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Witch Arrow . Before

新年快乐!

是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的neta!

这次和 @逆行-守序善良 宝贝一起合作滴,希望大家能喜欢w


点我看不老魔女金和人魔混血瑞


可配合BGM:共に歩く道 或者 姫様への想い


以下正文:


“诶?!这里怎么会有恶魔的孩子……哇这个伤口看上去就好痛哦……”

“………”

“你别动啊,我看一下……嘶!你干嘛躲啊!伤口不是扯得更开了嘛!”

“…………别碰我。”

“原来是男孩子啊。”金发的魔女丝毫不在乎对方的警惕,他撩拨开因为血液凝固而结成缕状的银发,认真打量了一番,“看样子是人魔混血……”

自称矢量魔女的金从草坪上站起,他顺手把那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孩一起抱入臂弯之中。受惊小兽似的孩子在慌乱不安里挣扎,被狠狠拍了拍屁股。

“放开、我!”

“你想让我放你下来?”

没想到魔女真的停下了脚步,本来还动个不停的男孩瞪大眼睛,有些意外的看向金发碧眼的魔女,只见对方扯出了一个算不上亲切的笑容,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真的……会放我下来?

“……嗯。”

男孩迟疑片刻,默默点点头。

“哦~”蔚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但我是邪恶的魔女哦。”



“我最喜欢做别人不想要我做的事情啦!”



他笑着搂紧怀中的男孩,一脚踩上金黄色的矢量箭头,飞向森林深处的木屋。



*


欺负一个孩子可不符合魔女的美学。

金好心情的挥动手指,堆放凌乱杂物的房间稍许多了几处能下脚的地方,他把怀里的男孩随手放到藤床上。这个孩子太轻了,就好像不存在重量似的,金看了眼纹丝不动的藤蔓,又回想了下刚刚毫不费力的孩子抱,突然有点心酸。

“让我想想……绷带和伤药在哪里来着?”

虽然矢量魔女老是冒冒失失的,但是鲜少受伤,有时被友人戏称为筋骨清奇。不过他还是备了些伤药和绷带以防万一——现在就是这个“万一”的时候了。

叠放的书籍、散落一桌的瓶瓶罐罐、碾磨到一半的各类药草,还有挂在窗台等待风干的花束………

金好不容易才从犄角旮旯里翻出一小瓶补血的治愈药水,正当他准备找找桌面上有没有绷带的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男孩突然开口。

“你……是魔女?”

“啊?哦,对。”金一边摞书一边打开箱子,“我是矢量魔女。”

“为什么要带我回来?”

男孩声音嘶哑,听上去满是困惑不解,又有点认命了的意味。

“是打算……吃掉我吗?”

金听着一愣,刚够到手的绷带差点滑出去。

吃?吃什么?你?人嘛???

虽然童话和民间传说里老是把女巫和恶魔捆在一起讲,又是无恶不作又是吃人喝血,但说实在的,除了样貌不老寿命很长还有点魔法外魔女和普通人几乎没差……大概?

魔女到底吃不吃人金不能打包票,不过他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吃的。

“吃人?”

金脑袋一转,刚想出口否认,就看见那个孩子的身子抖了抖,表情凝重得不得了。

可以算得上是唯一亮点的紫色眼睛里满满都是警惕,可仔细一看,眼眶微红还湿漉漉的,明显就是在逞强。再配上浑身脏兮兮的可怜模样,简直是又可爱又让人忍不住想要去逗弄一番。

魔女的蓝色眼睛咕噜一转,笑了起来。

“当然吃啦,否则你以为我干嘛要把你捡回来?”

果不其然,孩子的身体又是一抖,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不过嘛……”

金三步并两步的走到男孩面前,有手指轻轻点住他脑袋上的角——恶魔的象征,轻快的说道。

“你还太瘦了,不够我吃,我打算养肥!”


