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Tuesday

每个人总有适合和不适合的东西。
因素有很多,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气质不合吧。

就比方说,格瑞抬头看了一眼排在他前面的男生,这个过分活泼的大学生就绝不适合那些死板的规矩。从棒球帽边缘钻出来的金色短发也好,破了口的牛仔裤也罢。他站在自己面前这短短几分钟,格瑞就明白了这是自己最难应付的类型——也是和死板的自己完全相反的类型。

“唔……这个套餐真的只能双人才能买吗?”

似乎还是不肯死心,他手肘撑在点餐台上,发出可怜兮兮的询问。格瑞从背后看不到男生的表情,不过就从那几句话语里,他都能想象到这个似乎很会撒娇的男生表情该有多丰富和感染力——因为点餐的服务员也开始不坚定起来,拒绝得支支吾吾的。

男生突然蹭的一下站直,就在格瑞以为这个大学生放弃了的时候,他侧过身,露出来棒球帽下蔚蓝色的眼睛,看向了身后的格瑞。

惊艳的同时,也让格瑞受到了惊吓。

“这位先生,能吃牛肉吗?”他咧嘴一笑,唇红齿白的,果然很有感染力,“我请客!”

等格瑞端着餐盘坐到男生对面,他才开始反省起自己的鬼迷心窍。

这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快点解决午餐,格瑞把理由想得很清楚,可是怎么听上去都有种借口的味道。他偷偷看了眼那个让自己点头答应了的罪魁祸首——如他所预想的那样,这个男生就是格瑞避而远之的类型,看上去天真烂漫还有点傻气,现在正在为自己和格瑞的可乐插吸管。

“你能答应真是太好了!我想吃这里的新品汉堡想了快要有一个礼拜啦,却没想到会是二人限定套餐,如果不是先生你的话,我现在大概正躲在厕所里默默抽泣呢。”

他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嘴角却上扬着,看得出来是真的开心。

“我叫金,先生,作为有幸能和你共进午餐的一人,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格瑞看了金一眼,很认真,很真挚。
如果是平常的格瑞或许会冷声拒绝,可是今天格瑞已经破格了数次自己的准则,也不差这一次。

大概是因为面前的人真的毫无恶意吧。
警察格瑞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格瑞。”



人的本质无法改变,而同时,他的某些气质也是如此。最起码格瑞是这么认为的,他的观察力在局内数一数二,通常一眼就能看得出别人是否伪装。

“气质和本质无法改变。”

他被同事询问的时候就是这么回答的,虽然即使如此他依旧被周遭认为是“直觉准”,不过格瑞也不高兴为此费口舌,信不信又不关格瑞的事,只要他觉得有用就好。

“格瑞!哇好巧啊又见面了!”

“………嗯。”

面对金的时候格瑞就很放松,他能感觉得到这个男生的本质特征简单明了,一眼就能看透。大概是因为太单纯了,自己想防备都难,所以才会这么一次两次见面后就任由对方直呼自己的名字。

他们通常会在周二的中午见面,用金的话来说就是“每个汉堡日都能和格瑞一起度过,简直是太好了!”

金说他的朋友都不是很喜欢吃汉堡,所以只有周二他怎么都约不到人陪自己来快餐店。金当然反问过格瑞是不是他也喜欢吃汉堡,格瑞却淡淡地回答了句:“这里离公司近。”

“也就是说……格瑞你每天都来?”

“嗯………?”

金瞪大眼睛:“不是吧,就算是我每天吃同样的套餐也是会厌的!”

其实还有泡面,不过这个格瑞没说出口,因为他也不希望吃到泡面——只有棘手的案子才会让格瑞有机会加班吃这种速食食品。

“下次我们约别的餐厅吧,老是吃快餐对身体不好的!”金没注意到格瑞在走神,“我知道一家店,特别适合格瑞你的气质……不过可能要你换身西装去。”

换西装?格瑞狐疑地看了眼金。

“餐厅规定?”

“嗯!但是饭菜真的很好吃,还健康!”

