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Sunday

Kingsman 王牌特工 AU

预警:年龄操作,详细排雷可点击我进行阅读

我直接声明这篇是瑞金

一切逆cp发言视作ky,会删评论并拉黑


本章含有轻微()描写,请注意!


前章: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Saturday


以下正文:


任务完成后的归途中,格瑞再也没给金和紫堂一个正眼。

这种小孩子气的地方似乎戳中了金恶趣味的点,让刚换好干净衣物还没来得及擦脸的特工连忙坐到格瑞身边,不顾对方还在闭目养神,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指去戳他并不柔软的脸颊。

“嘿,这就闹别扭了?我亲爱的贝德维尔卿?”

“……”

“别太往心里去啊,考核,只是为了考核表演的一场戏而已,你对我的爱就这么经不起折腾?”

“……”

“不想听听我对你的打分?”

“……”

“………真的不理我了?哇哦那么那个吻的约定我是不是可以取消……”

格瑞刷的一下睁开眼睛,斜目扫视金,然后看到了写满脸“我就知道这招管用”的得意表情。好吧好吧,格瑞耐不住轻声叹气,给自己翻了个白眼,他就该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克星。

“到底是怎么回事。”格瑞把视线从金身上挪开,转移到驾驶座位的椅背上,把话说给车内的两个人听,“我不认为这次的任务只是一场单纯的考核,你们应该还有更多没告诉我的详细内情。”

“金单独行动是真的,被抓也是真的,那些拷问伤口虽然避开了命处但丝毫没有留手,高文先生和嘉德罗斯那里的围堵也一样是真实情况……我不认为王牌特工会随随便便为了两个新人而策划这么大一场表演。”

话说到这里,紫色深处有着淡淡的愠怒,语气里的冷意也格外针对在座的其他两人。

对此,紫堂吹了声口哨,扭头朝金眨了眨左眼。

“不得不承认你找的候选人出色极了,金,难怪你这么宝贝他。”

金笑嘻嘻的回答了句那是当然,一手攀上格瑞脖子,安抚似的捏了捏格瑞的耳垂。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再说些什么缓和气氛的话,贴在耳畔处的手就被对方一把攥住拉扯下来,直接禁锢住手腕,不给他挣扎的机会。

“又想靠着这种小把戏一笔带过?”

诶呀,看来他的小特工是真的生气了。

金在心里不轻不重地感叹了句,耷拉下眉毛瞪得眼睛湿漉漉的,让人似乎能真切感受到他的无助可怜——可是格瑞没有被糊弄过去,这个狠心的男人只是收紧握住金手腕的五指,选择用沉默来抵抗。

金撇撇嘴,无奈之下扭头朝开车的紫堂要求更改路线。

“送回我家吧,我想有必要和我的男孩好好解释一下了。”

“那会议时间需要更改吗。”

“嗯………不需要。”金闭上眼睛想了片刻,勾起嘴角,“我会准时和新晋的贝德维尔卿一起出席。”

他说得自信满满,势在必得,同时,被格瑞抓住的手灵活的一转,直接挣脱束缚。

顺势还用指甲在格瑞的掌心轻轻刮了一下。

这个狡猾的男人。
格瑞皱眉暗想道,撇开了眼睛,看向车窗外。










玄关处,两人还没来得及脱鞋,Gold和Grey就已经一前一后飞奔而至并扑向各自的主人——无论是金毛寻回犬还是阿拉斯加雪橇犬都反应迅速,大概是为了表达对主人归来的愉悦之情,它们飞扑的力道不减丝毫。即使只有半岁多,两条大型犬的体型仍无法忽视,硬是把筋疲力竭的两个成年男子扑得跌坐到地毯上。

“乖孩子,乖孩子。”

