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Break

Kingsman 王牌特工 AU

预警:年龄操作,详细排雷可点击我进行阅读

我直接声明这篇是瑞金(可能ooc)

一切逆cp发言视作ky,会删评论并拉黑


瑞金小说本《绝密任务》正绝赞预售中!(点我)


本章含有轻微()暗示,请注意!

可配BGM:Paragon 


前章: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Saturday Sunday


以下正文:


金没有睡着,却依旧闭着眼放缓了呼吸声,就像是怕惊动最敏感的夜莺那样小心。

他小心翼翼地去嗅,在黑夜里,无尽的黑暗里,他闻到了熟悉的洗发水沐浴露的味道,闻到了事|后特有的苦涩,也闻到了陌生的气息——那可能是代表着格瑞的气味,说不清道不明,却能使金感到安心。

让一个久经战阵的特工感到安心,金想,这实在是太可笑又太难得了。

思索许久,金最终还是决定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枕边人的胸膛,白皙,肌肉紧实。它们一起一伏,同时耳边有规律地呼吸声告诉他对方正熟睡。

也是,这个毛头小子也确实该累了。

金在脑海里默默回忆有关格瑞最终审核的档案,并把【体能】那一行的评判涂抹掉,重新换了个等级。

但……还是太青涩了些。金不动声色地咂嘴,他想挪一下位置去揉发酸发胀的腰,却被睡梦中的格瑞敏锐察觉到了什么,迅速收紧手臂。

即使是在梦里,格瑞依旧伸手搂住了金的肩膀,这个动作看上去霸道极了,颇有些强硬的态度。可只有金能体会到这只是格瑞小小的本能反应,就和他肩膀上无数的咬痕一样——男人之间表达爱意的方式通常直白到让人觉得好笑。

金眨了眨眼,他敢保证自己的睫毛已经能刮蹭到对方的胸膛上,所以他缓缓闭眼又轻轻睁开,无声无息的打量起搂着自己的这个男人。

他看得很仔细,一寸一寸的,就好像时间也随之放缓改变。

年轻的、迷人的生命。

His man,

his Man.

金叹了口气。他现在突然有些后悔和格瑞定下什么“一个吻”的约定,因为没有吻的整晚让他口干舌燥,甚至到了心生不满的地步。

他就是觉得嘴巴寂寞。

二十九岁的男人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完全不符合年龄的纠结表情,他又盯着熟睡中的格瑞的下巴看了一会,直到对方的手臂稍稍松懈下来的瞬间,灵活得像一条鱼似的钻出了束缚。金随手捞起地上的睡袍,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走出了卧室。








身上只穿了件浴袍的金赤着脚在自己的屋子里兜兜转转了一圈,最终靠到了落地窗旁。

而香烟盒也被他一同带到了身边。

打火机翻转在他的手中翻转。月光照在金属外壳表面,反射出的光又照在那修长的五根手指上,把它们一根根照得白暂透明。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它们美得会让人怀疑它们是否真的能握住手枪扣下板机。

不过,在金的眼,或许按下打火机按钮和扣下手枪板机的动作其实没什么两样。

前者为了点香烟,好让自己快乐;后者为了杀目标,好让自己活命。

淡淡薄荷味的烟雾从金口中吐出,一点点弥漫开,爆珠的味道算不上好,但金就是喜欢,这总能让他想起他和姐姐秋在儿时一起偷偷品尝的第一口香烟——那时的两个孩子可还不懂香烟的魅力,他们只觉得辛辣,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会喜欢抽烟。

不过现在金懂了。他低头又轻轻吸了一口,慢悠悠的学着他姐姐吐烟圈,却只吹出一层烟云。

回味着嘴中的烟草味,金又轻轻叹了口气。

“………还是不够。”

或许格瑞的吻要比雪茄还令人上瘾?金猜测,可他也知道这只是他自己的猜测,就像今晚之前,他一直都以为格瑞的技术很好——高估了处男的下场就是他身上的牙印和酸痛无比的腰。

不过期待确实也有不错的效果。

金眯起眼睛去看月亮,烟草味淡去,回忆却不会随之消失,他看着冷冽的月光,就好像跨越了时空再一次看向那时格瑞的眼睛。

那是他与格瑞的第一次相遇。

——在他的怀里,在他的“保护”下,金第一次看清这个男人的瞳孔颜色。

而当时,金的身份既不是“亚瑟”也不是“快餐店的一名食客”。

他当时扮演的正是遭遇暗杀的“秋”。






金从来都不相信一见钟情,也几乎以为自己和爱情无缘,所以他有过很多搭档、同事和朋友,却从没有情人。金对情和爱不感兴趣,又或者他其实是一个挑剔的现实主义者,早早就认清了自己的本质,从而拒绝将真心托付给一个不属于他的“陌生人”。

能信任的除了同伴就只有家人。金自喻他的心只有那么小,小到只能装得下kingsman和他的姐姐,其他的一概不值得期待和依靠。

所以,金在得知自己姐姐面临暗杀危机时,他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替身上阵——然后他就遇见了格瑞。

