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Wednesday

Kingsman 王牌特工 AU

预警:年龄操作,详细排雷可点击我进行阅读

我直接声明这篇是瑞金

一切逆cp发言视作ky,会删评论并拉黑


上一章:Tuesday



以下正文:



“本来还想约你一起去吃饭的,不过看样子我们都有后续工作要处理,那就改约明天吧。”

金留下这番话,就利落地扛起两个失去意识的恐怖分子,直接走下了楼梯。

整个过程让格瑞惊讶的地方有太多,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觉得本来平缓的心跳在此刻加速,有种说不上来的兴奋和失落交错。

这不算欺骗,因为格瑞也没有向金透露过自己的工作——不过看这样子对方似乎已经摸透了自己的底——可是隐隐地挫败感还是不肯消停,或许是对自己直觉的失误感到惊讶吧,格瑞想,这是他第一次看错人的气质。

他弯下腰抱起人质,然后回复了耳麦里追问情况的丹尼尔,稳步走向队员集合的地方。

金说了明天见,可估计明天他也离开不了警察局——因为耳麦里的丹尼尔说明天有重要的事需要和他说,需要他一整天都空出来。

回警局忙碌完任务报告,他浑浑噩噩地和同事点头告别,回家冲了把澡就钻进了被窝,现在格瑞需要的是休息,用睡眠逃避现实。

可是当天晚上格瑞做梦了。

他梦见金坐在他面前吃薯条,就和周二中午的那个时间段里一样,像个孩子似的把每根薯条都涂上番茄酱,然后塞满嘴,鼓囊着脸颊一点点咀嚼咽下。

蔚蓝色的眼睛注视着自己,里面是多到快要溢出来的俏皮得意。

或许他现在面对的金才是最真实的,而不是……

下一秒,那松松垮垮的卫衣和黑白棒球帽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古板守旧的三件套,而那双眼睛,被黑框眼镜格挡着,透露出优雅知性的笑意。

金的右手腕一振,黑色伞尖瞬间对准了格瑞的眉心。

“祝你好梦。”他说得慢条斯理,“格瑞。”

枪声在梦中响起,格瑞躺在床上,猛地睁开眼睛,注视起黑漆漆的天花板。

……………原来那根本不是失落。
格瑞恶狠狠的想到,那是自己被勾起来的好胜心。

被自己岁数小的男生救了不说,眼睁睁看着对方游刃有余的以肉搏战解决掉犯人,最后还神定气闲地朝自己打招呼说明天见——就算对方的本意不是嘲讽,格瑞还是无可救药的觉得有些郁闷,可是与此同时一并出现的还有压抑不住的战斗欲。

格瑞闭上眼,回忆起金的那一招一式,还有对方在整个打斗过程中的表情神态,只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起来,激动不已。

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没有丝毫拖沓,就连肉搏的狂野都没有一丝在金的动作里体现出来,只像是一场华美自在的表演,抑或是一堂精彩示范的课程。

包括那露出袖口的一小节手腕,扣到最顶端的衬衫扣子,撩起固定的金发,被西装勾勒出的腰身线条,还有最最致命的那抹得体而优雅的笑容。

镜片下眯起的蓝色眼睛,微微张开的柔软嘴唇。
隐约间可以看到的洁白贝齿和红舌尖。

【……格瑞……】

“!!”

24岁热血年轻的银发警察眼睛一睁,动作僵硬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步步挪进厕所。

………该死。

格瑞咬牙切齿的洗手,从洗漱镜里他看到自己的耳朵通红一片。



多年以后知道了这件事的某位金发特工笑得近乎岔气。



“格瑞,丹尼尔叫你去办公室。”

银爵拍了拍格瑞肩膀,他对自己这位年轻有为的副部长一直都是持有看好态度的,先不说跳着级从警校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出来,还去边疆真开过几枪,就平时认真上班完成任务的态度,就已经让银爵信赖得不得了。

虽然……今天丹尼尔叫格瑞去办公室十有八九是说调职的事……

“快去吧。”

不过确实以格瑞的资质,留在这里也有点太大材小用了。

似银爵所想,又同时超乎他所预想的那样,等格瑞开门进入办公室,丹尼尔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辛苦你了,格瑞,不过很遗憾,你被革职了。”