对于嫌少撒娇的Grey的亲热,金毫不含糊地揉了一把它毛茸茸的脑袋。而向来自制力极佳的Grey也迅速得到了安抚。等冷静的差不多了,金便拍拍对方的背,命令它坐好。

Grey立刻服从命令,乖乖坐到了金身旁,虽然尾巴甩得飞快,但表面上已恢复了以往的那种凝重表情。

反观格瑞那里,简直就是一出大惨剧。

金扭头,刚好目睹了格瑞被Gold从头闻到脚又被狂舔脸最后索性开始扯头发甘咬手臂的全过程。

啧啧水声,再配上格瑞断断续续下达的命令声,堪称一片混乱。可不管格瑞的语气有多么焦急无奈,Gold都没有停下自己的舌头——疲惫不堪的特工发现阻止毫无作用后索性自暴自弃,整个人瘫在地上,侧头刚好看到金笑得根本站不起来。

于是格瑞就更自暴自弃了。

堂堂Kingsman特工被自己养的狗给制服在地,挣扎都不挣扎,还得腾出手去安抚身上的罪魁祸首——这说出去也太给他们圆桌骑士丢脸了吧。

金一边唏嘘感慨着这男孩独特的温柔之处,又忍不住欣慰,觉得自己果然没有看走眼——格瑞是他挑选的最棒的原石,前所未有,也不会再有第二个。

贝德维尔,这个骑士称号真的很适合格瑞,就像亚瑟信任贝德维尔一样,如果有朝一日金必须面对死亡,那最后的见证者,他希望那会是格瑞。

不过这还很早得很,最起码,不会是现在。

金起身,走过去拍了拍Gold的脑袋,然后朝躺在地上的格瑞伸出手,将那些不详的想法置之脑后。

“起来吧,我的大男孩,就算有地毯,你这样睡下去还是会着凉的。”

格瑞犹豫了片刻,抬起手臂,作势要握住金的手。金还未来得及收紧五指,就被对方用指尖轻轻地、暗示般地刮蹭了一下掌心。

而掉以轻心也只需要一刹那的走神。

“唔哇……!!!”

天旋地转,金摔在了地毯上——再准确点,是躺在地毯上的格瑞的胸口上,对方训练得当的胸肌磕疼了金的下巴,不用看都知道,那里一定开始发红。

恶作剧成功的格瑞则好心情的假笑起来。

“你活该的,先生。”

“………”

好吧,前言撤退。这个男孩果然还是不够格,成功的绅士可不能允许自己有小孩子气的存在。

这话如果说给紫堂听,或许对方会一阵见血地反驳道金就是个最大的反例,可是真遗憾,这里只有他和格瑞,还有两条乖乖坐在一旁吐着舌头的狗。

“……玄关的地毯或许是个不错的调情区域,但这不适合两个又累又饿的大男人,其次,斤斤计较的绅士可不会受欢迎,格瑞。”

“调|情的第一课,就是自制力。”

金哼声作不屑状,揪着格瑞的领子坐起身,随后轻轻揉了揉自己的下巴并用眼神剐了对方一下。

“你的【搭讪和诱导】课程看来有必要重修一下……还是说,你想让我给你再上一课?”

格瑞挑眉。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的那门课程的成绩似乎是个A。”

对此,金嗤笑道。

“那可不一样,贝德维尔卿,你可以对情报目标虚情假意装模作样,控制你的情绪。可是对我,你就做不到了。”

在爱情面前的伪装,那才算特工真正的实力。

而在这方面金绝对有资格说他是自制力的佼佼者。










结束了玄关的打闹,他们各自去了浴室好好打理了一下,待金系好浴袍的带子走下楼梯时,他看到格瑞正顶着半干的头发坐在客厅里,正若有所思的盯着书橱发呆。他顺着格瑞的视线看过去,然后才发现那里摆放着的相框。

格瑞也注意到了金的动静,他默默挪回视线,在思考片刻后才开口问道:“你和秋总理是……姐弟?”

“我需要表扬你的直觉,然后批评你的观察力。”金耸耸肩,“它一周前就放在了那里,我以为你早就发现并猜测出我和她的关系。”

金发绅士边说边走向吧台,取下虹吸壶,又打开了密封盒,动作熟练地开始磨起咖啡豆。

“加奶?还是糖?”

