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Witch Arrow . Now

是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的neta!

和 @逆行-守序善良 宝贝一起合作滴,希望大家能喜欢w


人设:点我看不老魔女金和人魔混血瑞

上一章:Witch Arrow . After



以下正文:



今天绝对不是个出门的好日子。

金奔跑着,气喘吁吁地扭头看了眼身后的人群,一个不留神呛了口唾沫,咳得撕心裂肺。可即使如此他也不敢放慢脚步——失去了矢量箭头的魔女顶多就是个普通人。

步伐越来越慢,金也无可奈何,每跑一步伤口就会被撕扯开,对魔女而言血液里蕴含的魔力是他们最后的力量,可是他失血有点多了。

“快点!那个魔女逃不远了!”

“抓住他!”

“魔女裁决!”

“他一定是来镇子上传播瘟疫的!”

“杀了他!”

啊,可恶。
金忍不住在心里咂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发现自己的身份,只能怪自己运气不佳,抑或是那瓶该死的冒牌“圣水”——歪打正着地封印了所有的魔力,无法感知灵脉的魔女当然也就失去了赖以为生的魔法。

缺氧和神经紧绷让魔女忽略了路面坑洼不平,过分的泥泞毫不留情面的绊住他,让他踉跄倒地,整个人狠狠摔在了地上。

“嘶……”

魔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可是他知道为时已晚,那些杂乱的脚步声已经在身后响起。扭过头来,火把的光刺痛他的双眼,叫骂的嘶吼折磨着他的双耳。

可恶……
大概是真的走投无路了,金努力眨了一下双眼,喘粗气的喉咙口满是血腥味,本来明亮的蓝色眼睛此刻浑浊不堪。他的眼前黑白泯灭,只有恍惚间的火光——他突然就回想起了那抹紫色,还有那句平淡的呼唤。

【金】

居然在这个时候幻听了……还是那个三年前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混蛋小子的声音。

金咬牙切齿,又心觉无奈——长大了的鹰总会离开巢穴独闯天涯,他当然知道格瑞不是会安于现状的人,也早就预料到了对方的离开,可是愣是没想到会是不辞而别。

不过,这下子,怕是要阴阳相隔了。

金眯起眼睛,失血过多让他觉得浑身发冷,意识逐渐模糊。

火把的光芒也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合上眼,吁了一口气,微微扯开嘴角,吐露出轻不可闻的气音。

“……格瑞……”

视线里,只有黑色。

*






*

半梦半醒间,金恢复了些意识。

他看不见,却知道自己的发丝被指尖小心翼翼地撩拨到额际,那根手指很凉,指腹柔软,沿着眉毛一点点按揉到自己的眼角,又像是试探般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会是谁呢?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想,他觉得浑身上下都酸痛无力,就连脑子都是一片浆糊般,让他不能好好思考。

姐姐?不,这些年她的消息一直没有。

而且如果是她的话可不会这么“温柔”的把自己叫醒。

金回忆起幼年时被掀被子的阴影,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那还会是谁呢?

那只手不再戳弄脸颊,转而抚摸上自己的嘴角。手指的触感消失了片刻,又贴了上来,依旧柔软,但是似乎温度变高了?

金疑惑,他想睁开眼睛去看看,下一秒,贴在他嘴唇上的两根手指挪到了他的鼻翼两侧——狠狠一捏。

“唔!!!”金刷的一下瞪着眼睛看向身侧的人,“你是要把我的鼻子都拧下来吗?!”

他说得恶狠狠,却掩不住语气里的笑意和怀念,像是从前那样,大声喊道。

“格瑞!”

那个已经成长为男人的孩子就坐在他的床边,戴着那条熟悉的发带,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

他再度抚上金的脸颊——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插入发丝,温热的掌心贴着纱布的地方,轻声回答。

“嗯。”


*


金没有问自己是怎么回到森林深处的木屋的,就像他没有过问格瑞这三年究竟去哪里了一样,可这不代表他不生气——魔女的准则里可没有“来者不拒去者不拦”的道理,说实话,金气着呢。

所以他除了醒来后喊了句格瑞,就再也没有正眼看过这个突然回来的半魔。

“我睡了几天?”

“……两天。”

两天啊,金想,怪不得浑身没劲。他费力的抬起手臂,那些伤口都被一一包扎得当,看得出来格瑞很细心,没有太紧也不是很松……只不过,这个恶趣味是怎么回事?

看着那一个个完美的蝴蝶结,金挑起眉毛,思索一番陈年往事厚,意识到这大概是来自格瑞的一个迟到多年的报复。他心里笑骂了句孩子气,嘴上语气倒是毫无起伏,随口一问。

“……那群人最后怎么了?”

“杀了。”

“!!”

