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周一的蛋包饭和炸丸子

灵感来源是日剧「午饭的敦子」

现代paro,上司瑞x新人金

一语概括:在意的员工似乎没有精神于是抢劫对方午饭的格瑞一直都没找到公司定位于是总是独自吃午饭的金,两个人莫名其妙交换中午饭并边吃边闲聊的故事



以下正文:


今天的工作进度一切顺利。

和同事的关系融洽和谐,虽然还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但大家都很体贴温柔,也会偷偷指导业务上的工作。

大概再过两个礼拜,就算工作满一个月了,从每天拼死拼活早起上班的刷卡时间来看,全勤提成指日可待。

可即使如此……

坐在办公室大楼某层员工休息厅的角落,对桌面上放着的中午饭——全家加热后的猪排三明治——发呆的新人小职员金默默的叹了口气。

……金仍会感受到莫名的压力。

他伸手拿起三明治的塑料包装,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决定再次放下。

压力的体现形式十分简单粗暴——他完全没有胃口吃饭。

勤俭节约是金家里的优良传统,而被如此细心教导的金当然不会随随便便拆开食品包装,特别是在他没有把握能否吃完的情况下。

“唉……要不带回去当晚饭得了……”

可转念一想,回忆起三天前和姐姐视频通话时她的那副惊讶表情和依旧能在耳边回响起的“天呐,金你怎么瘦了这么多?!三顿饭有在好好吃吗!”,可怜的小职员只想揉揉肚子欲哭无泪。

——我也不想瘦啊!

除去实习经历外的第一次正式工作让乐天派的金头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大企业的无形压力,虽然如金所说的那样:工作顺利同事友好,但依旧没法让这个刚踏上社会的新人安心下来。

大概表面上看不出来,但金特别清楚,他的食欲不振和身体健康没有半毛钱关系,全是因为精神问题。

“唉………”

可是精神问题哪有这么快能调整好的?

想了想前天午休时间特意找女同事借秤量出来的数值,金就忍不住撇嘴继续揉肚子,顺便和他的三明治大眼瞪小眼。

算了,就当是减减肥吧……虽然也没什么好减的。

这么想着,金再一次伸出手去拿桌上的三明治,打算把它带回办公室放包里。

可另一只手要比他的速度更快一些,直接提溜着塑料包装的边角,把它拎了起来。

预料外的突发情况让金眨眨眼,目光自然而然地顺着那只手的方向看过去。

修剪得当的指甲,纤细修长的手指,手腕处的黑色金属手表,微微褶皱的袖口,笔挺的黑西装——面无表情的帅脸和直视自己的紫色双眸。

金愣在座位上,刷的一下子冷汗都冒了出来。

——是、是冷酷无情的大魔王部长!

虽然金来这家公司工作的时日尚浅,但这位“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即使是对女性下属也毫不留情,能把下属冷言训到爆哭”的部长的传说依旧有所耳闻。

现在,这位传说中的格瑞部长,就在他旁边……还劫持了自己的三明治。

自认为平时表现还不错的金颤颤巍巍的打了声招呼,僵持着脸上的微笑,内心光速审核起自己这么个底层新员工最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我就见过部长几次啊!什么时候得罪过他了?

而仔细把三明治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的银发上司全然不顾金的反应,只是将视线挪向金僵硬的笑脸,又挪回手中的三明治上,缓缓开口道。

“这是你的中午饭?”

“!!啊是的!”

“………不吃吗?”

金没料到对方会问这样的问题,狠狠地一噎,下意识说出了真话。

“没、没什么胃口,就……”

原来部长也会关心员工啊……
还没等内心的感叹结束,对方接下来的一声让金直接停止了思考。

“那我可以吃吗。”

诶?

金觉得此时此刻他有些听不懂普通话,连礼貌性的笑容都无法维持,直接呆呆地张开了嘴。

他的部长却好像丝毫不在意这个问题有多么突兀,甚至无视了金茫然中掺杂着惶恐的表情,把三明治提得更稳一些,认真地又重新问了一遍。

“如果你不吃的话,能给我吗?”