格瑞的注意力全去了“西装”二字上。必须换西装,那也就是说金也要穿?

格瑞想了想金西装革履的模样,却怎么都想象不出来对方会摘掉棒球帽打上领带——不合适,和金的活泼气质完全不合适。

“………下次吧。”

格瑞把薯条塞进嘴里。
其实说实在的,他有点好奇了。



可惜,下一个“汉堡日”,格瑞遇上了麻烦,还是个天大的麻烦。

【格瑞!在三楼,人质目前还没有生命危险,但是………】

【为什么我们人手这么少啊!】

【上头下命令了,格瑞,直接上三楼,目标是确保人质安全并解救!】

格瑞狠狠啐了一下。

废话,他也知道要解救人质。可是那两个恐怖分子的防备度很高,武力值也不差,上头又像是故意似的只安排了几个精英警察接手任务,毫无疑问,格瑞也是其中一员。可他从来都不是谈判专家,那群不知道脑神经出了什么问题的高层们居然要格瑞单枪匹马的上楼去和那两个疯子谈判。太好笑了,格瑞扯扯嘴角,却发现自己额际全是汗。

“丹尼尔。”他索性直接连线到局长那里,“开枪许可。”

【………很抱歉。】

“你是在逼我去肉搏吗?”

【实际上……好吧,你大概可以知道了。】丹尼尔的声音无奈,而格瑞立马听出了对方话语里隐藏的关键——这个任务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马上会有特殊机构的人来接手这两个犯罪者,他们可不是单纯的恐怖分子。】

“特殊机构……”

格瑞一边迅速上楼,一边暗暗思索。

能让警察局局长说出特殊机构的,要么是国家中央直属的警卫队,要么就是……特工机构。

那两个人大概是国家中央相关部门的,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现在走投无路了才落得这个狼狈模样。

格瑞下意识摸上腰侧的手枪,可是转念一想他并未得到开枪许可,又忍不住咂舌。

等格瑞独自面对两名犯罪者的时候,人质已经吓晕了,可怜的女士被当作了挡板,让格瑞意识到他就算能拔枪也没有完全的自信不伤害到人质。

好的,那就只有该死的谈判了。

“你们想要怎样。”格瑞淡淡问道,“如果是让中央注意到你们,那你们已经成功了。”

“我们要的可不是注意!!”

对方明显被格瑞的态度给激怒了,大声喊着要见他们局长,只有这样才肯放掉手中的人质。格瑞不动声色的咬牙,看得出来那两个人都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倒不如说人质能活到现在也算个奇迹——看那两个人的架势,随时开抢都不会让格瑞惊讶。

所以当对方把枪口指向自己当瞬间,格瑞就已经预判好了地形,之字形的冲了过去——解救人质是第一任务。

子弹擦过他的头发,高速回旋的气流声虽然只有一瞬,但是这足够让格瑞捏了把冷汗。他手肘直接打向持有人质的犯人颈部,与此同时,第二个犯罪者借机扣动了扳机。

格瑞想避开的,可是他意识到自己如果躲开了,那这枚子弹以这个角度只会射入人质的胸口——肺叶射穿,人质毫无疑问会死亡。格瑞犹豫了,可也就这零点几秒的犹豫,让他放弃了挪开身体。

近距离射击防弹衣,内脏受损不可避免,但总要比人质死亡要好……

然而预计中的疼痛和冲击并没有出现。

“……!!”

格瑞当机立断夺走了面前犯罪者的手枪和小刀,一个腹冲拳,又是一个手肘狠击太阳穴,让对方失去了意识。

与此同时,他背后传来了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二对一可不是什么公平的事,先生。”那个人的语气平和,还带着一丝无奈,“在这种情况下还打算偷袭,那就太没品了。”

格瑞失态地转身,他看到的仍是那个背影——他在周二中午的快餐店排列里总是看到的那个。

不过这一次,他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白色衬衫的后领翻折得丝毫不差,原本藏在棒球帽下的金色乱发被发胶定型得服服帖帖,单手撑着黑雨伞,气定神闲地站在了格瑞的身前。

