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猫又报恩

最近卡kingsman,先摸了个鱼

开学后好忙啊......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格瑞逛完超市回家时,顺手从一群小学生手里救了只野猫。

没办法,看到了男孩子粗鲁的抓着猫尾巴把猫咪提溜起来的整个过程,还伴随着猫咪惨烈的嘶吼和孩子尖锐的笑声,格瑞脑子一热就走了过去。

凭借天生的冷冽气质,还有一板脸一皱眉就能摆出的吓人表情,几个小孩哇的叫了声,一个个跑蹿着逃得飞快。

当然,为首的那一个自然是松开了抓猫尾巴的手。

可怜的小家伙吧唧一下摔在了地上,翻了好几下身,才从疼痛里缓过来。格瑞这才看清这是只橘猫,身上有块白色的杂毛,正好在后颈处。小家伙呜咽了两声,然后死死盯着格瑞,不知道是在防备还是在观察。

本来事至如此格瑞就应该转身离开的,不过大概是一时善心发作想好人做到底,也大概是真的觉得有点心疼了,他从手腕上挂着的塑料袋里拿了盒小包装的牛奶,撕开口子,往自己脚边一放。等做完了这些,格瑞才慢慢迈开步子,往自己家走去。

不管猫喝没喝,反正他能做的事已经算做全了。

格瑞这么想着掏出口袋里的钥匙,开门锁回家。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对了。

格瑞准时出门上班,结果一开门,就被一只死老鼠吓得后退了半步。

那是真的一只死老鼠,死透了,尸体上还有分明有被撕咬的痕迹。

格瑞皱着眉头回房间拿垃圾袋,包起来以后决定下楼扔掉。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但是这个礼物,确实让他一天的心情变得不怎么愉快起来。

希望那个人可以适可而止。

第二天,格瑞开门时特意留意了门口,谢天谢地,今天没有死老鼠挺尸,取而代之,是一只被咬破喉咙的麻雀。

格瑞咂舌,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决定再观望一天,如果那人明天还继续这种不入流的讨厌行为,那就只能走法律途径了。

第三天,出乎格瑞的意料。

门口放了朵花。
是那种绿化带里常见的小植物,花朵算不上漂亮,也没什么香味,就是黄黄嫩嫩的颜色,很艳丽。

所以那个人到底想表达什么?格瑞蹲下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花梗,发现断口处参差不齐,细碎的像是咬痕。

………该不会?
格瑞眼睛微微眯起来,四处打量了一下楼道,这么清早的当然没有人影。

他想了想,把花往鞋柜上一放,这才出了门。

第四天,是一片落叶,形状完整,被格瑞拿去当书签了。

第五天,又回归了一开始的野生状态。

格瑞熟门熟路地蹲下,用塑料袋包住那还在抽搐着脚的蟋蟀,带着它下楼然后扔进垃圾桶里。上班归来,再次经过那个小巷的时候,格瑞犹豫着停下了脚步,对空无一人的巷子说道。

“……报答的话,已经够了。”

格瑞等了一会,又觉得自己大概是脑子坏了,猫会报恩什么的简直就像是都市传说,他知道动物有灵气,可是也不会这么有人情味。

只要明天开门别是个惊喜就好。

格瑞暗暗想,顺路去超市多买了几盒牛奶,顺便采购了些晚饭的菜。

后来一切就都恢复原状了,没有奇怪的礼物,没有开门的惊吓,格瑞感慨着那猫该不会真的懂人话,又觉得可能是自己自作多情想太多了。

只要别是死了就好……不过也就是只野猫,就算真死了,格瑞也无可奈何。

不过格瑞没担忧这么久,因为小半个月后,一切如历史般重演了。

他开门,面对门口放着的一只袜子,把眼睛眨了又眨,愣是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

这种脱力感……

格瑞捂着脑袋叹了口气,是别人来找他麻烦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现在,在经历了死老鼠死麻雀的冲击下,格瑞都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能十分自然的感叹着“这次是袜子啊”,并把它拿起来,认真打量了一下。

是很干净的袜子,白色,棉质的,看大小看不出男女款式,只能说是最正常的居家袜。

……那只猫是去偷店了?那为什么还不偷一对回来。

格瑞思索了片刻,或许是其他居民走过时掉落的也说不定,虽然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袜子和那只猫绝对有关联,但是他还是认真提着袜子下了楼,然后放到了门卫室的失物招领处。