金吓得猛抬头,不顾扯到伤口,直视格瑞的双眼——看到了一丝恶作剧得逞时的得意。

“骗你的。”

金这下子是真的憋不住了,他一边喊着好啊你居然敢耍我,一边作势要站起来打格瑞。失去了魔力的他当然不能动用什么杀伤力巨大的魔法,只能软弱无力的出拳,好在格瑞也没有躲,挨揍的同时又把金按回床上。

“我修改掉了他们的记忆……安分点,你崴到了脚。”

格瑞回答道,他用眼神示意金不许起身(对此金回了个白眼),把咕噜咕噜煮得冒泡的坩埚从柴火上取下,倒进杯子中,端到金的嘴边。

金狐疑地看了格瑞一样,又看了杯子一样,撅着嘴看向床头。

“不喝。”他说道,“闻上去就和毒药一样。”

对此,格瑞的应对更加简洁明了。

“放心,毒不死你的。”


*


格瑞是真的长大了。

金一边吹着杯子口的热气,一边小心翼翼的用余光打量起格瑞。从那修长的腿开始,到结实可靠的腰腹,到宽阔的肩膀,再到棱角分明的下巴,一路向上,最终停留在了那对黑色的角尖上。

虽然格瑞把翅膀隐藏起来了,但金猜得到,那双曾经被他调侃是小鸡翅的黑翼如今一定巨大无比,挥舞间扇出飓风。

……现在的格瑞,自己是绝对抱不起来了吧。说不准也不会再和我一起站在矢量箭头上飞了,也是,恶魔的翅膀可要比自己的箭头方便多了……

那个坐在自己臂弯里的孩子,长大了。

莫名的伤感让金忘记了他在偷窥,目光直直朝着格瑞的侧脸看去,甚至还看得有些入神。

格瑞似乎是注意到了金的视线,他看了过来,背光下那双紫色的眼睛明亮无比,看得金一个激灵,下意识用喝药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偷窥,却不想被烫得整个人嘶哈喘个不停。

怎么这么烫啊。
金苦脸泪目,本来还算清晰的视线因为生理性泪水糊得一片光晕,想擦,可是这杯子太难拿了,哪只手都无法得到解脱。

最终还是格瑞叹了口气,用食指轻轻拭去金眼角的泪水。

“快点喝掉。”他说得无奈,就好像是在面对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冷了更难喝。“

金撇嘴——论辈分格瑞可要比自己小了好几轮了!——却还是乖乖端起杯子来,吹着热气将药水一点点饮尽。

喝完最后一口,他迫不及待的把杯子往格瑞手里一塞,像是避难一样缩进藤床角落,一边吐舌一边含糊不清的抱怨着药剂的苦涩。

“比感冒药还难喝!”

格瑞把杯子放置到水槽里,思索了一会儿,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了什么,走回藤床边。

他俯下身,一把掐住金的脸颊,说了句张嘴,就把手中的东西塞到金嘴中。

“!!……哪来的薄荷糖?”

“抽屉里放着的。”

“我怎么不知道?”

格瑞没有回答。
他比金都要熟悉这个屋子的每个角落,即使离开三年,也不会记错。


*


“……角,这么长了啊。”

金含着糖果嘀咕着,口腔里的苦涩逐渐被甜津津的薄荷糖味取代,也让他的眉头舒展开来。看到蔚蓝色的眼睛里不再有痛苦,格瑞的心也随之平和下来,他很随意的嗯了声,发觉金的目光粘到了自己的角上似的,于是故意挪了挪位置。

就和逗小动物一样。
格瑞在心里轻笑,表面上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把头凑过去些,问道。

“成年恶魔的角似乎都是这个长度。”

他和金的默契在此刻成了最好的沟通——不需过问,魔女伸出手,触碰上那黑色的角骨。柔软的指腹摩挲那些细微的纹路,就像是摸新奇的玩具一样。

格瑞扫视金一眼,那双蔚蓝色闪闪发亮,就像是蕴含了能使格瑞心脏跳拍的魔力。

“格瑞你是人魔混血吧,能长到这么长真是太厉害了!”

恶魔这类种族和魔女截然不同,从生理角度来说他们的角就类似于储存魔力的器官,是力量的象征,更是恶魔的弱点之一。

格瑞能毫无保留的让自己触碰自己的弱点。这个认知让金笑弯了嘴角, 他砸吧砸吧嘴,糖块已经彻底含化,只留薄荷的清香。

银色发丝也长了不少,有些垂到了金的面前,他随意拨开,手感一如记忆里那样柔软顺滑。

“痒吗?”扯了扯角尖,金注意到格瑞老旧的发带,“还戴着啊……媒介早就失效了,也遮不住角……会不会勒到?难受的话就摘了呗。”

格瑞一愣,默默摇摇头。

“不会。”

他说道,永远不会。


*

“那要不要我给你换一条?”

