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Return 魔法; ⁰

简单易懂的现代魔法+古英国(凯尔特)魔法 混合paro

开了一个调剂心态的坑!故事背景是我超级喜欢的轻小说背景!看不懂的话我下一章会有详细解释滴w

就是很想看瑞哥和金宝来探讨时代的进步和爱情的不变(???


以下正文:


Return 魔法;

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神秘已经被科学所取代,魔法什么的早已成为封建迷信。可即使如此,金依旧欣然认为自己是古时代的遗留物,并为此感到骄傲不已。

金发的男孩自始至终都会带着十分自豪、甚至还有些得意忘形的语气挺胸抬头如此说道。

“我体内可流着魔女的血液!”

“所以,我是魔法师哦!”

——然后被一群不明真相、连卢恩都感知不到的小屁孩嘲笑得灰溜溜回家。

“明明我说的都是真的!”金愤愤用叉子敲击餐盘,抬手接过飘来的杯子,对他的姐姐——另一个魔法师说道,“姐姐!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在他们面前露一手呢!!我保证不会让他们受伤的……”

“魔法之所以能称之为奇迹,就是因为它不会随便展露于他人面前。”

同金一样继承了古魔法血脉的魔女秋如是说道,指挥着锅碗瓢盆的食指在空中划了个圈,最后轻巧地点在了金紧皱起的眉头上。

“而且你的控制力真的很差,金,等你能灵活使用低级无言魔法的时候,我才能允许你在这间屋子外使用卢恩。”

“……那要等多久啊……”

金把嘴唇贴着杯口,嘀咕的声音里满是沮丧。他的姐姐好笑地插起腰,努嘴思索了一会儿,这才回答道。

“最起码,这件事到你高中了再说吧。”

那也太久了。下个月才堪堪九岁的男孩俯身趴到桌上,懒散的模样看得秋莞尔一笑。金看着面前的马克杯,撇撇嘴,伸出双手握住杯壁——然后挑眉哼唧了一声。

杯子里的温水瞬间沸腾到冒泡。
然后金就被溅出来的热水烫的龇牙咧嘴起来。



不过日子总是要一天一天过的。



秋双手一摊。

“……综上所述,我要去海外工作了。”

“诶!!”

刚过完十七岁生日的金还没来得及期待圣诞礼物,就被他姐姐突然的告知给惊得目瞪口呆。

生日大餐?生日礼物?新魔法书?这种东西现在完全无所谓,金只想知道秋轻描淡写的那句“我要出国了”纠结意味着什么——他还在读高一,而他的姐姐秋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监护人,最起码她不会随便让一个未成年人(还是个幼年魔法师)独自生活。

那重点就来了,她会打算怎么安排金?

不得不说这对魔法师是亲生姐弟,秋靠一眼就看明白了金的困惑和担忧。她挥了挥食指,肉眼无法看见的精灵为她拿来了文件夹,安安稳稳地降落在金面前的茶几上。

“……这是…?”

“我记得你小时候老是想着要闹自立来着?”秋笑了起来,“还总是和我说想要在外界使用魔法……现在,你的机会来啦。”

金将信将疑地从文件袋里抽出纸张和一本薄册——薄册是某个大城市的高中介绍,而那张纸上白底黑字,打印着某个人的名字和详细住址。

“这个人………也是魔法师?”

“嗯……我不告诉你。”

“诶?!”

“总之,接下来两年,他会成为你的临时监护人,你就老老实实跟着他一起生活吧。”秋双手撑脑袋,眼睛笑得完全眯了起来,“对方大你好几岁呢,记得放尊重点,还有要好好相处啊。”

金皱着眉头低下脑袋,对着印刷字无声的念了一遍对方拗口的名字。

【Gery·Christorbaldr】

不知道是不是魔法师的男人——不过更重要的是,他会成为金的临时监护人。

“看上去不太好相处啊……”

继承了几千年前魔女血统的少年如此说道,并把纸张重新塞回文件夹里。






离开小镇的当天,几乎所有的村民都来送行了——话虽这么说,但是这个小镇本来就偏僻,再加上少子化和高龄化,说是全镇人不过也只有七八位老爷爷老奶奶。他们抓着金的手不放,随便叨叨唠唠些注意身体记得早睡的叮嘱,出于礼貌,金没有甩开手,只是面带着微笑时不时点头应声。最终,金在姐姐的呼喊声之下找到了理由与他们正式告别,这个为时几乎两个钟头的送别才算正式结束。

“呼……真是太热情了吧……”