于是,魔女就决定收留了这个无处可归的恶魔之子。


*


魔女们不喜欢人类。

硬要说的话,在魔女眼中森林里的任何一头野兽都要比人类可爱得。动物们要比人类单纯多了,也易懂,相处起来根本不用费心思。人类有太多的心机和顾虑,当然,还有名为“非我族者其心必异”的古怪思想,搞得魔女们一点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金也一样。作为这片森林的管辖者,他不是不知道这附近有多少村庄,也不是没有伪装成普通人去过镇上,但是到头来他还是选择定居在了森林深处,没有特别的事就不走出森林内圈。

如果说制造麻烦是人类的特长,那怕麻烦大概就是魔女的天性。

要不是因为药材不够,说不定金还捡不到格瑞——那个捡来的男孩的名字,就在三分钟前金给取的。

坩埚里的牛奶煮得咕噜咕噜冒泡,汤勺自顾自的搅拌着,此时此刻操控它的魔女则在和男孩玩着一点都不有趣的你追我赶游戏。

即使带伤,男孩也依旧动作敏捷。金敢确定,要不是这孩子身体虚弱,自己可能已经动用矢量魔法了。

他费了些功夫,动作温柔却牢实地抓住对方,也不顾及什么面子问题,直接把对方破烂的衣服布料全部扯了下来。露出的伤口和血迹让金倒吸了半口凉气。

魔女早料到格瑞是被村人赶进森林的。
他身上的伤口一看就是人为造成的刃伤,现在仔细观察,还有石子、木块砸的钝伤。新伤旧痕的,零零碎碎的几乎布满孩子整个身躯。

这也有点太过分了吧......

金假装凶狠的瞪了眼格瑞,说着“老实点,否则我就真的把你吃掉了!”,伸出的指尖微微碰上那绽开的血肉,暗暗咬牙的同时又忍不住感叹恶魔的血液有多么强大——男孩能活下来全靠这血液拥有的不凡生命力。

“格瑞,喊出来也没问题的。”

状况外的男孩表示疑惑,不过他来不及问清原因,那比刺伤还要强烈的炙热感就已经席卷了他的身体。

“啊————!!!……唔嗯……嗯……”

破碎的嘶吼只响了一声,剩下的全都被忍下,断断续续的呜咽听得金又是一阵心疼。

不过总比流血不止要好。

“好了,小家伙。”金起身,大功告成似的拍拍手,“帮你把魔力疏通了,接下来就算不用药,靠你自己的恢复力也能短时间内痊愈了吧。”

既然药都找出来了,也就意思意思涂一点好啦。

气喘吁吁的孩子眨眨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当作玩具似的给翻来覆去折腾起来。等格瑞满身都是金用绷带打了个难看的蝴蝶结,笨手笨脚的魔女这才满足的收手,为格瑞套上自己的旧睡衣。

他得意的起身看向格瑞,小孩懵逼的表情成功逗乐了魔女。

现在,除了脏了点,还有那一对恶魔角,看上去就和普通的孩子没差了。

金端详了片刻,最后还是没忍住想要去揉一把男孩的头发,可是指尖在触及那灰蒙蒙的发丝之前就被对方下意识的躲闪开。很好,魔女嘟起嘴,不依不饶的伸出两手一齐抓住对方的脑袋,狠狠揉起来。

“我都帮你这么多忙了,格瑞你也太小气了吧!头都不让我摸一下!”

“放开………”男孩想要抵抗,一边扭动脑袋一边喃喃道,“格瑞是谁?”

“你啊。”

金说的理所应当的,把男孩搞得又是一噎。

“我……我没有名字……”

“哦,那好。”金点点头,挥了挥手臂,坩埚倾倒,牛奶一滴不漏的全装入了杯子中,晃晃悠悠地浮到身边,“你现在有了。”

“灰不溜秋的小恶魔,格瑞,又顺口又形象。”

他拿过杯子呼呼吹了几口,等热气散了些,就塞进格瑞的怀里。

“先喝点热牛奶吧,过会开饭。”

格瑞手足无措地低头看了眼杯子中奶白色的液体,又抬头望向金。

“不喜欢牛奶吗?”明明书上说人类的孩子有喝牛奶的习惯啊。

格瑞疑神疑鬼地嗅了嗅杯子,除了牛奶特有的味道,就只有丝丝香甜的气息。

“……你……下毒药了?”

