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恶魔和他的新娘⑤

魔法师の嫁+ 妖精伯爵 的欧洲古代魔法pa



前一章:我们回家吧



其他作品:作品列表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⑤火烤栗子噼啪作响


金窝在格瑞的怀里迎来了他离开登格鲁村后的第一个秋天。

落叶枯黄掉落,原本温和打暖风也多了几丝寒意。金并不畏寒,但是突如其来的温差让短袖短裤的男孩还是没忍住喷嚏连连——于是格瑞便取消了室外课程。

“格瑞,其实我一点都不冷……”

金拉扯着极其不合身的长袖衬衫,袖口翻折了好几圈,却依旧遮住了他大半个手掌。他撇嘴扭头看向身后的银发魔法师,蓝色的眼里明晃晃的全是“我想出去玩。”

“等你学会了保温魔法再谈出门。”

格瑞把手放到金的脑袋上,示意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上。犟不过格瑞的金只好哼唧着重新听课。当然他也没有那么听话,啪嗒吧嗒晃动的腿有意无意地全踢在格瑞的小腿上,隔着斗篷,不痛但足以恼人。

可惜抗议无效,格瑞似乎完全不在意,只是继续念着书本上的内容。关于魔法,格瑞已经教得深奥许多,因为他发现他的妻子很有天赋——但这并不代表他热爱学习。即使格瑞的手压着他的脑袋对准书本,他也能开小差开个十万八千里。

秋天,森林,刮风,落叶。
金就突然兴奋起来,拽住格瑞的手臂再次扭头。

“都秋天了,格瑞你说树林里会不会有栗子?一定有的吧,上次路过森林的时候我好像看见栗子树了。”

金想起去年秋天村子里孩子们结伴去捡栗子的种种,突然就很好奇他身后的魔法师是否也像他们一样体验过丰收。

“格瑞你捡过栗子吗?!”

如果不回答,那看来今天的课就只能终止了。格瑞不得已,只能暂停教课。他摇摇头,很认真的告诉金。

“如果你想要吃栗子,叫寇伯准备就行。”

金立马嘟起嘴来,拉扯着格瑞的衣袖反驳。

“秋天栗子的乐趣就在于自己跑去捡,捡多少就烤多少,那样才美味嘛。”

男孩说得掷地有声:“自己捡来的栗子和别人给的栗子完全不一样!”

明明一样都是栗子。
格瑞不动声色的叹息,他发觉自从金和自己熟络之后,就总是给他带来一些从来没有过的无奈感,还有各种歪门斜道的奇怪说法。

“格瑞你居然没有捡过栗子,真是太可惜了,那可是秋天最大的乐趣啊。”

说罢,金就作势要从格瑞腿上滑下来,并拽着格瑞带他去门外的秋风里体验一把“秋天的乐趣”。不过还好,在此之前凯莉的出现成功让金停下在格瑞容忍的边缘试探。

“你们这是要准备出门?”

皮克希靠墙放下一个大布袋,手拿另一个小巧的白色收口袋,晃晃悠悠的走到格瑞身旁,把几枚银币塞入黑色的斗篷口袋里,又转身看向金。

“那我劝你最好换身衣服再走,男孩,外面的秋风能保证把你给刮了走。”

“今天不出门。”

格瑞断言道,他看向那个大布袋,打了个响指后寇伯们立刻从角落里井然有序的跑出来,撑开袋子拿出其中的东西。

金嘴里还在唠叨着栗子栗子,目光却随着格瑞的动作全投向了那个大布袋,被寇伯们拿出来的全是衣服,目测大小都一样,设计有些恶趣味,但看上去足够保暖。

“哇!凯莉这是你买回来的吗?”金从寇伯手中拿走了一件天蓝色的蝙蝠衫毛衣,迫不及待的展开,放在自己身上比较大小,“谢谢你!”

“不客气,小家伙。”凯莉抿嘴一笑,“不过你确实应该谢谢我,不是每一个皮克希都愿意冒着寒风跑去城里替人买衣服的。”

“特别是替某个一大早就把我从美梦里吵醒的黑羊角跑腿。”

凯莉瞟了一眼格瑞,对方全然无视,只是把金手里的衣服重新递还给一旁等待的寇伯,然后一把捞起金重新让他重新坐回沙发上,自己踱步上了两楼。

“格瑞!我有厚衣服了,我们能出门捡栗子了吗?”

金满怀期待的结果仍旧是一句平淡的“不行。”,格瑞的身影消失在金的视线里,他泄气地耷拉下肩膀,肉乎乎的脸皱到一块,看上去可怜极了。

凯莉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心想格瑞的情商和他的语言能力一样弱——外面风大不假,但不让金出门的最主要原因还是丰收祭即将来临,精灵们不分好坏善恶全会出门收集过冬用的物品和食物。金虽然算是半个(连见习都算不上的)魔法师,但是还不能完全自保。格瑞也是出于为了金的安全着想,才不允许他出门的。

可是你不说出来,你的新娘哪会知道你的用心良苦呢。

凯莉好笑的掂量了下手中的布袋,手腕一转,直接放到了金的脑袋上。

“好啦小家伙,今天先安分的呆在屋子里吧,明天等风停了说不定黑羊角就肯带你去森林了呢。”

金扒拉下白色的布袋,惊讶的发现那是一小袋去壳的栗子。

“凯莉!”

