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为师一日

现代paro

没在谈情说爱,因为是我昨天带学生时突发的脑洞,你们看看就行

小学二年级加减法还算不清真是让我头疼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以下正文:


格瑞读的是师范大学,市里有名的重点,在一帮学渣眼里能进这个学校的都是有梦想有目标的高材生,可也只有格瑞自己知道,他其实对“教书育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至于为什么会读师范大学,还是读数学系,那大概果然还是因为他的成绩好吧——在兴趣、理想和特长面前,智商高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即使是个不怎么感冒的专业,格瑞还是本着认真对待的态度,一路读到了大二。

“师范的学生啊,那大概出来就是当个老师了吧。”

这句话他们辅导员说了整整两年,格瑞也顺带听了整整两年,然后,依旧毫无实感。虽然格瑞的家人也有说起过关于他将来出路的问题,但出于格瑞看上去太可靠了、完全看不出毫无打算的模样,父母也就点到为止提了提,根本没过多询问——导致格瑞从没认真思考过有关他将来毕业后究竟会去找什么工作。

当老师?他心想,或许吧……不过更有可能是找个专业不对口的外资企业,然后一点点往上爬。
毕竟比起老师,男生当白领或者上班族更符合格瑞的常识。

格瑞把微积分放回书架,又拿下一本管理学教材,边想边转身去找空位——周五的图书馆里人满为患,如果没有座位,那他就只能把书外借后回寝室看了。

不过很巧,就在他发现了一个角落里的空座时,揣在兜里的手机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

没关静音的格瑞立刻就被管理员狠狠瞪了一眼,然后请出了图书馆。

——重点大学的图书馆,真的很严格。

格瑞默不作声地叹了口气,先是暗自发誓从此手机必设静音,再翻出手机,把室友打给他的未接来电播了回去。

“银爵,怎么了?”

“格瑞,你这周六下午一点到五点有空吗。”

他皱了皱眉,盯着手里的借书看了一下,思索着今晚估计能看完,于是开口回答。

“没急事。”

“那你愿不愿意帮我个忙?”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是诚恳,“我双休日兼职的地方,这周六下午刚好缺人。”

说罢,又缓缓补上一句:“时薪一百二,直接结账。”

格瑞眨眨眼睛,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跑鞋——大概穿了一年出头,虽然保养得当,但依旧显得有些灰旧……

“行。地址和要求过会发给我。”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周六上午格瑞整理了一下包,随便在食堂里解决掉午餐后就启程前往银爵给他发的补课机构——是,补课机构,当助教,说得再通俗点就是小老师。

格瑞一开始看到银爵的工作需求时还愣了愣,下意识想要回绝,可是又发觉自己的理由根本不成立。

怕不会教?都学教育专业学到大二了,要是系第一的学霸还搞不清初中生的那些英语单词和曲线方程,那说出去也太假了吧。

怕教不好?反正银爵说也就代一节课,本来就不指望他能长期做下去,尽他自己所能就行,根本不强求学生听完课后各个“上课半小时,期中考满分”的效果。

那……怕管不住?

格瑞刚把新鲜出炉的理由输入手机,那头的银爵就发来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管初二,就几个学生,都很听话的。】

【再说,格瑞,只要你板着脸,那群学生会的干事都能吓到打颤,用来对付初中生绝对绰绰有余。】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知道自己面相不善(不是)的格瑞琢磨琢磨,最终还是重振斗志好好备课,最起码不能侮辱了师范大学的名声。

——绝不是为了新上市的限量版跑鞋。




机构大楼所在地段意外的繁华,四周都是商业街,也不乏便利店和快餐店的身影。格瑞看了眼手机,确认时间有余后就走进便利店里打算买瓶饮料,结账时顺手再加了罐薄荷糖——虽然初中生的题目在他眼里就跟儿童书一样简单,但是格瑞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他把备用糖分和手机一起揣进兜里,推开了磨砂玻璃门。

内部布置还蛮温馨的,虽然空间小,但看得出来设备都很齐全,隔音效果也很好。格瑞环视四周,最终将视线落在了办公桌边上打字的白发先生身上。

“丹尼尔先生。”

“嗯?……你好,请问你是?”

