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Friday

Kingsman 王牌特工 AU

预警:年龄操作,详细排雷可点击我进行阅读

我直接声明这篇是瑞金

一切逆cp发言视作ky,会删评论并拉黑


前章: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以下正文:



那张总是轻描淡写一抹笑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了呆滞的表情。

虽然只有短短零点几秒,称得上稍纵即逝,但格瑞还是没有放过任何瞬间,他看着面前的特工眨了眨眼,然后挑眉喃喃道。

“拥有……我?”

“……是的。”

金悠长的嗯了一声,像是在思索,又像是在回味。他后退了一步,坐回沙发上,手伸向桌子上的高脚玻璃杯,却没有要拿起它的意思,只是细细摩挲着杯柄。

“这可真是特别的愿望啊……”

金眯起眼睛,语气里有些迷茫,又有些新奇,盯着格瑞看的眼神让人脊背发凉不敢喘息——格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说出那番话的,就好像金的眼睛有魔力一样,让他控制不住的狂妄起来。

大概是因为这个男人真的迷人极了。

他很强,充满神秘的气息,让人琢磨不透又能一眼看到最真挚的灵魂,有开朗和知性两种截然不同的笑容,可以随心所欲的表现出他想要表现的状态——老练成熟的特工,活泼俏皮的男孩,或者是两者之间暧昧而模糊的模样。

格瑞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更多,关于金的,关于这个男人的本质。

他唯一看不透的只有金。
所以才会发自内心的渴望去“拥有他”。

“来自女士的告白我听得很多,当然,来自各个阶级的,各种身份的。”金最终还是端起杯子,抿了抿香槟,“可是被男性告白还是第一次呢。”

“不愧是格瑞,你真是会给我带来惊喜。”

玻璃杯遮挡住了金的嘴,这让格瑞第一次发现,如果没有了明确的表情,那双蓝色眼睛眯起时简直能透露出刀刃的锐利,美丽而危险,像是切割完美的蓝宝石,反射出带着寒意的光。

……让格瑞在畏惧的同时更加兴奋。

“我会考虑的。”

金判了个死缓,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只是眨了眨眼,恢复了原有的俏皮模样。

“虽然不知道我这个二十九岁老男人的哪一点让你有了兴趣,但我姑且把你的这个愿望算作对我魅力的肯定好啦。”

他起身,一步步走到门口,然后轻轻推开门把手。

“不过现在你需要先回宿舍,再过十分钟就要熄灯了。”

金弯了弯嘴角,公式化一样的笑着,让格瑞走出房间。和Grey彻底玩熟了的Gold猛地抬头,松开了嘴里的灰尾巴,追着格瑞的后脚跟一起窜了出去。

“晚安……先生。”

“晚安,My boy。”

门关上,金靠着门板,听见脚步的震动声越走越远,然后吁了一口气。

一步,两步,走回沙发前,坐下。

金一口饮尽杯中的酒精和气泡,把玻璃杯放到桌子上,手肘顺势撑到了沙发扶手上,抬起手腕抵上自己的嘴唇。

“真没想到,那张帅脸还能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地说出【让我拥有你】这样的情话……看来我真的是老了……”

灰色的西伯利亚雪橇犬趴到金的脚边,抬眼望了望自己的主人,随后耷拉着脑袋,困了般的合上眼睛。

“Grey啊,你说,这是不是会很有趣呢?”

黑夜,玻璃窗的倒影里,金发特工的表情模糊不清,根本无法辨识白皙的脸颊上是否绯红。

——不过可以肯定,他的语气里满是玩味。






特工培训进入了正轨。

八名学生开始有了初步筛选,如格瑞所料想到那样,那个六号学员的功底并不扎实,又对自己的后台过于自信,导致他在某次模拟套取情报的过程中被淘汰。或许他的后台确实硬,可当六号学员大喊着你们会后悔的边被拽出门的时候,格瑞看到了梅林训练员嘴角的笑容,突然就意识到kingsman这个组织的底气更是足得可怕。

今天是野外训练。

格瑞抹了把护目镜上的雨水,重新端好枪,连绵不断的细雨造成的视觉障碍已经很令人头疼了,可是和他身边的杀气比起来,果然还是自大狂嘉德罗斯更麻烦。

“三点钟方向。我劝你把杀气收一收,嘉德罗斯。”

“我可从来没把那群渣渣放眼里过,目标确认。我只针对你,格瑞。”

“准备射击。”雨滴细密,不过这不妨碍格瑞看清“敌人”拙劣的伪装,他迅速扫视一眼嘉德罗斯,“你觉得你已经胜券在握?”

