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震惊!金发男子遭车祸失忆,银发发小居然因此......!!!

失忆梗

青春都市沙雕剧(正解)

高亮:因为是沙雕文,人物有稍许OOC,能接受的请继续


以下正文:


他将护士的惊呼和提醒声甩在身后,仓促而狼狈的冲向病房,猛地推开了拉门。

碰的一声,把他本来就飞快的心跳声给震得一滞,也把屋内的人都吓了一跳。可是他管不着这么多了,就好像礼仪什么的都比不上那眼确认——恍惚的视线里,只有病床上的人是清晰的,他瞪着湿漉漉的蓝眼睛看向自己,眼中除了惊讶,再无别的意思。

就像是在看一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那些本来喧杂的心跳声突然就停了,取而代之的是寂静,还有那些压都压不下去的挫败和惶恐。

病床上坐起的少年先回神,他抬手想挠自己的后脑勺,却因为绷带的阻止,那只手无处可去,只好尴尬地挥了挥。

“呃……你好?”

他皱起眉头来,扯着嘴角笑得很不好意思。

“你是谁?”

格瑞听到了自己的窒息声。
——就和他得知金出了车祸时听到的一模一样。







然而事实上金根本没有出车祸,也没有失忆。

Q:那为什么金要穿着病号服脑门缠满绷带假装自己谁都不认识呢?

A:因为这是个【整蛊节目】啊。

这年头电视节目层出不穷,各种类型五花八门的,除了才艺类竞选外,果然还是真人秀占主流。可是明星的真人秀实在是太多了,而一般类的普通百姓的真人秀又没什么吸引力,电视台为了拔高收视率可谓是想破了脑壳才有了这么一个新想法。

可以搞个什么整蛊类真人秀啊!

请些小牌嘉宾,或者是海选点长得可圈可点的普通人,来个无伤大雅又有喜剧效果的整蛊活动,成本偏低还能提高关注度,这岂不是一举两得?

主办方当机立断就通过了这个企划,并在网上开放了报名平台,放点“上电视”的噱头引得不少青年男女都来凑个热闹——金就是其中的一个。

金就图个开心,从凯莉那里听说了有这么个活动,就真的写好了简历发给主办方,心想着万一就上电视了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傻小子运气好,还是主办方看中了他的颜值,没过几天回复就来了,横竖写着的就那个意思。

“我……我还真要上电视了?”

一旁的凯莉叼着棒棒糖哼笑道。

“是啊,恭喜你啊金,电视亮相的机会一般人都还没有呢。”

这会儿,头脑发热就投了简历的傻小子才终于开始觉得有些紧张了。

可事实上,金作为出镜初体验的当事人根本不用担心。流程由编剧全包,拍摄采用监控和私密镜头记录,作为辅助,金还推荐了自己的好友凯莉来当知情人。毕竟是第一期,而且还是普通人题材,编剧也不敢随便乱来,于是思前想后挑了个最容易上手的模版。

是,对。
就车祸失忆,亲友认人的烂梗模版。

当然啦,为了增加节目效果,电视台还特意调查了一下金的交友范围和家族关系,在得知他无父无母只有一个亲生姐姐之后,编剧二话不说就拍定了这次整蛊的中心思想。

“我们还是想以亲情结尾,最好可以又温馨又催泪……你也不用太在意,只要本色出演就行啦!”

负责人把圆珠笔递给坐在沙发上的金。

“不过,为了娱乐效果我们会通知你的朋友来看你,这部分你可以自由发挥,尽量选一些能开玩笑的关系亲密的……”

手里的圆珠笔被按得噼啪作响,笔尖稍作停顿,然后利索的写下了那几个熟悉名字——作为卧底的凯莉,高中以来交情的紫堂,还有,和他相处了近十八年的格瑞。

“请务必通知格瑞,他是我的发小,我最好的朋友!”