金对格瑞一开始只是惊鸿一瞥。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得太帅了,就连识人千万的金都被那张脸给怔在了原地半秒,又及时在对方发现自己愣神前摆回得体的笑容。

饰演自己的亲姐对金而言可以说是信手拈来,不过因为处于好奇,又或者是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什么,金还是没忍住多留了点心思在这位贴身警卫的身上。

一如既往的小把戏。
点到为止的调情,恰到好处的欣赏,不动声色的试探。

最后的最后,这位警卫员的一个搂腰抱躲子弹让金完全对他产生了兴趣。

格瑞先生,格瑞。金把这个名字在舌尖上翻滚了数次,就像现在他吞咽吐出的烟似的,缭绕在他的四周,让一年前的他不自觉的陷入沉思。

这个男人或许能给他带来惊喜。
特工凭借自身的直觉,决定为他下注。

秋当然知道这件事,也知道金有了在意的人。除去国家,最让她上心的就是这个弟弟。于是她曾打趣过金,用一盒拆封了的蓝莓爆珠向他询问是否坠入了爱河。

“一见钟情?”

“我可不是这样的人,姐姐,这种东西太玄幻莫测,我根本不信。”

对此,二十八岁的金扯动嘴角,勾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他手中的照片被放到桌面上,正是穿着军服的格瑞。

“只是好奇罢了。”


可好奇会害死猫。

二十九岁的金吐出最后一口烟,又像是一声沉沉的叹息,颇有些无奈的感慨道。

这下子,似乎是把自己给玩进去了。

他放下打火机,用食指指腹轻轻按压上自己的下唇,迎着最后的月光闭上了双眼,去回忆那双堇色的眸,去回忆它们情动之时发亮的眼神和颜色。

口干舌燥,舌尖发痒。

烟草得味道已经消散,只留月色和带有寒意的空气。

“果然,还是不够。”

垂着的脚踝处,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蹭过,金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他的Grey已经醒了,正乖巧的蹲坐在他的脚边,直直的看着他。

那是一种充满了不解,又对他深信不疑的眼神,和它同名的那个人如出一辙。

金没忍住,轻笑出声。

他把贴着嘴唇的手指竖起来。

“嘘。”

今夜还未过去,黎明还没开始。
金还不打算从梦中醒来,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喝上一口马丁尼,再回到那个令他安心的怀抱里睡上一觉。

所以,嘘,Grey。

不要搅了我的美梦,乖孩子。



格瑞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他撑着手臂抬起上身,却发现手掌之下的被单微凉,说明不久前确实有那么一个人睡在了他的身边。

这里是金的卧室,可这间卧室的主人却已经消失了踪影。

格瑞莫名的有些焦虑。他真的习惯不了那个男人的“不安定”感,就像柴郡猫一样,宛若飘忽不定的存在却能时时刻刻影响到格瑞,让他不自觉的想要去探寻去了解——无法否认,就算是格瑞也抑制不了那些该死的好奇心。

所以他翻身下床,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裤子,草草穿上后就走出了卧室。

然后格瑞就在厨房吧台旁看到了穿着得体大方的金先生——西装绅士左手的报纸明显熨烫工整,而右手的咖啡还在冒热气——他闻声抬头,像是预料到格瑞的到来一样,优雅的举杯致敬。

“早上好啊,男孩。”那双湛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我能理解裸睡的感觉棒极了,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在我家裸奔。腹肌很结实,手感不错,但是这样你会着凉的,去冲个澡再下来。”

金扭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报纸上,轻描淡写地补充道。

“记得换黑色衬衫,客房左边橱柜第二件。”

杯中的咖啡又降了一半。

“你脖子上的吻痕太多了,想遮住大概需要把扣子全扣上。”

格瑞踏回楼梯的脚步一顿,又若无其事地重新迈开步子上楼。不过,金有用余光看到他抬起手,掩耳盗铃似的盖上了自己的脖子和耳根。

金发的特工放下报纸,拿起叉子拨弄过面前餐盘里的小番茄。

一样红——无论是番茄,还是吻痕,亦或是耳根。

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好奇心害死猫,但好在猫有九条命。

金想,他才不会这么快认栽呢。

酸甜的味道从口中弥漫进胃里,好心情的绅士微微侧过脑袋看向楼梯口,眼中是毫无自觉的喜悦和迫切。


“那个吻究竟会是怎样的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END】


放一段插入故事,所以也可以说是中场休息(break)

其实本来是打算和下一章并在一起再发的,但是......这样的话就太长了!所以截了开来w

主要是想要描写一下金对格瑞的看法,毕竟正文里显得瑞哥太单箭头了,实际上是两方好感度都超高,只是金年纪大一点更会玩,所以显得格瑞很被动......吃瘪的格瑞!赞!【突然缺德

下一章就要完结嘞,全文完结后我会把每个人的人设全都写出来滴,因为有好多设定没法在正文里用,有点点不甘心(?),到时候大家也可以一起讨论!

下一章再见咯w

2018-05-05瑞金格瑞
评论-35 热度-1291

评论(35)

热度(1291)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