“我提议放下手中的小玩具,先生。”那是格瑞从未想象过的语气,平淡而舒缓,“实际上我今天心情并不是很好,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尽快解决掉这烦人的额外工作,去享用今天的午餐。”

西装绅士侧过头来,蔚蓝色的眼睛透过平光镜,朝格瑞微笑了一下。

“和身后的这位警察一起。”

回答他提议的是被逼急了的犯罪者的一梭子弹。

在格瑞提醒之前,金就已经步伐轻快地躲过,他哼笑一声,说了句“well”,好像是无奈又好像是妥协,手中的黑伞一转,变成了西洋剑的握法。

“Manners maketh man”

带着撕裂空气的声音,伞尖已经刺戳上犯人得手腕。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打断别人的谈话是不应该的,孩子都知道。”

顺势用皮鞋踢开掉落在地的手枪,金握住伞柄的手一松一握,双手持伞格挡住对方朝自己冲来的拳头,随后猛的一推,用反作用力将对方震得后退了两步。

“下盘不太稳啊,就这样还想当坏人,我劝你还是放弃了吧。”

黑伞一个换头,伞柄弯曲处勾住对方后颈,直接拽得踉跄前行,被金准备好的一个上勾拳直击下巴,打得眼冒金星。

“再醒过来的时候你就该在审问室了,不过在此之前。”

金握住伞的手微微一抖,重新撑上地面,笃的一声,而犯人也应声倒地。
他微笑着,眨了眨眼。

“祝你好梦,先生。”

格瑞有些呆愣的围观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的耳麦里有丹尼尔的任务撤退命令,可是他现在根本顾不上回答。

因为今天是周二,那个应该在快餐店里大快朵颐的男生,现在正站在自己的面前,拂去领口上不存在的灰尘。

他侧头,再次看向格瑞。
嘴角的弧度看上去真实了三分。

绀色的领带系到了领口,而浑身西装依旧笔挺,丝毫没有因为方才的打斗而皱起,就连发丝都没有紊乱一丝。

黑框眼镜之下,是那双直视自己的蓝眼睛,里面除了淡然,还有笑意。

格瑞觉得喉咙口发干,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判断失误——金适合西装,他比任何人都要适合这古板的三件套。

因为现在,这个男人在他的眼里。


该死的迷人。


【TBC】



没错是Kingsman(王牌特工) paro 的瑞金,原本打算写的,后来发现和绝密任务太像了就废稿了,不过设定很有意思,于是开了个小短篇。

金的代号就是KING,然后在圆桌骑士里是亚瑟位,周二是他的垃圾食品日,不过因为圆桌骑士的大家对这类食品没太大兴趣,于是老一个人去吃汉堡。和格瑞认得纯属巧合,不过金是真的觉得格瑞挺有意思的,于是就去套近乎搭讪了。看上去像个大学生,实际上比格瑞年长,没想到吧格瑞(爆笑)

格瑞,人民好警察,执行部副部长,社畜一样每天都在忙警局里的工作,算是精英特警,不过因为警局人手一直不够,那些片警的活也落在了他头上。会去吃快餐,一是因为方便,二是因为店离警局很近方便他随时跑回去。真的以为金是附近大学区的学生。虽然看上去不太好相处,其实只是话少罢了。被金的真实身份吓飞了一半魂,又被金的真实年龄吓走了另一半。

圆桌这里紫堂是梅林,安迷修是高文(满满的恶意w),神近耀是加拉哈德,嘉德罗斯是预备役的莫德列德

警察这里丹尼尔局长,小黑洞情报部门,银爵执行部

好想看金穿着西装战无敌的样子啊(吸口水)年下也是可以的嘛

顺带一提,金向格瑞提议的餐厅,其实是圆桌骑士的食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PS:因为人看了这篇文以后来私信了,所以,望周知

下一章见首页

2018-02-25瑞金格瑞
评论-100 热度-2609

评论(100)

热度(2609)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