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小红帽的花环(深夜60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瑞金深夜六十分 题目【鲜花】

Little Red paro ,六十分专用题材

前篇:【狼的奇迹

系列目录:作品归档

以下正文:

丹尼尔在收到研究所报告后,并没有如科研员的猜测那样把格瑞和金当作实验品一样关到死,恰恰相反的,他压下了所有要解剖研究的提议,下令说让这两人暂时居住到格林机关的特殊看护房内。

简单点说,就是另类软禁。

金当然不乐意,他知道格瑞是狼,而狼是有危险的怪物,可是他又没有能证明格瑞并不危险的有力证据,只能憋着一肚子的火坐在房间角落闷闷不乐。

格瑞以狼的形态垫在金的背后,侧躺着,用柔软的毛包裹住金全身,安抚似的用鼻尖去蹭金的耳廓。

“非法囚禁就算了,这个屋子里还什么都没有,就连桌上的花瓶都是空的,格林已经穷到连花都买不起了吗?!”

金哼唧出声,不满似的皱着眉把头从毛里探出来,故意拔高声音向门外喊道。警备员无时无刻都在那里,金敢肯定,就算他们藏得再出色,也逃避不了格瑞的鼻子。

因为从进屋起,格瑞就一直都在焦虑的甩尾巴。

金叹了口气,转身侧躺,重新把脑袋埋进格瑞软和的腹部,用脚后跟磨蹭起格瑞的后爪。

“我们该怎么办啊,格瑞……”

格瑞也无计可施。

他不能带着金逃,也不能坐以待毙,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秋的那番话上。格瑞暗暗祈祷,但愿对方靠谱。

金并不知道格林机关真正在防备观察的是他,高级狼的格瑞在某种意义上算是金的附属品——安迷修在火车上很明确的表示他会把那晚发生的一切细节全部写进报告之中,格瑞没有制止,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格林的那群人才不会把他和金分开处理。

即使是地狱,格瑞也想要和金一同坠落。

所以格瑞选择等待。狼将眼睛闭上,头依靠到金的大腿旁,同金一起分享他的郁闷。

打破宁静的是开锁声。

金立刻站起身,摆出防备的姿势,满脸严肃的表情在目光触及一大片紫色后突然就僵愣在了脸上。

不速之客微笑着悠悠开口。

“一来就听见你在说花瓶里没有花,这下正好,我送来的东西也有地方安排了。”

“……丹尼尔先生。”

“秋说过你喜欢紫色,就带来了这个。”

他将花束放进金的怀里,动作温柔语气亲昵,就好像是登门拜访的老朋友一样,还不顾格瑞的注视拍了拍金的脑袋。

“你以前可都叫我哥哥的,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啊。”

“你来是想要说什么?”

丹尼尔注意到了格瑞的眼神,也知道他们无心叙旧,只好耸耸肩膀,顺从金的意思开门见山。

“我知道你在找你姐姐的下落,金。”少年的身子微微一抖,丹尼尔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可是和这么一头狼为伴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格瑞从来没有杀过人!”

“我知道。那个叫凯莉的研究员告诉我说他每次都进食死刑犯的尸肉,并没有猎食过活人。”

“所以我默许了你们的自由。”

“那为什么……”

丹尼尔语气一变,以上位者的姿态站在金和格瑞的面前,不再伪装成温柔的邻家兄长,字字句句更符合他作为格林机关负责人的身份。

“因为你,金,你的危险性比高级狼更大,而现在,这些隐藏的可能已经在逐步变成了确定。”

蓝色的双眼里满是疑惑不解。
丹尼尔下定决心准备开口,可是下一秒,格瑞就换回人型张嘴打断了他的话。

“我会亲自和他说明的。”

“格瑞?”

