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以令咒之名(Fate paro)

预警:

前半段完全可以瞎看(?)

后半段剧情需要读者了解FATE系列的设定,如果你不知道设定还想看懂,可以先点击我看一下基础设定介绍(视频注意)


只是换换口味,王牌特工paro明天继续


以下正文:


每个人都有年少轻狂…也就是俗称中二病的时期,毫无疑问,金也有过。

作为魔术世家的长子,他身上的魔术回路可以说是十分优秀,极具潜力,但是偏偏脑子完全看不进一丁点的降灵术,最后家主之位让给了他的姐姐,金高高兴兴的从小把自己当个普通人上了普通的学校。

当然,也像个普通人一样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头脑一热中二病发作。

热血沸腾的少年洋洋洒洒的写了将近十万字的设定,愣是把自己写成了六百年前的大勇士,凭借出色的魔法(没错,并非魔术而是魔法,在魔术师的概念里魔法可要比魔术厉害多了),甚至还虚构了一个精灵族的同伴,写两人如何打败敌人如何拯救世界。

现如今回忆起来就是黑历史了,不过当年的金是越写越起劲,还从老祖宅里翻了个断开的铁环说是勇者和那精灵结缔契约时的信物之类的,然后带在身边当作守护物。

或许只是个中二病的妄想,但是金很投入,投入到无可自拔的地步,他前后又找了自己的同班同学兼亲友的紫堂和凯莉——一个是教会的养子,另一个则是普通大小姐——一起参与这个故事的创造。

“可以是我们组成一个小队!”

“呵,蠢死了……”

“那个,金,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成为召唤师!”

“紫堂你疯了?陪他一起闹?”

“好啊!我给你设定成能召唤天使的神父怎么样?”

“………喂,金,我要当恶魔大小姐!”

“行!那凯莉就是魔王的长女!”

“可是……我们不是去打败魔王的吗?”

“唔…………那就设定有好多魔王好了!凯莉的父亲是好的魔王!”

“这么随便真的好吗?”

金咧嘴一笑。

这有什么不好的啊,反正就是认真的玩啊。
到最后一定会变成黑历史的回忆,但也就是因为如此,金才会这么兴致勃勃——青春就这么一次,不玩得开心怎么行呢。

然后他就和紫堂、凯莉一起跑去图书馆找些历史书地理书来补充设定。

比方说六百年前的地球还存在着【神秘】,精灵族为首的特殊种族活在世界的角落中不为人知,而魔法师金独自一人抵达了北大西洋中移动的巨大山脉之间,也就是在那里他结识了使用巨剑的暴风雪的精灵【格瑞】。

在成为好友后,两人发现了灵脉的异变,于是决定一同去调查,在前往阿特拉斯灵脉的途中他们经过了毒雾之地(英国),认识了恶魔之女的凯莉,又在意大利认识了离开梵蒂冈出游修行的紫堂神父,最终一起前往阿特拉斯山脉。

面对魔王恶意促使灵脉形成的暴动,魔术师金最终借助神代的力量,使用降灵魔法抑制住了地球灵核的大暴走,以生命为代价换来了世界和平。

“现在看来………还是好中二啊。”

“就是要这样子才有大英雄的味道嘛!”

紫堂翻阅着保存完好的“黑历史”,带着怀念的笑容感叹道。

“倒是真的蛮像一回事的。”

“是啊!”金也跟着笑起来,“现在看来也觉得很有意思呢!”

“那是,也不想想那时候我们查了多少资料啊,真真假假全瞎编在了一起……”

凯莉似乎是回忆起当年自己还煞有介事的去翻阅什么恶魔大全的丢人往事,扯起嘴角哼哼了两声。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朝金问道。

“说起来,金,听说你姐姐失踪了?”