“……什么?”

格瑞趁着嘉德罗斯的愣神,动作安静且迅速的抬起射击枪,砰的一声,干掉了理应由嘉德罗斯负责的敌人。

丝毫不在乎对方锐利的眼刀,格瑞挑衅般眯起眼睛,朝这个十八岁的男孩低声说道。

“很遗憾,嘉德罗斯,他是我的。”

那个他到底是谁,这就不言而喻了。




当无关心转化为竞争心,嘉德罗斯才深刻意识到他唤醒了一头怎样凶残的野兽。

年龄在特工学院里都代表不了什么,他们一样年轻,可是格瑞的实战经验要比这里的任何一个学员都要多得多,利剑出鞘般,早已受过热血的打磨,随时可以斩敌。

就好像能时时刻刻观察到四周的所有情况似的,格瑞敏锐的观察力和过分的冷静有时会让他的队友们都觉得不寒而栗——这个男人如果是敌人那就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观察万物的淡然之中,如今还增加了对胜利的渴望。

就好像是加热后却毫无波澜的油面注入了那一滴水,原本深藏在油面下的温度突然升高爆发,惊人的同时又令人畏惧不已。

如果只是完成训练,那或许不会有人会做到“拼命”。但是嘉德罗斯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个名为格瑞的男人确实在“拼命”——他开始学着利用一切条件来取得胜利,每一颗子弹不再是为了击中而射出,更像是为了换来什么而作出的等价交换。

还有更明显的改变——格瑞开始正面回击起来自多方的压力和来自嘉德罗斯本人的敌意。

“哈,这样才有趣嘛,格瑞!”嚣张的金发学员如此笑道,“现在的你很有被我打败的价值。”

对此,格瑞一边为Gold刷毛,一边冷哼了声。

“会被打败的是你,嘉德罗斯。”

每个字都很坚定,就如同陈述一个事实。

——因为最后会站到那个人身边,并“拥有他”的,格瑞明白,那只会是他。




检测室里,梅林端着黑咖啡靠着桌子叹了口气。

“亚瑟先生,你给他施了什么魔法?”

“嘿,梅林卿,论魔法不应该是你的特长嘛。”金咀嚼着新鲜的生菜和肉块,手里是用外卖纸包着的汉堡,“我只是稍微诱导了一下那个死板的大脑,让这个冷静过头的男孩多点活力罢了。”

“我真的看不透你,金,有时候你活的就像是个愉悦犯。”

“别这么说啊,紫堂,我只是在调教他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才。”

紫堂好笑的看着他的顶头上司坐在沙发上晃着腿,擦干净的手捻起那一张张记录,漫不经心的咽下嘴里的食物。

“不过……今年的好苗子确实很多。”

“是的,除了嘉德罗斯和格瑞,其他几个学员也被带动了积极性,可以说这一届的学员们都会成为优秀的特工……”

“可是王牌特工的位置只有那么一个。”

金插嘴打断,接着微笑看向特工的训练员——他的好同事梅林,然后不其然的从对方嘴角处看到了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微笑。

“是的,百里挑一,亚瑟先生。”

“我很期待最后的结果。”

金放下手中最后一张报告,人名一栏右边的照片上,正是那个面无表情的银发男子。




“嘉德罗斯,还有格瑞。”

那个四号果然如格瑞所料,面对生命危险时毫不保留的抖出了自己的身份,从而在最后关头被淘汰出局。

而现在,整个选拔已经进入了终章。

金西装笔挺地站在他的身后,格瑞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却能幻想出那个男人的嘴角会以多少弧度上扬。

面前的训练员笑得温文尔雅。

“祝贺你们两位,现在你们有二十四小时能够和你们的推荐者一起度过,后天,你们将要面临最终测验。”

“嘉德罗斯,兰斯洛特先生有事无法亲自到这里祝贺你,他要求你前往他的家。”

“切。”

“格瑞,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就交给亚瑟先生吧。”梅林眨眨眼,语气变得有些揶揄,“这虽然比平时的训练还要危险一些,但是还请你努力坚持一下。”

“梅林卿,我还没有老到听不清你说的坏话。”

“只是玩笑。”

梅林耸耸肩膀,活跃完气氛,他又再度将语调变得严肃起来。

“从这一刻开始你们的生命就没有保障了,记住,身为一名特工,保护自己也是你必须做到的。”