接下来是黑色的护腕。

再接下来是一块毛巾。

第四天,门口的东西又一次让格瑞哽住了。

是一条项链。不过似乎不是女生喜欢的类型,非常简约的一根细绳,然后挂着一个平面几何形的金属图案,四个箭头都是金色的。

“……………唉。”

格瑞捡起来,准备下楼送去失物招领处,并决定再去一次超市——顺路和那个“报恩的猫咪”好好谈谈。

“真的已经足够了。”

格瑞觉得自己就跟个傻子似的,蹲在小巷口,一边开牛奶一边朝空无一人的地方说话。

“过得好就行,别再给我东西了。”

格瑞把牛奶放到墙角,蹲了会,叹了口长气,起身回家。冷风吹得他头疼不已,他先在有些后悔干嘛出门不多穿一件衣服。

希望明天别再给我出什么幺蛾子,格瑞默念,并响亮的大了个喷嚏。

而第二天,格瑞成功没有看到门口有东西——因为他发烧了,连起床都不想起,更别提出门。

幸好今天是周六,格瑞一边翻身一边想,他有足够的时间来让自己的身体自行解决病菌,所以他决定不出门买药或者看病,而是打算靠睡一觉解决问题。

就在他迷迷糊糊又要睡过去的时候,门铃响了。

“………!”

该不会是那只猫在自家门口放了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被邻居看到了吧?!

格瑞吓得一个打挺从床上坐起,连忙板着脸跑去门口。

他开门的动作有些猛,再加上头晕眼花的,一时没站住往前一冲,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好在有一个人用肩膀抵住了格瑞的胸口,并伸手扶住了格瑞的身子。

“诶?!……那个,你、你还好吗?”

格瑞眯了一下眼睛,他眼前正好是对方的发旋,金色柔软的短发刮蹭过他的下巴,痒痒的有些难受。男生特有的元气声音听得格瑞有点头疼,他低声说了句抱歉,然后重新站稳脚跟。

“你………是?”

“我是你隔壁邻居,其实……你要不先去坐着?我看你脸色很差的样子……唔啊别晕过去啊?!!”

总之,因为这次莫名其妙的串门,格瑞就这么认识了住自己隔壁的金——就读于自己母校大学的大三学生,还是自己的学弟。对方似乎是被自己这么一晕给吓着了,连忙送他躺床上又给他量体温买药做了些稀饭,最后等格瑞烧退了他才离开……还忘记了来敲门的最初的目的。

用金的话来说,他也没料到自己会因为捡个帽子而成功和格瑞搭上话……还顺便发自内心的谴责了一下这个根本不爱惜身体的社畜邻居。

半年后,彻底知根知底的两人成了恋人。也不知道是过分元气的金融化了格瑞这座冰山,还是格瑞靠自己的冷冽气场震住了金这个小太阳。总之,他俩一拍即合似的先是成了朋友,又成了恋人,小吵小闹也是有的,不过更多的还是包容和原谅。

“如果那天我没发现帽子被风刮到你阳台,你是不是就真的打算睡一觉解决感冒?”

金窝在自己的沙发上朝厨房问去。他俩就住隔壁,谈了恋爱以后串门变得稀疏平常,有些时候金比格瑞还清楚他家的小东西放哪个角落。

今天他俩在金的房间里打算看电影,金就赶着格瑞去厨房弄点爆米花,噼啪作响之间,金一边挑碟片一边想起了半年前的往事。

“你都不知道我鼓足勇气敲了门,结果从门里摔出个人时我的心脏跳得有多快。”

“……鼓足勇气?”

格瑞把爆米花装进袋子里,走回客厅。金瞧见一大袋的零食,立刻伸手要接回去,被格瑞轻巧的躲开了。

“你是我唯一没拜访过的邻居嘛!”金撇撇嘴,好在下一秒冒着烟的爆米花就送到了他嘴边,金的表情立马雨转晴,“再说了,你在我隔壁住着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层用户就咱俩,对面那间没住人,斜对角的似乎刚买下还没装修的样子……我可是一直都在找机会和你搭话呢。”

“………”

干嘛要找我搭话?
这个问题格瑞没问出口,因为半年里格瑞就摸透了金的性格。这个大男孩看着活泼开朗,实际上怕寂寞怕得要死。格瑞从不能想象会有人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有十六个小时都处于“来陪我玩或者陪我聊聊天嘛”的状态……剩下八小时是睡觉时间。

“那段时间正好是寒假,朋友们都去旅游了,要不是小箭头在我估计都快憋出病来啦。”

“你朋友?”