“……牛奶。”

不用多时,整个客厅里就弥漫开咖啡特有的香味,苦涩又醇厚。金端着两杯咖啡走到沙发旁,左手的递给格瑞,右手的直接凑到了自己嘴边。

“KingsMan的成员虽然没规定过出身,但总是和军方以及官员有些关系。实际上,我的姐姐也并不喜欢政坛。”

“但是她爱人民,所以她才会坐在那个位置上,备受瞩目又备受争议,不顾我的反对。”

格瑞低下头去,注视起手中的杯子,纯黑的液面反射出他的脸,还有他面无表情的模样。

“她很……值得敬佩。”格瑞喃喃道,“一年前的那次公然暗杀,我有作为贴身警卫曾经和她接触过。”

金深看了格瑞一眼,但格瑞并没有在意,他整个人沉浸在回忆中难以自拔。

很难以形容当时的情景,因为那是格瑞第一次被选中成为贴身特警,也是他第一次看到女性官员能临危不乱地面对子弹,甚至在自己任务完成后,还过来亲切地同他握手。

发生的一切都太难忘了,以至于一年后的今天,只要格瑞回想起来,还能清楚的想起那副淡然面对危机的表情——姐弟二人在游刃有余这方面简直如出一辙。

如今回忆起来,格瑞才意识到他对金的莫名好感,或许在一开始还因为他与秋有同样蔚蓝色的眼睛。

面对突然沉思起来的格瑞,金明显有些烦躁。

“……该不会你要和我说,你现在才发现自己原来喜欢的人是秋……之类的傻话吧?”金咔哒一声轻巧地把咖啡杯放回桌面,揶揄般的微笑,“我警告你,上一个敢公然表白要追我姐姐的,现在已经被消除公民身份了,格瑞,你想试试看当下一个吗?”

格瑞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瞟了金一眼。

“你吃醋了?”

“哈,怎么可能。”

“语速比平时快了四分之一秒,先生。”

“………”

金再度端起咖啡,喝上一口,清了清嗓子开口。

“有关闲话我们先到此为止,来谈论一下这次的考核吧,格瑞,最终评分我可还没和你说起过。”

格瑞也不在乎金突然转移话题,因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并为此暗喜。

银发特工认真看向金,将他的一字一句都放在心上——他的最终考核,无论内容还是结果,都是这个男人。

“作为旁观者的梅林给了你98分的好成绩,你的实战技巧和应变能力都可以说是新人中最优秀也不为过,只是在方案处理上有点小瑕疵……但这可以靠以后的实战训练来弥补,所以你不需要太在意。”

“而作为你唯一目标的我,很抱歉,我只能给你打70分。”

“………”

金眯起眼睛。只要嘴角的笑容一消失,那张俊美的脸就变得有压迫感十足起来。
而相对的,格瑞的表情也凝重了不少。

“我提示过你,也教导过你,有些时候你必须要为任务做出牺牲,哪怕是你的至亲挚爱。别以为我没看出来,格瑞,虽然那几秒钟的犹豫在梅林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你真正的服从性。”

泛着寒意的眼神从格瑞身上挪开,扫过一旁坐着的Gold,又回到手中的咖啡杯上。
平静的液面散发着苦涩的气息。

“别怪我对你如此严格,格瑞,我只知道你确实能更优秀。”

“不过……真要算起来的话,那个犹豫只能扣五分。”

说到这里,金咂舌,像是埋冤有像是为格瑞打抱不平。

“你最后的枪法是怎么回事?枪口离我的胸膛只有五厘米的情况下还会偏移?再偏大约半厘米你的考核就该不及格了,那样伤口顶多肺叶大出血,而不是射穿心脏一击毙命……你是想让我死得又慢又痛苦是吗?”

格瑞缓缓摇头。

“你不会的。”

金被他肯定的语气给听得一愣,数落的话全都戛然而止在嘴边。

“那把枪和那天晚上你递给我的枪的重量一样。”未干透的头发垂下,刚好挡住了格瑞的眼睛,依稀从银丝间透出来一片坦然的堇色,“我知道那是一发空弹。”

“……但我还是动摇了。”

“很抱歉,先生。”
如你所说,那是最差的一次枪法。
嘀嘀咕咕着,格瑞低下头去,握紧手中的杯子,错失目睹金瞪大眼睛呆滞的模样。

又或许是最准的一发?