“森林里顺路捡的。”,凯莉笑着回答道,俏皮的朝二楼的某位魔法师吐了吐舌头。金兴奋地把栗子举起来给格瑞看,邀功一样似的:“森林里果然有栗子,格瑞,我们明天一起去捡吧!”

“………那你必须把明天的课程一起学完。”

格瑞说罢,转身又回了二楼深处的房间。

欢呼的少年没有注意到,可是眼尖的皮克希不会看漏魔法师手里厚的得过分的小斗篷。

什么嘛,凯莉心想,黑羊角居然会服软,真是太稀奇了。


*


格瑞说话算话,他为金套上凯莉新买来的蓝色蝙蝠衫,又给他围了条绀色的围巾,直到金嚷嚷着热他才打消了要给他施加一个保温魔法的念头。

“为什么要给我穿这么多啊,我真的不怕冷的!”

金坐在格瑞的手臂上,双手搂住魔法师的脖子,银色的碎发有些扫过男孩的脸颊,让金痒得不行,不自觉的笑起来。

“即使拥有魔力,你仍是一个幼崽……”格瑞回想起他从老熟人那里拿来的书籍里对人类幼崽都称呼,有些犹豫的改口,“我是说,孩子。”

“可是我真的不冷,倒是格瑞你穿这么少没事吗?”

金搂脖子的手贴上格瑞的脸颊,魔法师的体温一直都偏低,和孩子特有的高温形成明显的温差。

“不用管我。”

“这可不行,我不能感冒,格瑞你也不能。”金一边说着一边把绕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开一圈,随后缠绕到格瑞的脖子上,“这样会不会暖和一点?”

格瑞其实根本不需要防寒,他身体的大部分都是由魔力组成的,严格意义上根本不算人,既不会感觉冷也不会感觉热,所以也不会感冒。

可是似乎金的这个举措真的让格瑞觉得有些闷热——围巾上残留的温度差点灼烧到格瑞,烫的他忘记了拒绝。

“………随便你了。”

格瑞抱着金推开了门,金扭头朝屋内的皮克希说再见,得到对方敷衍的挥手。

秋风比金想象得还要凉,但是久违的新鲜空气和阳光都让男孩充满了活力。格瑞缓步走过石子路,一点点靠近森林的兽道。

“不许离开我的视线。”

“好~”

金被格瑞放了下来,而围巾留在了格瑞的脖子上。金有些兴奋的想要冲进森林,但是格瑞拉住了他,他只好压抑住自己的冲动,攥紧魔法师微凉的手,一蹦一跳地朝森林深处走去。

风拂过大地,枯黄了的草在鞋底沙沙作响,
金摇晃着格瑞的手臂,低着头去寻找栗子的踪迹。格瑞不动声色的释放驱散恶意的魔力,逼退那些黑暗中的坏精灵,一边领着金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生怕自己冒冒失失的新娘一个不留神就撞到树干上。

金看得很仔细,有点认真过头了,这让格瑞愈发不能理解。只不过时捡栗子罢了,为什么这种事金可以这么认真,而等学习魔法时就金就有些敷衍对待?

或许他还得找机会和那个不靠谱的老熟人聊一聊,格瑞在心里叹了口长气,他是真的搞不太懂人类的思维……不,或许只有金的思维他一点都搞不懂。

“格瑞!我看到了,在那里!”金突然惊呼起来,“地上有好多啊。”

格瑞跟上金的速度,等金蹲下后格瑞才松开他们相握的双手。温热的等掌心瞬间接触到秋风,让格瑞下意识的握紧拳头,想要挽留那些温度。

“昨天的还不够吗?“

金停下翻找的动作,他抬头看向格瑞。

“可是那不是我自己捡到的,不算数。”

什么不算数?格瑞没有问出口,因为金下一秒就又把脑袋埋回草地上,扒开草丛东张西望。

“格瑞你也来找找嘛,说不定我们下午就能回去烤栗子吃了!啊,这里有好多!”

只要格瑞愿意,他大可以挥挥手指用魔法收集齐整个森林里的栗子,可是不知为何,格瑞看着金如此卖力的模样,居然也鬼迷心窍地跟着慢慢蹲下来,学着男孩的动作拾起一个毛栗。

“要这样子拨开的,我来教你!”

金兴致勃勃地凑过来,手指搭上格瑞的手,高于平均体温的暖意再次回到了格瑞的皮肤上,让魔法师不自觉地软和了表情。

指腹轻轻按压在格瑞的手关节上,用力一挤,那些看上去坚硬的绿刺被挤开一个口子。

“沿着那个缝撬开来,就能把栗子拿出来啦!”