本来还傻乐呵的金发男子嘴角一僵。

“是啊,英国本家的人打电话说她已经失去联系将近两个月了,所以我大概要大学请假一段时间回老家……”

紫堂拍了拍金的肩膀。

“没事的,金,你姐姐一定会很快回来的,我……我去教会帮你问问。”

“那本小姐也帮你向那些极东魔术协会的人,最近他们正好在和我家商量要进一批优质宝石。”

“谢谢你们,凯莉、紫堂!”

金把老旧的笔记本和断裂开的铁环放回包里,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使劲挠了挠头。

“我下周就回英国,大概一个月左右就回来!”




英国,时钟塔。

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可是作为一名魔术世家的孩子,他当然知道时钟塔对于魔术师而言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就连呼吸都很困难,因为每一口氧气里都带着历史的味道和压迫感。

还好我选择了普通人的生活,金暗暗想到,如果要他二十四小时都待在这种地方读书,迟早会疯掉的。

他有些紧张地敲了敲门,然后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清脆的“请进。”

“呃……你就是……丹尼尔先生?”

“想必你就是秋的弟弟吧,你们长得真的很像。”

没有预想的高傲冷漠,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赶忙问起有关自己姐姐的事情。

“实际上我也不是很清楚,秋很优秀,短短几年就取得了Count的冠位,甚至还有上升空间……理应来说她没有必要离开时钟塔。”

金也完全摸不着头脑,她的姐姐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和自己如出一辙,也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所以如果是什么突发情况,金也不敢保证姐姐不会头脑一热做些反常的事——比方说突然外出。

“她最近在研究什么?啊,我是说,对什么比较感兴趣?”

丹尼尔有些疑惑的看了金一眼。秋有个弟弟,丹尼尔也只知道这个信息,可是似乎就和秋所说的那样,这个弟弟完全不懂【这个世界】的事情。

“……圣杯战争。”

“啊?”

“她对圣杯战争的通往根源实施方案非常感兴趣,所以很有可能去调查圣杯战争了……上一次圣杯战争是在四十三年前,可是当时因为Caster的工……”

“停一停!等一下!”金连忙挥手,“我听不太懂这些…呃…专业术语,你只要告诉我姐姐会去哪里就行了!”

“………唉,问题就在于上一次的圣杯战争在某一个岛上。”

“那就去那个岛!”

“可是它消失了。”

“哈?”

“被英灵使用宝具一击毁灭了。”

“………………天呐。”

金立马在脑内把圣杯战争归到了危险活动的领域,并决定一定要远离它。

“而且上一次圣杯战争唯一存活下来的魔术师只有一个人。”

“诶?就那样还有人活下来了吗?!好厉害啊……”金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插嘴插得有些多,于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你、您继续。”

“我记得应该是你的祖父,金。”丹尼尔说道,“维克多【Vector】家族的第三十五代家主。”

“……老爷爷他……”

金思索了片刻,突然想到了年幼时被祖父带去过的分宅,那里也是祖父安葬的地方。

或许姐姐去那里调查了也说不定!

“有头绪了吗?”丹尼尔没有多问,因为对一个魔术家族而言屋宅就是魔术工房,是不能随意透露或者窥视的,“那就拜托你叫秋快点回来吧……对了,金,从刚才开始我就有点在意,你为什么只戴着右手的手套……”

金眨了眨眼。

“哦,我的魔术刻印……是这么叫的对吧?它只有手背这么大,我平时都是戴着手套遮住的,毕竟太显眼了。”

他三步并两步,准备快点离开这个和他格格不入的地方,扭头对丹尼尔说道。

“谢谢你,丹尼尔先生,姐姐一定会很快回来的,放心吧!”

雷厉风行的作风也是一模一样,丹尼尔无奈的笑了笑,他总算明白为什么秋·G·Vector每次提起自己弟弟的时候都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了。

“不过……”

丹尼尔喃喃道。

“魔术刻印,通常应该是一个家族只有一个,并且埋入魔术回路里……”

他可从来没听说过有会露在皮肤外的魔术刻印啊?