丹尼尔眯起眼睛反问“你确定?”,而格瑞没有避开对方的凝视,只是点点头。

“好吧……如果你真的能开口的话。”

“我会向金解释明白的。”狼的语气冷冽,又充满着肯定,“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现在大概是明白为什么秋会放心让你待在这孩子身边的原因了。”丹尼尔说,“你确实很值得信赖,对金而言。”

格瑞哼了一声,不予理会。

丹尼尔的目光停留在了金怀里的花束上。

“不久前,秋的GPS定位曾恢复过,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

金惊讶的瞪大眼睛,他下意识收紧手臂,花束的包装纸被勒的刷刷作响。

“姐姐她……”

“她执行的任务我无从得知,但我也知道派格林的人去调查此事并不稳妥。”

“下午好好休息一下吧,金。”

说罢,他又一次拍拍金的头,随后转身离开,就仿佛真的只是为了来说这么一两句废话似的,走出了需要用指纹开锁的大门。

金等丹尼尔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后,保持着疑惑不解的表情看向格瑞。

“格瑞,丹尼尔到底是什么意思?总觉得他和你不停的在打哑谜啊……”

格瑞没有回答,他接过金怀里的花束,将它放到桌上,边拆包装边将花朵拿出来,似乎是要放进花瓶里。

金兴致缺缺地别过头去。

“结果连姐姐到底在哪里都不知道……他来到底想说些什么啊……”

“初始之森。”

“诶?”

金一愣,看向格瑞,就发现他的狼正手握一张湿淋淋的纸头,仔细的默念着什么。

“秋的定位出现在初始之森的南部。”

格瑞走近金的身旁,压低了嗓音,把纸片拿到金面前,让他看清上面的字。

【晚上十二点,格林市南边的火车站,第十节车厢。】

“!这是!”

格瑞点头,丹尼尔的那句下午好好休息确实有必要——如果他们今晚需要夜跑的话。

就好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金有些激动的给格瑞一个熊抱,并且为了把欢呼全压碎在喉咙里而将脸埋进格瑞的胸口,发出闷闷地声音。

有了姐姐的线索,还能逃离这个鬼地方。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原本只会让金觉得奇怪的花朵现在也看上去顺眼了不少。

“这是紫罗兰吧。”

金把花放进花瓶里,可是它们太多了,根本放不进。金只好装入一部分,剩下的被他拿在手里把玩片刻。灵机一动,他突然想到了解决的注意,于是兴致勃勃地忙活起来。

格瑞变回狼型,在金身边低声呜叫。

“这个还蛮适合格瑞你的!”金的动手能力很强,两三下就把大致的形状给搞定了,“姐姐告诉我紫色的紫罗兰的花语是【对我而言你永远是那么迷人】,嘿嘿嘿……”

金红着脸,把做得有些松垮的花冠戴到狼的头上。美丽的花朵和灰狼的眼睛有着如出一辙的颜色,看上去很漂亮。

格瑞眨眨眼,立马选择变回人型。

“啊!不许摘下来!”

伸手取花环的动作一顿,格瑞无奈的看向金,用眼神询问后,他又听到了第二遍的“不许摘!”。

格瑞只好拿过桌上剩下的碎花,拿它弄成环状,戴入金的手指根部——礼尚往来,既然金为难他,那他也不打算让金舒坦。

“……好女孩子气……”

我戴就不女孩子气了?

看懂了格瑞抱怨的眼神,金笑嘻嘻地搂上他的脖子。

“因为格瑞好看嘛!”

狼深深吁了口气,他决定还是不告诉金这花不是紫罗兰而是三色堇,反正格瑞心知肚明这花确实适合他们,那就够了。

紫色的三色堇。
沉默不语,无条件的爱。

金用嘴唇轻触格瑞的脸颊,下一秒,他整个人就埋进了松软的狼毛之中。

“呜啊!格瑞,你干嘛啊突然变成狼?”

快点睡觉。
狼用鼻子蹭过金的额头,脑袋上的花环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斜过来一些。
好好休息一下。

“好吧……”

金伸手去扶正狼头顶的花环,又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了老半天,这才嘴角带笑的闭上眼,在格瑞怀里放松身体。

“格瑞你也睡吗?”

狼抖动耳朵,巨大的尾巴盖到金肚子上,紫色的兽瞳注视着他的侧颜,也随之缓缓闭上双眼。

在小小的空间里,他们像相拥一样依偎在一起,分享同样的梦。




这大概是格瑞和金回格林市后最舒服的一个午觉了。


【TBC】


三色堇的花语还有【喜忧参半】的意思,丹尼尔会选择它是因为对于金而言狼化和秋的下落确实是喜忧参半……

接下来就又是日常系故事了,希望六十分的题目可以友好些ry

评论(37)

热度(1329)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