金眨眨眼。

“放心。”他莞尔一笑,“毒不死你的。”




*


最后格瑞还是一口气喝下了小半杯牛奶。

说不清是不是美味,格瑞抿嘴,可是很暖和,从食道一路热到痉挛的胃中,让他惊觉自己其实已经饿到不行。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用余光注视起那个正手忙脚乱指挥锅碗瓢盆的金发“魔女”。

格瑞知道对方没有任何恶意,即使金发的魔女说了很多威胁的、恐吓的话,那双蓝色的眼睛依旧清澈见底,比村子附近的溪水还干净。或许是因为他身体里的那部分血统,亦或是出生以来遭遇的种种对待,格瑞很敏感,特别是对那些负面的情绪——厌恶、恐惧、嫌弃、鄙夷,可是从这个“邪恶的魔女”身上格瑞愣是什么都没感觉到。

总之格瑞就是能明白——这个把自己捡回来的魔女是个好人。

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的目光,忙碌的魔女扭过头,原本还算柔和的微笑又变得呲牙裂嘴起来。

是好人吧…………大概?

他摩挲着自己的腹部,那里的伤口已经不再疼痛,又因为涂抹的奇怪药膏而有些凉飕飕的,不说难受,就是有点不适。

还有这身衣服,格瑞快速扫了魔女的背影一眼,抬起手嗅了嗅宽松袖口,鼻尖蹭上衣料。比麻布要顺滑千万倍的柔软布料上传来很淡的薄荷味,缓和他最后的那些紧张感。

除了薄荷香和太阳的味道,还有些说不清的药草味,混杂在一起,莫名的让格瑞觉得安心。这股味道很熟悉……在哪里闻到过?格瑞默默回忆了一下,才意识到这是魔女的味道——他被抱回来的一路上就是这个味道包裹着他。

他红着耳朵深呼吸一下,小腿不自觉的晃了晃。

默默观察着格瑞一举一动的金不动声色的抿起嘴,

人类的孩子,和小动物没什么区别嘛。

魔女窃笑着召唤来一块新的毛巾,沾好热水隔空狠狠糊上男孩的脏脸。


*


金的厨艺得过且过——是他的魔女朋友们公认的一般。毕竟这么多年来除了小型聚餐,金下厨的唯一目的只有填饱自己的肚子,只要不是太难以下咽,金都能接受。

不过今天金有点怀疑自己的厨艺是不是突飞猛进了。

“慢点……别一口气吃这么多!欸?!噎住了吗?!赶紧喝口汤!”他手忙脚乱的抚摸过男孩骨节分明的脊背,勾了勾手指叫勺子舀来一碗汤放到格瑞面前,“没人和你抢,你慢慢吃……等一下骨头给我吐出来!”

格瑞狼吞虎咽的模样吓到了金。
他有种这孩子要吃下一整头牛的错觉,也有了种自己突然成了顶级大厨的茫然感……虽然金知道后面的那个绝对是错觉。

大概是很久没有好好吃饭了,格瑞对于端上桌的食物只迟疑了一下,就伸手抓起塞入嘴中。来者不拒,金塞了格瑞一勺子蘑菇汤,又从格瑞嘴里扯出了半块羊骨头,心想这点倒是蛮符合金的吃饭准则的。

之前涂药的时候金就因为那瘦骨嶙峋的模样吓了一跳。金也不好出声阻止格瑞叫他别吃太多,只能一边给他擦嘴一边给他顺气,默默思索起胃药放在了哪个角落来着。

等吃空掉的盘子们各个跑进水槽,格瑞和金不约而同的吁了一口长气。

男孩揉了揉肚子,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吃饱,还不是别人的残羹剩饭——倒不如说魔女吃的是他的残羹剩饭……

格瑞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他捂着腹部抬头去看魔女,发觉对方也正在看向自己,蔚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吃饱了?”

“……………嗯。”

“肚子难受?”