就因为是最好的朋友,金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格瑞的反应。不都说患难见真情嘛,只要让格瑞那张波澜不惊的脸能有一点变化,金想他就能心满意足了。

这个请求,节目组当然没有拒绝。




等设备安装齐全,金也已经套好病号服缠上绷带,负责人跑进病房和他重新核对了一遍流程。

“这样,凯莉会和你的朋友紫堂一起到,然后医生会进行简单的解释,之后就是你的发小格瑞。等你姐姐来的时候,我们会用这个来通知你。”塞进金手心里的是一小块金属制品,“它会震动两下,大概第二下再过半分钟,你的姐姐就会到达病房。”

“节奏都由你来把控,最好能在你姐姐到之前先把你的朋友安抚好,如果有意外,可以向凯莉求助。”

作为卧底的凯莉就是为了救援而存在的嘛。

“包在我身上!”

金咧嘴笑着点头,活力充沛的模样和他身上的病号服形成鲜明对比,违和感十足。





如金预料的那样,紫堂完全信了医生的说辞,从一开始的慌乱到不知所措,又变成佯装镇定的模样,虽然问话的语气柔和,却怎么都掩盖不了话语里的担心和悲伤。

一旁的凯莉可谓是演技大开,对金的“不小心”表现得又悲又气,还时不时搭紫堂的话,就好像被金的“失忆”给搞得伤透了心。

“呃……金,除了我的名字外,你完全记不得我了?”紫堂眨眨眼睛,金看见了他微微泛红的眼眶,心里一阵抱歉,却还是点了点头,对此,紫堂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没事的,你看,最起码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还有凯莉的名字,这说明你没忘干净!还是会有机会康复的!”

“哼,别让本小姐等太久啊,你还欠我一次高级甜品自助呢!”

金眨眨眼,真情实感的面露疑惑——因为他印象里可从没有过这种约定。

而下一秒,病房的门就被粗鲁地拉开,发出碰的一声。

金应声看过去,正好看到那一双亮得可怕的堇色。他内心一阵激动,重头戏之一的发小见面,终于要来了!

格瑞的头发前所未有的凌乱,就和他的呼吸节奏一样,根本没有往日里那种淡然处之的余裕。他正死死盯着金,那双眼睛里爆发出的情感太过直接,看得金心一紧,下意识的勾起脖子向后瑟缩。

“呃……你好?”

金下意识地想结束这段寂静,于是开口说道。虽然绷带阻止了他的小动作,但这不妨碍他把准备好的台词说出来。

“你是谁?”

金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于是出于礼貌,小心翼翼地补充说明道。

“我……撞到了脑袋,似乎忘了好多事……包括你的事情……”

“你也是我的……朋友?”

那双紫色的眼睛陡然睁大,里面原本亮得可怕的光也瞬间退散,成了沉淀下来的深色。深不可测的眼神中,金莫名的觉得心慌,他抖了抖肩膀,将视线挪向身侧的柜子——花瓶里藏着迷你摄像机,从那个角度,大概能正好拍摄到格瑞的所有表情。

万事俱备!就等格瑞的答案了!
不管内心是多么的期待和欣喜,金表面还是一副“我很困扰我很迷茫”的模样。他左手还握着那个通信器,被窝外的右手则不安(兴奋)地攥紧了被单。

但是格瑞并没有如金所愿,他甚至都没有正面回答金的问话,只是低头把气喘匀了再扭过头去,视线在凯莉身上停顿了半秒,最终落在了紫堂脸上。

“怎么回事。”

紫堂面露难色,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缓缓开口。

“好像是大脑内有淤血……医生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现在得出结论是选择性失忆,也不清楚什么时候能恢复……”

紫堂微微低下头,避开格瑞锐利如刀刃般的目光。一旁的凯莉则是重重地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里掺杂着几丝不甘——而实际上她只是快憋不住笑了,只好用这种方式缓解自己的心情。

“他全都不记得了?”

