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眼つき

我流学园paro

关窗后的复建(?)小练笔

这周说什么都要更新king'smanweek


以下正文:



格瑞,金的发小,凹凸高中高三学生,常年年级前三,各个学科获奖无数。

有关他的传闻可以说是层出不穷,其中一大半和他那令人咋舌的优秀成绩相关,另一半……和他的为人处事的作风有着巨大关系。

首先,大前提,皮囊是真的好。

格瑞长得很帅,非常帅,是那种不柔美也不过分硬朗的美男子风格,皮肤白鼻梁挺,脸棱角分明,又瘦又高的。除了出没于学校图书馆,还时常被他发小拽着去操场打篮球。T恤下若隐若现的腹肌看愣了一大票女生,也侧面反映了对方不是死宅。

照理来讲,这样长得帅成绩又好的男生普遍早早就被女孩子们盯上了,就算不谈恋爱,那也总归会有那么一群扒墙角的小迷妹跟在身后。

但是吧……没有,格瑞他还真没有。

作为校园内出了名的冰山酷哥——能让泰坦尼克号沉没的那种大冰山——他曾在入学第一学期内创下“整个学期除了上课回答问题外从未和同学老师交流一句话”的记录,并将此记录一直保持至今,无人能敌。

……直到他那个发小挤破脑袋考上了同一所高中。

当然,如果说只是寡言少语,那还不足以阻挡青春期少女们涌动的恋心,但是……

“我们学校优质美男这么多……好想找一个告白哦。”

“安迷修?”

“唔……他比起男友更像哥哥,pass。”

“那么………你要去试试看撞冰山吗?”

“别了吧,别了吧,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德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这个学期他更加目中无人了。”

“来来来,我来让你死心吧。上个礼拜三班的那个班花不是约他去吃饭嘛,你猜他怎么回答的。”

“那个班花真是有勇气……怎么说?”

“就那张棺材脸,然后皱了皱眉头,问了句“你是谁?”……当场劝退。”

“我的妈呀……我没记错的话,那个班花是不是还和格瑞一起领过奖?开学典礼上的那个。”女生露出纠结的表情,“这、这,这也有点太过分了吧。”

“平时看他也不怎么说话,结果一开口就是这个,够狠。”

“和他打招呼也总是不太搭理人,而且眼神好凶啊,要不是颜值是真的高还年级第二,估计早就圈外了。”

“嗯嗯,和他讲事情时还老是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真是不知道金是怎么和他相处的。”

“啊?”突然听见了自己名字的金从漫画里抬起头,吧嗒吧嗒地眨着眼睛,一副完全状况外的样子,“怎么了?”

其中一个女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因为抑制不住好奇心,于是思索片刻后,拐弯抹角地问道:“格瑞他对你……怎么样?”

金不假思索的回答。

“很好啊,陪我聊天还陪我去打篮球,期中考试快到了他还答应帮我补课呢。”

“…………”

“你们是不是误会格瑞了?”金放下手中的漫画,说得诚恳无比,“格瑞人可好了。”

“除了话不太多,他超级温柔的。”





女生们一致认为,这大概是幼驯染的力量,让金可以面不改色的瞎几把乱说。

但是只有金知道,他说得每一句都是实话。






“不行。”格瑞轻声嘀咕,并狠狠揉了一把眼睛,“果然还是不行。”

那双紫色的眼眸正被泪水淹没,液体最终还是顺着通红的眼眶溢出,滴滴答答的打湿了格瑞的衣领。他本人倒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只是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挫败感。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金,则边憋笑,边偷偷摸摸掏出手机拍个不停——忘记关拍照声的下场是被对方立马抓包。

“……金,删掉”

“欸~”

“期中考的数学整理资料。”

“我删我删!我删掉了!真的,不信你看!”

“……”

格瑞叹了口气,接过手机也没特意解锁查看,只是用干得发疼的眼睛扫了眼桌子对面的自己发小,在确认完他真在认真做题后,这才收拾好桌上的隐形眼镜残骸起身去扔垃圾。

——没错,隐形眼镜。

这个帅得人神共愤的史诗级冰山酷哥,有轻微的近视,还戴不进隐形眼镜。

“格瑞,你就没想过戴眼镜吗?黑框眼镜一定超适合你!”

