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绝密任务 Ⅻ

魔改  史密斯夫妇paro


前章: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突如其来的番外预告(?),内含女装要素,剩下的我们本子见!


以下正文:



舞池里,金色长发的俏皮女郎被银发绅士搂在怀里,跳着优雅缓慢的伦巴。站主导方的男步寸寸逼进,而本该示弱的女方则一改逃避掩饰,也跳得颇有些进攻味道,一来一去,少了些情意绵绵,多了点争锋相对。

 

涂着橙红色唇釉的嘴唇在旋转步踏出的瞬间凑到隐藏在银色散发里的耳畔边,喃喃私语似的说上一句,宛若情话。

 

“别误会了,这只是合作。“

 

毫无疑问,那是一声略显低沉的男声。随着甩出的手腕,消散在两人的唇耳之间。红裙下摆飞舞,皮鞋尖点地,完美的扇形步的收尾。

他们在掌声中侧过头去,蔚蓝色的双眼直视那对紫眸,彼此从其中只能收获一片凉意。

 

——冷战从未结束过。

 

 

*

 

 

格瑞和金又吵架了。

 

得知这件事的凯莉和紫堂不约而同扭头去望对方的眼睛,然后从中找到了同样的惊讶和无奈——这个动作如果他俩没记错的话,半年前似乎也做过,而当时金也是这么一副毫无周转余地的表情坐在两人对面,说着他要离婚。

 

所以这算什么?夫妻情趣?

 

紫堂一阵头疼,而凯莉倒是乐在其中的模样,放下咖啡杯追问起这对夫夫冷战的前因后果。

 

“我简直不敢相信格瑞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和我生气!!”

 

气急败坏的金发黑客愤愤地说道。

 

 

*

 

 

“他只不过是把袜子放在了洗衣机里,这……需要你们俩闹冷战?”

 

安迷修有点吃惊地呛了口水,扭头去看自己的老同事,然后被对方冰冷刺骨的眼神给吓得哆嗦一下,不再发表意见。

 

“我那天洗的是白衬衫,纯白的。”格瑞碰的一声把马克杯放到饮水机的托盘处,语气平淡,“他放了只黑袜子。”

 

就这个?安迷修瞪大眼睛用眼神质问银发杀手,获得了对方一个撇嘴。

 

………好吧,安迷修无奈的想,他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只是洗染了衣服就能让这对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小夫夫再一次面临离婚危机。

 

“那……你打算怎么办?”

 

格瑞按下注水键,冷冷的回答道。

 

“只要金不道歉,这场冷战就不会结束。”

 

 

*

 

 

“他不因为朝我发火道歉,我也不会对他说句对不起的!明明只是件小事,凭什么全把气撒在我头上?!”小孩子脾气的黑客把地板跺得声声作响,最后索性双腿一伸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颇有种歇斯底里后的虚脱感,“反正基地里还有我的房间,我说不回去就是不回去!”

 

行,行。

 

紫堂不去管一旁笑得花枝乱颤的凯莉,皱着眉头轻声安慰金,说来说去也就那几句“一切都会好的。”,不顶用,但是也算是尽力安慰了自己气鼓鼓的好友。

 

“这不是蛮好的嘛,听说秋姐这几天正好在谈一笔大生意,我们几个都要出任务,你就留在基地待命吧。”

 

凯莉哼了起来,心满意足的听完故事,端起马克杯往房间外走去。她还顺手拉着欲言又止的紫堂一起离开,徒留金一个人赖在沙发上哼哼唧唧地生闷气。

 

“……不管他真的好吗?”

 

夫妇吵架狗都知道不掺合,更别提聪明的大魔女了。

 

“反正过不了多久他俩又会重新黏回一块去,瞎操心别人还不如多考虑自己的工作。”凯莉抛给紫堂一个看戏的眼神,笑得自在无比,“我下周要出差,那个入侵任务看来就要交给你负责策划啦~”

 

紫堂原本面露担忧的表情一僵,觉得自己的脑壳更痛了。

 

 

*

 

 

说是说要让格瑞独守空房冷战到底,结果金还是按时打卡下班开着车回了家。等倒车入库完毕,他恶狠狠的把车门关上,然后走到隔壁,踢了一脚格瑞的车的轮胎,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出车库去开房屋大门。

 

推门走入客厅,视线里立刻出现了银发先生的身影,他闻声抬起头和金对视,半分钟后彼此又不约而同地一齐挪开了眼睛——很好,看来双方都没有要妥协的想法,那就维持现状吧。

 

格瑞一语不发地喝尽左手杯子里的热牛奶,又开始灌右手的那一杯,而金也克制住自己下意识想要抬起来去打招呼的手,扭着脖子逼自己走向厨房而不是坐到自己丈夫身边去。

 

突如其来的冷战冷得相当彻底,对于甜甜蜜蜜了七年鲜少吵架的瑞金夫夫而言,这简直难得到让两位当事人都禁不住去思考他们以前究竟是怎么能做到火速和好的。沙发上端着马克杯的格瑞和在厨房里切面包做三明治的金都陷入沉思,等过了将近半分钟,他俩才恍然大悟其中的各种原因,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都知道了彼此的真实身份。

 