金缓过神来,眨眨眼,不动声色地整理过胸口处的浴袍——就在刚刚,确实有什么击中了他的心脏,让他觉得呼吸都停滞。








咳,回归正题。

来谈谈你对这次考核的看法吧,贝德维尔卿,不必担心是否有错误,直接把你的所有发现和感受都说出来,我很看好你的直觉。

………唔嗯。

亲爱的,我有说过我特别喜欢你认真思考的模样吗?哈哈哈,抱歉抱歉,你继续。

任务成员?哇哦,这可真是一针见血,是的,我们安排了更多的特工投入这次任务,而有一部分都在水面之下。

………实际上,那也是对莫德雷德卿的一次考核,他的团队合作能力虽然很不错,但与其他能力相比还是弱了些。

对天发誓,我们可绝没有刻意来为难你们。只是时机太好了,你们的考核和我们布置陷阱的时间刚好撞上,梅林那个坏家伙出的馊主意,你不信可以去问他。

对于这个团队的追踪我们已经持续将近半年了,如你推测的一样,它的后台似乎有军方参入,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就连诱饵都要逼真。

可我没想到那两个线索会有能力逃走,这是我的失职,所以理应由我来负责……好吧我承认是我大意了,不过好在兰斯洛特卿帮了我一把,让我能和梅林联系上。

嘿,别摆出那么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我可没让他们占我便宜。放心,大部分伤口都是伪装的,顶多就多了两块乌青。

对于金这番风淡云轻的安慰,格瑞依旧松不开皱起眉头。

“所以,你确实是单枪匹马闯进去,然后任务失败被抓?”

“我需要纠正一下。”

金喝尽杯里完全冷透了的咖啡,歪头wink他的左眼。

“是任务成功,然后被抓。”

白瓷杯遮挡了他得意的微笑。










圆桌特工们的会议从来都不需要圆桌——因为他们只需要随意找把椅子坐下,打开投影眼镜,并连通蓝牙耳机,就可隔着太平洋来一段全员会议。

格瑞把玩着手中的高科技眼镜,一边漫不经心地查看,一边暗暗思索着先前会议的内容。

“作为首发任务来讲,难度系数不低啊。”一旁的金也随即摘下眼镜,轻轻叹了口气,扭头看向身侧坐着的格瑞,“紧张?”

“……没。”

“绅士确实可以撒谎,但男孩不行。”

金嘴角带着笑,伸手抽走了格瑞指间的眼镜,动作迅速而准确,让格瑞都来不及去抢回来。

“你现在需要的是放松,格瑞。你已经完成了足够多的工作了,今天是周日,神都要休息的星期天,也是公休的最后一天。”

扳着手指一一数过,他的金发上司的声音里满是笑意,不过更多的情感还是隐藏在了话语背后——能构成格瑞最熟悉的独属金的游刃有余。

“我必须恭喜你的席名,亲爱的男孩,你成功成为了我们的一员。”

修长的手指轻轻搭上下嘴唇,金迎着格瑞的视线,睫毛扇动,说得又轻又优雅。

“让我心动的一个吻,我想,你有这个资格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要履行承诺,给你好好补一课。”他抿住嘴唇,星光从蔚蓝色的眼睛深处炸裂开,看得格瑞几乎失神,“去我的卧室吧,你应该知道在哪里的,男孩。”



“……在我的床上,只有我的人才可以吻我……”

他眯起双眼,像是狡猾的狐狸,有像是引人犯罪的恶魔,说着宛若纯情少女才会有的说辞。

“So,be my man and show me how it feels like.”


【Tbc】


我的人可以翻译成my man,其实本意是一语双关,可以是【属于我的人】也是可以是【我的男人】

最后那句英语是 East of Eden 的歌词,翻译过来就是

Be my man and show me what it feels like

做我的男人吧,然后告诉我那是什么感觉


然后是BB画滴人设!!!这么久了我终于可以放出来啦!!!

看不到的可以刷新一下w


Grey和金,Gold和格瑞



Sir.贝德维尔•格瑞(24岁)



Sir.亚瑟•金 (29岁)


PS:下一章就可以完结啦w

2018-04-14瑞金格瑞
评论-61 热度-1863

评论(61)

热度(1863)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