金先回了英国的族宅,他需要准备一些东西,再启程前往冰岛——是的,他的祖父最终定居在了冰岛,从英国到冰岛的距离不算太远,但是毕竟是魔术世家,少不了什么结界啊常人隔离暗示之类的,这就导致金必须要徒步抵达目的地。

“我记得……老爷爷他说过地下室有放着备用钥匙……”

金直接背着包走下阴暗的楼梯。感谢手电筒,这个地下室已经长年无人问津,四处都是灰尘和蜘蛛丝,金只能小心翼翼,一边躲着碎石一边提防着别触发些什么安全系统。

虽然是几百年前的机关,鬼才知道失没失灵啊。

金咂舌,没想到刚感叹完,下一秒他就一个脚滑,从阴湿的楼梯上咕噜咕噜滚了下去。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痛!!”

金摔得头昏脑胀的,眼前昏暗一片,浑身都是灰。他想抬起手去拿掉落在旁边的手电筒,却觉得手掌一阵刺痛。手电筒一照,果然是蹭破了手套,也蹭破了皮。金一边嘀咕着真倒霉,一边忍痛摘下手套。

“嘶!等会上楼去消毒一下吧……嗯?”

那个【魔术刻印】……是不是变深了点?

金想要揉揉眼睛好好看一下,可是他想到现在两手都是灰,于是决定作罢。

还是赶紧找到钥匙离开这地下室吧。

“?”

他撑着地板想要站起来,手指尖却按压上了什么凹凸不平的东西。金把手电筒往手前一照,看清了那个图案的全面目——大概是用什么金属材质融成的,完全陷进了地板的凹槽里,密密麻麻的画了好多花纹……

他的手指刚好放在一段文字上。

“我看看啊……诶?这什么字啊,看上去就像画一样……”

根本看不懂嘛。

金如此想到,却发觉自己无法控制的说出那段【图画】说表达的意思。

“【以时间为证,我的挚友,我们终会再见】”

霎时间,昏暗的地下室中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高压带出的气浪吹得金下意识闭上了双眼,衣服袖子里灌着风哗哗作响,帽子也被吹飞,发丝一齐飞扬起来。

可是感觉最明显的果然还是金的右手,手背隐隐发烫,又迅速冰冷,浑身上下关闭的魔术回路突然尽数打开,惊得金咬住牙关却依旧呜咽出声。

有什么很轻柔的东西触上了金的额头,稍纵即逝。

然后他就在狂风中清晰的听见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

“Servant Saber 精灵王格瑞,受召唤而来。”


“你,就是我的Master嘛。”


——金






金表示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狼狈的摔坐到地上,看着面前这个威严无比的男人,一句话都不敢讲——那双一看就知道不是人类会有的紫色眼睛正盯着自己,死死的,好像要把自己活剥了似的。

为什么我家地下室里会有这么危险的东西封印着啊?!!
金欲哭无泪,他只能扯出一个友好的笑容,抬起蹭伤的手朝这个危险的人(是人是鬼也不知道呢)哆哆嗦嗦的“嗨”了一声。

对方的眼神微微改变了些。
不过金没注意到,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手背——本来黑色的“魔术刻印”变得一片通红,那些曾经模糊的花纹如今清晰可辩,复杂而华丽,还隐隐发着金光。

“哇?!这是怎么回事,诶?!还在闪着什么啊!”

“冷静。”

“!!”

金这才反应过来那个天大的麻烦还没消失,他小心翼翼的抬头,却发现对方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跪了下来,抓住金得手,查看起手掌上的伤口。

“怎么回事。”

“……啊?”

“算了。”男人的手冰凉无比,贴在仍在发烫的手背上,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不过金没有因此感到放松,依旧高度紧绷着神经,“【治愈】”

“……哇!治好了!”

