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Saturday

Kingsman 王牌特工 AU

预警:年龄操作,详细排雷可点击我进行阅读

我直接声明这篇是瑞金

一切逆cp发言视作ky,会删评论并拉黑


前章: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以下正文:


周六清晨,心惊动魄的最后试炼的时刻。

格瑞醒来时窗外蒙蒙亮,他走出客房去洗漱,看到客厅地毯上一灰一金的两只簇拥在一起。整个屋子里静悄悄的,除了格瑞的脚步声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走过书房,昨晚金和他闲聊的房间,又路过衣帽间,金展示了自己所有西装和休闲服的地方,最后走向了这栋建筑的主人的卧室。

抬起的手,曲起的指关节,还没来得及敲击门板,就被一阵门铃打断。

格瑞一愣,连忙走向大门口。

等格瑞抵达客厅时,门铃已经停止,清脆的开锁声意味着门从外侧被钥匙打开。格瑞虽然并不知金何时离开了这里,但现在他回来了,这正好省去了格瑞去主卧找人——他是这么认为的,殊不知打开门后遇见的却不是那个令他摸不透的金发特工。

“早上好,格瑞。”

在特工学院里格瑞对这位的印象并不深刻,只知道他是金的同事,王牌特工的一员。

“………高文先生。”

呆愣住的格瑞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问好,内心却茫然到不知所措。

“你知道亚瑟先生在哪里吗?我是说,你今天早上遇到过他吗?”

“我以为……他可能还没有起床。”

这位不速之客的碧绿色随着格瑞的如实回答变得一沉,随机恢复了那副温文尔雅的表情,拘谨而柔和的站在门口,没有要走进玄关的意思,也没有要转身离开的意思。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对格瑞说道。

“我很抱歉,格瑞,看来你的最终考核是要延期了。”

席名了高文的安迷修先生说出了这个满是歉意的通知,与此同时,示意格瑞带上他的狗,与自己同行。

“我会先带你回特工学院的宿舍,只需耐心等待,相信很快你的考核项目就会定下来的。“

格瑞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客厅深处的走廊口——主卧那里依旧没有声响——他只能呼唤在客厅里默默观察着安迷修的Gold,并招呼Grey一起走。如果格瑞没记错,金昨天确实说过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格瑞帮他照看Grey一段时间。

“我需要和金先生打声招呼,就这样直接离开并不是很礼貌。”

可是对于这个合情合理的要求,安迷修给出的答复是不行。棕发的特工抬头看了眼二楼,又将视线挪到壁炉旁矮桌上的空酒杯口,最后默默后退了半步,示意格瑞跟上。

服从命令是格瑞的本能,他只能带着两条狗坐上安迷修开来的车。Gold似乎是看透了格瑞藏在面无表情下的疑惑不解,它没有像往常那样闹腾,而是乖乖的把脑袋放到格瑞的大腿上蹭了蹭下巴。格瑞抬着头,抚摸过它的金毛。

“………最终考核会延迟多久?”

“我也不是很清楚。”驾驶座位置传来安迷修的声音,“这大概要看……某些因素而定。”

很可能和金有关,往日敏锐的直觉在如此强调。

格瑞垂目,自己的手指穿梭在金色毛发间,让思绪飘向昨晚——枪声后自己的冷汗,对方满意的微笑,充满挑衅和自信的谈判,可是等这一切都结束了,金就又恢复到人畜无害的模样和格瑞聊着天,甚至还邀请他去打电玩。

他们彼此没有再把话题扯到那把空弹的手枪上,也没有再对“一个吻”进行深刻探讨。

两人的对话里满是心照不宣的默契,他们避开特工和考核,聊汉堡,聊游戏,聊武器和宠物狗的训练,就好像是久别的朋友留夜闲谈,又像是虚心求学的学生借住老师家中。

金的那副胸有成竹而深藏不漏的模样一直维持到睡前。格瑞被安置在了主卧另一头的客房,而金洗完澡,换了身浴袍,靠在客房的门槛擦拭自己的短发,特意在睡前和格瑞道晚安。

他说话时,蓝色的眼睛被耸动的毛巾遮挡,只能看见两唇张合,面颊绯红,嘴角没有一丝笑意——语气倒是很轻松:“我期待你的吻,就和我期待你会开枪一样。”

浴袍外裸露的锁骨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水珠,它顺着白里透红的肌肤纹理滑落,让格瑞本来疑惑的大脑瞬间歪了思想,就连原本明晰的视线都变得恍惚。

