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月之背面

原著向

适合配合BGM:ゆらぎ,很推荐KK的温柔嗓音,歌词也很美

注意:格瑞视点,我流格瑞


以下正文:


月球的背面无人可知。






那个傻小子今天也在笑。

格瑞垂目,他曾一度厌恶金的笑容,厌恶到无法直视。

每当幼年的那个孩子冲着自己咧开嘴笑起来,失去了家乡的格瑞就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复拥有家人和朋友还有故乡的男孩颠沛流离,最终落在了登格鲁星,陌生带来的隔阂感和寄人篱下的不安定让格瑞心烦意乱。

此时此刻,他的友善就像是恶意的嘲笑一样。

金诞生于这个困苦的星球,格瑞会感到同情。金也没有父母,可是他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姐姐,格瑞知道那是掺杂了感同身受的嫉妒。

可金一天到晚都傻乎乎的笑,好像没心没肺似的。即使他的生活不尽如意,每天都有干不完的工作,他依旧活泼开朗,就仿佛活着这件事就是一种天大的幸福。

格瑞明白,他羡慕金的这份坚强,可是又因此迁怒。

所以一开始他讨厌金的那张笑脸。

如果金哭的话,那估计自己会感到很愉快吧。年幼的孩子曾如此恶毒的想过,他也为此感到抱歉,却也打心底里希望看到金哭出来,哭得狼狈不堪、嘶声力竭,好让格瑞能恶狠狠的告诉这个男孩没有人能帮你。

可是渐渐的,格瑞意识到金的笑容确实是一种救赎——这个星球上的悲伤太多了,负债累累的人也太多了,金的笑容给了他和秋无限的力量——就好像是故意用微笑在诉说“我没事”、“我很好”来防止他们担心,又用大笑来缓解他们的压力,然后是时不时来一段算不上好笑的笑话……

格瑞这才发现,金不仅仅是因为想笑而笑。
他的笑容太真实了,真实到让格瑞忍不住皱眉,去怀疑这个男孩是否真的能理解痛苦和悲伤。

是不会难过吗?
格瑞暗暗发问,却仍旧无解。

他只知道,不知不觉间自己也成为了被那微笑拯救的一员。


*


秋姐前往凹凸大赛的第二年,金终于停止了“姐姐什么时候回来?”的发问。

凹凸大赛的残酷性金和格瑞从一开始就知道,可是金一直坚信着他姐姐的实力,也发自内心的期待她的凯旋。

第一个月的兴奋,第二个月的翘首,第三个月的企盼,第四个月的幻想……

一年过去了,冬天又再次来临了,金拉着格瑞的手,一蹦一跳地前往集市采购今年的过冬用具。格瑞或许并不在乎,可是金却很当一回事,他跑去杂货店买了新的衣服,又奔向蛋糕店买了一个平日里绝不会购入的奶油蛋糕,然后兴高采烈地拉起格瑞的手,说着天真烂漫的话。

“说不定姐姐今天就回来了呢?我们要好好准备一下!马上就要过年了!”

他笑得满嘴白牙,不停的晃动手中的礼品袋。

“到时候,姐姐、格瑞还有我,我们三个就能围一样的围巾去堆雪人啦!”

格瑞无奈的看着金,他不反驳,但是也没有出声认同——因为他知道过多的期待只会招来落差,所以他宁可从一开始就做好最坏打算。不过格瑞也不准备扫金的兴,他二话没说的接过金手中的袋子,拆开,拿出一条围到了金的脖子上。

“格瑞?”

格瑞把金红红的鼻子埋进柔软的围巾里。

“秋姐回来前感冒的话,就别出门了。”

男孩蓝色的眼睛一亮,手忙脚乱的从格瑞手里的袋子中扯出一条,动作轻巧的绕上了格瑞的脖子。

“那格瑞你也不能感冒!”

他嘻嘻笑道,然后拽着格瑞的手准备回家。金发的孩子走在前面,而银发的跟在后面。格瑞想了想,似乎金的背影在他记忆中出现的要比正脸多——因为他总是活力十足的往前跑,然后拉扯着自己,时不时扭头朝自己傻笑。

金站在格瑞的面前,就仿佛应该这样。

走了片刻,视线不远处就是他们的家,金的步速明显加快了些,格瑞也不由自主的迈开步子——回家总是能让孩子感到安心。

“哟,这不是格瑞和金嘛,去集市了?”

狩猎归来的邻居爽朗的笑起来,他是个直率的好大叔,在秋走后他没少关心过这两个孩子,所以金停下脚步和大叔挥手的同时格瑞也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嗯!去买了点过冬的衣服,还有姐姐的新围巾!”他说得开心,“凹凸大赛已经结束了吧,那姐姐说不定过几天就要回来了,所以我和格瑞还去买了蛋糕,打算和姐姐一起庆祝!”

格瑞看到了大叔脸上瞬间的凝固,他垂下眼睛,不太想直视金那过分灿烂的笑容,又有些于心不忍的开口说道。

“秋她……会回来的可能性可不大啊……”

格瑞下意识的就看向了金——男孩的背依旧挺得笔直,侧脸上的笑容依旧,甚至还咧开了嘴,笑得自信又得意。

“可是姐姐那么强!一定没事的!”

