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Thursday

Kingsman 王牌特工 AU

预警:年龄操作,详细排雷可点击我进行阅读

我直接声明这篇是瑞金

一切逆cp发言视作ky,会删评论并拉黑


上一章:Tuesday   Wednesday



以下正文:


格瑞成了特工学院里的空降生已经两周。

这样的学生通常会被针对,不过好在格瑞习惯了,就像他习惯了经常在警校里跳级后面对各种风凉话和精神压力一样。小儿科,格瑞收拾好自己的装备,看了眼十环十把的靶子,转身离开射击教室,有陪那群小屁孩玩的时间还不如好好锻炼。

“你可以把这个选拔当作一次免费培训。”

那个根本看不出快要有三十岁的金发男人如此调侃道,他语气随意,但格瑞看得出来他眼底里的真挚究竟有几分。

“………你很看好我。”

金不与否认,比现在的任意一个候选人都要看好,他这么说道,又悠悠然地补充了一句。

“实际上,你是我当上kingsman后第一个推荐的人选。”

就好像是故意给格瑞施加不必要的压力一样,金端起酒杯,朝他敬了敬,嘴角带着微笑抿上杯口。

“我很期待你会向我提什么样的小要求,My boy。”

格瑞回忆到这里,发现自己刚好走到了训练大厅,而那些算不上友好的“队友”们正带着揶揄的笑容朝他走来。

“格瑞,你又去练习了?嘿朋友,听我们一句吧,假装努力这一套在这里可不管用。

“就算你表现得再像优等生,最后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格瑞扫视过那个四号学员,很熟悉的气质——他曾在某次围剿现场见过类似的,审问了三秒就把老底全说出来的那类人。另一个六号,明显的贵族世家,拿腔拿调的语气很弱智,还有那明显的口音……不如金的伦敦腔的万分之一好听。

费口舌的事情格瑞大抵都不会搭理,就像现在,他选择绕开这些人回房间整理一下衣物,然后冲把澡为下午的训练做准备。

格瑞觉得这才是效率最高的行动,看起来,也有别人这么认为。

他推开宿舍门,就看到空空的房间里除了自己还有那个一号学员。他正在拿毛巾擦拭头发,明显的,正洗好澡。

比起其他学员,这个人才能称得上棘手。

格瑞暗暗想到,他从看到这个男人(虽然他似乎是真的比自己要小,但是经历了金的年龄事件后,格瑞决定谨慎处理)的第一刻起就明白对方是那种自大狂,每节课都和自己争抢首席不说,就连课余休息时间的自主训练也会卯足劲来和自己比。

当然,这个男人的一切也确实是他狂妄的资本。

现在,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都仿佛要把自己生吞活剐了似的。

“嘉德罗斯。”

他对自己的针对性太强了,就好像是为了摧毁自己一样,不要命的追击——不过这对格瑞造成不了什么实质影响,他没有一颗玻璃心,也习惯了优秀和被针对。

只是格瑞有些在意,因为嘉德罗斯的杀意仿佛透过了他,另有指向。

“你到底想要从我这得到什么。”

那双金色的眼镜瞬间锐利起来。

“你的推荐人是亚瑟。”

“我们不能透露自己的推荐人。”

“哈,无聊至极。”他把毛巾扔向架子,完美挂上,视线没有从格瑞的眼睛上挪开过,“得到?我想要的会自己去争取,而你,好运的家伙,你的实力确实比那些渣渣要好得多,但也不过如此了。”

嘉德罗斯说得满是恶意。

“我没看出来你有多大的【欲望】要留在这,等着被淘汰吧,格瑞。”

随手拿过桌子上的训练服,嘉德罗斯离开了宿舍。

欲望……格瑞觉得莫名的火大,又有种迷茫感。他低头思索,虽然不太想承认,但嘉德罗斯没有说错,他确实只是为了完成训练。硬要说能成为动力的……

金色的发丝被梳理的一丝不苟,黑框眼镜下蔚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上扬的弧度轻柔而优雅:“干得漂亮,格瑞。”

——只是想要得到金的一句认可罢了。

格瑞被终端的消息通知音惊得回了神,他摸了把自己滚烫的耳朵,打开手机,看清了消息内容。

【下午三点,前门草坪准时集合】

格瑞的编号是八号,通常站在队列最左侧,可是他没有想到,今天他的左边居然没有虚席,同时,来自最右侧一号学员的刺人视线在此刻也格外有杀伤力。

穿着笔挺西装的特工站在格瑞身旁,他没有戴眼镜,没有固定头发,只是微笑着侧头和格瑞还有其他学员们打了声招呼,然后将视线锁定在前方。

格瑞用余光深看金一眼,他从始至终摸不清这个人的行为意义。

站在高台上的紫红色短发的训练官无奈的弯了弯嘴角,随后将脸板正,开口说道。

“团队合作精神,还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我想你们都该知道这对于特工而言是必须的,也是至高无上的。”