“………”

“或者我帮你重新绣一下字?有些丝线都断开了……”

“嗯。”格瑞扶着金的肩膀让他躺下。

“还有啊,你长这么大了……我要帮你置办新的衣服了……”

“嗯。”

“……一起去集市吧……”

“等你睡醒。”

“………格瑞。”

“………”

“……欢迎回家……”

“………”

格瑞轻手轻脚的侧躺到魔女身边,注视着对方合上的双眼,展开背后的羽翼,为他挡去窗外过分明媚的阳光。

“嗯。”他轻轻说道,“我回来了,金。”


*


格瑞其实很生气,但是他知道,最大的原因不是因为金的冒失——他在后怕,在自责,甚至为此感到恐慌。

在格瑞的脑海里金从来都是那个有些冒冒失失,却充满活力的样子。
可是三年之后的再遇,两天前的解救,简直就像是噩梦。

他就在自己的臂腕里躺着,轻得可怕,冷得发颤,微弱的呼吸几乎可以掩盖掉心跳的声音,本该熟悉的草药味被浓重的血腥气遮去。

这一切都让格瑞【恶魔】的本能怒吼着要那群人付出沉重代价,让他们都下地狱。
同样的,他也在诅咒着自己,并感到庆幸无比。

——如果自己没有及时赶到,可能金现在已经成了一把灰烬。

——如果当年自己没有离开,或许金就不会受伤至此,也不会失去魔力。

——如果……

他看着怀里沉浸梦乡的金发少年,意识到对方不再如自己记忆里那样高大,也不再像印象中那样无所不能无坚不摧。

没有如果了。
格瑞闭上眼,像儿时那样把脸埋入魔女的肩窝之中。

三年的付出只为了能得到强大,而现在,他有了足够的力量去保护自己的魔女。

绝非雏鸟一般的回报,格瑞清楚,因为他从没有把金当作成自己的长辈抑或是曾经的保护者——只是一位魔女。这感情大概要比爱情还复杂,又比亲情更简单,格瑞抚摸上自己的发带,隔着布料按压着黑角根。

如果金需要,他愿意献上这对恶魔的角。

因为那个调皮的魔女吻过他曾经幼小的角尖,并说那是一个魔咒。

所以,现在。

恶魔的唇在魔女的金发上留下一个吻。

“我只属于你。”


*


“那瓶假冒伪劣的圣水估计是什么魔力阻断药剂。”

第五次召唤茶杯失败,金沮丧地耷拉下脑袋,最后嘀嘀咕咕着再来最后一次,鼓足力气挥动手指。

然后格瑞就为他端来了一杯花茶。

“安分点。”

“…………哦。”

完全感受不到灵脉,这使得金烦躁不堪。堪比和世界隔着层薄纱一样,所有的感官钝化,虽然说不上困扰,但是对天生反应灵敏的魔女而言,这简直就是另类的折磨。

外伤好了七七八八的魔女愤愤地踢腿,把地板蹬得声声作响,换来恶魔的眼神威慑,只好悻悻地趴回桌子上。

“多久恢复?”

格瑞不能体会那种感觉,但是金的不自在肉眼可见,这让他也不是很好受。

“那要看药效了……”金哼哼道,“我现在没有魔力,没办法和星月联系。”

“如果是星月的话,说不准会有办法……”

格瑞思索着要不要提议让自己去见一次那个魔女,可是还没等格瑞开口,他就被金突然拔高的声音吓了一跳。

“对哦!魔女集会!”

金从椅子上弹起来,倒吸冷气又蹲下揉了揉崴着的脚腕,不掩语气中的喜悦。

“明天有魔女集会,星月一定会去,现在坐车出发的话大概明天下午就能到首都……”

他边说边起身,似乎是真的要去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格瑞一把抓住了金的手腕。

“不用这么麻烦。”他注视着那双迷茫的蓝眼睛,背后的羽翼瞬间展开,“我送你。”

“………不要。”


*


“…………”


*


“…………放我下来。”

格瑞停下脚步,和金大眼瞪小眼了片刻,又义不容辞的迈开步子。

“太丢脸了!你快放我下来!”

金手足无措,想挣扎又不敢——格瑞魔化的大手正好托住了他的屁股,怎么动都像是被占便宜(?)一样。憋屈的魔女整个人被格瑞搂在怀里,只好红着脸嚷不停。

“别闹了。”

格瑞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金心里警铃大作,搂格瑞脖子的手瞬间收紧。

“诶?……呜啊!!!”

