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Faceless

注意:很意识流,需要你静下心来看

这篇文我不太想看到无意义的留言,所以那些抢前排的还是算了吧

灵感来源于我的梦,抽象又片段,所以或许要看两遍才能看懂ry


可配合BGM食用:Comptine D'Un Autre Été: L'Après-Midi


以下正文:


金知道自己在做梦,可他觉得这场梦更像是场古老而浪漫的胶片电影。泛黄的底片上印刻着的,是一段他和自己最爱的人的故事。

电影终究会有一个结局,无论好坏。

而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的标准结局,金想,他或许比谁都清楚。



Faceless


这是他和那个人的婚礼。
金看得清清楚楚。教堂座位旁的彩带、顶端的气球甚至是那天彩绘玻璃反射的光。就像是前来捧场婚礼的游客,金以第三人称视角观看了自己和他的婚礼。整个过程,就像镜头记录一样,视野里刚好能看清金的侧脸,还有那个人小半截下巴。

那个人一定是格瑞。
莫名其妙的直觉告诉金这个事实。

就在他心动的瞬间,视线里的“金”笑了起来,他穿着笔挺的白色西装,抬起手为对方戴上戒指——就好像他身临其境感受到了喜悦和幸福——在指环戴入指根之际,他的脸颊泛红,和那个人的耳根一样的红。

他们交换完戒指,却依旧没有将手松开,那个人低下头,似是耳语,又像是轻笑。

大概因为是梦境,金听不见声音。整个画面仍像是一段发黄了的老电影一样,他只看到周边的朋友家人起立鼓掌。

而主角的那两个,则在这一场无声的祝福里相拥而吻。

金看得一清二楚,就好像他和那个人确实步入了婚姻殿堂一样,真实得可怕。

——虽然他知道,这只是一场梦。





格瑞会笑吗?

梦醒的金为自己泡上一杯咖啡,一边漫不经心地扔方糖,一边默默回忆。答案呼之欲出,却又哽在了金的喉咙口。

他确实会笑,可是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的笑容了。

就好像是为了掩盖自己的不安,金匆忙端起马克杯,喝上一大口咖啡,烫得他舌头发麻眼眶湿润。

与此同时他还知道,端起马克杯的右手上并没有指环的存在——不,不会有的。

楼梯口传来下楼的脚步声,金连忙扭头,却看到了对方自然转过去的背影。他的银发垂下,背挺得笔直,和梦境中那样的相似又截然不同。

金咽下口中已经温吞了的咖啡,用麻木了的舌抵着牙,把“早上好”碾碎在了喉咙口。

面前的人走得越来越远,未曾回过头。



或许做梦只是个开端。
又或者是象征着结束的标
志。

金疑惑不解,可是他也不知该如何去向格瑞诉说这些,只能被动地接受了这一出出老电影般的梦境。他像个旁观者,又像个影评人,在一个又一个的镜头里用视线追随那两个人的生活。

——宛若自虐。

依旧是他和那个看不到表情的人,他们一前一后的行走,这时的第一视角就显得尤为无力,金看得见他左侧的湖右侧的绿草坪,可他就是不曾抬头。

视线里属于另一个人的只有小片衣角。

他们应该是在交谈,绝不带任何喜悦感情的交谈,在这个不知是公园还是游乐场的小路上漫步。丧失了音轨的电影让金懊恼不已——他确实不会混淆梦境和现实,但好奇心让他渴望知道梦中的他们纠结发生了什么。

可直至他们停下脚步,“金”也没有抬起头去看过一次那个人的脸,只是将视线停留在脚边的落叶上,看着,盯着,好像凭借沉默就能解决问题一样。

视线里的衣角也在下一秒不复存在。

或许这就是结束了。

金暗暗叹息,旧电影谢幕得要比他预想的快……却并不难以接受。他一开始就不觉得这两个人会有好的结果——不是恶毒的诅咒,也并非嫉妒的揣测——只是身不由己的直觉和亲身体会。

