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Order Made

強い人より優しい人に

RADWINPS - オーダーメイド 



纯白的空间里,站着少年和发问者。




“如果我能让你看到过去和未来其中的一个,你会怎么选择?”

银发的少年表情一滞,嘴唇蠕动,却迟迟没有开口回答。

发问者了然的弯起嘴角。念旧的孩子从来都不喜欢忘却,即使面前的这一个总是假装自己无所谓从前的回忆,但发问者知道,他珍重过去的每一分每一秒——包括陪他一起度过这些时间的人和物。

这个问题或许一开始发问者就知道了答案,不过为了完成流程,他还是没有跳过。

“……一定要选一个吗?”

“对,选择项只有两个,太贪心的孩子可是会什么都得不到的哦。”

少年咬住下嘴唇,露出少有的为难表情,眉头皱了又松,最后还是张开嘴轻轻回答道。

“过去……吧。”

发问者的嘴角上扬得更真实了些。






平淡的发问。

“强大的人和温柔的人,你想要成为哪一种?”

金发的少年眨眨眼,毫不犹豫的大声回答。

“强大的人!”他伸出手,握拳挥舞,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期待,“我想要成为超级强的人!这样就能保护姐姐和格瑞了!我的目标一直都是成为像姐姐那样的……”

可是少年说着说着语气突然就迟疑了起来。他缓缓放下手臂,转而把拳头搭到自己的下巴处,皱起眉头嘟嘴,陷入了一段不算短暂的沉思。

而发问者没有催促,也没有面露烦躁,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等待他的最终回答。

“姐姐是很强大……但是比起强大,姐姐她更温柔!”

“………”

少年睁开眼睛,犹如诞生的新宇宙那样,蓝色里闪耀着星星点点。这一次他不再犹豫,抬头看向发问者,然后坚定的说道。

“我要成为温柔的人!”

“像姐姐一样,温柔又不失强大的人!”








“接下来是必需品。”

发问者淡然的接受了少年的回答,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少年就是能知道,对方似乎有些开心,也不知是因为自己先前的答案还是因为接下来的新话题。

“胳膊、大腿,嘴巴、眼睛和耳朵,我会成双成对的给你……”

“啊等一下!”

少年出声打断了发问者的叙述。面对对方平淡到有些冷酷的眼神,少年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紧张,他小心翼翼的偷瞄了眼发问者的表情,确认对方没有因为自己的突然打断而生气后,这才把话补全。

“我是说……请等一等,我能提一个小要求吗?”

对方挑眉,示意少年继续下去。

“嘴巴一张就够了。”

如果长着两张嘴巴的话,我就能自己和自己聊天,不用担心无聊了……但是,这样的话说不定哪一天我还会和自己吵架……

而且!我想给姐姐和格瑞一人一个晚安吻,最最独特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来自我的晚安吻!

“有两张嘴的话,虽然能一口气吻两个人的脸颊,但那就显得太没诚意了!”

少年咧嘴笑起来,挠了挠头。

“所以,嘴一张就好!”










“唔……我没漏什么吧?鼻孔、胸部、心脏和肺……嗯!都齐了!我都会成双成对的给你,你喜欢吗?”

发问者扳完手指,安心的吁了一口气,朝少年看去。

他依旧面无表情,但是紫色的眼睛里有难以捉摸的犹豫——发问者没有放过这些细微的不满,于是他垂目,轻声说道。

“你有权利向我提议,这不光是我的事,也是你的事,所以你有权选择。”

少年深看了一眼发问者,他默默组织好语言,这才开口说。

“心脏……我只需要一边的。”

“嗯?”

“我不需要右边的心脏。”少年的话语越来越流畅,就像是开始倾斜的水杯,源源不断的倒出,“两边都有心跳的话会很吵,而且……”

他回忆起和家人的拥抱,和金的拥抱。
当他们的胸膛相贴,闭上双眼去感受对方的温暖时,心跳的位置会有多么清晰可辨——左边是自己的,而右边是对方的,来自不同部位的心跳一点点同步,那真是种奇妙而美好的感觉。

——来自不同侧的心跳。

“我想听清另一个人的心跳声,所以,一个就够了……麻烦你了。”

少年低下头说得干巴巴的,却被发问者揉了揉发顶。

“……别担心,这一点都不麻烦。”










“你需要眼泪吗。”

金发的少年似乎没听懂这句话的含义,他抬头,一脸疑惑不解,可是发问者却并不打算解释更多,他只是淡淡地重复一遍,认真地看着少年的眼睛,看它们的颜色,联想到记忆深处那双湿润的蔚蓝色,下意识的握紧拳头。

“眼泪就算了吧……”

少年嘟起嘴,嘀嘀咕咕的说得有些不情不愿。

“男孩子哭哭啼啼的很丢脸啊。”他扯了扯自己脸边的金发,“以前不小心从矿山上摔下来磨破了膝盖,结果一不小心哭了一声,就被格瑞说是爱哭鬼,明明只是不受控制嘛!我也不想掉眼泪啊!”

“……所以,不要眼泪吗?”