“我养的猫!超级可爱的!”

原来金还养猫……格瑞扫视了一圈金的家,却没发觉什么猫咪用具。金爬到格瑞身边,又偷拿了俩爆米花,一个塞自己嘴里一个塞格瑞嘴里。

“大三第二学期开学那段时间我不是很忙嘛,就先把它寄养在我姐姐那里了,姐姐把用具和猫罐头全拿走啦。”

金身子一倒,骨碌碌地翻了个身,刚好躺在格瑞大腿上,还蹭来蹭他的手臂。

“格瑞你不喜欢猫嘛?”

不,格瑞只是觉得很难想象,比猫还像猫的金会照顾好一只猫。

不过……说起猫……

格瑞揉了揉金毛绒绒的脑袋,说了句起开。回忆起半年前那段啼笑皆非的“猫咪报恩”小故事,又看了眼自己腿上的金,格瑞开口说起和自己有关的猫的趣事。

“诶?!这么厉害啊!”金扯下脑袋顶的手,一根根手指扯着玩,“先是食物又是衣物的,该不会那只猫觉得你养不活你自己吧,被野猫担心生活质量了呢,格瑞!”

“……那是它多管闲事。”

“也不能这么说啊,猫咪知恩图报是件好事!……不过你说的那些东西后来都送哪里去了?”

“尸体全扔了,花和树叶做成了书签……物品都送去楼下的失物招领处。”

“………是嘛……”

金皱了皱眉头,思索片刻后又笑了起来。

“如果猫咪真的会报恩,那也蛮有趣的呀,我可是暑假里一天到晚和小箭头唠叨想要个人陪我玩,不知道它有没有听进去……”

蔚蓝色的眼睛瞟了自家恋人一眼。

“或者说其实它真的帮我去找了,只是还没来得及领回来让我认识一下?”

格瑞恶狠狠的抽手,掐了把金的腰,惹得金一边惊呼一边笑,要不是手机突然响起来,可能他还要笑一会呢。

“喂,姐姐,怎么了?”

“啊?半小时后?哦……好的没事我在家。”

“嗯嗯,好我知道了!”

格瑞一直等金放下手机才问怎么了,他听见了姐姐二字,也知道金只有一个姐姐。

“我姐姐突然要出差,只能把箭头送回来……反正现在课也不多,我觉得我可以照顾好它的!”

格瑞想了想,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想象不出来金照顾猫的模样,担忧也好无奈也罢,他扯扯嘴角。

“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照看它。”

“哇!那真是太好了!”金扑上格瑞的肩膀,搂住他的脖子,结结实实的给了自己的恋人一个脸颊热吻,“谢谢你,格瑞!”

格瑞又揉了揉金的脑袋。
他晃眼间,好像看到了金宽松体恤里垂着的项链挂饰——金色的,形状有些似曾相识。

半小时后,门铃准时响起。

金兴致冲冲地跑去开门,然后抱着自己的爱猫回来献宝似的端给格瑞看。

“格瑞你看,它就是箭头!箭头,这是格瑞哦!”

格瑞一愣。

橘猫,脖颈后有一小块白色的毛,盯着自己打量的眼神一如既往的不知是打量还是防备。

它喵的叫了一声。

屁股后的两条尾巴晃了晃。




猫又报恩。


【END】




猫又:救命恩人一号是个好人,救命恩人二号缺个朋友,我牵线搭桥数次没成功,只好叫救命恩人二号主动出击了(叼着主人的帽子飞跃阳台扔过去)

猫又:不用太感谢我nya~


两条尾巴的猫咪的是一种进化般的存在,简单来说就是成精了()
标题一语双关,猫报恩和猫又报恩,就很有意思w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不过话说回来,猫咪真的是超级有灵性,我们寝室救过一只猫,隔天它就偷了不知道谁家的毽子送过来,一直到我们收下它才走的,今年回寝室,它就住在我们的阳台里,吃猫粮吃完以后还会进房间走一圈对每个人叫一声表示感激

2018-03-07格瑞瑞金
评论-48 热度-2043

评论(48)

热度(2043)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