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陆】因为,你的未来将会如此......#1 上(授权汉化)

因为,你的未来将会如此……

CP:九条天x七濑陆 

预警:有死亡neta

原作地址:

だって、君の未来はこんなにも。 #1 | 菜っぱ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302669

作者授权:



译者:小笛 



禁止二次转载,一切解释权都归菜っぱ老师所有



以下正文:



仿佛能从远处听见天にぃ的声音。自己却只觉得气喘吁吁无法呼吸,身体满是痛苦,连自己身处何地都无从得知。

“陆!!!”

天にぃ,居然在哭。在我面前几乎不落泪的天にぃ居然在哭。又让他担心了呢……为什么我总是会让爸爸妈妈还有天にぃ放心不下增添麻烦呢……

干脆直接让我死去吧,这样是不是就能让我的家庭获得幸福?虽然没什么保证,但是总觉得如果天にぃ是家里的独子的话,他也就不会离开家庭了吧。而且如果没了我,父母也就不用再为我的哮喘而操劳,说不定还能更好的经营小剧场。

“不要,陆!!求求你了,把眼睛睁开来啊!!”

别哭啊,天にぃ……
我不在的话,你一定能更幸福的……






陆慢慢睁开眼睛,眨眼间想要从床上起身,又因为睡了一晚而有些僵硬的身体并不能好好控制,只能重新倒回被窝里。弹簧床发出的响声伴随着陆下意识呢喃的“痛痛痛……”,再是一个眨眼,让他完全清醒过来。

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那张别说是熟悉、更是他从孩童时期面对镜子时看惯了的自己稚嫩的脸。

“诶?……啊?!…谁,谁?这是,我吗?!”

“……唔……大哥哥,你是陆长大后的样子吗?”

宿舍房间里的床上,陆的身边,正坐着个男孩——那张脸和陆小时候一模一样,身上穿着入院时的青蓝色睡衣,肩膀两侧还披着白色的方毯。

那是自己多年前在医院里的装扮。

对此,陆完全搞不明白现状,整个人混乱到语无伦次。

“等?!诶?不对吧……?难不成是我累了……都出现幻觉了?”

听到陆逃避现实的说辞,男孩柔软的脸颊鼓了起来,把脑袋凑近陆的脸边。

“才没有累嘞!这个是……唔……嗯对!不是梦,是xiàn shí 哦!!”

“呃、诶?”

“……?咳,难道陆说错了?但是天にぃ总是在陆睡迷糊的时候对我这么说的呀……?”

男孩歪头看向面露疑惑的陆,对于陆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先是定睛看了一会,随后嘴角逐渐扬起,一边把脑袋伸回来一边抿嘴笑了起来。

“好开心啊!神明大人呢,把陆的【想要看十年后自己的模样】的愿望,给实现了呢!大哥哥你也是七濑陆对吧?现在,几岁啊?”

“十…十八岁……”

“那果然是十年后呢!哇,陆十年后能长这么大啊,好高!”

“……虽说以前见过幽灵,但是小时候的自己还是第一回啊……该怎么说呢,果然我还是在做梦?”

“才不是梦嘞!”年幼的陆嘟起嘴,“不都说了是xiàn shí嘛!”

似乎是因为大人陆的数次逃避现实,小孩气得鼓着脸直哼哼。面对对方纯粹的直视,陆避开对方的视线,先是看向地板,呆楞了几秒后狠狠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再一次回视幼年的自己。

从很早以前起陆就总是能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尤其是在医院里。

大概“这个”也算是那一类吧,陆摸不着头脑地想着,呆呆地望向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孩,看着他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房间里的各种摆设而四处转头——因为除此之外,陆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这里是哪里啊。为什么不是熟悉的房间呢?是搬家了吗?”

“啊……”

“天にぃ也不在……难道长大后的我,没有和天にぃ住在一起吗?”

面对无知幼年的自己发出的最单纯的提问,陆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一紧,什么都回答不出。

虽然对于【面前出现了小时候的自己】这件事依旧难以接受,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陆也依旧能确定,这个年幼的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那个被双胞胎的哥哥用温柔包裹着长大的自己,是根本无法想象、也不会去想象再过几年那个温柔的哥哥会抛弃自己和家人离去的自己。面对这样的自己,陆突然觉得眼前有些发黑,他低下头避开了对方闪闪发光的眼睛,轻轻咳嗽了一声。

然而这阻止不了孩子元气满满的追问。

“呐,天にぃ呢?我也想看看长大的天にぃ。他现在出门了吗?”