“戴眼镜只会加深度数。”

“那也总比被其他人误会要好吧……”

金嘟着嘴嘀咕个不停,手下铅笔写得刷刷作响,把格瑞的练习本写得满满当当的。

目中无人?
只不过是因为看不清是谁所以就直接无视了。

不打招呼?
格瑞只有走近了才能看得清对方的脸,更何况和他熟的朋友没几个,当然也就不怎么打招呼。

眼神凶?
想要认真看的时候,迫于度数限制,格瑞眼睛只好眯起来,又因为眼型的问题,就显得……很有攻击性。

表现得不耐烦?
看远处的东西或者小的东西(例如报告啊笔记啊之类的)时,总会下意识的皱眉头,再配上他一贯认真()的表情……

还有什么不太搭理人啊不讲话啊之类的,这倒是单纯因为格瑞性子淡,不喜欢交际,但也算不上什么很大的问题。

剩下的那些,就完完全全是风评被害了。

而知道真相的金也不是没想过要去替格瑞解释。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格瑞冰山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又或者这些话从他发小嘴里说出来没啥可信度,无论金怎么苦口婆心的说格瑞人很好的你们别这样误会他,也依旧阻止不了女孩子们的主观意识。

既然你们都不信,那就不信呗。

金放下铅笔伸懒腰,结果刚起身,就被走回房间的格瑞拿红笔戳了脑门。

“最后两步公式用错了。”

“啊……可你例题不就这么写的吗?”

“这里要变型了才能用。”

“变型……?”

面对满脑袋都是问号的金,格瑞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他身边,打开红笔笔帽伸手在纸上留下变型原理,慢慢悠悠的开始讲课。金则顺手拿过笔帽,一边把玩一边暗暗窃喜,光明正大的开小差。

其实格瑞被误会也蛮好的。金不厚道的想,虽然会有点唾弃自己的这种想法,但是男孩还是止不住的开心。

格瑞一直都很优秀,优秀到有些时候金都觉得自己快追不上了,可他总是愿意放慢脚步等自己追上去,虽然话不多,但只要在相处之中认真去感受,就能体会到格瑞独特的温柔。

说实话,这些温柔,金暗暗希望只有自己知道。

但如果格瑞不喜欢被误会的话……

“真的不用解释吗?”

“然后把数字……解释什么?”

“你的近视啊。”

“………”格瑞沉默片刻,把红笔往金的手心里一戳,咔哒一声,准确无误的盖进笔帽里,“没必要,你有空忙那个还不如认真听课,期中要是考砸了,电影你就一个人去看吧。”

“哇别别别!我一定好好考!”

金慌慌张张的探脑袋去看桌上的笔记本,余光里正好看到了格瑞嘴角的弧度。

既然格瑞也说了不需要解释,那就让她们误会下去吧。金窃喜,能独占格瑞的温柔,也不算是件坏事。






实际上,对格瑞而言,误会根本就不痛不痒——倒不如说,他从一开始就没在乎过那些闲话,就他藏在柜子里的黑框眼镜一样,被格瑞无视得一干二净。

轻微的近视影响不到他的日常生活,而没人敢过来搭讪也方便他有大把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上。

比方说,陪他的发小一起上下学、打篮球、玩游戏、温书看电影之类的。

身旁复习数学的金似乎是真的听不懂了,头止不住的摇晃,最终还是没战胜困意,脑袋一歪靠到了格瑞的肩膀上。他小心翼翼的侧眼,认真看过自己发小的脸——这个距离能把对方的每一根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可无关乎近视度数,格瑞依旧觉得他的睡颜朦胧不清。

——并感到心动不已。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格瑞被体检出假性近视。那天放学回家,金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个消息,愣是一路牵着他的手回家。

“近视……很严重吗?姐姐说近视会看不清路呢。”

“现在还好。”

“那格瑞以后会看不清吗?”

将来的事谁都不能断言,于是格瑞摇了摇头,认真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

小学一年级的金加大了握住手的力气。

“你别担心,如果以后你看不清路了,那我就牵着你的手一起走。”

他眯起眼睛笑得开心极了。

“反正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的嘛!”

格瑞把视线重新挪回自己的笔记本上,黑色的铅字是金的,红色的标注是自己的,拼凑在一起,意外的和谐。

他想了想,微微调整肩膀,让金睡得更舒服的同时也方便他挪动手臂,使他的手能轻松抚摸上金的手,五指一点点挤进对方的指缝里,缓缓扣住。

睡梦里的金呢喃了两句,回握住了格瑞的手,十指相扣。

无论近视是否,格瑞心想,他确实会牵住这只手一辈子的。

反正,他们一辈子都是要在一起的嘛。



【END】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所有近视眼上辈子都是小天使!眼神凶真的只是因为看不清!!!

2018-04-11瑞金格瑞
评论-55 热度-1788

评论(55)

热度(1788)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