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花__症

特殊病症设定,来源是P站,有二次魔改
总体上是学院pa

学长瑞x学弟金


以下正文:


金掐指一算,发现自己暗恋格瑞已有两个月——说是暗恋未免有点牵强,在金眼里那顶多只能说是在意。可直到某天早上少年一边咳嗽着一边吐出紫三色堇,他才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呃……咳咳,我大概是喜欢格瑞学长……?”

他小心翼翼的把咳出来的花瓣收集好,以免紫堂和凯莉碰到。他的好友则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紫堂担忧的看着金手心里的花瓣:“有去看过医生吗?”

“少年啊大胆告白吧!……那个庸医是这么讲的。”模仿完医生突然热血的语气,金忍不住吐槽起来,“可哪有这种……”

“那就去呗。”凯莉叼着棒棒糖说得含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语气听起来很让人恼火,但是金知道,对方只是在陈述最佳方案,“反正现在花吐症都能靠药物治疗了,也没什么风险,你就当是找个借口去告白试试吧。”

“嗯………”

“不过,金你能找得到格瑞学长吗?”紫堂皱起眉头,“这个学期开始他就总是神出鬼没的……我听说和他同班的学姐都找不到他……”

找不到?金头顶问号,眨眨眼,认认真真回想起最近遇见学长的画面——几率确实降低了。不过这不妨碍金的乐观态度,他嘴角一咧,把那些紧张抛之脑后,壮胆似的拍起胸脯。

“没事!”他说给自己听,“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船到桥头自然直……吗?

格瑞坐在学校小树林旁的长椅上,盯着面前花坛里开成一片的紫三色堇,默默咽下口腔里分泌出的唾液,低头咬碎手中的吐司面包。

也只能这样了。他眯起眼睛叹气,为了“饱腹”而选择望梅止渴,虽然不是长期办法,但总比因为破坏学校花坛而受处分要好得多。

格瑞一边咀嚼嘴里的碳水化合物,一边看向含苞待放的月季,最终抬头对着阳光闭上双眼,止不住叹了口气。

只是幻想一下——当花瓣绽放,那种常人无过多影响、对格瑞却难以言喻的味道会弥漫在空气中,让他心神不宁又饿得不能容忍——格瑞就有点沮丧,无措地泄掉力气仰起脖子。过分明媚的阳光透过眼皮照入瞳孔,现在只有这种感觉能让他稍许宽慰些。

如果只是晒太阳就能解决的话,那该有多好。

格瑞闭着眼抬手臂,又咬了口手中的吐司面包。他沐浴着阳光轻轻吐息,光照下皮肤白皙得有些透明。

——Bee感染症候群,由拥有特定免疫细胞的人群在被蜜蜂或其他虫类叮咬时会引起的病变。患病者的皮肤会变白,同时对阳光的需求也会增大。

而最重要的是……

格瑞睁开眼,用余光扫向花坛里盛开着的三色堇,吞咽下唾液。

会极度渴望吞食花朵及花蜜。

所以这个病症又名【花食症】。

“没什么生命危险,但是无法根治……”格瑞眯起眼睛,想象了一下本该苦涩的花汁淌过舌面所带来的幸福感,眉头就皱起来,“……啧。”

可不能再看下去了。格瑞只怕到时候自己一个恍惚,回过神时已经踏进土里破坏花草。为避免这种惨案发生,他连忙扭头看向另一方向。

——然后就看到了踉踉跄跄停止脚步的金。




为了找人而迷路了一整个中午的金完全靠的是误打误撞。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的,但确实是印证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和“船到桥头自然直”的老话,神出鬼没的学长正好被他抓了个正着。

格瑞眨眨眼。这个学弟他认识,认脸是靠上学期的运动接力赛,真的说上话却是在花店——自从两个月前患病后,格瑞就养成了去买“小点心”的习惯,而恰好金的姐姐秋就是花店店长,金则经常会去打下手。

同一学校,金又是个活泼开朗的自来熟,一来二去的,格瑞也算多了这么个熟人。

说不想搭理一定是假。能和格瑞说得上话的,这个学校里屈指可数,更别替能让格瑞主动示意的了。但是格瑞不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外露出来,所以他只是起身,在外人眼中算破天荒的点了点头,于是就此离开。

——在熟人(还是有点在意的学弟)面前继续懒懒散散地晒太阳,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丢脸。

好在金却赶在对方准备离去之前慌慌张张地又上前一步。

“那就去告白呗。”凯莉的声音在金的脑海里回荡,虽然给不了金什么勇气,但意外的使他冲动了起来。

热血沸腾的少年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好不容易找到的格瑞,又不像花店里那样总是有其他人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做好一切心理准备的金张口想要喊住格瑞……

“格……咳呃!”

……却因为紧张而噎了一大口的花瓣,在卡壳的同时洋洋洒洒地坠下来。

金下意识地双手摊平想要接住,寥寥几片花瓣打着卷落在了他的掌心上,其他的则顺着地心引力掉落在他的运动鞋边。

这个画面一定格外好笑。

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在暗恋(即将告白)的对象面前吐了花瓣,金整个人腾的一下就熟了,耳根烫得他龇牙咧嘴,几乎都忘了维持礼貌的笑容,只能瞪大着眼睛不知所措地看向他的学长。

而格瑞也呆住了。

他走上前一步,又愣是收住了脚,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说不上近,却是伸手可以碰到对方手臂的宽度。

“呃、这个是…咳…格瑞咳、咳……那个……”

越是紧张就越是心跳加速,和恋爱一样,手掌心上的花瓣也越来越多。

金整个人僵持在原地,手足无措的情况下只能低头去看那些花瓣——原先的紫三色堇已经被后续吐出的黄三色堇覆盖,层层叠叠的已经在他手里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捧着一大把薯片……请原谅金糟糕的比喻,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格瑞看着支支吾吾并吐着花瓣的金,看他因为窘迫而湿润的蓝眼睛,绯红的脸颊,最后将目光停在了金的手上。

他沉默了片刻,而金也放弃了解释,两人盯着一大把花瓣一齐安静下来,氛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喜忧参半……”

“……花吐症?……”

他们抬头看向对方,从彼此的眼睛里察觉到了什么,又急忙重新低下头,重新寂静。

完了。金默默的咳嗽了声,又喷了片黄色的三色堇出来——还真是应景的“喜忧参半”,吐的花替他完美的告了白,让他现在真的陷入了喜忧参半的状态。

还不如刚才的紫色呢!好歹我还没说出口呢!也算是沉默的爱啊!

金欲哭无泪,等着对方的“死亡通知”,却不料格瑞只是抬起手,捻走了一片他掌心上的黄色花瓣。

然后——塞进了格瑞自己的嘴里。

“…………???”

金眨眨眼,愣是连微笑都维持不下去了,整个人表情呆滞。

而格瑞则不紧不慢地叹了口气。

“………有点酸。”但很甜,一点都不涩嘴的那种甜味。

这么说着,他把眼睛眯起来,也不知道是满意还是嫌弃。

不过金发誓,绝不是阳光晃了他的眼,他确实看到了那双紫眸里的无可奈何,还有几乎看不着的笑意。

格瑞接着说道:“随便你了。”







【小剧场】



“金你告白失败了?!”

“呜……也不算失败…?”

“可你怎么……还在吐花?还变了花的品种……”

“啊,这个啊……”

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因为格瑞说想要换换口味嘛。”


【END】


花食症和花吐症真是绝配【不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2018-06-13瑞金格瑞
评论-48 热度-1464

评论(48)

热度(1464)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