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堂吃的手工汉堡和蓝莓冰沙

灵感来源是日剧「午饭的敦子」

现代paro,上司瑞x新人金

一语概括:中午一起走街串巷觅食的瑞金二人组游戏


前文:周一的蛋包饭和炸丸子



以下正文:


“可怜的小新人,居然被大魔王给盯上了……”

“连午饭时间都要被拉去询问公事,男默女泪。”

话题中心的主人公把键盘敲得飞快:“哈……哈哈哈……”

能这么被误会也只能说是格瑞的形象太深入人心。金坐在电脑前一边干笑一边飞速处理完合同审查,并赶在周遭的同事询问更多之前利索地起身道别,拿着装有午饭的盒子火速离开现场。

这时候的工作楼里已经有不少员工开始进出,三三两两的商量着午休去吃什么,又或者独自一人拿着手机开始刷外卖。

这样一个人拿着饭盒跑的飞快的金在人流之中也就显得并不怎么特殊了。

格瑞给别人的印象究竟有多可怕啊……从昨天下午回去后开始,他的同事们就接二连三的跑来慰问,更有甚者来自于其他部门的跑腿在完成交接任务后还特意来看了金一眼,就是想知道被“冰山大魔王”给盯上的倒霉孩子长什么样。

不过这样误会也算是让金松了口气。

“总比让他们知道我在和格瑞一起交换午饭要好。”

如果真相大白,那些同情的眼光怕不是要变质成什么奇怪的东西。光是想想被别人在背后窃窃私语谈论个不停,金就觉得脊梁骨一阵发凉。

准时十二点二十分,金踏进公园的入口。

“格瑞!”

他的上司在公园的长凳上坐着,闻声侧过脸来看向他。今天的天气很好,太阳也不错,树影婆娑全落在格瑞的头发和肩膀上,让金有一种对方下一秒就会笑起来的错觉。

但格瑞没有多做什么表情,只是点点头,回应了金的招呼。

什么嘛,这么冷淡!

金差点脱口而出,但又转念一想他和格瑞的联系也刚从昨天中午才开始——只是见了两次面就以朋友身份来称呼未免有点滑稽可笑。于是金也就释然了,总比没反应要好,不是吗。

“格瑞!今天的午饭是咖喱,我自己做的。”

 递出去的盒子被对方稳稳接住,却并没有如昨天那样就地打开。

金眨眼纳闷了半秒,才注意到格瑞并没有带饭盒或者塑料袋。

那我的那份午饭呢?

还没等金出口询问,格瑞就起身离开了座位,他依旧提着金的饭盒,然后缓步迈开,视线在金的脸上停留片刻后移向公园出口。

“今天我的午餐打算去店里吃。”他淡淡的说道,“就在这附近,但是有点难找。”

金在银色的发丝间再次和格瑞对上了视线。

恰好风起,吹散了他轻不可闻的叮嘱,也吹得金一时之间忘记了呼吸,只能看到对方微动的嘴唇。

“别跟丢了。”







像寻宝游戏一样。

金很认真的跟着格瑞穿街走巷,当他和格瑞一前一后通过一人宽的大楼夹缝时,金总算明白为什么格瑞要特意提醒一声跟紧了。

这种和现代都市的宽阔毫无相似点的窄巷会出现在自己的公司楼附近——这个认知让金感叹不已,不过更令他觉得出乎意料的是,格瑞走得毫不犹豫,就好像他已经穿行于其中走过无数次,熟练而轻巧。

这样迂回复杂的路线……

“有点像D系列RPG魔王战的迷宫……”

金呢喃起心里话,却不料被面前的人听了个完整。

“最后的决战场地需要通过传送门的那个?”

“诶?!格瑞你也玩过吗!!”

这种狭小的空间不适合转身,可格瑞还是扭头白了金一眼,眼神里的鄙夷和理所当然分配的恰到好处:哪个男孩小时候会弃D系列游戏不玩?