但是甜筒的出现打破了金最好的一切坏打算。

是香草口味的甜筒,撒上星星点点的糖粒,以一种讨好、无奈的形式递到了“金”的面前。

金愣住了——无论是梦里的那个还是旁观的这个,此时此刻相同的灵魂有一样的本能。他下意识的接过,又抬头去看对方的表情。

可恨的镜头。
金闷闷地想,老天一定是个拙劣又狠毒的导演,切换视角的时机和精准的卡屏让金再一次没有成功看到对方的脸——整个画面里只有“金”完整的侧脸,和对方的颈脖间白皙的皮肤。

他们交谈了片刻——不久,最起码甜筒只化了一小部分——“金”就笑了起来。

一方如释重负,另一方五味杂陈。

金不忍再看下去,但他就是知道,那个看不见脸的人低下了头亲吻过“自己”,安抚似的,轻轻的将嘴唇落在他的额发上。

亲吻。

上一次的时候亲吻,已是何时?

金睁开眼,缓缓从床上起身。他下意识地用余光寻视那理应睡在床的另侧的身影,却只摸到一旁冰凉的床单。

是什么时候他们再也没有早安吻和晚安吻的?金皱起眉头,他意识到自己在悲伤,可更多的是疑惑。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不再“相爱”?




无论金如何逃避,夜晚到来,疲惫不堪的灵魂终将睡去。梦境就成了理想乡,也成了金不得不观看的故事。

但他看见那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向那栋房子时,心脏居然隐隐抽痛起来。这是他和心爱的人再也得不到的、永远无法拥有的东西,不仅包括他们俩手上成对的戒指,包括那本写着签名的结婚证,还包括……

孩子们张开嘴无声地嬉笑打闹,他们追逐着路过那相依的两人,莽莽撞撞地跑向房子,又因为一时疏忽而摔作一团。

金本能的想要上前一步,可是他忘了这是梦境,他什么都干涉不了,只能看着“自己”松开了那个人的手连忙蹲下查看那些孩子的情况。

照顾孩子的“金”向仍旧站着的那个人伸手,在拿过纸巾后,轻柔地擦去了其中一个银发女孩脸颊上的泪水,那个孩子笑了起来,把蓝色的眼睛眯得弯弯的,很是可爱。

——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本应该能当个好家长。

金突然就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他有点无可奈何,又有些害怕——面前的金发男子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却有着和自己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而自己则像是个拙劣的仿造品,只是以失败的结果站在这里去看这么一出喜剧。

又或是充满嘲讽意味的悲剧?

即使是在梦中,金的大脑依旧能喧嚣。他听见自己的心在喊。停下,够了,让时间停下,别再让他看下去了。于是本能反应选择了逃避,金的心脏加速跳动,血液开始沸腾,身体开始尝试苏醒。

畏惧结局的胆小鬼落荒而逃,他身子一震,猛地睁眼,发现自己歪坐在沙发上,而窗外天色早已暗沉。

模糊不清的房间内传来脚步声。

金循声看过去,恰好看到格瑞整理完行李箱。没有开灯的客厅里,金只能依稀去看对方的轮廓,用那些久远的记忆和梦境相掺杂,一点点脑补出对方的表情。

可他知道,这不会是记忆里的那个柔和淡笑

他一定是睡迷糊了,金自己都知道,却依旧放任着睡眼朦胧缓缓开口问,哪怕他心知肚明那个答案。

“格瑞,你要去哪里?”

“………公司。”

——格瑞他不会回来了。

金低下头,他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手,突然有了这种说不上预感的直觉。悲伤吗?难过吗?绝望吗?他陡然发觉都不是,就好像只是感叹唏嘘书页里已经写下的结局,读得无可奈何,又无力改变。

他不会再回来了,再也不会。

那这大概是最后的闲谈了吧。金眨眼,每睁开,天就又暗了一点,直到他看到了街灯的光,茶几上的倒影,衣服下摆上的泪痕。

“我最近老是做梦,格瑞,你和我的梦。”

“虽然有点不真实,但是,我觉得是个好梦。”

站在阴影里的格瑞轻轻拉动行李箱。

“是吗。”

金闭上眼。

“嗯。”

听,玄关处,门关上了。





这大概是电影的结束吧。
抑或者是梦的开始?


