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泣かないて

瑞金小说本《绝密任务》正绝赞预售中!(点我)

原著向,应@红烧兔、 的要求,是刀(微笑)
接受不了的可以去打兔兔,反正我觉得挺甜的……比faceless要甜多了!

注意:包含死亡neta


一下正文:



格瑞无数次和金说过凹凸大赛残酷无情,不在于输赢,不在于以命相博,它的残酷体现在更可怕的地方上。

“你会被你的天真杀死。”

平淡的话语从格瑞的嘴里说出,像是一场毫无疑问的定性,又像是诚恳无比的告诫。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说出这句话的,但当他看着金,看着面前这个笑得傻兮兮的男孩子的时候,他就有种无力感,满胸腔的血液都会为之沸腾的矛盾。

——恨不得赶他走,又巴不得把他留在身边。

格瑞不喜欢麻烦的问题,也讨厌过多纠结这些,所以他思前想后,摈弃一切修饰和委婉,说得直截了当。

“这里是凹凸大赛,如果你没有这个觉悟的话,就赶紧离开。”

——这可不是游戏。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早就被格瑞的“威胁”给吓得掉头就跑了吧。可听懂了话语背后的关心,金只是蹭蹭自己的鼻尖,然后神气十足地双手叉腰大声说道。

“我是不会走的!”

就好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样,金跺脚,踩在凹凸大厅的地板上,说得掷地有声。

“放心吧格瑞!我是不会死的!”

死这个字在格瑞的舌尖翻转了数次,最终还是被他咽回肚子里,化作一声叹息。

他当然不希望金死去,可是,他更害怕金会被凹凸大赛给改变——真正的残酷从来都不是大赛规则,而是对人性的磨灭和伤害。格瑞比金早来了整整两个月,他看到过背后捅刀的队友,也看到过厮杀的姐妹,甚至是曾经能后背想靠的挚友……

金还在自己面前嘟囔着什么,可是格瑞已经无意再听下去。

“好自为之吧。”

会用这句话做结束,其实只是在躲避。格瑞垂目,他不想听金反驳的那句“我不会改变的!我就是我!”,所以他也不会把自己的担忧说出口。随金去吧,这是他的人生,也应该由他自己做出决定,并为他的决定付出代价。

只是有点难过,他心里暗想,只是会有点恐慌。

他希望这个男孩能一直保持现在的样子,单纯而直率,他希望金能永远以坦诚的态度来对待自己。只要能朝着自己继续傻呵呵地笑就行,只要金还会喊格瑞的名字,格瑞就能从中汲取力量。

——因为,他喜欢这样的金,他希望自己喜欢的男孩能不要失去光芒。




大赛终究是残酷的。

格瑞靠着树干坐下,低低地喘着粗气。他闭上眼又迅速睁开,警觉的同时也觉得眼角一阵酸涩。高强度的精神紧绷状态让他身心俱疲,可是他无法放松,甚至在现在这个状况下——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了,而半个小时前,他刚刚摆脱一群拼死挣扎的参赛者,打得精疲力竭——依旧握紧了手中的巨剑,无时无刻不在打量着四周。

胸前的十字箭头的挂件正随着他呼吸而上下起伏。

随着大赛进程的不断推进,那些本来温吞的赛制逐渐变得激烈而复杂,格瑞也开始顾不上别人了,大赛第二的名号算不上有什么用,顶多在代表着实力的同时再帮格瑞引来一堆妄想围攻他的参赛者。格瑞意识到自己不该和金在一起,这只会波及到金和其他人。

于是格瑞采取了最好的方法,也得到了最糟的结果。

他脱离团队独自面对源源不断的追杀,又在某一天,某一刻用于喘息的时间,再也没有在那排名里找到那个男孩的名字。

死亡来得太悄声无息了。
格瑞面无表情的从头看到尾,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关掉了屏幕,重新握刀挡下来自身后的偷袭——都来不及细细体会的伤感顷刻间就化作了一声深呼吸。

他明知道这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没有一次去幻想过对方的死亡,可现在,没有丝毫的防备,事实就摆在了格瑞的面前,让他咬着牙一剑斩断了偷袭者的武器,徒留一地的元力种子。

他不敢去找紫堂和凯莉询问详情,因为他不屑,也不敢——幻想有时比现实还要可怕。格瑞只是默默抹去脸上的血,再度调出面板,打开排行,认真的从头看到尾。

——一遍又一遍。


和凯莉偶遇是在三天前。

那时候大赛已经进入倒计时,每个人都不再露出轻松的表情。格瑞看到凯莉的时候,她正在购买治疗道具,他低头,她抬头,面无表情的对视一眼后,又彼此错开了视线。

等了许久,格瑞只是等来了凯莉的一句抱歉。

“他是为了掩护我们……”