大概,这句话就是一切故事的开始。









三明治被格瑞部长要走了。

金动作迟缓地坐回自己的办公室,脑子仍有些云里雾里。他对电脑屏幕发呆了将近二十分钟,愣是没看进去一个字,只是机械性的点击鼠标让电脑保持正常运行。

或许是他的表情过分悲凉和不安,周边几个同事都过来询问起情况——关心好奇五五开的那种。

“金,你怎么了?”

“午休的时候出什么事了嘛,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哦。”

“午饭没好好吃吗?”

——出事了,出大事了,脸色不好那是肯定的,光是想想自己的午饭被部长劫持后吃掉……

金抽搐着嘴角,努力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没什么,就是中午…呃…没休息好。”

“哦~”对面桌的女性员工似乎并不认同金的这个借口,但也没戳破,只是压低了声音说道,“谁都可以状态不好,但是今天下午你可千万别出错,否则就完了。”

“为什么?”

另一个同事连忙插嘴解释。

“今天下午搞突袭视察,那个冰山大魔王部长要来巡逻……你要是偷懒被抓住怕不是要尸骨无存。”

听到某个“熟人”的称号,金生无可恋的笑了起来。

尸骨无存?
就和他的三明治一样吗?

不过金并没有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领导视察这件事上,作为一个新人员工,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业务需要熟悉和练习,等他反应过来从工作堆里抬头时,周边的同事都已经走了一大半了。

“我靠,部长来的时候也太吓人了吧,走路都没声音的。”

“那是你带着耳机没听见好嘛……不过话说回来,部长长得真帅啊!”

“帅又不能当饭吃,他要是板着个帅脸把你骂得狗血淋头,我看你还能不能愉快的舔脸。”

“……这种艳福还是留给他的意中人吧,我们凡人消受不起。”

格瑞部长他已经来过了?金皱眉回忆了一下,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对方是什么时候来的,倒是突然又想起手头的shift表格还有两大张没做完,顿时又是一阵心酸。

“金,可以下班咯,你不走吗?”

“我还有点活没干完。”他边挠头边有些不好意思地嘟嘴,“你们先走吧,路上小心。”

“你也加油啊,新人小弟弟。”

“明天见~”

金嘀咕着再见再见,把头埋回桌子,点开软件开始操作。

办公室里熙熙攘攘的说话声随着最后几个同事的离去而一并消失,只剩下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陪伴金。长时间凝视电脑所带来的干涩感让那双蓝眼睛眨了又眨,却依旧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来缓解本人的疲惫。

“……嘿…咦咻!”

赶在走廊的灯都被关掉之前,金终于把表格整理好并保存进电脑里。

——终于解放了!

金坐在位置上伸懒腰。他闭着眼向椅背靠去,拉伸的同时听见自己体内各个关节发出咔嚓声,这种此起彼伏的轻响为他带来莫名的喜悦和放松,也算彻底告别了今天的上班时间。

明天就是周六了!没有上班!没有工作!可以在床上滚来滚去一整天!

想到这里,金情不自禁的傻笑起来,笑到一半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公共场所。可现在办公室里只有自己,也不会有其他听众。这种颇有偷偷摸摸做坏事的特殊感让还算半个小孩的金格外开心,他索性继续闭着眼靠着椅背,笑完后瞎哼起原创的小曲来。

事实证明,空旷办公室的回音效果真的很好。

就在他唱到“没有加班~也没人会来抢三明治~”的时候,他身后传来了很闷的一声轻笑。

“………”

不用猜,金自己就能感受到,脖子直至脸颊的滚烫温度代表着他的皮肤究竟红成了什么样子。

“………哈、哈哈哈,这个,我……”

金揉了把自己的脸,踩着地板转动椅子,想朝身后的人解释一下刚才丢脸的一幕。

和他话音一起出现的,是清脆的脚步声。

金看着对方走进,看着对方停在自己面前,看着对方双手抱胸、面无表情。

“正好,有关我抢你三明治的事,我们需要谈一谈。”

金乖乖坐好,就像是小学生回答老师问题那样,笔直端正,双手放膝上,笑得一板一眼——不动声色的把尖叫和呜咽抑杀在了喉咙口。








周一AM7:30,绝赞早高峰。

金从拥挤的车厢里慢慢挪出,他走得很小心翼翼,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手里的东西——体积不容小视的手提袋。