他又动作夸张的和大叔挥手告别,拉扯着格瑞的手往家走去。格瑞则不动声色的吁了口气,半推半就地跟上金的脚步。

门开,金蹲下来慢吞吞的解鞋带,格瑞脱鞋后将手里的大包小包放置到桌上。或许是金的动作太磨叽了,也可能是格瑞的直觉让他动作加快,等他整理好东西转身时,恰好看见金起身——透明的什么坠在了地板上,在安静的屋内,嘀嗒一声格外响耳。

格瑞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那个一直在笑的孩子咬紧嘴唇,微微低着头,蔚蓝色的总是充满活力的眼睛在此刻就像是孕育了悲伤的海洋一样,一点点溢出,一点点坠落。

格瑞呢喃道。

“金……你哭……”

就像是突然爆发的猛兽——男孩一个健步冲到格瑞面前,拽着他的手腕狠狠一拉,让格瑞毫无防备的转了个身。

下一秒,还有些肉乎乎的手臂拦腰抱住了他。

背后渐渐传来的是人的体温,烫得格瑞一动都不敢动,只能去数自己和另一个人的心跳,听着他们一点点同步。

“我!……没、哭!”

那是格瑞第一次听见金哽咽。这种感觉太神奇了,他甚至都忘了要挣脱开金的禁锢去看看那孩子的情况,整个人傻愣在原地,听着身后又传来一句嘴犟。

“姐姐一定!会、回来的!”

“她……唔……答应过…唔呃…我的!”

“呜…呜呜、才不会、抛下我和格…瑞…”

“她会回来的!呜啊……她一定会、呜呜呜……一定会回来的!!!”

金的额头抵着格瑞的脊背,那里共鸣震动,从小兽的呜咽开始,到低声抽泣,又开始嘶声力竭。

我一点都不怕。

她会回来的。

我还有格瑞,我一点都不寂寞。

格瑞你说是不是。

我还有格瑞你呢。

格瑞…………


“呜呜呜……呜啊啊啊……格瑞……我好怕啊……”

孩子嘶哑的哭声刺得格瑞心脏一抽。

果然,金全都知道,也全都明白的。
他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不可能不知道格瑞的想法和周遭的言论。

可是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傻呵呵的笑着,然后拉着格瑞说东说西,天天告诉格瑞秋姐一定快回来了。

——在安慰别人的同时,也在自我催眠着。

金从来都不是个不懂悲伤的孩子,他太懂了,所以见不得别人悲伤。

可现在,决堤的悲伤之海开始倾倒,金终于压不住了。

格瑞咬牙,将手搭上金的手臂,低下头。

那个一直站在他面前的孩子,第一次躲在了他的身后,哭得撕心裂肺。

大概也就是那一天起,格瑞再次决定不去直视金的微笑。

因为他知道了那些笑容的代价是什么。


*


“大家都从迷宫里出来了吗?!那真是太好了!”

金挠了挠头,他扫视自己身边——安莉洁、凯莉、格瑞,还有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参赛者们,确认大家都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后,他吁了一口长气,咧嘴一笑。

“我就说吧!有办法能让大家都活下来的!“

一旁的安莉洁眨眨眼。

“罗德烈?”

金抿嘴笑起来。

“他也有自己的职责,所以就没有一起出来,不过没关系的!总有一天我们能再次相见的嘛。”

凯莉皱起眉头,看向远处。

“就是不知道紫堂跟着银爵去了哪里……”

“金。”

一直默默站在边上的格瑞突然出声,吓得金下意识一抖,迷茫地扭头看向他。

“怎么了,格瑞?”

“过来。”

戴着手套的手一把抓住金的臂膀,然后用无法违抗的力量把他拖拽到了森林里。

“格瑞?你…怎么了啊?有话好好……唔啊!”

金跌跌呛呛,被突然一拉,直接埋头进了格瑞的怀里。

他疑惑,想要抬头,却被格瑞按住了后脑勺。

“……格瑞?”

“行了,别装了。”

“装……什么……?”

格瑞低声说道。

已经够了。

原本松松搭在格瑞衣服上的手缓缓收紧,静默了片刻后,窸窸窣窣的,响起了些许抽泣声。

从呜咽到撕心裂肺。

格瑞没有再做什么。

他只是低着头,拥着他,静静地、静静地闭上了眼。





【END】



格瑞毕竟有过美好的童年,他知道撒娇和任性,只是后天的种种事件让他学会了克制这种感情。

但是金不是,金的家庭、环境不允许这个孩子去任性撒娇,所以他的隐忍度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也是格瑞无法理解的。

但是格瑞也不需要理解,金对于格瑞而言可能曾经是救赎,但是现在他不再这么认为。金就是金,是一个不会哭的、不言放弃的孩子。

当金的悲伤决堤,这种时候,格瑞只需要给他一个拥抱、一个能保护他的臂弯,就足够了。





月球的背面无人可知。

但是格瑞知道,那就足够了。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2018-02-22瑞金格瑞
评论-69 热度-2779

评论(69)

热度(2779)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