对方利索地起身,又恢复了刚才那一副冷漠的表情,金小心翼翼的打量起他——那个应该算袍子还是风衣?后摆分叉,前面敞开,露出短半截的衣料包住上半身,露出结实的腹肌(金想了想自己白斩鸡的体型,默默抹了把泪),下半身则是条长裤。

穿着打扮很有地方特色啊。
如果结合对方过分白皙的皮肤,冰凉的体温,银色的长发和妖精耳朵……

“你……是雪精灵吗?”

格瑞挑眉,他看着面前的这个金发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我叫格瑞。”

格瑞!!金突然想起来自己曾经的黑历史,这太巧了,巧得他现在立刻就想打电话隔着大西洋和远在美国的紫堂凯莉分享这个故事。

不过如果突然和他们说“我在我家地下室召唤出了雪精灵格瑞!!”,估计他们就真的要以为自己中二病复发了。

“怎么了?”

“不是……啊我是说没什么。”金从地板上爬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呃,其实我完全没有搞明白现在的状况……不过你和我写…呃…看过的小说里的某个人物很相似!他也叫格瑞,是个雪精灵的战士,还用大剑呢!”

格瑞扯扯嘴角。

“那他用的剑叫什么?”

“烈斩!”金兴高采烈的回答道,这个名字是他千挑万选才取的,绝对够酷够帅,“诶你干嘛?!”

格瑞一把提溜起金的后领,朝地下室深处走去,本来漆黑的四周被不知从哪来的光点照亮。

直到他们走到了地下室的尽头,金这才看清,墙上镶着一个架子。

而那上面置放的正是一把巨剑,泛着荧绿色的光芒。

“这……这是?”

“我的剑。”

精灵如此回答道。

金有不好的预感。

“它叫烈斩。”


【END】



看到这里,就没有后续了(笑)

相信一群人看得迷迷糊糊的对吧,我给大家来解释一下哈
虽然可能看完以后会更加摸不着头脑

但还是再次预警一下,看不懂但是想看懂的可以去看一下设定解说视频


首先,金宝自己瞎几把编的故事,其实是有一半是真的!然而并不是刻意为之,只是歪打正着,纯属歪打正着!【不愧是幸运EX

当年魔术师金(其实还是魔术师,只不过比现在的金要强很多)察觉到了灵脉有状况,就和精灵好友格瑞一起顺着灵脉开始了调查。

金和格瑞相识的巨大移动山脉,就是型月世界观中的【彷徨海】,也就是如今魔术协会三大组织之一的灵脉点。

然后他们路过了英国,认识了恶魔凯莉,又在意大利附近认得了梵蒂冈本部教会的紫堂,正式形成队伍调查起灵脉运动。

结果一行人在阿斯特拉山脉(这里是三大组织之一的阿斯特拉院所在灵脉)发现了灵脉即将暴走,格瑞和凯莉的意思是对此地进行封印,可是金和紫堂表示一旦封印灵脉,那么魔术师和【神秘】的产物都会消失。

一番争执之后,金决定使用降灵术,杀死自己后将自己大部分的灵魂埋入灵脉里,以此抵达根源,也就是世界的外侧,请求盖亚和阿赖耶的帮助。

作为代价,金转世的灵魂绝不会完整,并且存在本身会极具危险(这个我后面会解释)

后来紫堂回了梵蒂冈,发展成了现在的教会家族,而现在的大学生紫堂就是那个家族中的孩子,不过因为资质一般所以被寄养在了普通教会,但是埋葬机关的表哥(Z天使)时常和他通信。

恶魔的凯莉则选择了与人类通婚,因为随着血脉的稀释,如今已和普通人没太大区别,只是魔术回路比较特殊,能感知别人的情绪波动。大学生凯莉就是血脉分支中的一位,家里做宝石生意的,文中出现的那个极冬家族大家应该知道是谁了吧ry(都是你的错!