“格瑞,银爵应该有和你说过。”

听到室友的名字,对方立马露出了然的笑容,连忙站起朝格瑞走来。

“你就是替他班的同学是吧,来得正好,我给你说一下大致流程。”

机构负责人很亲切地在前边领路。格瑞需要负责的教室就在走廊拐角处,开门进去,还空荡荡的一个学生都没有。丹尼尔把所有学生的大致情况说了一下,直到最后,他把手帐本往格瑞手里塞,微微一笑。

“可能就一个男孩稍微棘手点,其他的学生都很好教。”

“那就辛苦你啦。”

格瑞眨眼点头,也没问那个棘手的男孩叫什么——反正等学生来了,他大概就会知道了吧。

下午一点不到,就已经有学生陆陆续续到教室了。最先来的是个紫红色短发的男孩,他开门看到了格瑞,怔了怔,然后迅速低下头去,犹豫着说了句“老师好”,自顾自的走向了座位。

格瑞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对方的姓名,男孩就已经乖乖打开书包拿出练习本,刷刷地做了起来,于是格瑞重新闭上嘴,决定暂不打搅到对方。

紧接而致的是两个女生,蓝头发的和黑头发的,没手牵手,倒是相互拽着对方的书包垂下的背带,说不清关系是要好还是不好——反正格瑞也不在乎——看到格瑞的反应和刚才的男孩如出一辙,只不过回神后并没有低下头,倒是用探究的眼神看了会格瑞,然后异口同声地说完“老师好”便各自松开手里的书包带走向了教室的两端。

格瑞垂目看了眼手帐,前几页是银爵写的,上面写着好几个名字,后面加的后缀普遍都是“今天也很乖。”

“老师,今天先做语文题吗?”

“嗯。”

银爵没说错,果然都是些很能让人放心的学生。

这个认知差不多等开始补课半小时后就被某人击得粉碎。

门碰的一声被推开的时候,格瑞正在帮维德对英语阅读的答案。他和其他学生一起抬头,眼睛望过去,就看进了一双又大又亮的蓝眼睛里。

格瑞听到学生们小声的交谈,立刻说了声安静,这才把先前井然有序的纪律维持下去。

对方似乎也被格瑞的存在给吓了一跳,愣在了原地,但是和其他学生的反应不同,没过多久他就眨巴眨巴那双蓝眼睛,大声问道。

“欸?爵哥今天没来啊?”

一旁的紫堂(大概是叫这个名字)听了立马小声提醒男孩。听闻自己是代班老师,金发的小伙子也没有丝毫怯场,背着书包又揉了揉自己的一头乱发,笑得很不好意思。

“哇……抱歉啊老师,今天我下错公交车站了……就迷路了好一会……”

“没事。”

格瑞拿红笔在指尖一转,心想这大概就是丹尼尔嘴里和银爵手帐里的那个【棘手的孩子】,于是默默叹了口气。

“快点坐好开始做题吧。”

“嗯!”

……看上去也没太大问题嘛。




作为老师,不可避免的,总会多注意一下两种学生——特别乖特别聪明的、特别皮特别吵的,先不说班里的这群聪明与否,就论乖,一个个都格外的听话,也让格瑞格外安心。

就连迟到了半小时的男孩都乖乖的低头写数学作业,顶多就是偷偷和身边的紫堂说一两句悄悄话,格瑞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了他。

讲完英语阅读的格瑞坐回位子上,打量起那个金发男孩——没办法,在一群乖得反常的初中生里,只有他看上去最符合那个年龄应该有的特质——似乎是遇上难题了,于是他咬笔杆咬得格外认真,擦了写写了又擦,最终把脑袋凑到了紫堂幻耳朵边嘀嘀咕咕问了好几句,最终被对方歉意的摇头打击得垂下脑袋。

男孩的表情过于的生动活泼,显而易见的失落在他脸上表现得格外迫切和好笑。

结果还没等格瑞来得及翘起嘴角,那面的男孩就蹭的一下子抬起了头,直直朝格瑞看过来。

即使是第二次直面那双蓝眼睛,格瑞依旧不可控制地停滞半拍的呼吸。它们太干净了,就像最晴朗的天空,最锃亮的镜子,无论什么都能看得一干二净。

“老师!那个……你能帮我讲题吗?”

格瑞清了清嗓子。

“……嗯,你拿过来。”

他立刻就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起身的动作轻巧,走路的姿势也充满着自信,再配上他一副机灵的模样,格瑞想,大概很快就能帮他讲完题了吧。

但事实证明,人不可貌相。

第七遍,整整第七遍,格瑞捏着红笔涂满了整张草稿纸,然后问他“听懂了吗?”,男孩依旧诚实地摇了摇头。

“………哪里不懂。”

“第三步开始就不懂了!”

“那你干嘛不一开始就说?”

“嗯……因为我以为我能跟上的……”

格瑞叹了口气,果然,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总有种莫名的“自以为是”,而不例外,面前的这个明显也有。

“而且……”

“嗯?”

男孩眼神恍惚了一下,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说,又似乎是在组织语言,过了一会才轻轻地说。

“老师你一直都在发呆,我以为你无聊了,就想来找你说说话……结果你教的好认真啊,我就不敢插嘴了……”

话音还没落,他就伸出手指挠脸颊,一副怪不好意思的羞涩模样,眼睛笑得弯弯的,金色的发丝落在鼻子上,看上去又细又软。

“我叫金,老师你叫什么名字啊?”