可现在冷静下来再去回想,确实有了一丝微妙的奇怪。

——金脱口而出的无论哪半句,都是将来时。




格瑞回到了特工学院。

他本以为延长考核时间的意思就是延长待定时间,但出乎他意料的,那些王牌特工似乎一个个都认为格瑞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员,路过时还会亲切的打个招呼。

其中和格瑞走的最近的是他的训练师——被称作梅林先生的紫堂幻。他带领格瑞参观了特工基地里的各个特殊房间,其中包括了圆桌骑士们会面的主餐厅和任务准备室,这种毫无保留的展示似乎是在向格瑞表达了欢迎,可是这让格瑞难以言状,因为他还不是王牌特工的一员,他甚至还不知道自己的最终考核究竟会是什么,就被全员接纳。格瑞觉得别扭不已,犹如置身于组织中的异类。

如果金在这里,一定会嘲笑格瑞这种“扭捏”的心态吧。

不过自从上周六格瑞离开金的家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自己的推荐人。
同样的,他也没有再遇到过那个和自己一样有资格参加最终考核资格的自大狂。

“……嘉德罗斯的考核已经结束了吗?”

紫堂幻回答了一句是的,却并没有告诉格瑞那表示通过的肯定还是单纯的考核结束。不过好在格瑞其实也不在乎——金曾说过,以嘉德罗斯的实力想要获得圆桌一席之位是很容易的。“那个孩子的忠诚度和执行力是否能达标才是关键。”金如此解释道,可这些都和格瑞无关。

“你在意?”紫堂放下手中的文件,朝格瑞挑眉,“虽然我明白格瑞你不是那种人,但我还是要提醒一句,你和他的考核内容估计完全不同。”

我当然知道,格瑞在心中咂舌,可是耐心终究有限,他已经等待够久了。

“……我更想知道金何时回来。只有那个人能决定我的考核何时开始,不是吗。”

他看向紫堂,这个掌控王牌特工组织中心情报运转的梅林先生,毫不避讳对方因为自己直白的询问而露出的探究性眼神。

紫堂沉默片刻后才回答道:“……再等等。”

他的嘴角上扬了一下,太明显了,那是个假笑,看上去苦涩又嘲讽。

“金的任务很快就会结束……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格瑞当然没有放松训练,他在待定期间依旧维持并完成着学院日常的训练菜单,只不过每天的定量晨跑变得艰辛不少——有Grey的陪伴,Gold的撒欢程度出现了质的飞跃,格瑞不得不提速并加长晨跑距离来以此满足金毛和哈士奇的追逐赛。

结束了回到学院后的第六个晨跑,格瑞还没来得及去冲一把澡,就被匆匆赶来的安迷修拦在了寝室门口。

“去换潜入用轻装,会议室集合。”

他说得很迫切,语速飞快又清晰,就和他的脚步声一样。

格瑞当机立断回宿舍换装备,随后快步走向会议室,推开门的瞬间,他看到了嘉德罗斯惊讶的眼神。

“你没被淘汰?”

而下一秒,紫堂就阻止了嘉德罗斯的追问和格瑞的回答——看得出来现在的氛围根本都不适合闲聊,因为在场全员都全副武装、触弦即发。

“来得正好,格瑞。”紫堂拿起手边的平板,将它递给安迷修,“高文、莫德雷德,你们两人按照原计划对那两个逃跑者进行追捕,一号停泊处有你的摩托。”

“好的,梅林先生。”

安迷修点头迈步。嘉德罗斯啧了一声,却也紧步跟上。两人走出会议室后整个房间里就只有格瑞的呼吸和心跳声可闻。

“格瑞,虽然很仓促,但这是你的最终考核内容。”

“你和我一起去……”

紫堂将枪递给格瑞,一字一句,听得格瑞的心跳慢了一拍。

——营救特工亚瑟。






莫德雷德和高文去追那两个逃跑的情报员了……我想你应该认得,就那两个劫持女子勇闯大楼的恐怖分子。

是的,实际上他们是某国际组织的情报员,手上握着一些不太友好的“小秘密”。我们依靠英国公安的帮助顺藤摸瓜找到了线索,但是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三番两次的从我们和公安手上逃走。

亚瑟他已经追踪那两个人背后的组织很久了,这次也是因为他的一时失误导致对方察觉到我们组织的存在……我没有想到他们的后台势力会这么棘手,也应该叫金当心点……

金大概也是因为不甘心吧,这可是他第一次没打招呼就单枪匹马的冲去独干,结果没料准对方的实力,进了圈套。

求救信号昨天下午发到了王牌特工的特殊通讯设备上,除了援救请求外,他还一并发来了对方的本部位置和详细情报。

好在金的状况应该还好……他现在被关在拷问室中,受了些皮肉伤,但没有性命危险。

“高文和莫德雷德去围剿余党,而你和我只需要安全将金解救出来就行。”