精灵格瑞其实很不甘,他觉得金的死是没必要的(无意识暗恋状态)。格瑞遵从金的遗嘱将研究报告和自己的剑一起交给了英格兰的Vector本家,然后就隐居了,在长达六百年的岁月里寻找着方法可以将金的灵魂重新从灵脉中提取出来,可是直到最后都无果。一直在等待着金和他相约的【再见】

金一行人的所作所为在人类(普通人)历史上并没有留下任何记录,但是在【神秘】这一世界里,他们成了值得敬仰的英雄,所以格瑞受到了许许多多的“崇拜”和“赞美”,成为了精灵王,并有幸踏入了英灵殿——他的存在本来就是不死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格瑞就和【蓝saber】一样,是死了的活人。
当然啦,这次被金召唤出来的是本体!一感受到金的灵魂和血液,格瑞立马离开了英灵座前往金的身边,结果看到了一个依旧傻兮兮的金ry

顺带一提,金家族的中间名的G,其实不是魔术师金Gold的名字,而是格瑞的Grey的缩写。

随着现代社会发展,【神秘】逐渐消失在人类社会中,他们隐居在人类不会感知的世界里。

四十二年前,金的祖父参加了圣杯战争,并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他在战争过程中发现了灵脉里有自己家族研究的魔术的气息,于是后来住到了冰岛潜心钻研。金年幼时拜访过这位祖父,当时秋已经继承了Vector家的魔术刻印,所以祖父为了双保险(),把自己手上剩余的令咒(没想到吧.jpg)全转移到了金手上,还骗他说是魔术刻印……

还好金宝中二病,真的就天天戴手套了【不是

秋在长大后从祖父的研究报告中发现了灵脉的问题,她意识到自己的弟弟和灵脉的关系密不可分——简单来说圣杯战争就是为了能达到世界外侧,而现在,只需要掌握了金剩下的灵魂(也就是金本人)就能像是拥有了万能钥匙一样打开世界的门,直接抵达世界外侧。

金会被魔术协会指定封印/利用的。

于是秋开始调查起了灵脉,并希望金可以远离灵脉。

而她没想到的是,自家这个幸运EX的弟弟,歪打正着,召唤出了六百年前的好朋友(憋笑),也打算去灵脉。

两人的旅程中相互琢磨着对方的真实想法,然后因为灵魂本质的吸引,一点点走向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格瑞没有刻意和金说起过六百年前的事情,但是因为受到灵脉的影响,金也确实有过数次记忆回溯,一点点琢磨清楚了从前发生的来龙去脉。

最后两人发现灵脉要再次暴走的迹象,金决定这一次他还是要出手解决。

最后的结局无非两种

①金成功依靠灵脉中可操控的部分压制住了暴走的那部分,且事后从灵脉中取回了自己的灵魂,并因为长时间灵魂和灵脉同化,变得超出了人类的界限,从某种意义上是【不老不死】的,于是和格瑞结婚隐居了。

②金为了再次镇定灵脉,选择把自己剩余的灵魂一齐投入灵脉之中,正式成为世界外侧的存在(有点类似圆神的存在),和阿赖耶还有盖亚成为三足鼎立状态,重新固定灵脉。

格瑞可是六百年前眼睁睁看着金自杀的,他这次当然不会同意。

“………所以,你这次还要和我说什么【定会再见】之类的鬼话吗,金。”

“哈哈哈……抱歉了啊……格瑞……”

“我会和六百年前一样不阻拦你。”

“......谢谢。”

“但这次,你也别想再一个人去了。”

“诶?”

金被抱进了格瑞的怀里,那个总是冰冰凉凉的、硬邦邦的怀抱,此时此刻烫得金眼眶都红了。

“不要【再见】了,金,要走一起走。”

“……格、格瑞……”

我是你的Servant。

我是你的精灵王。

我………只是你的格瑞。

——以令咒愿之 

——格瑞 

——永伴我左右

就算是世界的外侧,我也愿意和你一起前往。

【END】

大概就是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很烧脑的故事ry
我才不会说是我下午吃汉堡的时候想出来的呢……

其他不烧脑的文:作品归档

2018-02-28瑞金格瑞
评论-49 热度-1128

评论(49)

热度(1128)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