紫堂无力面对格瑞的追问,他看了眼凯莉,而凯莉则抱胸靠着墙,缓缓开口:“他记得我是他大学同学,但是记不得我叫什么,紫堂的名字倒是记得,就是不记得他是谁了……你干嘛不自己去问一下?”

凯莉瞟了一眼病床上表面疑惑实际打算伺机行事的金,短暂的眼神交流里达成了接棒仪式。

而等格瑞看过来的时候,金已经入戏了。

“……你还记得多少?”

好问题!

金在内心一阵欢喜,之前紫堂听完自己的回答后就真情实感的说了一堆从前的往事,还说了两三句他从来没听过的真心话,让他感动得一塌糊涂。现在,轮到格瑞了——作为金心目中宇宙无敌第一的好兄弟,他说什么都要给对方来记狠药。

反正歉意什么的,等揭秘后再表示也不迟啊。







格瑞只觉得金保持沉默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他的五脏六腑在下沉却迟迟坠落不到地面。

那双蔚蓝色的眼睛迎着自己的目光,轻轻地眨了一眨,懵懵懂懂的打量里有一丝疑惑,但更多的果然还是陌生。这种眼神刺痛到了格瑞的心脏,可是他挪不开,无法停止的对视一点点消磨掉格瑞的耐心和勇气。

直到病床上的金轻轻开口。

“我……我似乎完全不认得你……先生?”

格瑞身子一晃,跄踉着向前跨了小半步。

“完全、记不得?”

和他相处了近乎二十年的男孩似乎尬于回答这个问题,他微微侧过头,眼神恍惚地在地板纹理和床单褶皱之间徘徊。格瑞熟悉金的小动作,即使是细微的变化他也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

明显的,现在他面前的男孩在躲避直面这个问题,带着些许歉意和无措,仿佛做了亏心事后不知该如何是好——没有诚实的告知,就意味着他确实什么都记不得了。

格瑞深呼吸,他闭上眼冷静了一下,再度睁开。

或许世界末日来临之际他都不会再这么慌乱。

“什么都记不得了?”

第三遍,病床上的金点点头,右手攥紧了床单,把嘴抿得泛白,又微微张开:“呃,所以你和我的关系很好嘛,我们是……”什么关系?

未等金把预想好的台词说完,格瑞就向前跨了一步,又一步,毫不犹豫的缩近他和金的距离。

决意在此刻充斥着格瑞的内心,化作希望、勇气,甚至是……罪恶感。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对格瑞而言,某种意义上他确实会因祸得福——如果接下来的剧情能按他的想法进行的话。

“如果你不记得的话,也没关系。”

他抬起手臂,冷得发白的手指轻轻揉上金的脸颊,说话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或许在凯莉和紫堂的耳朵里听起来依旧平淡,但金就是知道对方在安抚自己。他已经几乎要沉浸在格瑞的温柔乡之中。

下一秒,格瑞就亲自撕碎了这温柔乡。

“作为你的男友,我会陪着你的。”

金:………………男、友?

金:?!?!?!?!!!

大脑完全空白了的金猛地抬头去看格瑞,在对方泰然自若甚至还有些理直气壮的目光中,他一个哆嗦,又转头去看一旁的紫堂和凯莉,然后在他俩瞪大的双眼里看到了同样的震惊——事实证明,他们三个都没听错。

男友???谁的????我的????

金完全回不过神来,格瑞也只当他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于是淡淡地补充道。

“你记不得了,但是我们真的是这种关系。”

一旁回魂的紫堂哆哆嗦嗦地赶紧问格瑞:“你和金……欸?!什么时候?”

格瑞沉着稳重的回答。

“金高中毕业的时候。”

金:我到现在初恋都没有过呢更别提谈恋爱啊!格瑞你是在逗我吗?!

