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Witch Arrow . After

是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的neta!

和 @逆行-守序善良 宝贝一起合作滴,希望大家能喜欢w


人设:点我看不老魔女金和人魔混血瑞

上一章:Witch Arrow . Before


可配合BGM:雑踏をゆく


以下正文:



*

当一群魔女聚集在一起,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布满荆棘的昏暗城堡,咕噜咕噜冒着诡异颜色蒸汽的坩埚,嘎嘎嘶哑的乌鸦徘徊,令人作恶的刺耳尖叫?

格瑞被金稳稳抱在怀里。兜帽太大了,又被金拉得很低,男孩只能从布料缝隙里看到黑白相间的地板和魔女衣摆下的脚。

四周很安静,没有想象里的那些不详鸟叫和尖锐笑声,只有抱着自己的魔女轻快的脚步声和格瑞自己的心跳——他有些紧张地攥紧金的衣领。

金误以为格瑞是觉得无聊,心里念叨着果然还是孩子,默默把脚步加快。

“就快到啦。这么迫不及待?”他轻笑道,“到时候你别随便乱跑啊,要是被别的魔女抓走了,那我估计也救不回你。”

格瑞攥金斗篷的手更用力了。

等魔女推开厚重的木门,踩上石板楼梯,一点点盘旋向下,格瑞感受到了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氛围——没有地下特有的阴暗潮湿感,倒不如说还有点热,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和甜味,还能听见一两声不属于他们之间的对话声。

“欸,今天矢量魔女也来了?”

“还抱着个什么……该不会是小孩?”

“感觉到有点魔力,啊呀,该不会是矢量生的?”

陌生的气息越来越近,格瑞下意识搂紧了金的脖子,把脑袋搁到进的肩窝处,整个人伏在魔女的怀里。

金把这个动作当成是格瑞怕生,于是没忍住又轻笑了几下。可是只有格瑞的本能知道,他这是在守护能让自己安心的味道,让自己魔女的味道不被环境影响。

金扯下自己的兜帽,朝认识的同伴挥挥手,自然地抚上格瑞的后背。

“半个月前捡的!”


*


格瑞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从参加魔女集会开始,再到金抱着他离开那个神秘的地下密室,他一直都乖乖听从金的要求,不乱跑也不乱说话,像是个精密人偶一样被金抱坐在臂弯里。

魔女的集会没有古怪的药剂或者乌鸦,只有浓过头了的红茶和甜得发腻的饼干。格瑞咽了口唾沫,现在他觉得牛奶真是太好喝了,要比苦涩的红茶好喝千百倍。

矢量魔女的人缘不错,自从进了门,就陆陆续续的有人来打招呼。他们谈论格瑞听不懂的东西,有金币,有国王,还有灵脉什么的……但是次次话题的最后都会被引到格瑞身上——不管这个幼崽是什么,对于避世俗的魔女们而言都是惊喜,当然,他是矢量魔女带来的,这也占了一大部分惊喜的原因。

“小家伙你叫什么啊~”

格瑞愣了愣,他觉得这个问题大概是可以回答的,于是张开嘴,可还没等他吐出第一个音,金就已经隔着斗篷按上了他的脑袋。

“星月,有点过分咯。”

“啊啦啦,我就问问嘛,又不是一定要知道答案……”黑色长发的魔女捻起一片饼干,“矢量你也稍微注意点,有心人都能感觉得到这孩子的血统不凡,这么明晃晃的带来集会你就不怕被抢走?”

“单独放家里我怕他逃走啊。”矢量魔女说得无辜,“再说了,就是因为这原因,所以我才来找你嘛。”

伸向嘴边的饼干一顿,凯莉盯着金看了好一会,见对方娃娃脸上的笑容不变,放下饼干叹了口气。

“………当年那个只会躲在姐姐衣角后,被骗还帮数钱的你去哪里了?”