金想揉鼻子,却发现手臂没法抬起来,只好笑了声。

“小时候玩过。”

“玩到了第几系列?”

“………复刻十。”

“哇,没想到!我复刻十最后是通宵打过去的!”

“……………”

金兴高采烈的加快了脚步,也正因为如此,他听见了格瑞几乎是嘀咕的回复。

“嗯,我也。”

确实,格瑞也曾是男孩,也有过和自己相似却不完全一样的童年。就好像是又走近了一步,又一步。本来模糊的背影变得越来越清晰。

变得越来越真实。

“共同话题……又多了一个呢……”

金的嘴角又扯上去了些。幸好格瑞没法转身,否则这样的笑容要是让对方看到了,怕不是会被嫌弃。

——因为金自己都知道,他笑得真的很傻嘛!

白色的跑鞋,黑色的皮鞋。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啊,格瑞,刚刚有只猫从你头顶跳过去了。”

“…………”

“是只黑猫,不过脸是白的。”

“小猫?”

“没看清,唰的一下子就过去了,好厉害啊。”

“那只猫……大概是小黑洞。”

金一愣。

“熟人?哦不对,这个情况下应该是熟猫?”

“熟人的猫。”

“哇,他的起名水平真是糟糕。”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出了最窄的小巷,两人又走成了并排。格瑞想了想,扭头看向金的侧脸。

“ 过会儿你可以当着他主人的面说一下。”

因为其实我也不满意那个名字很久了。格瑞部长硬是把后话咽回肚子里,并安心起来,果然觉得那个名字让人浑身不适的不止他一个。

这个话题很快就被金丢到脑后,他没安分几分钟,又开口说道。
只不过这一次算言归正传,没跑题。

“格瑞,还要多远啊~”

“………”

“午休结束前赶得回去吗……”

“……对面。”

“诶?什么?”金定睛一看,正好看到对面的玻璃门和看板,眼珠转了圈,高声说道,“是不是传送门?”

金动作浮夸的收拾了一下衣服,做出一副“最终对决前我要振作精神”的模样,看得格瑞联想起那一系列游戏的主人公确实都是金发蓝眼睛。

于是他也清了清嗓子,认真的说道。

“补给商店。”




“部门下午的汇总表整理才是重头戏。”




队友 格瑞 使用技能 无心一言
效果拔群
勇士 金 失去战斗意志







磨砂玻璃门的金属把手被太阳照得微微发烫。丁零当啷,未被电子音取代的门铃声响起,让店里忙碌的人抬起头看向门口。

“欢迎光临,格瑞。”

“嗯。”

“老样子?话说……你身后的那位是…?”

格瑞原本只是点头,却被店长后一个问题给问得忘了回答。

说部下?其实金也不是他的直系下属。

说熟人?第二次见面就称呼熟人什么的……

“是…朋友!”

替格瑞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刚刚从“下午要累死”的绝望中缓过来的金。

整个过程里他只犹豫了很短的时间,还是选择顺从本心,攀着格瑞的肩膀朝店主打招呼,笑嘻嘻的把朋友二字说得诚恳至极。

轻快又充满活力的肯定让店主眯起眼睛看向格瑞,感叹着嘀咕了声这可真是少见。

格瑞的回应更直接。他默不作声的再次点点头,然后自说自话的领着金走向店内。

金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为何在脑海里浮现出落荒而逃这四个字——但格瑞没有否认他们的友人关系,这个事实让金也顾不上对方的“落荒而逃”,直接抑制不住自己扭曲的嘴角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

——这大概是继成功进入公司后的又一件能让他暗喜不已的事。






将手伸向早早摆放在餐桌上的手写的菜单。

如今看来已经能算是复古风格的菜单在金的手中翻阅个不停,花体字的英文都是手写的,因为纸张起毛而微微晕开的墨水线让人忍不住用指腹摩挲,再加上这些文字代表的好吃的东西……

金咽下嘴里的口水,深呼吸,将店里空气中弥漫的香味囤进肺里,转而看向对面早已做出决定而开始发呆的格瑞。

“格瑞,你有什么推荐的吗?”