“那天散伙饭吃得太晚了,秋姐还出差,于是他住我家,然后告的白。”

“原来那时候你们就已经在一起了啊……难怪关系这么好。”

金:没有啊完全没有的事!那天晚上他明明记得是两个人打了一晚上的电动游戏!!根本没那回事!!!

金:而且关系好不是一直的事情吗?!那可是我的发小,我最好的朋友啊?!紫堂你认同的点也太奇怪了吧?!

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金无法反驳,他现在顶着个“失忆”的人设,根本说不出什么有说服性的东西。眼见紫堂已经莫名其妙的认同了这胡说八道的鬼话,金只能把希望押在了他的同伴凯莉身上。

他用带着期盼的眼神看向凯莉。

凯莉则垂目,默默开口。

“为什么金从来没和我们说起过呢?”

格瑞叹了口气,抚摸金脸颊的手缓缓挪向绷带缠绕的额头,稍稍触碰后便收回身侧,说得很无奈。

“因为他不想让你们担心。”

凯莉咂舌:“要不是金现在失忆了,我真想狠狠打他一顿!还把不把我们当朋友了!?”

“这种事情不应该早点和我们讲明白的吗!”

金:…………????

金:不、不是啊凯莉?!你认同个毛线球啊?不应该是帮我开脱吗?!!!

对此,凯莉只是不露声色地眨眨眼,大有“抱歉啊这样的发展似乎更有趣~”的愉悦意义。

金觉得他被最后的援助之人给无情背叛了。

似乎是察觉到面前的人正处在在崩溃边缘,格瑞立刻转回注意力,看向眼神涣散的金,清了清嗓子后认真再次开口。

“我知道这有点难以接受,但是,金,这真的是事实。”

那双堇色的双眸里只映着金一个人,注视着他,就好像在注视他的灵魂。一字一句,说得诚恳无比。

“不用担心,如果你真的想不起来,我也不在乎,那些回忆不会因此就消失……如果真的消失,我们也能在一起重新制造。”

“你的身边,还有我。”

金下意识地点点头,又立刻回神意识到这事情走向不对。

金:我的妈呀听上去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金:………我真的没失忆对吧……

金:要不是没失忆,我都快被你唬住了呢,格瑞。

你是怎么做到睁眼说瞎话还说得这么真切的?
………还有,凯莉,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笑,过会给我等着。

“呃……格瑞…先生,你能慢一点吗,我想我可能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多信息……”

还都是些令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东西。

格瑞似乎完全料到了金的混乱,他点头,给足了金缓一缓的时间,又不动声色动作自然地坐到了金的身边,伸手覆盖住了金的右手——他当然没放过金手部肌肉的突然僵硬,但是这在格瑞眼里很正常,毕竟陌生人的突然亲近确实会让人觉得紧张,殊不知那其实是金被吓的。

“你说……呃,我们高中就在一起了?”

格瑞:“对。”

金:屁。

“那我们……交往到什么地步?诶不对啊是谁先告的白?”

格瑞说得理所当然。

“是你。”

金:………刚才消毒水味道有点大我没听清。

要是我真的失忆了,这是不是就亏大发了?

“你……没拒绝?”

格瑞低低的嗯了一声:“我们的感情很好,大三的时候就一起租出去住了,平时一起吃饭,天气好还会出门去打篮球。”

金:那只是为了省房租!!……虽然相处模式没错但是真的没在谈恋爱!!!