以往的吵架,不管自己在不在理,格瑞和金都不会真的全心全意去赌气。他们总是因为自己的某些小秘密而产生一种亏欠了对方的虚心感,不敢真的朝对方发火说狠话,就怕一个不小心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可还有什么能比刀枪相对更艰巨的场面呢?现在,经历了那次“七周年事件“的小夫夫已经不需要各种对自己身份和任务的隐瞒,自然也不会再因为心有不安而憋屈自己来向对方妥协。

 

于是结婚了七年多的两个大男人终于迎来了他们第一次理直气壮的置气。

 

金把对半切开的三明治叼在嘴里,眼睛直直盯着盘子里剩下的另一半,想了老半天最终还是没端出去。小孩子气?幼稚?管格瑞怎么想呢,反正金铁了心肯定不会主动道歉。等把属于自己的那份三明治蚕食完,金又去煎了盘黄油蛋盛放到半块厚三明治的边上,大功告成般吁了口气,转身悠悠走出厨房。

 

客厅里,格瑞早就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茶几上还在冒着热气的马克杯。金走过去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还剩大半的热可可,翻了个白眼。

 

很好,冷战都阻挡不了的默契。

金伸舌头舔了舔嘴角,心想看来格瑞也打算把幼稚鬼当到底了。

 

 

*

 

 

格瑞浑身围绕的低气压逼得维德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小心翼翼地瞥了眼板着脸和电脑大眼瞪小眼的银发杀手,又扫视过身旁的空办公桌——能缓解气氛的和事佬安迷修正好出差——无措的垂下脑袋。

 

以往格瑞也没少生气过,可那些原因都大多和任务有关,而他又是个很会自控的人,从没因此迁怒到同事身上。

维德绞尽脑汁回想以前格瑞是怎么消气的,结果想来想去才发现自己做的是个送命题——这世界上只有隔壁组织的金发小黑客可以让格瑞松开眉头,好样的,可现在这个金发小黑客就是造成现状的罪魁祸首。

得,维德选择了放弃,他收拾好报告起身走向丹尼尔的办公室,打算告知自己的上司他愿意去俄国帮雷狮他们处理烂摊子。就算是累死,也总比坐在办公室里窒息要好。

 

紧皱眉头的格瑞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活活逼走了自己的搭档,他一个劲地敲击键盘,又在片刻的停滞后按下删除键把自己输入的字清了个一干二净。

 

实际上格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黑袜子和白衬衫或许只是他和金之间的一根导火索,让他们积压了很久、久到彼此都不知道是何时开始存在的不满突然尽数爆发了出来。

 

而某种意义上从未真正吵过架的小夫夫们对这突如其来的冷战都懵了。格瑞拿捏不住时机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道歉,同样他认为金也有其中的一部分责任,于是一向服软的杀手先生拿出了工作时的坚定,硬是没低下头。

 

对于冷战,无论谁都会感到不安。格瑞眨眨有些干涩的眼睛,扭头看向电脑旁放的仙人掌,眼神飘忽不定最终落在了一边的合影上——他和金去年夏天在海滩拍的自拍,连接天空的大海和那双眯起来的眼睛有相似的迷人颜色。

 

有些不可思议的是,除了不安,格瑞居然发现自己还有些莫名的小激动。

 

就好像人生的第一口碳酸水,被意料外的二氧化碳呛得五脏六腑都难耐不堪的同时,又因为那些气泡在嘴里炸开时新奇的感觉而兴奋不已。格瑞从没有这么“任性”过,这一次,也是他第一次尝试用不退让的态度去面对金,成功让他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无理取闹的畅快。

 

小孩子气?幼稚?这些词几乎和格瑞无缘,他早熟又会自控,就算是儿时在孤儿院里都从没和谁这样肆无忌惮的吵架和置气过——就算是和结婚了七年的金也没有。似乎经历了那场声势浩大的离婚事件之后,名为“格瑞”的俄罗斯套娃为金层层打开到他自以为最核心部分。可现在,拜白衬衫和黑袜子所赐,一条就连金都没发现的缝隙突然碎裂开,露出格瑞自己不曾察觉过的新的部分。

 

大概是过分的信任让彼此都有持无恐起来。

格瑞忍俊不禁,哼笑里听不出什么其他意思,只像是在感叹。

 

放置在桌面上的蓝色烤漆手机振动,格瑞随手拿起来翻开一看,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是来自另一个幼稚鬼的短信。

 

【晚饭吃不吃火锅?】

 

【Re:我们和好了?】

 

【Re:Re:当然没有。】

 

格瑞对着屏幕挑眉,思考片刻后,按下手机键盘。

 

【Re:Re:Re:】

【五点半,超市门口】


冷战归冷战,晚饭还是要吃的,会陪他去买菜只是因为自己要囤牛奶。杀手先生盘算着借口,默默把手机揣进口袋,电脑关机后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剩下的我们本子见w】


哇最近疯狂赶稿子,因为番外内容超级多,简直可以另开一个后续连载(爆笑)但是为了故事连续性我决定拼一把全写进本子里

番外简单概括就是:一对成年夫妇的小学生吵架(笑)

大概四月底就能完工嘞,预售四月底或者五月初,到时候或许会和终哥的狼兔本一起开预售,大家可以一起买w

2018-04-05瑞金格瑞
评论-54 热度-1403

评论(54)

热度(1403)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