耳边是根本无力回答的提问,胸口传来阵阵压抑的疼痛,喉咙好难过,心脏不舒服——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来向幼年的自己解释自己和天にぃ现在的关系呢?压迫着肺部的疼痛感让陆没忍住又咳了一声。听到对方的咳嗽声,男孩不再闹腾,而是担忧的坐到陆身边。他看着不断咳嗽的陆,露出了与年龄不符的忧伤。

“……就算能活着长这么大,病还是治不好啊……”

“咳咳……?活着…长这么大?”

陆抓住了男孩呢喃中的关键词,惊讶的抬起头。可还没得急追问,下一刻,房间门那里传来了有规律的敲击声。
陆吓了一跳,心想不妙,转头的瞬间门外刚好响起询问声。

“七濑桑?我听见了你咳嗽的声音,你没事吧?”

意料之中,站在门外的是住在隔壁房间的一织。大概是因为听见了咳嗽声而感到担忧于是跑来关心自己的吧。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包括面前的幼年陆,都不能轻易让别人发现。

——虽然陆也不清楚一织能不能看到这个神奇的存在。

“没、没事!只是喉咙稍微噎了一下,我马上出…咳、咳!”

本来想糊弄过去的,但是只要咳嗽起来就根本停不住,越想抑制住就反弹得越厉害,听到这样狼狈的咳嗽声,一织慌张地冲开了门。

“七濑桑!!…………诶?”

开门后进入陆视线的是和泉一织的脸,本来就白皙的皮肤因为担忧,使得血色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不过很快,对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眼里多了几分疑惑——就好像看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画面一样。

陆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声,等他缓过劲,抬头看向呆呆站在原地的一织,有些犹豫地开口问道。

“……一织你也看得见吗?”

“诶?”

“呐呐,谁?是长大后的,陆的朋友吗?”

年幼的陆摸摸索索抓住了大人陆的睡衣下摆,拉扯几下,询问道。

一织缓缓吁了口气,抬起手,用力且坚定地揉捏起自己的天阴穴,然后闭上了眼睛。

“……我大概是…睡迷糊了?为什么我会看到在七濑桑的身边,有另一个年幼的七濑桑……”

“才没有睡迷糊嘞!这叫做!xiàn shí!”

矮小的男孩赤着脚,啪嗒啪嗒一路从床奔到门口,然后拦腰抱住了一织,抬起脑袋仰视着如是反驳道。一织颤抖着松开眉骨间的手,低下头与自己正下方的男孩对视起来。那张脸上,是陆从未见过的,仿佛是在忍耐什么早已抵达极限,又掺杂着震惊和感动的复杂情绪的表情。

“这……”

“……这?”

“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
(原句:「何なんですかこの可愛い生き物は~~~~~~!!!!!!???」)

响彻整个宿舍的一织的呐喊成功把还在睡梦中的大和和环给震下了床。于此同时,在客厅里一起喝咖啡的三月、壮五和凪也一齐因为那声巨响而瞪大眼睛,三人对视后,连忙站起准备上楼。








“……原来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啊。”

眺望着被环举高高而发出兴高采烈欢呼声的年幼りく,大和手肘撑在桌面上,口齿不清的发表感叹。大概是因为还没完全清醒,眼镜后的那双眼睛里还稍稍温存着一丝恍惚。

“不不不,这种事一般来说是不会发生的吧。”

“……虽然很难让人相信,但是毕竟大家都看得见……再说,那个孩子也和陆长得一模一样……”

坐在对面的三月和壮五似乎很难消化这个事实,用不可置信的语气感叹着,看向和りく一起玩闹的环还有凪那边。

而正好坐在大和和三月之间的当事人陆则捧着马克杯,一边苦笑着一边说道。

“是挺惊讶的。我今天早上还以为只有自己能看得见他……”

他回想起几十分钟前,因为一织的突然大喊I7全员一起赶到自己房间里的画面,有些忍俊不禁。

映入大家视线里的りく倒是丝毫不在乎氛围有多么尴尬,兴奋地说着好多人啊为什么大家都来了之类的,让其他人瞬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发问,状况一度混乱到空气凝固。

最先回过神的倒是环。

他下意识说了句“为什么有小小陆在这里?魔法?”,被想要打破僵局的三月逮住了吐槽口。

“不不不,不可能是魔法吧!该不会是陆亲戚家的孩子?”