“………没。”

那盯着我看做什么?金纳闷,想了想还是召唤来一瓶胃药防着。

格瑞犹豫了好久,才喃喃出声:“……谢谢……”

金的表情一愣,他没有料到这个小家伙会这么快服软。
这不是要比一开始的刺猬模样顺眼多了吗,他笑着,把手伸向格瑞的脑袋。

这次,男孩没躲开。

“不客气,格瑞。”

这头银发可要比星月魔女家的黑猫手感好上千万倍。



对格瑞而言,他今天经历了真正的大起大落。

村里人容忍了他的存在这么几年,却还是放心不下他这个异物,决定要处决他。当那些村民拿起武器刺向格瑞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放弃,可是满怀的不甘促使他挣脱了麻绳的束缚,往禁忌等森林里跑去。

腹部的伤口血流不止,他本来以为自己会死在森林里的。

结果事实是他被魔女捡了回去,治好了伤,擦干净了身体,吃了一顿饱饭,还被起了个说不上好听但是确实很顺口的名字。

现在,他坐在软和的兽皮椅子上,穿着舒适的衣服,没有丝毫难受。

久违的饱腹感和暖意混杂成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一点点软化男孩的心,又因为心脏的跳动儿随着血液循环到全身。

压抑许久的疲惫终于能宣示自己的存在了,格瑞的眼皮慢慢变重,视线渐渐模糊……

“困了?”金捞起格瑞,把他放回藤床上,“那就睡吧,正好我也要睡个午觉……”

金嘿咻了声,利索地爬上藤床,把格瑞往床内侧一推,也跟着躺下。

他拍拍格瑞的脑袋。

说起来,是不是小孩子都要有个晚安吻来着?金回忆起一百多年前姐姐对自己做的,有模有样的重现了一下——格瑞的额头被绷带缠满了,没处能下嘴,那就亲恶魔角上吧!

格瑞吓得浑身一抖。

“这………”他佯装镇定,颤颤巍巍的说道,“你干嘛?”

金眨眨眼,这孩子不知道晚安吻?
那……魔女坏心眼的抿嘴一笑,露出自以为狡诈的笑容,一把将男孩搂进怀中。

“是魔咒!让你逃不走的魔咒!”

事实证明,魔女的魔法很管用。



*


魔女抚养起了这个有一半恶魔血统的男孩。


*


“……你明明是男的,为什么是魔女。”

“魔女只是一种统称罢了,和性别无关。”

“………真的不老不死吗?”

金发的魔女把魔法书合上,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什么,又慢慢沉淀下来,最后,他语气轻快的说道。

“谁知道呢。”

大概能活很久吧,至于死不死,金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他也不知道姐姐到底还有没有活着。


*


“放我下来。”

“你确定?掉下去的话你就死定啦。”

金踩在他的矢量箭头上,漂浮得比森林里最高的冷杉树还要高,放眼望去,整个森林都能尽收眼底。

格瑞似乎很讨厌金抱他——用那种抱小孩的方式。可是飞行一向是魔女首选的最佳出行方式,它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金的矢量滑板只有这么大,自然而然的,格瑞就必须待在金的怀里了。

“我有翅膀。”

金好笑的看着格瑞释放魔力让他背后的恶魔羽翼展开,噗嗤笑出声。为了回应这场小孩子的赌气,魔女伸手拉了拉那小巧可爱的翅膀尖,用感叹的语气说道。

“比昨天晚上吃的鸡翅膀还小,格瑞,你是打算让我先抵达目的地,再花个十年等你和我汇合吗?”

“等什么时候你的翅膀长结实了,我就让你自己飞。”




*


“不问我去哪里?我说不定是要去把你卖掉哦?”

“………”

“小孩子太闷不讨人喜欢啊。”

“………放我下来。”

“还没放弃啊……”金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比划一下,“等你长到有我腰这么高了,再和我提这个要求吧。”

他们飞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着陆于一个偏僻的小巷角。金拉扯过自己的兜帽,又帮怀里格瑞的斗篷拉严实,保持着抱住格瑞的姿势从昏暗的小巷子里走出去。

“翅膀不许放出来,也别多说话,老实点。”

阴影下的蓝色眼睛俏皮一眨。

“如果你乖的话,我就送你个礼物。”

“我们………去哪里?”

“这时候才问,你不觉得晚了吗?”

金咧嘴一笑,神秘兮兮的凑到格瑞耳边,轻轻说道。

“魔女集会。”


【TBC】


会有after的,金宝,想想你的所作所为吧(爆笑)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评论(77)

热度(3454)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