“这也没办法啊,上一个离开小镇的居民可是在十五年前走的。”驾驶座上的秋瞥了一眼身旁的金,“无论是离开还是到来,对他们而言都很稀奇,再说了,你也没觉得不耐烦不是吗。”

“嗯!”金整理起自己的鸭舌帽,“因为大家都是发自内心地在祝福我啊。”

他指着车内的某一处,解释得理所应当。

“这附近的卢恩,都在这么说呢。”









格瑞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他才刚睡下不过半小时,床旁的电脑屏幕还没暗,就连茶几上的泡面杯都还没扔,由此可见他真的很累——累得已经顾不上自己的洁癖和强迫症了,此时此刻,他只想要伸手把自己的终端扔向窗外,然后翻个身继续睡。

可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却比他的脑子动作还要快,等格瑞回过神,他已经把手机放到了耳边,无意识状态下按下了接听键。

……只要不是推销电话。
如果是推销电话,格瑞保证,他一定要狠狠给对方来一段滞销代码,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莫及。

“………喂。”

【啊!那个、格瑞克里……呃,格瑞先生,你好!】

是个元气的少年音,带着点拘谨和疑惑。格瑞皱着眉头坐起身,边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边等待对方的后话。

不过,他似乎听见了月台报站的声音?

【我是金,秋的弟弟……呃,姐姐说你会当我的监护人来着。那个……我现在到车站了……可是位置好像和地图上的有点不一样?】

秋的弟弟。

格瑞努力眨了眨眼睛,迷迷糊糊地看向墙上的挂钟。
上午十点半,不差丝毫到整点。

“站名。”

【…啊?】

格瑞揉了揉眼睛,挪动到床边,语气相当不耐烦。

“你所处车站的名字。”

格瑞想起来了。他不久前确实被某位魔女拜托着照看他弟弟半年时间,而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使得他差点忘了这一茬儿。

可是……格瑞推算了一下出发时间和距离。不管怎么说,对方也不应该这个时候抵达啊。

听到对方哆哆嗦嗦地报出一个车站名,格瑞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果然是坐错车了。
格瑞把约定想起来的同时,也想起了那位金发美女的随口一提。

“我弟弟啊,虽然运气一直都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迷路呢。”

“……迷路?”

“稍微疏忽一秒他就能走失到另一个山头上去的那种。”

电脑关机,泡面杯扔进垃圾桶里,格瑞提着手机走出房间。

“呆在原地,别走一步。”

他被室外的阳光刺得眯起眼,语气颇有些沉重。

“我来接你。”








金坐在副驾驶上一动都不敢动。
大城市什么的他从来没有来过,坐电车什么的也是他人生第一次体验。说实话,坐错车加上坐错站数的初体验对金而言根本是不疼不痒,但是这一旦关系到自己的未来监护人……

金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一样驾驶员的侧脸,立马被对方四周冷冽的气场给吓得缩了回去。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可怕啊!!!

回想起那通求助电话,金只觉得欲哭无泪,虽然声音通过电波传达后总有些失真,但语气和藏在话语里的感情是不会骗人的——杀意绝对是真的!

压根儿不知道是起床气原因的金坐在座位上瑟瑟发抖。

而驾驶座上的格瑞默默打着方向盘,心想,秋的弟弟也没她嘴里说得那么皮嘛。她总说金很外向……格瑞看了一眼少年,看着他像小动物似的瑟缩了一下,又默默挪回目光。难道是因为紧张?

毕竟是要当对方监护人的,于是出于安慰,格瑞组织一下语言,破天荒的打算开始搭话——还没开口就被金的声音给堵了回去。

“我很抱歉,格瑞…先生。”少年抱紧了怀里的旅行包,“我第一次坐电车,姐姐只把我送到了车站,然后…那个…我因为太兴奋了前天根本没睡着,车上又开着暖气,一不小心就……”

似乎是自己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金摘下帽子挠了挠头,嘿嘿嘿的傻笑起来。

情有可原,格瑞也并没有生气,于是他点点头说道:“叫我格瑞就行。”

金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自己的临时监护人——好像,也不是很难接近的样子?

“那,我叫你格瑞,你就叫我金吧!”

“嗯。”格瑞撇了一眼金的围巾和他冻得通红的鼻子,伸手按下调温按钮,“把围巾脱掉,下车了再戴。”

虽然看上去不太好相处,但是其实很细心很温柔……果然是个好人啊!

想到这里,金突然就恢复了活力。他手忙脚乱地把围巾塞进包里,随后扭头去看格瑞。
不算短的银发,看上去很有威慑力的凤眼,还有紫色的双瞳——最让金觉得惊奇的是,格瑞四周没有丝毫卢恩的痕迹。

格瑞不是魔法师吗?