不过小小陆毫不留情的拆掉了三月的台。

“りく是りく!七濑りく……今年七岁!”

大家再次陷入沉默。

“咳……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就算是非科学也是有度的吧,七濑桑请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离开りく后好不容易才找回声音的一织清了清嗓子,转而质问起已经不再咳嗽了的陆,或许是语气听上去有点强硬,りく身子一抖连忙躲到了坐在地上的陆背后,搞得一织莫名的多了些罪恶感。

“总之,先去楼下客厅里慢慢整理现状吧。”
作为队长的大和恰时出声,领着一群人陆陆续续离开了这个有些拥挤的房间。

……至于为什么りく能在短时间内和环打成一片,大概还是要归功于环的亲小孩子属性,当然,还有出手辅佐环的凪——虽然从一旁看起来就好像是三个人都在瞎闹就是了。

三月急忙准备好八人份的早餐,等摆放整齐后就招呼起那边玩得昏天黑地的三人组一起过来吃饭。

りく有些费劲的爬到儿童椅上,看到餐盘的瞬间,眼睛里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是小熊!!”

“哈哈,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看着小熊形状的松饼而情不自禁晃腿欢呼的りく真的很可爱。

虽然陆本人还有点半信半疑地无法接受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在其他成员眼里他似乎已经被认定是陆的年幼时期,又因为对方毫不保留的可爱模样,大家一个个的表情柔和了许多。

就连那个平日里板着脸装冷酷的一织都抑制不住嘴角的弧度。

十八岁的陆就因为那纯粹的弟弟气质而总是被队友们宠爱着,现在又在此基础之上增加了小孩特有的可爱个性,这种堪比原子弹爆炸般的威力使得团队成员们的喜爱更加泛滥到无法控制的地步。

“りく,我能问问你,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吗?”

三月作为甜品店的儿子其实很擅长和小孩子沟通,他弯下身子,凑到りく的脸庞,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拿着勺子挖开了松饼的一角,这才温柔的开口询问道。

对此,りく抬起头,歪了歪脑袋。

“りく也不太清楚……?”

“嗯……这样啊……”

看来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三月有点头疼的看向大和,与此同时,其他队员们也把视线都转移到了队长身上——最年长的大和无奈地叹了口气——一筹莫展的尴尬局面。

小孩子则没有注意餐桌上其他人的互动,他拿勺子的动作有些吃力,可即使如此依旧成功舀起了一块松饼,然后送进了自己嘴里。可是りく只是含了一下,又迅速把那块松饼吐了出来,乖乖放回到盘子里。

“……?怎么了?”

“没有味道。而且…也没有热热的软软的…感觉?”

诶?
三月呆楞在了原位。小孩自己都搞不清原因似的,有些疑惑的看向盘子里的松饼。同样,他的发言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理解意思——没有味道?还有口感也感知不到?

许久之后,凪出声打破了沉默。

“りく是从过去到这里的吗?”

他说得很慢,一字一句认真的说清楚了每一个音,让年幼的孩子也能听得明白。

面对这一次的询问,りく明显有了除疑惑之外的反应——他有点情绪低落地把耷拉着的脑袋抬起来,朝凪的方向看去,然后表情悲伤的摇了摇头。

男孩有些犹豫地开口,像是在说一个难以启齿的小秘密。

“那个,其实……”整个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听上去很不真实,“りく,其实已经死掉了。”

“诶?”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陆和年幼的孩子,都瞪大了眼睛。

唯一保持镇定的陆本人只是停下了手中进食的勺子,并没有面露意外之情——在房间里的时候,他就已经从对话中的微妙感里预料到了这种可能——只是无可奈何地皱起眉头,露出了一个和りく一模一样的悲伤的微笑。

“死掉了,就很伤心。想着如果能活下去该有多好啊,如果能长大成人的话,会变成怎么样呢…结果想着想着,就到这里来了。一定是神明大人想要给我看一看我活着、长大的样子吧。”

“活着……长大……”

陆无意识地重复了年幼自己的发言,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而一旁注意到这点的一织连忙出声打断了对方的沉思。

“七濑桑!”

“没事。我一点事都没有,一织。”

陆眨眨眼,像是呢喃,又像是自我催眠。

“……也就是说,这个孩子是没有成功活到长大的陆的灵魂?”