“嗯……”

发问者突然沉默了,少年从他的面无表情里读出了一丝犹豫,却不知该如何去问,只能低下头继续扯动自己的发丝,用鞋尖磨蹭雪白的地面。

“如果不要眼泪的话,那就只能给别人了。”

“诶?”

瞪大的双眼直直朝发问者看去,换来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你说你想做一个温柔的人,但是你拒绝了眼泪,那这份眼泪就只能由别人承担。”

少年愣愣地松开了捻头发的手,他眨眨眼,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悲伤难道……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吗?”

他不可控制的张嘴询问,同时又在脑海里浮现出一段奇妙的画面——似曾相识又陌生无比,伴随着可怕的真实感——眼泪划过格瑞带有血痕的脸颊,被风吹溅到自己的脸上,冰凉又滚烫,紫色的双眼里是多到快溢出的悲伤。

发问者没有回答,只是与少年对视,等待着少年的回答。

许久,又或者是数秒后,这个空间的时间观念本来就很奇怪,少年清脆的声音划破了寂静。

“……那个,很抱歉。”

“嗯。”

“眼泪,我还是需要的。”

少年松开了眉头,脸上带着坦然的微笑。

因为那段不存在的记忆里,他的脸颊上也同样划过了滚烫的液体——但是不知为何,他一点都不觉得那样很丢脸。

“所以,就请不要给别人我的那份眼泪了!”

发问者垂目。

他没有回答。









“这样啊……”

发问者挠了挠自己的长发,他意识到所有的项目都已经获得了必须的回答,同时也代表着这个问答已经步入了终焉。有问必答的少年好像没有任何反应,倒是提问者本人总觉得还有些不甘寂寞……

“啊!对了!”

发问者突然喊道,吓得银发少年身子一震,用眼神询问他是怎么了。

“给你个特别福利吧!”

他说得神秘兮兮的,不顾衣服后摆拖地,直接蹲下来,凑到少年的面前。

“你的眼泪,想要什么味道的?”

少年愣住,他听明白了对方询问的意思,想要回答,却又因为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睛而看呆了。

“就是味道!呃……口味!甜的酸的苦的辣的,你想要那种?”

“当然啦如果你要特殊口味我也不是做不到的,巧克力的你喜欢吗?牛奶呢?我记得你很喜欢牛奶……”

发问者好像是没有注意到少年的走神,误以为对方是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认真一一举例。如果不是格瑞回神回得早,很有可能对方已经开始报菜名了。

“停……停一下。”

“诶?你决定牛奶慕斯味了?”

“不是。”银发少年抿嘴片刻,组织好语言再开口,“味道……有必要吗?”

“有的人不在乎,不过有的人喜欢充满甜蜜的泪水,也有的人渴望苦涩的泪水……”

“还是看你的需要吧。”发问者把玩起自己的手指,“毕竟选择权在你手上。”

“那是你的眼泪嘛。”

少年垂目思索起来。
说真的,他觉得眼泪的口味什么的其实随便就好,因为鲜少表现出情感的人就连眼泪都少得可怜,根本不需要特意为了流泪而挑选口味——就算是喜欢的口味也解决不了促使你流泪的事或遭遇,不是吗?

所以迟疑了片刻,格瑞还是喃喃道一句“随便。”

“别随便啊……”发问者明显被这个回答给打击到了,“随便可是世界上最难的难题了,如果你问我一句【现在我们俩只能存活一个,你会选择谁活下去?】,我回答【随便】,你就该明白我那时的挫败感了……”

“好好选一个吧,毕竟,眼泪是和血液关系最近的东西。”

少年疑惑地看着发问者。

“你不知道吗?把血液里那些红色的成分去掉,就会变成眼泪。”

“从你的这里。”

手指轻轻抚过少年的胸膛,底下是跳动的心脏。

“涌上这里。”

温暖的指尖触碰过少年的眼眶。

“然后流下。”

他的手指带着偏高的体温,就好像是真的什么温热的液体一样,一点点划过脸颊。

“每一次的眼泪都是无形的受伤,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少年微微瞪大眼睛。
他的嘴唇挪动,却迟迟没有发出声音,而发问者也没有催促,依旧蹲在少年的面前托着下巴注视着他。

就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和这里一样安静到可怕的空间,雨坠下来,滴在自己的脸上,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呜咽声,支离破碎的“格瑞”被碾碎在喉咙口,最后他能感觉到的只有温热,还有从嘴角里渗进的咸涩口味……

花了好久,少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咸味……就行。”

“你确定?那可是和最普通的眼泪一样的味道哦?”

银发少年直视发问者,紫色的眼睛里一片坚定。

“嗯。”

最普通的眼泪,足够了。






【如你所愿】






“你所想要的我都赋予你了。”

“一切都如你要求那样,已经不再需要修改的话,这个询问就要结束啦。”


“等一下!!”

金发的少年喊得匆忙。

“最后,能问一个问题吗?”

银发的少年缓缓开口。


深吸一口气,不同的时空里,他们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穿着宽松神袍的发问者揉了揉自己那头金色长发。

头顶悬浮着神使标志的发问者眨了眨紫色的双眸。

一个咧开嘴角,一个闭上双眼。



“谁知道呢?”



【END】

2018-03-17瑞金
评论-70 热度-1452

评论(70)

热度(1452)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