油门踩到底,紫堂摆弄耳朵上的蓝牙耳机,他说得很简单,可是从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格瑞看出了凝重——这绝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任务。

没有犹豫,格瑞随手把弹夹按入枪中,然后调整好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视线里,特殊投影地图中红点忽隐忽现。

那是他的推荐人,也是他的任务目标。格瑞深呼吸,再度睁开眼睛时,紫色里只有一片冷清。

任务开始。





格瑞预料到了营救任务不会简单,但是他没料到对方的兵力部署能这么完善。格瑞甚至情不自禁地认为对方是知晓了他们的入侵才会对他们的行动如此了如指掌。

第三个路口时格瑞就和紫堂分开了。
经验老道的梅林身当诱饵吸引大部分的火力,让格瑞钻空子突破了包围。直到现在格瑞的耳麦里仍是枪声不断——不光是紫堂那边,还有嘉德罗斯和安迷修那里,他们不约而同的遭到了围堵。

枪林弹雨中格瑞听见嘉德罗斯骂了声艹,安迷修的喊道他们被包围了,距离突破还需要二十分钟,需要梅林和格瑞速战速决后立刻带着金离开。

格瑞咬着牙,换上新的弹夹,然后干掉了新的一批敌人。

【格瑞,下个路口我们汇合,再下一个拐角就是金所在的房间】

“了解。”

最后的一发子弹赶在紫堂出现前命中了追兵的心脏,格瑞与他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待梅林用平板解除电子锁,直接推门而入。

格瑞下意识的用了警察入室的老一套,枪口对准了屋内唯一的活人——接着格瑞无法控制地发愣,觉得眼前的一切让他难以接受。

那个总是得体大方而又优雅的男人正被锁链拴住手脚,从没一丝多余褶皱的西装凌乱不堪,破裂的布料间看得出鞭打的痕迹。
记忆中发胶固定得完美的金发一缕缕顺从了重力而垂下,它们遮住了金大半张脸,也让格瑞看不清那些发丝间的血痕和伤口。

好在确实如紫堂所说的那样,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因为在格瑞回神之前,金就一边吸着冷气,一边笑道。

“……黑框眼镜……很适合你啊,格瑞。”

“拜你所赐,我提前试了试。”

还有心思开玩笑,估计是真的没太大问题。

格瑞迅速收起手枪放回怀中,他向前迈步,想要立刻为金解开手铐和脚链。

可是身旁却传来了手枪打开保险栓的声音。

“亚瑟先生……不,金,你究竟做了什么。”

紫红色短发的特工咬牙,每个字就像是嚼碎了的疑惑和质疑,听得格瑞的脚步一顿,扭头看向他。

“是你给了我们坐标和入侵线路。”紫堂说道,“也是你把我们的计划透露出去的。”

“总共四个预备方案,只有你知道我选择了哪一个。”

“这算是背叛吗,金。”

格瑞惊讶的看向金——那个狼狈不堪的绅士依旧维持着被锁链强制跪着的模样,头低垂着,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发出除呼吸声以外的声音。

“高文告诉我,你定位的主机房里根本没有情报,那些避开主干线路的入侵渠道守备格外森严,并且武器装备齐全。”

“我和格瑞就算走了预备路线也同样遭到了大量追击。”

紫堂没有再继续,因为他看到了,格瑞也看到了,金色的发丝间嘴角在上扬——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浅浅展露,看上去讽刺无比。

就好像是荒唐的故事一样。

“……抱歉,紫堂。”

金的声音嘶哑,听上去像是认命了,有种难以言喻的解脱,让格瑞的愠怒开始堆积。

“但……我相信你们的实力……”

所以这算什么解释?赌他们的命来换自己的命吗?

