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落叶式魔法 发芽

瑞金 落叶式魔法

【发芽】

前文:树叶飘落入他的怀里【落叶】小心翼翼地生根【归根】,随后发芽。

*
这是一个,从天而降的,有些科幻的爱情故事。


*
Day three 15:37

格瑞再醒过来的时候,金在看电视,格瑞想动动身子,可是睡僵了的肌肉让他不太方便活动,只能反射性的握紧手。

金的手一直都松松的握着他的。

“格瑞你醒啦?诶诶你先别急着起来,我去帮你倒点水。”

金赶忙用马克杯装了些热水送到格瑞身边,水大概刚煮开没多久,还冒着热烟。

格瑞被他慢慢扶坐起来,接过水杯喝了干净。金则是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嗯,还好、咳咳……”

热水滋润过的喉咙比想象的要脆弱,格瑞咳嗽了几下,他感受到金在顺他的背,温热的手心拂过脊椎,暖意透了进来。

“唔嗯……烧大概是退了,格瑞,我搭一下额头哦。”

金撩开格瑞额前的碎发,和自己的额头相触碰。
他们贴的这么近,近到格瑞可以看清金的睫毛轻颤,他的每一下吐息都能吹到格瑞的唇上,引起一片酥痒。

“嗯!温度已经降下来了!”

金高兴的起身。

“格瑞,你还是多休息一下吧,晚饭吃的清淡点,喝粥可以吗?”

格瑞点点头,他忽然想起今天自己似乎没有上班,于是赶忙想去拿手机。金知道格瑞在想什么,他把手机递了过去,边说。

“我只知道你有个同事叫安迷修,放心,我今天早上已经帮你请好假啦。”

格瑞看见通讯记录里的安迷修三个字,又看到对方发来的短信。
【假请好了,叫格瑞好好休息吧。】

“格瑞,我想去一趟超市,晚上光吃白粥可能太单调了,我想买点鸡蛋放粥里,给你加点营养……可以吧?”

格瑞看了眼金,他说得啰哩啰嗦的,蓝色的眼睛里全是请求。

格瑞妥协了,他不再拒绝好意。

“钱包我放在衣服口袋里了,你自己拿。”

“好的没问题!”

“还有……”

金已经跑到衣架那儿了,却听见格瑞犹豫的呢喃道。

“……我有点想喝牛奶……”

金保证,格瑞满脸通红绝不是因为发烧,因为他的耳朵都是红的。

他对于格瑞别扭的撒娇开心到差点跳起来,连忙答应下来,马不停蹄的跑去门口换鞋。

“我马上就回来!”

门外的金兴奋的喊了声万岁,屋内的格瑞则是把脑袋埋进被子里,默默的骂了声笨蛋。

路上小心。
格瑞想了想,决定下次有机会,一定要赶在金出门前说出口。


*
Day three 21:53

金钻进被窝,不顾格瑞的感冒会不会传染,和他背对背紧紧贴在一起。

“格瑞你明天还去上班咯,那你记得要多穿点,烧退了但是感冒还在,多喝热水……格瑞,你会不会嫌我烦啊。”

格瑞哑着嗓子说不会。

“因为我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就,总是被别人担心,担心别人什么的这是第一回……”

我知道了。

“那格瑞你也早点睡吧。”

金打了个哈欠。他从早上凌晨开始就没再闭上过眼,一直忙着照顾格瑞。就算是活力十足的他现在躺在被窝里都觉得下一秒都快睡过去了。

“晚安,格瑞。”

“晚安,金。”

格瑞听见身后的人呼吸逐渐平缓,他也闭上眼,两人相贴的身体分享着温度。

格瑞其实没什么睡意。
他都睡了这么多个小时了,肚子里还装满了金为他煮的蛋粥和热牛奶,根本没法再睡下去。

他闭起眼想着这两天的事,突然就觉得好笑。

莫名其妙的发小,突如其来的感冒。
还有从未有过的感受。

惊讶、嫉妒、悲伤、幸福。

交杂在一起的情感,格瑞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是金给他的,可是或许问金,他也不会知道。

格瑞闻到沐浴露的味道,从自己身上传来的,从金身上传来的。

格瑞不知道这份感情叫什么,但他知道,这是一份值得珍惜的感情。

或许明天下班后他可以去和金一起走走,随便逛逛。
两个人一起去超市采购需要的东西?

格瑞迷迷糊糊的想,挺好的。


*

Day four 9:26

格瑞围着厚厚的围巾——金特意从柜子里翻出另一条蓝色的,把紫色和蓝色绕在一起,再卷到格瑞脖子上去,他打卡进了办公室。

“早上好,格瑞,感冒怎么样了?”