“现在,你们的面前有这些小狗。”

“去选一只,然后培养它照顾它,同吃同住同行,等它训练有素之时,你们的训练也就完成了——如果你们能从这里毕业的话。”

格瑞站着军姿,迅速打量起不远处铁笼里的狗仔们,他依旧相信无论人或动物,他们的气质和本质就藏在外表的细节之下。

那只蝴蝶犬太活跃了,德国黑牧似乎讨厌约束,而西伯利亚雪橇犬……嗯?好像……

就在格瑞拿准主意打算上前挑选时,身边的男人轻轻说了句。

“金毛寻回犬是个好选择。”

“?”

格瑞疑惑的看过去,却发现金根本没在乎他的反应,倒是步伐悠闲的走到笼子前,挑走了格瑞一开始看好的那只异瞳西伯利亚雪橇犬。

“梅林卿,就这个孩子吧。”

“好的,亚瑟先生。”

而慢了一步的格瑞当然只能选择别人挑剩下的——那只在笼子里追着自己尾巴不断转圈的金毛狗仔。他不太懂为什么金会给自己这么个提议,因为怎么看这只狗都不太适合好静的格瑞。

不过,别具一格这一点倒是和格瑞一样。

它拒绝了格瑞为他连上牵狗绳,却一刻不停的绕着格瑞的腿跑圈,时不时蹭一下他的裤腿还有鞋。

“哇哦我们的插班生选了条粘人的小家伙。”

“该不会是缺爱?”

“哼。”

那些嘲笑声没有让格瑞恼火,他用脚背勾起小金毛的腹部,迫使它停下无意义的跑圈,和自己对视。水汪汪的黑眼睛盯着格瑞看了老半天,它汪的叫了一声,奶声奶气的,然后把前爪子搭上格瑞的小腿,闻了闻,又疯狂的摇起尾巴。

格瑞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只狗,就应该叫Gold。

绝没有报复金的意思,格瑞发誓,嘴角的弧度转瞬即逝。






每周四晚上八点后是自由活动时间,格瑞本来准备去夜跑,可还没走出大门,Gold就撒腿往走廊方向奔去——你的狗要和你一起行动,格瑞只好追上去,最后在一扇木门前抓住这个过分活泼的小家伙。

门刚好打开。

抱着异瞳哈士奇的金穿着睡袍站在门口,朝格瑞咧嘴一笑。

“格瑞?大晚上还打算去遛狗吗?”

“………”

“如果没事的话,我们聊聊?”

格瑞起身,和金一样抱起狗,走进了房间。

“没想到你真的选了我家的小箭头。”

“你家的?”

格瑞不敢把Gold放到地上。它太活泼了,光是宿舍它就敢搞得一团乱,更别提这里是一个特工的房间。所以格瑞无可奈何,只能坐在沙发上把小家伙反按在自己腿上,然后被它疯狂舔手。

“看上去你们相处的很好。”金端着两杯香槟走回房间,他想递给格瑞,可是又转念一想,伸手把杯口送到格瑞嘴边,“别这么瞪我啊,格瑞,看得出来你在很小心的按着它,它也乐在其中以为你在和它玩游戏,不是吗?”

格瑞眯起眼睛,喝了半口杯中的香槟,眼睛扫过金脚边的那只异瞳哈士奇。

“刚才你说,你家的。”

“是的,实际上这只小家伙的父亲是我当年入选特工时的搭档。”金耸耸肩膀,“可惜Arrow他不久前因公殉职了,我就打算再养一只……”

“这就是你领走了我的首选的理由?”

“哇哦是吗,那我可真是荣幸。”金干笑了几声,神色却犹如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得意,“我还没给它取名,不过看样子你的小箭头已经有名字了?”