革职,局内数一数二的精英特警,今天,现在,革职。
愣是淡定如格瑞,也顾不上什么礼节直接走向丹尼尔的办公桌,连忙质问为什么。

“因为……”丹尼尔眨了眨眼睛,视线穿过格瑞,看向敲门而入的来客,“还是让那位先生给你解释一下吧。”

格瑞扭过头,刚好看到那位昨晚出现在他梦里的男人,他正背着双肩运动包,一身休闲装地朝格瑞和丹尼尔挥手。

“你好啊,丹尼尔先生。”

金俏皮地wink了一下,左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右手挥动后比了个手枪姿势,朝格瑞的左胸口那里手腕用力,假装开枪。
而确实,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击穿了格瑞的心脏。

“又见面了,格瑞,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明天见】。”

他咧嘴笑,就像是个答对问题而沾沾自喜的孩子。

三人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很久,大约二十分钟后,格瑞就跟着金走出了警局——他脱下了自己的警服,因为这一刻起他不再是一名特警,没有前因后果的,他的档案被金尽数拿走,就好像是为了让“格瑞”这个存在悄然消失。

“我想我有权利知道接下来我要面对什么。”

格瑞的语气算不上好,他质问,又质问了一遍,可是走在前头的金发男人依旧好心情的哼着歌,对他的声音听而不闻。

“我们要去哪里。”

依旧无果。

所以格瑞忍无可忍的喊了句“金!”

他这才看见那恼人的棒球帽转了过来,帽檐下的蓝色眼睛里满是笑意,和嘴角的上扬弧度一样。

“这才对嘛,格瑞,第一课。”金边走边伸出手指晃晃,“提问前要先喊对方的名字,这是最起码的尊重。同时,第二课……”

金停下脚步,左脚掌和右脚尖同时发力,利落的一个转身,他踮起脚凑到格瑞鼻尖前,笑容依旧不变。

“作为被动方,而且是在求得回答的时候,要注意用词,不能太强硬,就和搏击时一样,不是用蛮力硬撞而是要借力回击。”

“用个【请】字如何啊,帅气的银发先生?”

这个角度格瑞刚好可以数清金的每一根睫毛,也能看见他一张一合的嘴唇间露出的舌头——他后退了半步,垂目深呼吸。

“请告诉我,我们要去哪里,金。”

虽然听上去还有一丝咬牙切齿,不过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金耸耸肩膀,重新转身迈开步子。

“西装店,格瑞。”

“别忘了我们昨天约的可是午餐。”

说真的,格瑞没有料到金真的带他去了西装店,还不是那种成品店——他扫视过店铺内架子上的领带夹还有袖扣,全是手中制作的高档品,更别提那些人台上一板一眼的三件套四件套了。

金熟门熟路地向店员打招呼,随后领着格瑞走进店内的小隔间。

他随手拿下一套,朝格瑞说叫他在这里等着,很快会有店员过来帮他量体型身高,说完,金发男子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更里面的房间。

格瑞没有等多久,大概金前脚刚离开,那个所谓的店员就拿着卷尺进来了,格瑞顺从对方的吩咐,从头量到脚,不反抗也没有不耐烦。

因为他知道,那家餐厅必须穿西装。
等店员退出去又回来,她的手中已经准备好了一整套的西服。

格瑞不是没穿过这种繁琐的衣服,可也说不上喜欢。他回想起军校毕业会上自己那套完全不合身的正装,忍不住叹了口气,将衬衫的扣子一一扣好,随后手臂伸出西装外套的袖子里。

“哇哦,和我想象的一样帅气。”

格瑞抬头刚好看到金戴上黑框眼镜,身上穿着与昨天相比少许简约些的西装,依旧一板一眼地把领带打到了领口。

同样的,那副表情也不再嘻哈,而是淡淡的微笑,像是能看透格瑞的不知所措和紧张一样。

“唔,格瑞你很适合绀色的西装呢,黑色暗纹估计也不错,那就先订两套吧……”他走上前,从桌子上拿过领带,以一种义不容辞的态度为格瑞系上,不紧不松,刚好收住衬衫口,“不过你的皮鞋确实该换了,下次我带你去专门的店里看看。”

金示意格瑞跟上,然后转动了摆放于桌面的蜡烛台把手。

“在此之前,我想你更在乎我们的目的地,还有,我的目的。”

本来严丝合缝的墙壁缓缓打开,展露出里面的秘密空间。

“我想我们可以边走边说。”