格瑞下意识地避开了对方的视线,可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自己根本不需要紧张,这才面不改色的看了回去——男孩还在等他的回答。

于是格瑞清了清嗓子:“格瑞。”

“格瑞老师…还是叫格瑞吧……格瑞!嗯!比爵哥叫得顺口多了!”

“金!”一直在偷听的紫堂立刻小声提醒金,生怕格瑞生气,“对老师要尊重!”

“欸……哦……”

格瑞眨眨眼,低下头默默拿出新的草稿纸,打开红笔笔帽。

“随便你怎么叫,先把这道题给我弄懂。”

“!嗯!好的格瑞!”

所以……你还是叫格瑞是吗?代班老师在心里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不过似乎是因为这个小插曲,他确实觉得轻松了不少。





出乎格瑞意料的是金一点都不笨这个事实。

相反,在某种意义上金的发散思维很好,甚至反应力和联想力都很棒,举一反三的能力也十分出色。

第八遍,也就是金认真听的第一遍,格瑞就给他讲明白了那道大题。随即格瑞又出了两三道形式类似的题目,不用多时金就全算出来,把练习本往格瑞面前一戳。

格瑞拿起来核对。

“……你简化过程了?”

“没啊,可是格瑞你刚才教的时候不也是这么做的吗?”金双手托着下巴,整个人架在讲台上,摇头晃脑,“嘿嘿嘿,我可是看懂了你的方法才这么做的,怎么样,厉害吧?”

是蛮厉害的。脑子不错,就是基础太差。格瑞无声地感叹着,那红笔在题目末尾打了个叉。

“这里,计算错误。”

“……?!”

“回位子上去订正。”

前一秒还自信满满的金下一秒又变回了颓废的模样,耸着肩膀走回去的背影看得格瑞没忍住,最终还是笑了笑。

哪料对方一个急刹车加回头,朝他做了个鬼脸。

格瑞挑眉,认真说道。

“订正完了就做英语练习卷,过会拿过来批。”

于是对方更萎了。

教学生,意外的还蛮有乐趣的。格瑞低下头去看草稿纸,刚好看到金在上面画的小涂鸦,于是用红笔给他涂上了色。







“紫堂胆子小,格瑞你老是板着脸他会怕的嘛。”

“金………”

“欸凯莉,你上次给我出的数学题,也给格瑞做做看呗,格瑞好厉害的!”

“哼,那是你太笨了。再说了人家是老师,当然厉害啊。”

“格瑞你和爵哥是什么关系啊?”

“我和他是同学……室友。”

见格瑞也没有因为金的东问西问而恼火,甚至还有问必答,一群孩子们互相看了几眼,也都一个个放下心来开始问话——小孩子的好奇心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源源不断的东西。

格瑞又多回答了几个问题,然后宣告休息时间结束,叫他们继续写题做卷子。

于是一个个男孩女孩又低下头去,只有金没有,他单手托着下巴,学格瑞那样把水笔在指尖一转,咧嘴笑起来。

就好像在为格瑞的不无聊而感到高兴。

对此,格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到金桌边,拿笔戳了戳他的发旋。

“好好做题。”

而金也听出了他声音里的笑意,于是抿着嘴嘀咕了一句。

“知道啦~”

五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特别是最后一小时,由于提前做完卷子的金一直在活跃气氛,格瑞正式被这群学生接纳,氛围出乎预料的融洽——格瑞这才知道其实这个班的学生都是同一学校的,彼此关系都不错。

五点一到,丹尼尔就推门而入,学生爷都自觉地收拾好书包,纷纷起身离开教室。当然,他们没忘和格瑞打招呼。

一句句老师再见在格瑞耳朵里多了些不一样的感觉。

“格瑞,再见!”

金发的男孩背着书包朝格瑞挥手,虽然知道再见是不太可能了,但格瑞还是点了点头。

“嗯,路上小心。”


负责人的丹尼尔拍了拍格瑞的肩膀。

“似乎相处的不错?要不要考虑一下在这里做兼职?”

格瑞犹豫了一秒。

“还是……免了吧。”






忙了一下午的格瑞领完工资就离开了大楼,因为肚子饿了,所以他也没急着回学校,倒是在商业街里找到了一家快餐店,于是进去买了个汉堡默默啃起来。

啊,薄荷糖……
他掏手机的时候正好摸到另一盒糖罐头,想了想,又觉得或许下周的专业课会需要它,于是重新塞回到口袋里。

格瑞刚拿起汉堡,打算再咬要一口时,正好看到了走进店里的金。

………?!