里面装着的可是满载姐姐秋的关心啊,难怪会这么沉。

一想到自己原本打算颓废度过的周末因为姐姐的突然到来而搅得手忙脚乱,根本没好好休息,金就觉得自己的肩膀又沉了几分。

他低头看向手中提着的袋子。

“虽然姐姐为我下厨我很高兴啊……可是这也做的太多了吧……”

最近金的食欲又不是很好,冰箱里那些剩下的蔬菜肉类暂且不提,就是秋做完密封起来的成品菜都要吃个两三天。

但吃还是要吃的,浪费多不好啊。

于是被迫勤俭持家的金只好收拾了一整盒饭菜打算带到公司里当中午饭——虽然估计他一个人根本吃不完。

……一个人?说起来,中午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

金刷卡进入办公室,坐下后顺手把饭盒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皱起眉头歪了歪脑袋。

他完全没在意身边同事们此起彼伏的倒吸凉气声,也没有听见由远至近的脚步声。

肩膀被轻轻一拍,金立刻应声扭头。

“我来交换午餐。”

他的上司——传说中铁面无私的冰山部长,正提着一个盒子站在了他的身后。他看金的眼神里有些许不耐烦,吓得金越过他的肩膀看向墙上的挂钟。

正好十二点二十分。

“周五的约定,你没有忘吧?”

金扯起嘴角,不知道该哭该笑。

“没、没忘……”

就在刚刚,他正好想起来,自己答应下来的这个礼拜要和格瑞部长一起吃中午饭的约定。

所剩不多的乐观告诉金:很好,看样子这一大盒便当有人能帮忙解决了。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呢……”

金坐在花坛附近的长椅上,端着饭盒朝对面的树干喃喃道。

“不吃吗?”

“吃的!我现在就吃!”

为什么我会在公司附近的公园里,和可怕的上司平排坐着,相互交换中午饭吃呢?

这个问题大概已经达到哲学的程度了,让金一头雾水的情况下又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接受力。

毕竟,能笑嘻嘻的告别同事,跟在格瑞部长身后一起离开办公室,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成为了神迹。

大概回去后又会是一番狂轰乱炸……离开前女同事们肉眼可见的八卦之心已在熊熊燃烧。

金心里嘀嘀咕咕个不停,手上的动作倒也没迟疑,利索地将格瑞部长早上给他的盒子拆开。

盒子里的菜品一目了然,同时也让金亮眼惊叹。

“……哇,是蛋包饭!”

出乎意料的正常料理!

不太像是店里做的那种完美成品,倒有些莫名的怀旧气息,让金不经意间回忆起小时候和姐姐一起做的蛋包饭。

很有手工感的黄色鸡蛋皮周边有些微微碎裂开,也因此正好露出里面包裹着的番茄酱饭。食物的红色和其特有的酸甜味形成美味的信号,光是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开。

不知不觉间金就已经咽起了口水。

就在本能将手中的塑料勺子戳向蛋包饭的前一秒,金的理智让他成功回过神来,扭头看向这份饭的原拥有人、正在认真打开本该属于自己的饭盒的格瑞部长。

“……部长,我真的可以吃吗?”

“嗯?”

“就是……”

格瑞部长看向他的眼神里平淡无比,甚至还有种说不出的疑惑:为什么要问这种傻问题?

领悟到这确实是个傻问题的金立刻低下头去。

既然都交换了,也就没什么好推脱的了不是嘛,反正格瑞部长也不至于给我这么一个小员工下毒。

瞬间放宽心的金立刻乐呵呵地挖了一勺蛋包饭,直接送进自己嘴里,毫不含糊地咀嚼起来。

他身旁的格瑞部长将这一幕收入眼中,默不作声的弯了弯嘴角,打开了金的饭盒开始享用午餐。

“唔!蛋包饭好好吃!……嗯?里面还有虾仁?”

“嗯,我放了一个在里面。”

“只有一个啊,好可惜……诶?这是部长自己做的?!”