金得意的扯扯嘴角。

“那都是一百年前的事啦。”


*

他们当天下午就回到了森林深处的木屋。

格瑞被金赶着去洗澡了,盆里的热水因为魔法一直保持在舒适的温度上,奶白色的泡泡之间还穿梭这几个橡皮鸭子——被魔女用魔力驱使着在格瑞身边打转,看上去又蠢又烦。

在第三次赶走那些个橡皮鸭后,格瑞拘了把水洗脸,从指缝里偷看正坐在工作台上忙碌不已的魔女。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监护人,格瑞的看法很是复杂。他当然是心怀感激的。在为格瑞治完伤后魔女也没有赶他走,似乎是真的打算养他,还在平时逗弄他玩的间隙里教他识字读书。

当然,与感激共存的还有说不清的不安和畏惧。

在格瑞发呆的时候,一块柔软而巨大的毛巾从天而降,直接罩在了湿漉漉的头上。他刚回过神,就听见魔女悠悠然地叫他赶紧擦干穿上衣服。

“我不介意让你尝尝最难喝的感冒药。”

“…………”

下一秒,为格瑞特意挑选的睡衣套装就已经稳稳停留在了他身边的小木椅上。

格瑞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害怕魔女还是在害怕自己。

即使被村民们赶入森林,格瑞打心底里认为自己还是个人类。格瑞看向水盆利自己的倒影——可是这对恶魔的角,还有自己背后的黑色翅膀,无疑是在提醒着格瑞他是个异物。

将视线转移到那个魔女身上——金色柔软的发丝,天蓝色的眼睛,健全的四肢白皙的皮肤,还有男生特有的充满活力的笑容。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勾手指让瓶瓶罐罐的药剂排队飞向架子,格瑞只会把他当作一个阳光开朗的青年。

与普通人无异的魔女收留了一个有着常人心灵的恶魔……

头顶的毛巾已经停止了擦拭的动作,格瑞穿好衣服,转手去拿那条绷带包裹自己的额头。虽然伤口早已痊愈,可是格瑞还是习惯性地那布条缠绕遮挡住额头的角。

就好像这能使他看上去更像“人”一样,让格瑞安心。

可是还没等他打完那个难看的蝴蝶结,魔女就已经一把拉扯下他头上的绷带。

“!!”

格瑞身子一僵,因为魔女把手指插进他的发丝里,揉按了两下头皮,拿什么东西开始往他头上套。他一动都不敢动,只能保持着僵硬的站姿,任由背后的魔女折腾他的脑袋。

“大功告成!”

那双温暖的手终于离开了格瑞的脑袋。男孩犹豫着摸上额头,指尖触摸到的是柔软的布料。

格瑞小心翼翼的转身扭头,紫色的眼睛茫然无措地看向金发魔女,就看见对方脸上蛮是得意的笑容。

“嗯,很适合你哦,格瑞。”

什么?适合什么?

端在魔女手中的水银镜反照出格瑞的模样。
银色的发丝还带有点湿意,因为没有好好打理过,所以显得有些长短不齐。本该露出黑色兽角的额头被同样颜色的布料包裹,正好一圈,把格瑞的脑门全部遮住,柔软光滑的布料表面还有白色的文字。

镜子里的男孩抚摸上那条发带,指尖传来的凹凸不平感让他的紫色眼睛又瞪大了些。

“我卢恩魔法不是很好……就凑合绣了几个字,这个布料是从别的魔女那里要来的,既可以帮你遮住那个角,还能当感知媒介。”

魔女放下镜子,邀功似得咧嘴。

“我可是说话算话啊,今天你乖,所以就送你了。”

“………如果我不乖呢。”

似乎是没料到格瑞会这么问,魔女的表情一僵,眼神飘忽了会,回答道。

“那……那就不给你绣字了!”

所以说到底还是会送到是吗。
格瑞低下头去,尽量不想让魔女看到自己嘴角的弧度。


*


“格瑞,一起去森林里走走吗?”

摇头。

“欸小孩子老呆在家里当心长不高,走我们去晒太阳去!”

被拽走。


*


“格瑞,今天中午吃什么好呢……啊,要不红烧兔?就你昨天抓到的那一只!”

“………我放了。”

“那吃什么啊……”蓝色眼睛一瞥,“启动储备粮库?”

格瑞疑惑的看向金。
金不怀好意的看了回去。

“…………”

“…………”

“我去把它抓回来。”

“好孩子。”


*


“格瑞,你知不知道我的书在哪里?就那本蓝色封面的……”

“封面有字的在书桌上面,没字的在床边。”

“……为什么你比我还清楚?”

