制自己,翅膀扇动了两下,只能带出些许风。他越急就越一筹莫展。

如果不是因为格瑞,金可能根本回不了天堂。

*

“为什么会救我?”

金把苹果汁一口饮尽,舔着嘴唇发出疑问。

“……”沉默片刻后,格瑞用听上去敷衍的语气回答道,“大概是因为你的眼睛很好看。”

那天如果不是格瑞拉住他的手臂将他拽起身,把厚实的披风盖在金身上为他遮去了显眼的白色翅膀,金可能就真的要被图谋不轨的人抓走了。

金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这也算回答?格瑞你该不会是在糊弄我吧。”

“嗯。”

紫色的眼睛里满是从容和淡然,就像是平和午后的薰衣草花海。被注视的天使下意识握紧手中的杯子,觉得心脏一阵颤抖。

每每回忆相见时的那个对视,那种同样的感觉就会出现,而金不明白。

他想过要去问凯莉和紫堂有关一见钟情的问题,可是不知为何下意识的隐瞒了他和格瑞的关系与格瑞的存在——人与天使就应该划清界限,几百年来的约定俗成让金选择闭口不谈关于人间的事。

可是好奇心还是在怂恿金向别人开口——于是,他选择了格瑞。

“格瑞,你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吗?”

对方给了金一个疑惑的眼神,放下了手中的苹果酱面包,迟疑片刻后反问道。

“天使都像你这么多问吗?”

“应该不是,只有我比较想知道!”金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些红茶,“姐姐有给我讲过一个关于天使和人类一见钟情相爱的故事,我就有点在意……”

“……那个故事,说来听听。”

这是第一次格瑞“想要”从金那里知道有关天使的事。金立马忘记自己的提问,有些激动的比划起来。即使这是个悲剧,金还是语气欢快,因为紫堂告诉过他人类和天使相爱是不会坠入地狱的,这只是个故事,有点浪漫情怀的悲剧故事罢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还行吧。”

格瑞听完整个故事,拿过金面前放着的红茶杯,吹散热气。

“什么呀,我还以为你会发出感叹声呢……”

“只是一个故事而已,不是吗。”

“嗯……也对。”金撕下松软面包的一角,“那格瑞你觉得一见钟情真的存在嘛,就故事里的那种。”

“有的吧。”他放下茶杯,“一定有的。”

*

“最近我会很忙,记得保护好自己啊。”

“我会的,姐姐!”

“别到处乱跑,也别找麻烦,更别去不该去的地方。”

“嗯……好的。”

“这是为你好,金。”

“我知道,姐姐。”

*

一见钟情的含义金还是没有搞懂,但是在此之前,格瑞的婚约如期而至。

“那个女孩看上去不是很开心?”

金躲在窗帘后面打量着花园里的女子,对方坐在秋千上,低着头似乎在发呆。本应陪她度过这个下午的伯爵先生正坐在金的对面,泰然自若地翻阅着手中的书,全然没有要出门的意思。

金其实很郁闷,他的姐姐有事出远门,自己才能钻空子长时间呆在人间,可是等他一到格瑞家就听说对方有了婚约对象,就连距离订婚日都没有几天了。

那种难以言语的感觉压过原本的喜悦,让金坐立难耐,难受不已。他捂住发闷的胸口,用佯装快乐的语气询问格瑞的婚约,却发现对方似乎反应平平。

“肯定的。”格瑞翻过书页,“因为这只是政治婚约,我们才认识两天。”

“诶……你们不相爱?”

“除非一见钟情,但是没有。”

格瑞扯扯嘴角,抬头看向金,紫罗兰色的注视让金误以为自己快溺毙了,于是他连忙避开视线,喃喃道。

“那为什么还要结婚?”

“因为……”格瑞欲言又止,他不打算让金知道太多,只能含糊其辞,“我没有其他结婚对象。”

“为什么?”

“你的问题总是源源不断,金。”

格瑞放弃了读书,他伸手擦去金嘴角的面包屑。

“她们觉得我冷漠无趣,脾气暴躁,就是这样,没人会愿意和我结婚的。”

才没有的事,金想要出口反驳,他想要告诉格瑞他有多么的温柔多么的善良,还想要再多说些好听的赞美,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口。

因为在此之前,他就已经涨红着脸,大声问道。

“如果我说我愿意,你会怎么想?”