“嗯……这个肉饼里加了蘑菇?”

“那是我姐姐说要我多吃蔬菜,然后偷偷加进去的吧。好吃吗?”

“嗯。”

“嘿嘿嘿,我姐姐做饭可好吃了!”

“……这些都是你姐姐做的?”

“差不多,那两个炸丸子和凉拌粉丝是我做的。”

说完这些,金的余光不自觉地瞟向身旁部长的筷子,看着那只好看的手用它们夹起炸丸子,然后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怎、怎么样,部长?”

这可是第一次被家里人除外的谁吃自己的菜啊,更何况吃的人还是自己的上司,紧张是在所难免的,但更让金觉得莫名其妙的,是自己心底里那微不足道的小期待。

咀嚼声,吞咽声。
每一下都让金的心跳加快那么一点点。怎么样?这样问出口难免会有些渴望表扬的意思,可是金或许在意的只是对方的客观评价——他已经很久没和别人一起吃午餐,也很久没有人能和他在午餐时间里闲聊了。

“还行。”

他听见对方这么说道。

似乎是注意到金先前小心翼翼的眼神,格瑞侧过脸来,对他点点头,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却又像是一种肯定。

“蛮好吃的。”

“还有,以后直接叫格瑞就行。”他又夹起一个丸子塞进嘴里,“部长听上去怪怪的。”

金瞪大眼睛,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

“嗯!那格瑞你以后就叫我金吧!”

传闻中的格瑞部长,似乎没那么可怕的样子。






午餐时间的公园几乎没有人会来特意拜访,金和格瑞坐在长椅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慢慢把饭盒里的菜品吃干净。

“说起来,格瑞你平时都在这里吃中午饭?”

“偶尔。”格瑞用筷子搅拌起粉丝色拉,“你呢?平时都是一个人吃饭?”

说起这个,金就有点不好意思。他有些犹豫地瞥一眼格瑞,组织一下措辞才缓缓开口。

“虽然同事都有邀请我一起去吃中午饭啦……但是你看,我刚进单位不久,也不是很搞得清楚他们的话题……”

其实比起混入别人的圈子,金更喜欢自己创造属于自己的舒适氛围。

不过这对一个公司新人而言未免有些不切实际。

“那你喜欢一个人吃饭?”

“这倒没有。”他回答的斩钉截铁,又扭头提问,“格瑞你呢?”

他的部长安安静静地吸溜着粉丝,等嘴里的东西都咽下去了,再回答道。

“……一个人吃饭挺安静的。”

安静。
这个词和金似乎完全没有关系,从刚才闲谈的过程中就能发现话题全是金一个人提出的,而格瑞的回答也都言简意赅……

金咳嗽了一声,重新规规矩矩的坐好。

“……那为什么格瑞你要和我交换午饭啊。”

还把我带到公园里一起坐着吃饭?

——因为你看上去好像没什么精神。

最终审核通过金申请的某位部长靠咀嚼食物来无声的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并默默回忆起两周前第一次看到金在休息室里吃中午饭的样子——初入社会还一脸稚气的大男孩一口一口的把饭菜塞进嘴里,鼓着脸颊像仓鼠那样嚼个不停,露出让看到的人能不由自主感到开心的模样。

格瑞瞟了一眼身边的金。

——就像现在这样。

久久没有得到回答的金索性放弃了等待,他扒拉着饭盒里最后几口番茄酱饭,惊讶的发现自己今天成功吃下了一整盒蛋包饭——甚至还久违的觉得有些不知足。

“格瑞,明天还要交换吗?”

“嗯。”

“那你明天要吃什么?”

“都行。”

反正约定了一个星期,格瑞想,什么事情都能慢慢来。

“午休快结束了。”

“唔?!等一下我还有最后两口!”

“……”

没事,慢慢来就好。
格瑞收拾好空盒子,在心里默默回答。




反正有关这两人一起吃饭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所以,慢慢来就好。

吃饭是这样,和人相处也是这样。


【TBC】


( •̀ ω •́ )✧和别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能不知不觉吃下很多呢!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2018-07-06瑞金格瑞
评论-26 热度-1533

评论(26)

热度(1533)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