“你周末喜欢看电影,还经常拉着我一起看恐怖片,吓得晚上睡不着于是要我抱着你睡。”

金:因为真的很可怕啊!……等一下好像后半段也没有什么问题?欸可是那应该算在正常男性相处范围内吧?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对谈恋爱并没有太多热烈的感情,就像你喜欢挽我手臂一样,我也习惯了你的接触。”格瑞说着,伸手按过金的肩膀,让他避开额头部位靠到肩膀上,整个过程自然无比,“你也应该早就习惯了我的身体接触,对吧。”

金:…………

金:………怎么办格瑞说得好有道理啊我居然根本不晓得该从哪里挑刺出来……

事实再次证明,帅哥就算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可信度也直逼叙述常识。

特别是格瑞这种平日里一脸认真的酷哥。
他现在语气诚恳到就好像在说“今天的地球在自转”一样,平淡地告知金和他作为恋人的相处模式到底有多么简单温馨,听得在场的众人都快感动哭了,作为当事人金也想哭——憋屈得要命。

说实在的,格瑞说话的语气太过温柔了,这让金几乎无力反抗,最终选择了放弃思考——透过格瑞的发丝,他看到了一脸“格瑞居然选择不离不弃真是太好了呢金”的紫堂还有笑得扭曲(快憋不住了的)凯莉,那种脱力感油然而生。

我真的!真的没有和格瑞交往啊!!……大概?

“你刚刚问,我们到了哪个地步是吗。”

金吓得浑身发抖——结合先前格瑞的瞎编乱造,这下子剧情估计真的就是科幻故事了!

格瑞突然起身,后退了小半步,而恰好,金一直藏在被窝底下的左手掌心里的通讯器一阵震动。

在门第二次被碰的一声甩开之际,格瑞单膝跪下。

“金!!”

“金。”

“姐、姐姐?!”

秋也完全搞不清状况,她只知道自己弟弟出了车祸住院了,根本不了解对方收了多大的伤情况到底怎么样,可现在一推开门,就看见自家弟弟惨白着脸坐在病床上,而她弟弟最亲密的发小正单膝跪在床边。

“这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凯莉适时解释道。

“秋姐,金他被车撞了脑袋,部分记忆丧失!”

秋还没来得及惊呼,又想起来自己进门时对方熟稔的喊出“姐姐”二字,顿时放心了不少。

而金则根本放心不下来。

搞、搞砸了!!本来设定应该是忘记姐姐的?!啊呀我的嘴怎么就这么快啊!!

金:一定是格瑞的错!!!

“金,你还记得我吗?”

“啊……嗯……姐姐……”

秋安心地长吁一口气,听得金欲哭无泪。

“欸,那格瑞干嘛跪在地板上……?”

紫堂犹豫着说道:“似乎只有格瑞完全被忘了……”

“秋姐。”格瑞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也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他的身上,“虽然金忘了我,但是,这不妨碍我记得。”

他把手伸入衣服内侧,似乎是从暗袋里拿出了什么,在大家(包括金)的瞠目结舌中,打开了盒盖——两枚铂金戒指闪过耀眼的反光。

“这……这是什么意思?”

秋一头雾水却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于是露出欣慰的笑容,一旁的紫堂感动的捂住了嘴,围观了全程的凯莉整个人靠到了窗台上肩膀抖个不停(憋笑),而床上的金,已经眼无高光完全当机了。

“很抱歉隐瞒你,但其实我和金已经考虑到这一步了……虽然他现在记不起来,但我并不打算放弃和他在一起的机会。”

他解释完,抬起头,伸手握住金僵硬的右手,取出戒指中的一枚为他戴上——严丝合缝的戴上。

“我们已经到这一步了,金,我是不会因为你失忆而离开你的。”


“和我结婚吧。”



顿时,病房变教堂般,整个房间内响起了掌声。

而金………依旧当机状态。

金:………………………

金:卧槽。




金:可以叫房间外的工作人员进来揭秘了吗?



金:掌声持续的也太久了吧?!!!!等一下为什么门外都响起了掌声?!!进来!!!揭秘啊!!!!

金:别鼓掌了!!!!!!!


【END】



格瑞:我大概就是为了这一刻而收了无数张好人卡的吧

蓄谋已久的某人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



………什么沙雕梗啊(爆笑)UC社就该雇我去写文案!【不是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2018-04-26瑞金格瑞
评论-159 热度-3022

评论(159)

热度(3022)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