对方似乎在找位子,结果环视四周,立刻就看到了同样在看他的格瑞。

“啊,格瑞!好巧啊这么快就再见了!”

格瑞默默拿过一旁的可乐,把噎在喉咙口的汉堡给灌了下去。

“嗯。”

真的太巧了。

金跑去点餐后迅速端着餐盘回到了格瑞身边,而格瑞也没有拒绝,只是轻轻挪了个座位,把外面方便走动外侧座位让给了金。

初二的男孩还没开始拔身高,饭量倒是大的可怕。像松鼠似的,金愣是在格瑞吃完半个汉堡的时间里啃完了四对鸡翅一个汉堡和一整大杯可乐。最后他似乎还是渴,于是翻出了包里盒装的饮料,插好吸管嘬了起来。

而坐在一旁的格瑞依旧默默吃着套餐里的薯条,并把自己的餐盘往金那里推了一下。

“唔?……可以吗?”

“嗯,我吃不下了。”

“哇格瑞你胃口好小哦,是身体不舒服吗?”

“……”

格瑞不是个健谈的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半小时前刚见过面的学生搭话,于是索性摇了摇头,打算吃完就走。

倒是金一边晃着腿一边说起话来,像是自言自语,有像是和格瑞闲谈。

“格瑞你学什么专业的啊,爵哥讲数学题都没你讲得那么简单好听!之前的那个补课老师说我脑子太笨不适合学数学,我还以为自己的数学真的是要没救了嗯……结果今天你一教我立马就会了!”

那大概只是他们教的方法不适合你吧。
格瑞咽下嘴里的薯条,却没有插嘴,因为明显男孩还没有结束他的话题。

“我从没听过这么简单易懂的讲题!真的,用你的方法我还提前做完了下周的作业,如果有机会,小测验的卷子我一定考个满分然后拿给你看!”

那双蓝色的大眼睛,俏皮活泼的笑容,还有看上去柔软又显得有些肉鼓鼓的娃娃脸。格瑞认真打量着,心底里觉得对方将来大概会成为下一个安迷修学长……虽然异性缘一定会和雷狮一样。他一边分神想那些有的没的,一边敷衍着金的话题。

金也察觉到了格瑞的走神。

他嘟起嘴,把脸都鼓了起来,粗暴的拿纸巾擦干净自己的手然后去揉格瑞的脸颊——孩子手心的温度可要比格瑞脸颊的温度高得多,吓得格瑞都忘了挣扎,任由男孩在他脸上胡作非为。

“格瑞你为什么不多笑笑呢?明明你笑起来超级亲切的!我敢保证,只要你笑着讲课,紫堂啊凯莉啊肯定都会认真听课的!”

“……那你呢?”

“我?”金眉头一皱,又笑起来,“我就不一样啦!”

“因为就算格瑞不笑,我也知道你超亲切的!”

他眨眨眼睛,把蓝色眼睛里的星星都快眨出来了,说得前所未有的认真。

“如果格瑞能当老师就好啦!”

格瑞没有回答他,只是掏出了兜里的糖果,拆了一颗扔进了金的嘴里。






或许还真因为多年前的那一句话,格瑞毕业后还真脑子一热去申请教育机构当上了辅导老师。

等积累经验后再投简历去学校,他是这么打算的,也确实在一点点掌握和学生沟通的能力。前前后后也带出了一小批学生,但是硬要说印象深刻的学生,格瑞想,那果然还是那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吧。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格瑞老师!”

“嗯?”

格瑞听闻有人叫自己名字,把脑袋从办公桌上的教案里抬起,连忙看向门口,另一位老师正捧着一打白色文件,探头探脑的找他。

“格瑞老师,有个大学生要兼职,你缺不缺助教?”

助教啊……格瑞琢磨着自己似乎确实是差一个负责批作业的,于是点了点头。

“哇太好了,来,同学,你以后就跟着这个老师,他会安排你的工作的。”

“嗯!谢谢你啦!”

那个找兼职的大学生笑嘻嘻的从女老师身后探出来,金色的头发看上去又细又软,眯起来的眼睛里蓝得像是晴朗的天。

格瑞一愣。

“……金?”

“请多关照……欸?”

已经完全长开了的男孩瞪大眼睛,呆滞地看向自己的新上司。

“格……格瑞?”他不可置信地念完这个名字,又忍不住再重复了一遍,“格瑞?!”




多年后的今天,银发紫眸的辅导老师和他的金发碧眼小助教将会再发展出什么样的故事,我们也无从得知。

不过,我猜。

大概会是个爱情故事吧(笑)


【END】


2018-04-17瑞金格瑞
评论-30 热度-1202

评论(30)

热度(1202)

©小笛 cp23@P79 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