格瑞没有回答。

他应该是在看着金,视线却好像没有落在金的脸上,一副很淡然的模样不知道在注视着哪里,眼睛也没有在眨动。

格瑞在发呆。

金立刻反应过来。呼唤发呆中的人总是需要勇气——即使他嘴上能和店主说他们是朋友,但实际心里怎么想的只有金自己清楚。他迅速重新低下头去看菜单,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只好做贼似的把眼睛抬起来,小心翼翼地、用视线边缘去打量格瑞。

格瑞应该是在想心事。

金莫名的心虚,却还是没放弃近距离观察格瑞的机会,他一点点把脑袋抬起来,凑近一些,让自己好看清格瑞的发丝究竟是白色还是银色、眼睛深处里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脱去西装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衬衫的格瑞不复之前那样难以靠近。

对哦,排除拥有的权利不同,格瑞也能算是自己的同事之一嘛……

要迈出一步并不需要紧张,只是需要那一步的勇气。

金抿了抿嘴,然后下定决心,在格瑞面前晃起手。

“格瑞!”他说道,“别发呆了,我快饿死啦!”

“有什么推荐的吗?”





上班族配汉堡。
这种算不上少有但也不能算日常的搭配让金有种自己还没有大学毕业的错觉,当然,这种违和感在格瑞的芝士汉堡端上来时达到了顶峰。

“格瑞你……很喜欢汉堡?”

“一般。”

他双手拿起汉堡,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精英白领的形象,就像是大学学长请客吃午饭一样,随性的咬了一大口。

“只是这家店的汉堡还不错。”

那不就是喜欢这家店的汉堡嘛。金没有戳穿,只是嘟着嘴拿起自己的那份格瑞提议的双层牛肉汉堡。

很沉,这是金对汉堡的第一印象。

和快餐店里的汉堡完全是不同的东西,光是手上沉甸甸的重量和肉眼可见的配菜就能看得出来,这是最正宗的、最地道的汉堡。

肉块很厚,与牛排抑或是碎肉饼截然不同的口感让金下意识的减慢了咀嚼速度。

每一口的肉汁里都透出浓浓的鲜香味,可见店主却是有在肉饼上做足了功夫。

面包内侧本应该是柔软的那一面经过烤制而酥脆不已,可是等咬进去才发现,里面的部分仍柔软蓬松。

半熟的蛋正好咬开,滴滴答答浓稠的蛋黄和酱汁混合,再和生菜西红柿酸黄瓜一起于口中交织,最后的最后融汇于肉的缝隙里。

咀嚼的每一下都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各种不同的东西从层次分明开始融合在一起,让人忍不住想要让时间再慢一些,以便分清它们每次同调、结合的瞬间。

明明只是最简单的东西叠加在一起……原来,能这么好吃吗?

此时,格瑞也正在不动声色的看着金。

他的视线里,对方突然停下了咀嚼的动作,整个人维持着双手拿汉堡鼓起腮帮子的姿势呆在了位置上,那双蔚蓝色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就好像……

咽下酸黄瓜,格瑞眯起眼睛,一边内心里拿好酸当作借口,一边抿起嘴角防止自己露出其他多余的表情。

……真的,就像进食到一半发现瓜子异常美味的仓鼠一样。

非常、非常可爱的模样。

“格瑞…唔、这个汉堡!!太好吃了!!!”

“先咽下去再说话。”

“唔……等我…唔嗯!”

忘记自己还没下咽就想要吃下一口的样子都和仓鼠一模一样,蠢得可以,又傻得不行。

格瑞最终还是没忍住,捂着嘴笑了笑,然后咳嗽了一声。

那头的金则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东西全部塞进胃里:“真的!太好吃了!”

“是嘛。”

“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汉堡!”金说得有些语无伦次,要不是手里还有东西,格瑞觉得他应该会手舞足蹈,“肉好香啊,酸黄瓜和番茄超级好吃,还有鸡蛋…!”