事实证明,恶魔的翅膀要比矢量箭头快多了。


*


星月魔女笑得从沙发上摔了下来。

“这听上去可要比你当年失足从永恒塔上摔下来还刺激!”

“………别笑了。”

“好吧好吧。”凯莉抹了把泪花,招呼过自己的爱猫,让她去取药,“你运气大概是真的好,我前两天还在准备除魔药剂,就顺手做了点缓解剂。”

装满了紫色透明液体的瓶子被猫咪叼到金的手中。

他拿起来对着灯光看了会,觉得很像格瑞的瞳色,但是又想了想,认为还是格瑞的眼睛更好看。

“说起来,带你来的那个,是你当年捡的?”

“嗯!”金得意的笑起来,“厉害吧!长这么大了!”

凯莉唏嘘感叹。

“是蛮厉害的,没想到不久前闹翻了魔界的混血,居然是你捡来的崽。”

“…………………”

“啊?”


*


“你居然去魔界了?!”

一回生二回熟,克服了羞耻心的金很随意的坐到格瑞手掌上,被他抱着准备打道回府——药喝下去了,可是距离发挥效果还需要一会时间。

“你不想活啦?!”

格瑞用手掌微微遮挡住金的脸,防止风压吹得魔女不能好好呼吸。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任由怀里的人拉扯自己的头发。

“那里吃人不吐骨头!听说最新上位的魔王超级冷酷无情,血洗了一片高级魔兽,就算是在人间都被吹得天花乱坠的,还送了个外号……叫什么来着……”金皱着眉头拉了拉格瑞的刘海,“啊我想起来了!叫【所见皆可斩】!听起来就很强啊,又强又酷!你要是惹上麻烦怎么办?!”

“………”

“那里三天两头的就搞换届,可是只有那个皆可斩稳稳呆在王位上,这说明人家是真的实力派!你就这么跑过去搅合人家的地盘,人家一定会报复你的!”

“…………”

“我们快点回家收拾行李跑路吧,先躲一阵子,然后………格瑞,你脸红什么呀?”

“……………没。”

“脖子都红了。”

“没。”

“发烧?”

“别贴过来,坐稳。”

“诶你让我摸摸你额头嘛!如果来得及我们还能回去问星月多要一瓶感冒药呢!”

搬家的事最后不了了之。


*


杯子浮在金的面前。

“哇!恢复了!格瑞你快看!我恢复魔力了!”

“嗯。”格瑞看到这一幕,也算松了一口气,“脚腕呢。”

“还有一点点疼,不过不碍事!”

金下一秒就召唤出他的矢量箭头,坐上去后在家里飞了一圈,最后稳稳的停在了格瑞面前。

“既然魔力恢复了,那我帮你把发带重新绣一下吧!正好可以尝试一下新找到的失落文字……欸?”

伸向格瑞额头的手被对方抓住。

“正好,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重心不稳的魔女被恶魔一把拉进怀里。

耳朵一重。

“这是……什么?”

“很适合你。”

格瑞摆弄起那块反着光的“石头”,淡淡说道。

“最近你很安分,所以,算是奖励。”

金一愣,看清格瑞到耳朵通红,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得意感让他哼哧笑了起来。

“那如果我闹腾呢?”

“……………”

“就不给我啦?”

回答他的是格瑞快步如飞似的把他放回藤床上,然后动作利索的出门。

金连忙坐上箭头。

“欸!回来!发带我还没拿呢!”


*


发带重新戴回格瑞的额头上,同时,还有枚天蓝色的坠子挂到了他的胸口。

“回礼。”

格瑞眨了眨眼,低头亲吻了金的发旋。

“唔啊,你干嘛!”

“魔咒。”他淡淡说道,“你当年对我施的那一个。”

他扫视过金的右耳,那枚紫色耳坠闪过光芒。


魔女没有告诉恶魔这是由自己的血液提炼出来的护身符。

恶魔没有告诉魔女这是用自己的肋骨打磨而成的契约物。


金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格瑞也抿起嘴角露出一个难以捉摸的弧度。

他们十指相扣。



我们回家吧。



*


故事的后续?

那就,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END】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这里的魔女用了“终末的伊泽塔”里的设定!魔女本身就是一个媒介,转化了灵脉里的卢恩变成自己的力量......所以魔女的血液是良好的导魔媒介,可以增幅力量der

恶魔的角汇聚了他所有的力量,而肋骨也是恶魔的弱点之一......格瑞不需要从灵脉之中获取魔力,但是金需要,所以他把肋骨(自己体内的一部分)给了金,就能无限制的给金提供自己的魔力了,某种意义上的献身?

所以一个是护身符,一个是契约物

后续就期待逆行宝贝的配图啦【抱住她狂亲


再被屏蔽我就......就发图片模式orz

评论(45)

热度(2288)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