格瑞扯起嘴角,语气异常轻快。

“Gold。”

“………新发现,格瑞,原来你也有小孩子气的一面。”

金喝了口香槟,撇嘴思索了片刻。
他招呼异瞳哈士奇到他的大腿上来,短短半天就训练有素的小狗仔完美执行指令,获得主人奖励的抚摸。

“那小家伙,你也有新名字了。”

金盯着格瑞一字一句说道。

“Grey……是个好名字,对吧。”

到底谁才是小孩子气啊。
格瑞最终放弃了克制自己,选择光明正大的翻了个白眼。而他手掌下的Gold则偷偷看了一眼趴在金膝盖上的Grey,选择继续舔格瑞的指缝。

“你让我来,到底想谈什么。”
总不会是讨论狗的名字吧。

格瑞后半句没说出口,不过金也猜到了,他噗嗤笑了声,把香槟杯放到沙发旁的圆桌上,然后看向格瑞。

没有平光眼镜的遮挡,那双眼睛在灯光下闪耀着光,一样看透格瑞的灵魂。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出色,格瑞,尤其是自控力和观察力,可以说有些时候就算是我都比不上你。”

“可就是因为如此,你无法成为最后胜利的那一个。”

格瑞咬牙,又是这样的否定,嘉德罗斯这么说他可以不予以理会,但是,如果说如此认定的是金的话,这只会让他有种怒火中烧的冲动。

因为格瑞看不透金,可是金总是能看透格瑞的一切——他讨厌这种不对等关系。

“为什么。”他质问道,“因为我没有嘉德罗斯嘴里那见鬼的欲望吗?!”

手掌按压小狗的动作明显重了些,Gold呜咽了一声,挣脱了格瑞的手掌窜下他的大腿,一溜烟的跑到了金的小腿后。

金耸耸肩膀,摸了摸怀中Grey的脑袋。

“太理智了,格瑞,你会面对可能性为零的任务去拼一把吗?还是会选择全身而退?抑或是服从命令去赶赴那个任务?”

第一个和第三个有区别吗?

金再次看透了格瑞的疑惑,他扯了扯嘴角,却突然说起了别人。

“你提到的那个嘉德罗斯,我相信他一定会选第一种。”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因为他对成功、对战斗很贪婪,而且在他的心目中他绝不会失败。”

“……那只是自大。”

“不,那是对胜利的欲望,是我们特工能完成任务的唯一动力。”

Grey乖巧的跳下沙发,叼着Gold的尾巴直接拖离了格瑞和金两人。金顺势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格瑞面前,弯下腰去。

他们近的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带着香槟的气息。

“你对王牌特工的位置有多么强烈的期待?”

“我从你的眼睛中可看不到啊,格瑞。”金眨眨眼,语气一转,“我倒是从你的眼里看到了别的什么……”

“需要想象一下吗?”

“你会成为王牌特工的一员,站在我们之中。”

——格瑞会穿上和金一样的西装,站在这个迷人的男人身旁,一起戴上黑框眼镜。

“和我并肩作战,共同穿越枪林弹雨。”

——不再是看着对方的背影,无能为力。而是背贴着背,面对共同的敌人。

“像圆桌骑士中的任何一位一样,成为世界上默默无闻的一名英雄,用生命换来和平。”

——和这个叫金的男人一起。

金满意的直起身子,现在的这双紫眸里有了他所想要的某些东西,虽然还不足够明确,但是这说明格瑞并非无药可救。

因为那双紫色深处已经有了“欲求”的火种。

“我曾经答应过,如果你能成功从特工学院毕业,我可以完成你的一个小愿望。”

“不如现在就决定掉吧,你的愿望是什么?”

格瑞抿了抿嘴,抬头直视金。
这个男人的游刃有余让他火大不已。他永远琢磨不透金到底在想些什么,可也正是因为如此,男人才会对自己看不透的东西产生卑劣的征服欲。

格瑞注视那双蔚蓝色的眼睛,还有眼中倒映出的自己。

他开口说道。

“让我拥有你。”

势在必得的口气,非常自大。



【TBC】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嘉德罗斯的推荐者是兰斯洛特,这位兰斯洛特已经在前文里出现过了,但是我不说是谁w

有关嘉德罗斯为什么会执着于金,大家不要往爱情那方面想,更单纯些,因为金是强者,是王牌特工的首席,仅此而已。
这里嘉德罗斯18岁,所以也算是个跳级生

金以前的狗是金毛寻回犬,叫Arrow,不过因公殉职了,现在格瑞的Gold就是Arrow的孩子之一,很皮,很粘人,很原作金(???
忠诚的同时又聪明,很适合训练,就是容易迷路(这不是哈士奇吗???)

而西伯利亚雪橇犬,也就是俗称拆迁办主任……啊不对是哈士奇的Grey是Bi-eye,左蓝右棕,很敏锐也很有攻击性,对主人其实有些爱理不理,但是还是蛮依赖金的,性格很格瑞(??

顺带一提,当年安迷修选了苏格兰牧羊犬,紫堂因为特殊(家族)原因,自己带了三条黑背来

2018-02-27瑞金格瑞
评论-69 热度-1862

评论(69)

热度(1862)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