“谢谢。”

突然插入的陌生声音让金猛的抬头。闻声看过去,刚好看到店长端着两个杯子向他俩走来。

“啊……”

明明都已经成年了还激动得像个小孩一样,想到这一点,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他挺直腰板,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沉稳些,却不知这让店主和格瑞把他嘴角还沾着的肉酱看得一清二楚。

一样寡言的店主和格瑞都没有提醒金。

那两杯饮料果然是给他们的。

“这是什么?”

店主看向格瑞:“熟客福利?”

格瑞挑眉反问:“猫罐头费?”

店主双手抱胸:“你的自费。”

格瑞一脸无所谓:“本来就是我请客,相当于半价,我赚了。”

“………格瑞,活该你没朋友。”

“坐我对面的就是。”

金倒是不在乎他俩究竟在争执什么,只是赶忙放下手里的汉堡,拿纸巾擦擦手,清脆道谢后拿过杯子含住吸管。

冰粒似有若无的口感和蓝莓特有的酸甜立刻充斥口腔,顺着食道一路向下,感觉整个胃都凉快了起来。

就好像是驱赶走了金体内最后一丝属于夏天的热气。

“这个……冰沙?也好好喝哦!”金被凉得眯起眼睛,他用舌尖细细回味蓝莓果肉的酸味,“店主你的手艺可真好!”

“叫我银爵就行。”

“嗯,爵哥!”

自来熟?银爵朝格瑞看了一眼,而格瑞则回他了一个白眼。

“爵哥和格瑞很熟吗?总觉得你们……关系很好的样子。”

对此,格瑞淡淡回答道:“大学同学。”

“孽缘。当年我睡他下铺。”

难怪。

金叼着吸管,默默的想到。

这么有默契,还可以拌嘴聊天,看上去感情就很好,真是让人觉得有点……

嫉妒。

“咳咳咳!”

“慢点喝。”格瑞疑惑地看了一眼呛得眼泪都快出来的金,递上餐巾纸,“离午休结束还有的是时间。”

“咳咳……啊哈哈哈,抱歉,一不小心就心急了……”

金连忙接过纸巾把脑袋埋回盘子里,佯装镇定地咬了一大口汉堡,内心慌乱不已,简直一头雾水。

为什么?会觉得嫉妒呢?







“爵哥!汉堡和冰沙都超级好吃!下次还会再来的!”

“………”

“嗯,多谢惠顾。”

吃饱了再走那条小巷,总有种会因为肚子鼓起来而被卡住的糟糕预感呢。

啊,说起来……

“格瑞。”

“嗯?”

“那个……我的午饭……”

“你自己做的咖喱?”

“诶?啊,嗯,我做了点蔬菜咖喱。”

“嗯。”

“………嗯?”

“我拿回去当晚饭。”



哦……晚饭啊……

和来的时候一样,金跟在格瑞的身后,穿行于狭窄的楼层缝里,跟得紧紧的。

“会不会坏掉啊……”

“办公室有冰箱。”

“哦,那就好。”



那就好,金想,咖喱越放越能入味,他姐姐告诉他的。

今晚格瑞吃的咖喱一定会比他昨天晚上吃的还要好吃。

那他就不用担心了。


“嘿嘿嘿……”

“……笑什么?”

“没什么!”金回答道,声音里元气满满,“HP回满了!”

“现在就算是面对十个魔王,我都能唰唰唰地一下把它们都干掉。”



因为今天的午饭很好吃。

因为今天和格瑞相互称对方为朋友。

所以。

“格瑞,下午的汇总表整理我一定能第一个完成,你等着瞧吧!”




【TBC】



真正的汉堡只有那种专卖店有,吃过一次以后就知道了什么叫做高档品和平民美食的区别......

这两章都是金的视角为主,之后会写格瑞的视角的w啊想象他俩一起吃饭就觉得胸口暖暖的,真好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2018-07-09瑞金格瑞
评论-47 热度-1474

评论(47)

热度(1474)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