格瑞低头,学着金刚才做的那样,一点点掰开绿色的外壳。金发的男孩一直带着灿烂的笑容,就仿佛见证了什么奇迹似的,在格瑞耳边感叹个不停。

“很有意思的对吧,欸,格瑞你把栗子拿出来给我看看啊,里面有几个?大不大?”

格瑞把两个栗子放入金的手掌上。

“唔……嘿嘿嘿。”

“笑什么。”

“不告诉你!”金把栗子攥到手心里,“这是格瑞第一次自己动手捡的栗子,回去一定要好好烤。虽然少了点,但是正好两个,你一个我一个!”

“我就不用了。”

“可是秋天的栗子就是要和家人分享才会好吃啊。”金看向格瑞,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率真,一字一句的说道,“而且这是格瑞第一次吃自己捡的栗子不是吗?很值得纪念的!”

纪念?
格瑞一愣,在他的记忆里没有什么能够值得纪念的东西,只是简单的栗子而已,比不上任何一本难以获得的魔法书,也不及哪句拗口的咒语。可是金高兴得不得了,就好像发现了新世界一样——比划着要怎么处理这两粒栗子。

“吃掉会不会太可惜了?要不然我们带回去吧,放到卧室的床头柜上……”

“金。”

“?”

格瑞伸出右手,脱去手套,直接包裹上金攥紧的拳头。他低声吟唱古卢恩咒语,金疑惑地眨眼却没有开口询问,只是乖乖等待。

手心中的温度一点点上升。

“好了。”

格瑞让金松开,拿走其中的一粒。
咔嚓,咔嚓。

剥去外壳后,软糯的甜味随着热气一起迷漫开来。

“欸?!已经烤好了吗!”

格瑞把剥好的栗子顺势扔进金张开地嘴里。他看着男孩哈呼哈呼的吐着热气,微微上扬嘴角。

“唔,好烫啊……但是好好吃!”

“是吗。”

“等一下啊格瑞,你的这一粒怎么办?”

格瑞挑眉。

“你不是说了吗。”

你一粒我一粒。

金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将手里的另一粒栗子剥开,递到了格瑞的嘴边。

“是不是很甜啊?”

格瑞慢慢咀嚼着,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如他所愿的,男孩笑得更开心了。




*


结果两人捡栗子捡了一个下午,这件事被凯莉知道后,格瑞又被皮克希嘲笑了整整一个晚上。

“你就陪着他在树林里蹲着捡了一个下午的栗子?”凯莉抹掉眼角的泪花,没忍住,又哈哈哈地笑起来,“天呐黑羊角,你居然还会有童心?还会未泯?这简直比吸血鬼喝起了番茄汁还好笑。”

格瑞没有理睬凯莉的嘲笑,他调配好药剂、嘱托寇伯把今天吃剩下的栗子全做成栗子泥,转身走向卧室。

今天还没有结束,格瑞有预感,所以他没有摘下头巾,只是坐到床边翻开本杂谈,有一下没一下的掀过纸面。直到门外响起一段由远至近的脚步声。

叩叩。

格瑞在门被推开的同时合上了书本,他顺着光看过去,就看见换上睡衣的金正蹑手蹑脚地准备爬上床。

“怎么了。”

“嘿嘿嘿,有东西要给你。”

金爬过半个床,直接趴到了格瑞的大腿上,煞有介事地把什么塞到格瑞手心里,然后低声说道。

“这是我今天捡到的最大的栗子!”

他搬动着格瑞的手指,让他握紧那颗果实。

“姐姐告诉我说,秋天第一趟捡到的最大的栗子里有栗子精灵,它可以实现一个愿望,然后这个愿望能维持整整一年。”

昏暗的烛光下,那双蔚蓝色的眼睛看上去美丽极了。

“………为什么给我?”

“因为格瑞救了我呀。”金说道,“我没什么好报答你的了,所以想来想去,就决定把这个一年一次的机会让给你!”

男孩咕噜一下在魔法师的膝盖上翻了个身,一头柔软的金发凌乱不堪,遮挡住了眼中的笑意,只有嘴角到笑容灿烂无比。

“许个愿望吧,格瑞。”

没有什么栗子精灵,金。格瑞本来是想这么说的,可是等冷漠的话语要从嘴边滑出时,那些字句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只有一年的期限吗?”

金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回答了。

“呃,姐姐是这么说的。”

格瑞拿起那颗栗子,在烛光下凝视了片刻后,喃喃开口道。



“那么明年,再陪我去捡一次栗子吧。”



希望那时候你还在我的身边。


【TBC】


后一章:到访的伯爵先生

写得太垃圾了我想死

评论-37 热度-1201

评论(37)

热度(1201)

©小笛 cp23@P79 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