金又连忙看向车窗外。
大城市中自然的力量已经消退得所剩无几,再加上这块地方并非灵脉的必经之路,使得本来就稀少的卢恩更是难以被发现。

可即使如此,金的身边也停留着超过三种种类的卢恩能力,全靠魔法师血脉里与生俱来的亲和力。

那为什么格瑞身边什么都没有呢?就好像………

金闭嘴把那句“格瑞你是不是魔法师啊”给重新咽了回去,他又悄悄打量起格瑞,直到对方若有所思地看过来,才用其他话题给糊弄过去。

与此同时,另一种意义上的慌张再次涌上金的心头:该不会……姐姐真的把自己托付给了一个普通人?





格瑞把金的行李和包都放到了房间门口,就离开了。

金带的行李并不多,除了衣物外,大部分都是魔法道具——半截自然脱落的树枝、蝉的蜕壳、小溪里最圆润的鹅软石……

金可舍不得这些看上去很破烂的玩意,如果给他一个下午的时间,秋敢保证,他能把这些东西单独介绍一遍,从入手途径开始。所幸格瑞给金安排的客房不算很大,但也足以让他放置这些零碎的物件。

金站在房间中央,托着下巴思考人生问题。

魔法工房算是完成了,但是接下来就是金一直避而不谈的另一大问题——这个家的家主格瑞究竟是不是魔法师?

不被卢恩喜欢的魔法师,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因为说白了,像金和秋这样的魔法使日常只能依靠卢恩(自然力量)来使用魔法,一是这样不需要付出代价,二则是卢恩的力量要比其他魔法(如召唤、言灵)更好控制。

可是格瑞身边一点儿卢恩都没看到……也从没开口说过有关魔法的事……

金苦恼的揉乱了自己的脑袋。

约定俗成的“不让普通人知晓魔法”定论在薛定谔的情况下真是难办。金拿起半截树枝,心想他又不能撒谎说这是收藏品——外人一看就知道这只是段枯树枝啊。

要不,先避免让格瑞进自己的房间?

金低头摸了摸粗糙的树皮,他听到其中孕育的精灵发出清脆的提醒声,猛的回头——就看到他的“普通”临时监护人格瑞正站在房间门口。

——而金的房门从一开始就没合上,从门口看进来,一览无余。

出师不利。
金颤颤巍巍地扯起一边的嘴角,大脑转得飞速,在对方挑眉的同时,抬起手中的树枝说道。

“这、这是我的安心树枝!不抱着它的话,我会紧张的!”

民风纯朴的小镇里养大的金,急中生智,说了一个鬼都不信的谎。

而另一个当事人表示。

“我不介意你抱着它一起去逛超市。”

他的语气明明超级平淡,可是这在心虚的金耳朵里,莫名多了几丝嘲讽。

“只要你不在乎别人的眼神。”







完了,大概是被当作疯子了。

金垂头丧气,觉得自己满肚子委屈,乖乖跟着格瑞同步转弯——为了预防自己再次走丢,格瑞要求他和自己一起推推车——这就变成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境地。

不过好在格瑞没有询问,包括他一屋子的物品和那根树枝,就好像十分友善地避开了那些话题,全程无声。这种沉默让金渐渐忘却了先前的窘迫,他本来就不是会多考虑的人,不知不觉间便从拘谨地四处扫视变成了明目张胆的打量。

这种大型连锁超市金只来过一次,还是他小时候跟着姐姐一起去隔壁镇上时看到的,而经历了十年进化(?)的超市在金的眼里大概就和宝库没有任何区别。

金握着推车把手的一端,盯着一旁的家用电风扇看得入神:他家从来没用过电风扇,只有杂食店的老奶奶家里有,于是每年夏天金都会跑去老奶奶家吹风。记忆里笨重的电器和面前的轻便风扇一对比,金也说不出自己满心究竟是感叹还是感动——人类就算没有魔法也能进步至此,真是太神奇了。

“当心点。”

后领被轻轻一扯,在金回神的同时,一股冷冽的水雾正好喷了过来。

“诶?!”金立马被吸引了过去,“这是什么啊?哇在喷水汽耶!还会变方向?哇!!朝这里喷过来了!”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应该也没有这么激动吧。格瑞只好赶在金围绕起加湿器大呼小叫起来之前把他拽了走。格瑞一想到对方似乎就没来过大城市,不禁为将来的共同生活捏了一把汗。

“格瑞,刚刚的那个是什么啊!”

“……加湿器。”

“加湿器…喷水出来增加空气湿度?”