格瑞没有听完就转身走了,就仿佛这事情和他毫无干系,冷漠得像个陌生人。

可只有格瑞自己知道。
他只觉得后悔,从未有过的后悔。

悔得五脏六腑都绞在了一块,却麻木得根本感受不到痛。

可是比赛还在继续,留给他悔恨的时间并不多。


【大赛新通知】

格瑞被弹窗的提示音吓得身子微微一震,又在下一秒恢复平静,波澜不惊的点开那个信息栏,手指划过屏幕。

【接下来大赛会为你们每个人准备一个对手,只有杀死它,并获得对方的元力种子后,就可获得下一关的晋级资格和为时三天的防护罩。】

杀死它。格瑞揣摩了一下文字,了然地冷哼一声。没有用“打败”,而是用了“杀死”,强制性的要求了参赛者必须承担生命,真是恶趣味到了极点。

但这对于格瑞而言没有丝毫需要犹豫的问题,他把那个千辛万苦才找回来的挂饰重新塞入领口,召唤出烈斩,蓄势待发。

金色的什么以刁钻的角度刺向格瑞的胸口,格瑞本能反应的一个闪避,却是踉跄着躲开,最终呆楞在原地片刻,又立即回神。

出现在他面前的“对手”面无表情,只是抬手召唤出下一个箭头。

——他的胸口,是正闪耀着温暖光芒的元力种子。

凹凸大赛的恶趣味。
格瑞克制不住自己去咬紧牙关,他不知道别人面对的是谁,也不知道面前的“对手”究竟是真还是假——可无论哪种情况,都改变不了格瑞目前的处境。

这是对亡者的亵渎。
格瑞在此时此刻再为自己的迟疑开始寻找借口,他咬牙切齿,用刀背一下又一下的挥开对方的攻击,却没有主动上前一步。

那不是金。

理智告诉格瑞,那不是金,那只是一具空壳,或许它确实存在过灵魂,可是那个孩子太天真善良了,早该去了天堂。

——徒留他一人面对地狱。

可是格瑞就是下不了手,因为面前的“对手”的攻击里没有丝毫的杀意,就好像多年前在另一星球上的打闹,一味的进攻和一味的避让,直到最后两人筋疲力尽,这才手牵着手一起回家……

然而物是人非,他已经回不去了,而金也已经消失不见了。格瑞狠下决心,手腕一个翻转,刀背换回刀刃,准备给对方一个痛快。

——也是给他自己的一个痛快。

可下一个攻击却迟迟不来。

格瑞保持着警戒的状态,用眼神质疑起对面的傀儡,却见他一面茫然若失的模样,一个劲的眨那双涣散开的湛蓝色双眼。随即,他又扯起一个有点别扭却不失傻气的笑容,抬手轻轻扯了扯自己的额发。

这个动作格瑞实在是太熟悉了,他甚至恍惚到忘了现状,喃喃呼唤。

“……金?”

对方明显没有听懂格瑞在说什么,他都没意识到那时在呼唤他,可他依旧没有继续攻击,只是站在原地,然后皱着眉头握住了悬浮在胸口前的元力种子。

“我……不想伤害你。虽然总是有人在这里……”他指指自己的脑袋,失去戴鸭舌帽后的金发随风飘动,被元力种子散发的光芒照得泛着金光,“叫我杀掉你,但是我觉得我好喜欢你啊,想让你活下去!”

格瑞沉默了,他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更理不清自己的情绪究竟是怎样在翻腾,所以摒弃言语,他选择用无言和凝视来回应面前的人的一言一行。

他真的很像金,像得令人发指。

——让格瑞都有种在和那个早已不在了的孩子交谈的错觉。

他抿着嘴,说得认真又懵懂,就好像牙牙学语的孩子一样,毫无逻辑的话语里满是真挚,“我、我把这个送给你……”

他伸手,大大方方地把自己最重要的、维持他短暂生命的东西托到格瑞面前。

“你能别哭了吗?”


滴答、滴答。
格瑞这才意识到从脸颊两侧滑落的根本不是汗珠,而是他的泪水,一滴接着一滴的落下,砸在地面上。

后知后觉才被眼泪的温度给烫到,他身子猛地一颤,几乎连手中的刀柄都握不太住。

他在,他就在这里。即使视线模糊,连对方的笑容都看不清,但格瑞就是知道,那个男孩正在自己的面前。

“我不会伤害你的,真的,我超级喜欢你的!”

他抬起手去抚摸胸口,像是确认,又像是感受那里的温度——即使他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胸口也不再起伏,可他依旧缓缓闭上眼,然后轻声说道。

“虽然我是第一次见到你,但是,看到你的第一眼,这里就觉得胀胀的,好想叫你的名字……不过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就很想和你做朋友!想站到你的边上,和你说说话……”

他又上前一步,本来已经无神了的眼睛被金色的光芒渲染得仿佛充满活力。

那颗元力种子已经递到了格瑞的胸前。

“我不喜欢你哭……呃,你哭了的话,我这里会觉得很痛的。”

“所以,这个给你,别哭了好吗?”




【END】



是临给滴梗,还是做梦做出来的ry
一开始想和梦里的世界观一样,世界末日丧尸化,然后无论瑞金里的任何一方变成了丧尸,依旧不肯伤害对方。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是原著向就更有意义了。
我觉得凹凸大赛能改变人性,但是金一直都保持着他的心态来面对残酷的现实,所以大概他的所有想法都是最真挚的……
【即使我没有了记忆,没有了肉躯,也没有了理智,但我的本能、灵魂还在,他们告诉我,你很重要,我不能让你伤心难过。】

😭想想就觉得很rio!

而且我特地把结局删掉了,变成了开放结局ry
金到底有没有救你们自己按自己的想法去脑补吧!无论是在格瑞的拥抱中化作星点消失还是最终瑞哥成神将他救回来都很美好!

………咦?我最近是不是都是刀?(´・ω・`)?
没事下一篇就该KM了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2018-05-02瑞金格瑞
评论-34 热度-1014

评论(34)

热度(1014)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