格瑞瞪大了眼睛。
过了片刻,他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那么。”他说道,“和我结婚吧,金。”

*

一见钟情的感觉金还是不懂。
但是他知道,每当格瑞注视着他,他就不能好好控制住自己。

虽然没搞清一见钟情,但是金明白了,他对格瑞的感情大概是爱。

所以金闭上双眼,用翅膀的力量暂时性的换来了他所需要的模样。

*

听说了吗,那个毒苹果公爵结婚了!就在上周六。

婚礼排场可大了,伯爵为了他的妻子,包下了整个大教堂作为婚礼现场。

苏菲尔小姐真是好福气,虽然传闻伯爵是个怪人,但是毕竟成了伯爵夫人啊。

我听说,结婚的不是卡维尔家的小姐,是一个不知名的少女!

我的表姐路过时踮起脚尖看了一眼,她说那姑娘真是太好看了,就像壁画上的天使一样美丽。

是的!金色的长发,蓝色的双眸,还有动人无比的微笑!

*

“他们在众人的目光中,交换了誓约的吻,并一起咬下鲜红的苹果。”

*

“格瑞!”

金色长发的少女扯着裙摆跑下楼,她脚步轻快,像是下一秒就要长出翅膀似的扑入伯爵先生的怀里。

“欢迎回来!”

脱下绅士帽的伯爵拥住他的新婚妻子,然后用微凉的嘴唇亲吻过对方红扑扑的脸颊。

“你刚刚在做什么?”

“苹果派!”

难怪,脸上一股浓浓的苹果味。

“今天的苹果派我做的超级好!”

格瑞轻笑一声,“拭目以待。”
他搂着自己的伯爵夫人走入屋内,头也不回一下。

即使他知道了离一切的结束早已不远。

*

当金已经有半年没回天堂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格瑞!”她慌慌张张的从床上跳起来,穿着睡裙赤脚跑入伯爵的书房,“不好了!”

格瑞从书桌前起身摘掉眼镜,他一把搂过金,然后领她踩上阳台边的地毯,那里被阳光晒得温暖。

“做噩梦了?”

“不是,是姐姐!如果我再不回去姐姐就要发现我不在了!”

格瑞眼中的紫色一暗。

“很抱歉,金。”他说道,“那个天使似乎已经发现了。”

*

“……你为什么要救我……”

“唔…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因为你的眼睛很好看。”

“……”

“你还不想死,对吗。”

伸到面前的果实。

“就当作是我对你一见钟情,被爱情冲昏头脑了吧。”

“咬下去,然后咽下去,你就能活下来。”

…………………

…………咔嚓。

*

金色的箭矢蹭着格瑞的发带,直直钉入墙内。

“来得比我想象中的要慢一点。”

金惊讶的瞪大眼睛,本来只有他和格瑞的书房里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还是他最最熟悉家人——秋。她正满脸杀意的拉满弓,将弓箭指向金身后的格瑞。

“姐……!”

“我警告你,快点放开金!”

格瑞若无其事地收紧了圈在金腰部的手臂,金想要挣扎,但是根本动弹不得——他的天使的力量会受到翅膀消失的影响而被束缚,可是现在他想要解开,却发现自己无法控制那些力量。

他只能一边朝姐姐喊住手,一边叫格瑞放开自己让自己去和姐姐解释。

可是他身后的男子却漠视了一切。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秋怒吼道,“如果不是因为那孩子把自己守护的圣果给你,你早就应该在五百年前死了!就连一切惩罚都是他替你承担的,现在你还想要对那孩子的【新生】做什么?!”

金根本听不懂姐姐在朝格瑞怒吼什么,他只是突然发现自己被一对巨大的翅膀包围起来——不是自己的雪白羽毛,而是漆黑的骨翼。

咽下毒苹果的伯爵平淡的回答道。

“所以我不屑被净化了的灵魂,拿它去和恶魔做了一个交易。”

“现在,我终于能和他在地狱中获得永恒了。”

金瞪大眼睛,因为他看见秋扭曲的表情,还有耳边格瑞的轻笑。

我对你的双眼一见钟情了。
在五百年前。

*

如故事的结束一样。
只留下一片黑色的羽毛,人类【恶魔】和天使坠入了地狱深渊。

*

“你是天使?”

“是的,我是金,你的名字呢?”

“………”

“格瑞。”



【END】


赶上了!!!!

评论-44 热度-1442

评论(44)

热度(1442)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