看来脑子并不蠢。格瑞嗯了一声,松开了抓他腕部的手,带着金走向食品区域。

“可是为什么要增加空气湿度?”

“因为空气干燥。”格瑞清了清嗓子,“这里不像山区,如果不降雨,空气几乎没有水分。”

“哦……”

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难怪走在路上几乎看不到水族卢恩的精灵……看来他以后需要经常使用保湿魔法咯?

“要买吗?”

“啊?”

“加湿器。”

“不用不用!”金把手摆得飞快,“再说了我还有……”魔法道具。

在脱口而出之前金就静音了,格瑞疑惑地看过来,就看见少年一脸“好险”的心虚表情,他沉默了片刻,选择跳过了这个话题。

“格、格瑞!这个是什么啊!”

“薯片……油炸土豆片。”

“诶?!土豆片能炸得这么薄吗?!”

………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长大的?
格瑞看着因为袋装薯片而再次兴奋起来的少年,心中的无力感陡然而生。






金的这股兴奋劲儿一直到结账都没有停,过去十几年他都和这种地方无缘,而就今天一天,短短的十几个小时内,他就经历了许许多多从未有过的经验——拜好奇心和年轻所赐,即使上蹿下跳了这么久,金依旧精力充沛,倒是他身旁的格瑞却因为缺眠而哈欠连连。

“晚饭能自己搞定吗?”

说真的,格瑞已经无心再去管金的晚饭,他只想回家然后睡觉。在他眼里十七岁的少年已经可以说是准大人,没必要太操心和约束——虽然金看上去不是很靠谱,但总不会因为一晚上不管就把他的房子给炸了吧?

于是格瑞趁着营业员扫描商品的空档开口问道,而盯着扫描仪长大了嘴巴的少年立刻回过神,向格瑞拍着胸脯保证:“当然没问题!”

……那应该就没太大问题了。

格瑞掏出卡递向营业员,金则一手一脚的把商品塞进塑料袋里,两人配合默契,几乎看不出来这是第一次合作。

接下来就只有回家这一项待完成的任务了。格瑞和金一人拎着一袋,慢慢走向超市门口。金看上去还有点意犹未尽,提着袋子三步两回头的模样有种说不出的蠢萌感。格瑞故意放慢了脚步——反正只是回家,也不用太赶时间。

不过老天似乎并不想让格瑞这么快放松下来。

“啊啊啊!!!我的包!!!”

尖锐刺耳的尖叫声从格瑞和金的身后响起。金本来就在看身后,当然没错过某个男子一把抢走中年女性手提包的整个过程。

金下意识地想要冲上去拦截——耳边卢恩清脆的鸣叫声逐渐响亮,只需要半秒,他的魔法就能发动成功……

——然后就被格瑞一把抓住了手腕。

“格瑞?!放、开………”

“咚——”


诶?

金只来得及扭头看向格瑞,身后不远处就传来了重物倒地的声音,他立刻看过去,刚好看见那个抢包的男子平倒在了地面上,就“像”是失去意识一样。

当然,金当然知道对方这样并非无缘无故,因为他能看到的远远不止这些。

——缠绕着并在瞬间夺取对方意识的,是一条泛着淡淡荧光的光带,上面忽明忽暗闪耀着由1和0构成的长串数字,从广播喇叭出发,终止与男人的腰间,绳索一样缠绕着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同时,金也发现了同样的东西,就围绕在他的身边,像是为了将他与什么隔离开似的,一拳范围外密密麻麻罗列在一起。

金的脖子就和忘了抹油的齿轮一样,咔哒咔哒地扭回来,顺着光带一路看过去,刚好看到单手按动手机屏幕的格瑞。

“这……这是什么?”

金颤颤巍巍地指向光带。

而他的“一般人”临时监护者则语气平淡的回答道:“魔法。”

“…………???”

面对金一言难尽的表情,格瑞挑起眉,反问道。

“你不也是魔法师吗?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此时此刻刚登机的秋突然想了起来。

“哎呀忘记提醒金了,对方的魔法体系和我们的完全不一样……”

“不过,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反正那个孩子适应力超强的。”









【古老传统的失落魔法使】【简单便捷的现代魔法使】

他们之间的故事,自此,从相遇开始。




【TBC】


我去瑞金医院吸了好几天的消毒水,终于活着回来了(爆笑)

这次算小短篇!详细故事设定我打算下一章再讲,但如果你们实在搞不懂设定......

就当作是程序员瑞x哈利波特金吧!【什么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2018-06-09瑞金格瑞
评论-36 热度-1215

评论(36)

热度(1215)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