“为至高无上又默默无闻的荣誉而活。”





“那个叫嘉德罗斯的男孩,眼神可真凶啊。”

金微笑着走在格瑞身边,被格瑞不着痕迹地用余光扫了一眼。他们离开了训练基地来到商业街,格瑞换下了身上的训练服,可是金没有脱下西装,他只是随手扯松了些领带,然后解开领口的第一个扣子。

“…………”

“哇哦,炙热的视线。”金直接侧过脸来,“比那个嘉德罗斯看我的眼神还刺人,格瑞,你去套那个女孩情报的时候要是能露出这样的眼神,估计你就能成为第一个不用被拷问就能提前完成任务破格录取的特工了。”

“……不会的。”格瑞抿嘴后才反驳,“那个女性目标是你们的人。”

金若有所思的看向格瑞的双眼,听对方认真解释。

“她一开始就故意推脱了四号学员的邀请,却对嘉德罗斯有挽留迹象,还接了我的话题。拿酒杯的姿势并不自然,同样的,她的眼睛时刻关注着我们所有人。”

“因为她知道自己并不是重头戏,只是个诱饵。”

“……所以你假装上钩了?”

“………”

金吁了口气。

“又刷新了我对你的看法,格瑞,你真是个藏宝箱。”

我更看不透你。格瑞偷偷翻了个白眼,可能金察觉了,但他也没有在乎。两人一齐停下脚步,无言之间,金推开了熟悉的店面大门。

“金先生。”店员看到来客,“你是来取货的还是来试衣的?”

“先试衣吧,提货可以等我带人回来再取。”

“好的,请前往三号试衣间。”

金给了格瑞一个wink,俏皮又可爱。

“我保证你会喜欢的,那可是我最爱的试衣间,没有之一。”

格瑞瞬间就意识到金不只是打算带他来试穿西服。

拽下第二衣架的手把,三面试衣镜无声无息地收起,露出本应该是墙背后的秘密空间。

那可真是“试衣间”,格瑞瞬间觉得有些难以呼吸,那是一种特工(又或者说是军人)特有的兴奋——让任何一个男人面对整整三大陈列柜的武器,他都会觉得热血沸腾。

“我的收藏,能发射催眠针的手表、含三枚子弹的匕首、可以定时爆炸的手榴弹打火机……还有这个。”

金拿过丝绒面料上放着的戒指。

“绅士或许可以没有拐杖,但是他的左手上必须有一枚纹章戒指。”他拿到格瑞面前,展示戒指面上雕刻的花纹,“虽然如今已经不是很在乎戴在哪只手上,但是我希望你能选择一只用得惯的。”

格瑞挑眉,金嘴角一咧。

“因为你挤压戒指内侧的小按钮,它就能变成通50000伏电压的电击器。”

金将戒指递到格瑞面前,而格瑞思索后,抬起了自己的左手。

“无名指,谢谢。”

“………我从来不知道你还会这么耍流氓,又是新的一面。”

金皱了皱眉头,却还是顺从的将戒指推到格瑞左手无名指的指根处。

而格瑞也没有得寸进尺的做什么,只是趁着金转身去拿皮鞋的空档,低头凝视了自己的无名指片刻。

他们逛了一圈金的收藏库,有太多有趣的小玩意值得金一一介绍,等金放下最后一样时,格瑞居然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不过,这些你都得在成为kingsman之后才能拥有。”

金的手一摊,注视格瑞的眼睛,从那毫无波澜的紫罗兰色深处读出了细微的遗憾和委屈,他突然就觉得有些罪恶感——欺负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男孩着实有些不公平,可是金就是喜欢逗弄格瑞,这个男人面无表情的模样勾起了金的恶作剧欲。

要不这次还是算了吧。

金想要收手,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放松手臂,格瑞已经捻着戒指放置到金的掌心。

“我会的。”格瑞淡淡说道,“那时候我们可以再来一次这里。”

然后再叫我帮你戴上?

金哼笑出声,想得真美,却张嘴说道:“行啊。”




金邀请了格瑞前往他家。

两杯亲手调配的马丁尼酒,格瑞端过喝了小半口。二十四小时在一起,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共度一夜,当然,不存在亲昵的意思。

长成中型犬的Gold已经和同样长大了的Grey已经在客厅地毯上玩成了一团——而他们的主人却面对面坐着,各执一杯马丁尼。

“格瑞,我为你解答了很多疑惑,那是不是我也有向你提问的权利?”