这种卑鄙小人的做法简直就不像是金会做的,最起码在格瑞的心目中,这个男人绝不会这样。格瑞曾真的如此以为,可金的一字一句让遭受背叛的心隐隐作痛,他憎恨的同时又因为自己的信任的事实和现状相差悬殊而倍感失望和愤怒——到头来自己依旧没有看透过【金】这个男人的本质。

发自内心的无力感让格瑞握紧拳头。

“格瑞,考核变更。”

紫堂的声音异常冷酷,那把打开了保险栓的手枪递到了格瑞的面前。

“Kingsman从不容许背叛。”

格瑞瞪大了眼睛看向自己身边的王牌特工。

一击毙命你的推荐人,这就是最后的考核。




“嘿……老伙计,我可只给了对方一小部分的真实情报……”

金哼笑着,有些吃力的抬起头,蔚蓝色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清澈明亮,看得格瑞呼吸一滞,那些原本快要爆发的怒火突然平静了几分。

嘶哑的声音还在缓缓解释。

“而且你们确实没有一点损伤……不是吗?”

可那把枪还是被塞进了格瑞的手里。

“这不是你能逃脱裁决的理由,金。”

紫堂皱着眉头,他说得咬牙切齿,仿佛这个决定并非他本意,可是又坚定不移地拍了拍格瑞的肩膀。

“我们不能容忍任何背叛,哪怕未遂,【亚瑟】,你应该比谁都要清楚。”

话头一转,成了命令的口吻。

“动手吧,格瑞。”

“…………”

格瑞以为自己能够抬起手臂瞄准的。那一晚,当金要求他将枪口对准Gold扣下扳机时,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以为自己能够执行一切命令,是的,他以为。

可是当这一刻来临,但梅林命令他将枪口对准金时,格瑞却动不了丝毫。

他的手臂在颤抖,就像是第一次拿枪的男孩,握不住也抬不起,呼吸急促冒冷汗,连将手指轻轻搭在板机上的勇气都没有。

——那是金,是他的推荐人,是他的导师,更是他在追逐的目标和接下来要射杀的对象。

这个男人只在格瑞的生命里出现了六个月,不多,却让格瑞有了“活着”的实感。他游刃有余的打乱了一切安排,把格瑞的“平凡”搅得一团糟,让他变得有了渴求有了欲望——可恨而又心爱的存在。

格瑞平淡的人生中所有浓郁的笔墨全是这个叫金的男人画下的,就连成为特工也全是为了他——多么的可笑,现在,格瑞要为了成为特工而杀了他。

“……梅林先生。”

“开枪,格瑞,你的第一课就是我教的,服从命令,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

“………”

审问室里,倍受煎熬的成了格瑞。

他闭上眼,又缓缓睁开。这次,年轻的特工学员没有避开金的目光,而是直视进那抹蓝色之中。

一步,接着一步。

直到格瑞走到金的面前,直到格瑞单膝跪下,透过布料感受到地面的冰冷,格瑞才抬起手臂。

他们的姿势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环抱——可是枪口毫无疑问的抵上了金的胸口。

“……你会开枪吗?”

金将额头依靠到格瑞的肩膀上。这是格瑞第一次知道原来金也是会颤抖的,不论是他的身体,还是他的声音,显得无助和迷茫。

会吗?
格瑞垂目。

那些点点滴滴的记忆让格瑞口干舌燥,冷汗沿着额际滑落,最后消失在发丝间。

“说实话,我本来还想再次为你戴上那枚纹章戒指的。”

“………”

“你会开枪吗,格瑞。”

“………”

“你会……杀了我吗?”

格瑞深呼吸,低下脑袋凑到金的耳边。干裂的嘴唇微微蹭过耳垂,像安抚,又像是最后的厮磨。

“……抱歉。”

枪声响起,格瑞的肩头一沉。
和汗液一样微咸的什么一并消失在了发丝间。





紫堂叹了口气。

“Well,那现在我们应该……”






咔哒、咔哒,锁链摔落地面的声音伴随着格瑞脸颊上稍瞬即逝的热度,得意洋洋的接上后半句话。

“收工回家!”

特工用手撩了把自己的刘海,又利索的打开了脚镣,最后抬手拍了拍格瑞的脑袋。

蔚蓝色的双眼俏皮一眨,嘴角扬起。

“恭喜你,贝德维尔先生。”



考核合格。


【TBC】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金:皮这一下我超级开心,以后我还会皮很多下的请你们放心。

格瑞:…………我想打人。


看过kingsman电影的人应该都知道,其实最终考核就是对狗开枪,格瑞的这个考核完全是金故意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嘉德罗斯其实没说完的后半句话是“你连狗都不敢杀当什么特工?”,只不过被紫堂打断了,再加上其实这里的围攻是真实情况,于是假戏真做,搞得格瑞以为王牌特工各个奥斯卡影帝

金:只有我戏精,谢谢


戏精本金(爆笑)

2018-03-10瑞金格瑞
评论-88 热度-1761

评论(88)

热度(1761)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