金看着自己靠坐在窗台边发呆,落地窗外雨下得连点成片,打湿玻璃。街灯在暴雨里依旧坚持着职责,它总是散发着昏暗的光,却在这种毫无阳光的雨夜里亮得刺眼。

雨水冲刷过透明的阻挡物,又映着街灯的反射光,最终将半透明的水影落在窗边人的脸上。

金知道,他在等待,绝非是在哭泣,只是等待。

放置在大理石窗台上的手机正面朝上,屏幕总是亮着,却也只停留在待机画面状态。总会暗的,金知道,待机的时间总会结束,可窗边的那一个却执拗地抱着膝看向那抹荧光,在它快要消失之际,伸手去触碰一下。

或许应该来一个特写镜头。
金这么想着,发现梦境也确实给了这么一个镜头。

他看清了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也看清了时间下的那行日期。

是一个总下雨的季节。

金想起来,那是一个总下雨的季节,也是一个总记不得时间的日子。

或许那街灯亮了万年,雨下了整世纪,他等得忘却了昼夜,可屏幕最终还是暗去,而金——梦中的那一个——将头埋进自己的怀里,在窗边团成一团,像是等待白鸽回归的诺亚一样,在雨夜里静静等待。

梦是无声的。

窗台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亮起的光吓到了金,无论哪个都觉得心脏骤停了半拍。

——坏的预感总是那么准确。

金看着自己接起电话,张嘴想说什么,又紧接着听见了什么,逐渐失去了表情。

这一刻,他就知道,“梦”该醒了。




金醒来,怔怔地望着窗外,看被雨冲刷的玻璃窗,看玻璃窗那头的街灯,又垂目去看不远处的手机。

——原来是这样。

金抿起嘴,似笑非笑。他把下巴靠在自己的手臂上,整个人蜷成一团,静静地注视着大理石的窗台。

雨滴的影子落下,落在漆黑的手机屏幕上,就好像是那些水穿透了玻璃真的坠了进来一样。

如果“梦”是真的呢?

手机发出震动声,屏幕亮起,突然的光让金忍不住眯起眼睛。

如果【梦】是假的呢?

——坏预感成真总是那么无奈。

“喂?”

电话那头的人说得平淡。

“金,我们分手吧。”

窗台旁的金将视线挪向雨幕,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

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金睁开眼时,还有点迷迷糊糊的。穿着白大卦的医生出声示意了几下,这才让他回神。

递到金面前的白色A4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一堆专有名词,太多了,他只看了一眼,就没兴趣似的放到了膝盖上。

“已经是深度催眠的第四阶段了,金先生,这次的治疗效果还是不理想吗?”

他眨眨眼,低头沉默了片刻,像是组织语言,又像是什么都没在想。

然后他轻轻抬起手,抚摸上自己的胸口。

“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是不是痊愈了。”

“只是……”

他扯起一个微笑,笑得无可奈何,蓝色的双眼明亮极了,又绝望极了,任由泪水划过脸颊。


“我想,我还在爱他。”


瘦得骨节分明的手上,只有那枚戒指,依旧闪耀。




【END】


灵感来自我的一场梦,很抽象,简单来说就是格瑞和金已经结婚甚至打算领养孩子了,但是格瑞因意外去世,而金也因此深受打击得了心病,他选择用催眠做心理治疗,洗脑一样的改变自己的记忆,妄想靠“金和格瑞无法相爱”来摆脱自己对格瑞止不住的爱和思念。

可是,这已经是第四次实验了,依旧以失败告终。

黑色粗体字其实就是真相,穿插在金做的梦境和金受到催眠的幻境之间,点点滴滴的,和最后的雨相呼应。

faceless无脸之人,指金梦中的格瑞

又有无特性这一解释,也寓意想要抛弃“对格瑞的爱”的这一特性的金。


是一个我都觉得很抽象的故事,抱歉(挠头

但是因为梦的印象太深刻了我说什么都想把它写下来orz

2018-04-28瑞金格瑞
评论-77 热度-2551

评论(77)

热度(2551)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