“是的,先生。”

金饮尽杯中的液体。

“有关【我想拥有你】,我需要知道你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如你所见,你面前坐着的是圆桌骑士的首席,kingsman特工队的队长,深藏功与名的一位绅士。”

耸动肩膀的模样被他做得满是无可奈何。

“除去这些,我就只是一个再过几个月就要三十岁的老男人。”

“【你想拥有我】,为什么?”

格瑞直视金的双眼。

“因为你足够迷人。”

“………如果是一个妙龄女郎,或许她已经面红耳赤了。可我不是,格瑞,说点更直白露骨的吧。”金眯起那双蔚蓝色的眼睛,“你想要拥有我的权利,还是我的身躯,还是我的爱?”

“………现在?”

“我会根据你的回答来适当调整我对你的提议的考虑。”

对,金还没有答应这个要求,所以那句“我会考虑的”还在适用范围内。

格瑞这次也同样没有犹豫。

“我想要知道真实的你。”

他握紧酒杯,心跳开始加速,却怎么都挪不开眼睛,因为格瑞知道金在审视他,自己的每一个字都会左右自己的命运。

“你的存在于我而言实在是摸不透,我看不清你的本质,读不全你的气质,你的一切在我眼中都是神秘的。”

“而我,讨厌这种感觉。”

紫色的眼睛里映射出的你,究竟是不是“活生生”的金?

“我想要拥有你,金,所有我不知道的你。”

他们面无表情的对峙,空气凝固着,只有两条狗在地毯上相互玩闹撕咬的声音。

金露出一个含糊的笑容,将手伸向背后,从沙发缝里拿出了一把手枪,枪口对准格瑞的眉心。

“…………什么意思。”

金的手腕一转。

“安全闩已经解除。”

格瑞疑惑,却还是顺从地接过那把手枪。金保持着微笑呼唤Grey到自己脚边,而本来和Grey玩得不亦乐乎的Gold也跟着一起跑了过来。

“现在,杀了Gold吧。”

“!!!”

格瑞瞪大眼睛看向金,对方的笑容依旧模糊,让他根本读不出那抹弧度之中的含义。

什么?杀了Gold?用这把手枪?

怀疑自己听觉的格瑞用眼神表达了疑惑,而金也回应了他——自然的点了点头。

“命令,格瑞,来自亚瑟的命令。”

“服从我的命令,还是顺从你的内心,你自己选择。”

格瑞只能迫使自己将目光转移到Gold的身上,伴随了他近乎两个月的金毛寻回犬正吐着舌头回视自己的主人,露出疑惑却依旧乖巧的表情,蹲坐在沙发不远处。

而手枪的枪口,已不知不觉间对准了它。

那是格瑞挑选的、培养的、训练的狗。

那是他的搭档。

——可现在,金命令他朝Gold开枪。

格瑞咬了咬牙,他觉得自己的手有过一丝颤抖,可是实际上它依旧稳当,笔直指向Gold的头部,食指就搭在板机上。

“开枪。”

砰——————

格瑞肌肉瞬间紧绷,他射击了,就在听见金命令的那一刹那,他平静地朝Gold扣下了扳机。虽然无数后怕紧接而至,但格瑞明白,他开枪的瞬间没有丝毫犹豫。

然而,预想中的血溅满地并没有出现。

“汪!”

Gold疑惑着歪了歪脑袋,片刻后它也意识到无事发生,于是重新扭头去咬Grey的尾巴。

同样疑惑不解的还有格瑞,他看向金,看这个金发特工像个孩子一样咧开嘴角笑得满足,说了句好样的。

“我们kingsman为了千万人的未来在战斗,而有时候,必须会做出牺牲——哪怕是至亲挚爱。”

“你做的很好,格瑞。”

金起身,走到格瑞面前,拿走了他手中的手枪。

“我的考虑也有了结果,想听听看吗?”

“…………什么?”

蔚蓝眼睛里混入了紫罗兰的颜色。

“一个吻的机会。”

“如果你成为了kingsman,我可以给你一个吻的机会来追我。”

饮尽酒液的嘴唇在灯光下反射着水光,看上去柔软而又甜美,张张合合之间,是充满挑衅的英国伦敦腔。

有本事,就让我心动吧,My Little Boy.






你敢一枪击杀你的小狗

那么,how about the puppy love ?



【TBC】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哼哼哼哼~

2018-03-04瑞金格瑞
评论-65 热度-1777

评论(65)

热度(1777)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