“怎么会……”

面对大和的猜测,三月咬牙切齿的想要用“这种世界根本就不该存在!”反驳,但是不知为何,就连三月本人也不敢用万分肯定的语气来说出口——从陆平日里透露的细节能得知,他在年幼时期确实有好几次曾晃过鬼门关,而且就算是现在,有时看着哮喘发作的陆,都会不自觉的去害怕他是不是在下一刻就会停止呼吸……

或许真的存在也说不定。
将年龄停留在七岁的七濑陆的世界。

整个房间里,只余寂静。


“………我吃饱了~”

“环君?”

突然起身去放餐盘的环不顾壮五的疑问,将碟子放进水槽后径直走向りく的身边。他蹲下来,手架在儿童椅的扶手上,然后咧嘴一笑。

“呐,小小りく,要不要去公园玩?”

“等一下四叶桑…”

“Oh! Nice Idea,环!说起来りく去公园玩的次数,没几次来着?”

遮盖过想要阻止环发言的一织的声音,凪高兴地举起双手表示赞同。

而被询问的小男孩则一改先前低落的情绪,猛地抬起头,激动的晃动身子。

“可以吗?!”

“哦,当然。小小陆你的喉咙,已经不会再难受了对吧?”

“嗯!因为已经死掉了,所以一点都不难受!”

“Great,那我们就朝着附近的公园,出发!”

环一把抱起りく,然后大步流星地朝宿舍门口走去。凪也急急忙忙的收拾好餐盘,连忙跟上了他们俩的脚步。

壮五这才反应过来,他站起身想要含住那两个人,却被大和叫了名字——扭过头去看到的,是大和苦笑的无奈脸。

“喂,环、凪,你们俩下午还有工作,别忘了啊。”

“知道了,我们出门啦——”

在回答完大和的提醒后,宿舍门那里传来咔嚓一声,三个人嘻嘻哈哈的声音随即被关门声阻挡在了门外。直到完全听不见了,壮五才看向大和。

“就先让他们俩陪陪小孩子陆吧。”

“交给他们,真的没事吗……”

“环可是我们这里处理孩子问题的最佳候选人啊,你放轻松点。”

“……陆君,没事吧?”


壮五把注意力转移到从刚才起就脸色苍白的大人陆身上。似乎是不想让大家担心,他勉强扯了扯嘴角,弱弱地笑着回答。

“没事,就是有点……不能好好处理现状……”

“要我我也会混乱的,突然小孩子的自己出现在自己面前什么的……我们到现在都不太敢相信呢。”三月边说边走到りく坐的位置旁,一手一脚收拾起桌上几乎没动过的松饼、色拉和汤。他把这些菜都用保鲜膜封好,然后一一放进了冰箱,低声感叹道,“…没办法吃饭啊……”

大和看着三月失落的背影,只能摇摇头叹息。

“总之,我们现在最需要考虑的是该怎么处理那个小小陆……还有就是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回原本的世界……”

可是,原本的世界,那个孩子也已经不在了。

“……他满足了的话,说不定就会消失了。”

陆用飘忽不定的语气回答了大和的疑问,也让在场剩下的四个人都齐刷刷看向了他。

“陆……”

“他自己也说了,想要看看自己能成为怎么样的大人。现在看到了我长大的模样,也明白了如果他能活下来的话会有如何的未来生活……说不定就能成佛升天了也说不定。”

喃喃自语里满是自虐。让自己的灵魂得到安息,这话从陆的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是在伤痕累累的心脏上再捅进一刀,让血液流淌的同时被疼痛折磨。“如果自己死去”的设想和“让年幼自己成佛”的双重冲击,对于陆而言究竟是多么巨大,一织想都不敢去想,只能把眉头皱得更紧一些,抿起嘴来。

“七濑桑……”

“先看看情况吧。反正那个孩子是小时候的陆这件事已经基本确定了不是吗,船到桥头自然直,别太担心。”

三月安慰性地拍拍陆的脑袋,听到手掌下传来了声有气无力的“嗯”,垂目也不知该再劝点什么。

而陆只是伸手,重新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叉子。


【TBC】



因为早上才得知获得了授权,于是只来得及翻译了1的一半(爆哭)

如果情况允许还请务必去看老师的原文吧!!真的很棒!!特别是后面的情感描写呜呜呜呜我根本翻译不出来那种感觉我就是个垃圾

虽然1的上半部分天还没有出场,但是这确实是双子的亲情向cp,太好嗑了,真的,希望大家都去看老师的作品后续

评论(32)

热度(468)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