“………”

因为是我帮你整理的。
格瑞合上手里的字典,默默叹了口气。


*


金觉得很难过。

因为他发觉格瑞从来都不主动和他说话。而且每次金和格瑞说话,男孩都总要犹豫那么片刻,像是在组织语言又像是在逃避回答。有些时候回答到一半还会突然卡壳,紫色的眼睛恍惚,后面的话全变得干巴巴的,故意为了让话题结束而闭嘴。

总之,从没养过孩子的魔女委屈了,觉得自己遭遇了冷暴力,两人还没相亲相爱就步入叛逆期,一肚子苦水只能往魔女好友那里倒。

【简单明了的去问他。】

黑猫带来星月魔女的答复,摇摇尾巴叼走他家唯一的一条咸鱼,跑得无影无踪。

金叹了口气,他把羊皮纸往桌上一扔,扭头寻找起格瑞的身影。果不其然,那个男孩今天也戴着发带坐在房间角落,默默看着金为他找来的字典和书籍,表情严肃认真。

犹豫了一下,无奈的魔女还是喊了男孩的名字。

原本注视书页的紫色眼睛应声看向金。

“格瑞,你为什么……”金觉得这话说出来有点奇怪,就好像他是个渴求聊天的大闲人一样,求着格瑞搭理他,“你为什么不主动找我说话啊。”

格瑞眨眨眼,陷入沉默。

“你看啊,次次都是我找你说话,你有时候还不搭理我。”

金越说越气,整个人骑坐在椅子上前后摆动,动作幅度大得好像随时都能摔下来。

“叫我一声名字然后和我说说话会要你的命吗?”

养一只鹦鹉都要比养你亲切!

魔女气鼓鼓地跺脚。男孩张嘴想说什么,思前想后却还是选择了低下头去,目光重新投到书本上,嘴抿紧,微微皱起眉头。

金趴在椅背上,有些沮丧的耷拉着脑袋——好吧好吧,人是他自己捡回来的,认命吧。
有这点时间还不如再去做点什么药……

“我不知道该怎么叫你。”

木头椅子咔噔作响,金被格瑞突然的出声吓得差点真的从椅子上摔下去。

“……哈?”

魔女看过去,就见男孩满脸严肃,又有几丝尴尬的抿嘴。

“黑猫说,你可以算是我的老师,或者父亲。”

黑猫?星月魔女家的使魔吗……金想到到格瑞的血统确实可以和某些魔物对话。

“可是……你不太像,哪个都不合适……”

“哦……”

也是,金想,他也没准备把格瑞当作自己的儿子或者学徒养,确实不适合叫自己老师之类的。

格瑞低头沉默了会,再次开口。

“我也不想叫你魔女,或者矢量魔女。”

金嘟起嘴:“是啊,如果你敢叫得那么死板,我就打你屁股了。”

久久没有看进脑子的书本最终还是被格瑞合上。

“所以,我不知道该叫你什么。”

他说道,莫名的也有几分委屈的味道。

“你没有告诉过我你叫什么。”

金眨眨眼,意识到确实如格瑞所说。
他一个人住惯了,需要打交道的人要么就是魔女要么就是动物的,根本不需要自我介绍自己的名字——金久而久之也想不起来要和格瑞说自己的真名了。

“……我,没说过吗?哈哈哈……”

金尴尬的挠挠后脑勺,而格瑞乖巧的摇摇头。

理亏的魔女咬了咬下唇,起身走到格瑞身边,缓缓蹲下后凑到男孩耳朵边上,说得慢条斯理又神秘兮兮的。

“不许告诉别人,否则我就真的要把你吃掉了。”

“我的名字,叫金【King】。”

他微微一笑,阳光透过窗户洒在魔女的发丝上,闪耀着金光。

“他们称呼我叫金之矢量魔女。”

*

魔女的真名只有一个。
那是最最重要的东西,高于生命媲美灵魂,魔女们要将其隐藏,有些魔女一辈子都不会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真名是什么。

当然,他们也能选择告诉别人——但只能告诉自己最信任也是最重要的人。

同样的,也不要随便告诉魔女自己的名字。

因为名字是最神圣的祝福,也是最短的咒语。

更是灵魂的束缚。


【TBC】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别着急还有Now篇,金,想想你的所作所为ry

顺便......我和兔兔的日更大赛结束了!!!!

评论(71)

热度(2548)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