金笑了笑,极其绅士的伸出手臂,作出“请”的姿势。



知道特工机构吗,王牌特工。

嗯,大部分的认识并没有错误。如你所知,我们为各国政府和机构提供情报、暗杀、保卫、追捕服务,在职人员无一例外从各个领域上来说都是优秀的特工。

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们不隶属特定国家,也不属于个人。硬要说的话……我们属于世界和平,哈哈。

………第三课,要学会听懂别人的笑话,格瑞,缓和气氛有时候也是必须的。

好吧好吧,现在我们步入正题。
我决定提拔你,让你有机会成为我们的一员。

……你瞪大眼睛的模样真是让我看一次新奇一次啊,嗯,这不是缓和气氛。

你的身手和资历毫无疑问是出色的,就如丹尼尔所说,只是做一个特警实在是太大材小用。而且说实话,圆桌骑士的数量有限,我们也希望能多注入一些新鲜血液,好让工作效率提高。

不过这只是一层原因,另一层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我。

移动的空间突然停下,金微笑着推开门,带着格瑞走进明显高科技化的地下空间。
就仿佛是另一个空间,格瑞前所未知的世界。

“因为我对你很感兴趣,格瑞。”

他这么说道,说得云淡风轻。




果然如金所说的那样,这个餐厅需要“西装”——因为这分明就是王牌特工组织的食堂。格瑞有些拘谨的坐在位置上,而他对面的金则推着眼睛,和路过的一些西装绅士们打招呼。

“中午好,亚瑟先生。”

“中午好,梅林卿。”

紫红色短发的男子停步于金的身边,他看向格瑞,点头表示欢迎后又重新看向金。

“这位……该不会是你打算推荐的新人?”

“没错是的。”金双手撑下巴,邀功似的说道,“好苗子,我撬了丹尼尔的墙角。格瑞,原本是特警。”

被称作为梅林的男子朝格瑞伸出手,只有短短三秒的握手时间,格瑞就能感受到对方手心上的茧子——在这里,就算是这么一个看似平凡的男人,也确确实实是一个能握枪杀人的特工。

“我是紫堂幻,你可以喊我梅林,希望你可以成功从特工学院毕业……我是说,祝福你。”

“……谢谢?”

祝福?

金噗嗤笑了一声:“紫堂你和他说这个可有点剧透啊,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选拔的事呢。”

“依旧无法恭维你的恶趣味,金。”紫堂推了推眼镜,“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用午餐了,回头见。”

“任务见。”

格瑞一直等到紫堂完全离开,才张嘴问道。

“特工学院?”

“就是培训,你需要和其他候选人一起参加选拔,最后如果你成功了,就能成为我们正式的一员。”

如果我没有呢?格瑞想到了自己的档案全在金,不,全在特工机关的手上,这意味着他只有不成功便成仁。

所以格瑞没有提问,他只是在金满意的注视下喝了一口开胃酒。

“当然,我还是会给你些动力的,比方说……”金用叉子拨弄着盘中的生菜,“如果你成功了,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不过请小一点,假使你真的要求我送你个月球,我也做不到啊。”

金眨眨眼,格瑞明白了,这只是缓和气氛。
所以他扯扯嘴角,也没有开口回答。

“当然,你在培训期间会遇到许多在职特工,请记住,在这里我们还是很讲究上下级关系的,可别因为遗忘了一句先生而惨遭淘汰。”

格瑞看了一眼金。

“喊你也必须加?”

金耸耸肩膀,表现得很无奈。

“实际上,我不是很在乎这一点,但是于情于理,在称呼年长于自己的人的时候还是加一句敬语会比较好,这样你也不会给别人落下把柄。”

格瑞点点头,可等他把土豆泥送进嘴里,才陡然反应过来金话语里违和的部分。

“年长?”

金疑惑的看了格瑞一样,像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似的用叉子尖指向格瑞的餐盘,语气平淡。

“你,二十四岁。”

银色的叉子挪回自己的餐盘。

“我。”

金莞尔一笑,歪了歪头。

二十九岁。”


【TBC】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五岁年龄差耶瑞哥,有没有很感动很刺激啊
我就喜欢老油条金宝.jpg

娃娃脸诈骗犯(爆笑)

2018-02-26瑞金格瑞
评论-97 热度-2075

评论(97)

热度(2075)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