“好多了。”

对桌的褐发同事挠挠头说。
“你都不知道,我昨天早上六点半接到你电话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吓死我了,一接起来居然还不是你。”

格瑞说了声抱歉,顺便开机电脑。

“嗯,看上去脸色要好多了,你朋友把你照顾的蛮好的。”

“……嗯。”

安迷修看愣了。

“格瑞,你……”

“怎么了?”格瑞疑惑的看向安迷修,这个同事向来说话不遮掩,很少会欲言又止。

“没、没什么,工作加油。”

安迷修把脑袋摇的飞快。
原来格瑞的那张脸可以这么温柔啊……救命已经恋爱了吗?!我要发短信给其他人知道。

那头手机打字,这头收到了金发来的短消息。

【我还是没想好晚饭吃什么O3O】

【那就去超市看了再说。】

【吼!格瑞你说话算话啊,不许扔下我一个人去,记得多喝水少说话!早点回来,工作加油w】

格瑞收起手机,看到待机黑屏上自己有点傻的微笑,突然咳嗽起来,赶忙把脸板正。

一定是感冒还没好。

对,一定是这样。


*
Day four 18:41

超市里的暖气让金重新恢复活力,他穿着格瑞的黑大衣,蹦蹦跳跳的跑去入口处拿篮子。

“快点,格瑞!”

“你又不是第一次来超市。”

金左手拿篮子右手抓住格瑞的风衣后摆,嘟着个嘴说。

“可是这是我第一次和你一起逛嘛!你也是第一次和我一起来啊!你就不兴奋吗?!”

“完全没有。”

格瑞把自己的衣摆从金手里抽出来,看了眼不算人少的超市,改拿自己的手塞进金的手心里。

“别乱跑。”

“……好!”

两个人先去选了写生活用具,拖鞋和杯子,还有碗筷之类的。大多都是金看中了问格瑞,等格瑞同意了才放进篮子里。

“嗯……杯子拿这个吧,又简单又便宜。”

男士的购物永远要比女士们快,因为目标明确,不挑不拣。

“纸巾好像也用完了,要买吗?”

“嗯。”

金看了眼挤满妇女的柜台,又看了看身边的格瑞。
“那我去拿一包,你等我一下。”

他松开握住格瑞的手,跑了过去。

似乎是因为减价优惠,这群妇女们没了往日的矜持,推搡着去拿商品。金费力的挤进去,拿到了一盒,想赶紧离开回到格瑞身边。

然后他就看见,在人群外,走动的顾客之间,站着的男子——长长的头巾,带有嘲弄意味的笑容,手中的黑色手提箱。

是那个送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男子用手比划了个数字,随后洒脱的转身就走。

金想要追上去。

“让一下,不好意思,让一下!!”

他好不容易突破人群,顺着那个男子转弯的地方奔跑,可是金的视线里再也没有那标志性的头巾。

“……!”

手腕被人一把抓住,金猛然回头。

是格瑞。
他皱着眉头,头发有些凌乱,应该是追着金跑了一会。

“金……怎么了?”

格瑞本来还有些生气,可是看到了金眼睛里的无措彷徨,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没什么,格瑞,就是看到了个熟人,想去打招呼……”

“他大概不认识你的。”

金身子一颤。

“对哦,你看我这个记性,诶嘿嘿嘿,走,格瑞,我们去买晚饭去……”

格瑞知道金有事情瞒着他,可是他没有资格去询问。
所以他顺从的跟着金的拉扯,慢慢向前走。

“金。”他不管对方是否能在这喧闹的环境下听见,很认真的说,“没事的,相信我。”

嗯。

回应声泯灭在嘈杂的人声之中。


*
Day Four 20:12

金明显的失落着,即使他依旧赞美格瑞的手艺有多棒,大口大口的吃干净盘子里的菜,假装自己满足,格瑞就是知道,他很失落。

格瑞咬咬牙,他不是个喜欢追问他人隐私的人,可这不代表他就不在乎。

他不喜欢金这样。短短几天的相处足够让格瑞明白金是个多么开朗而温柔的人,他值得被珍惜。而不是陷入深深的负面感情里。

如果我是他的那个格瑞,我会怎么做?

格瑞握着马克杯的手收紧。

拥抱他?亲吻他?

这些格瑞都做不到,他只能端着一杯热牛奶递给金,看金一点点喝完随后扯着不自然的笑脸说谢谢。

“金。”

“怎么了?”

“不用勉强自己。”

格瑞说完后,金茫然的眨眨眼睛,嘴角的弧度变得有些滑稽。

格瑞想了想,内心作出决定。

“我准备向公司请两天假。”

金瞪大眼睛,嘴巴微微张开,愣了一会才迅速反应过来。

“等一下?!怎么了格瑞,突然请假是怎么回事?你人身体又不舒服了吗?!”

金连忙向格瑞伸手去探他额头的温度,却被格瑞一把抓住,按回沙发上坐好。

“没有,我很好。只是我想我们明天可以一起出去走走。”

格瑞说完就低头去编辑短消息了,完全没给金反驳的机会。

金看着格瑞认真打字的侧脸,想到这几天自己想出门的请求都被驳回,联系了下前因后果,在心里噗嗤地笑了起来。

这个人永远都是这样,嘴不笨却少言,想安慰别人的时候总是直接行动。

缺少了解释的行动虽然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可是金知道,这是格瑞的安慰方式,难懂又贴心。

“好啊,那格瑞我们明天一起出去走走!我到这里来以后一次都没有吃过餐厅呢,啊,要不要再去看场电影?”

“好。”

金高兴的欢呼万岁,倒到格瑞身上,金能感受到一瞬间的他浑身僵硬,可是随后又放松下来,任凭金怎么蹭或抱。

我果然最喜欢格瑞了。

金心里想着,脑子里一闪而过那个男子比划的数字。

那是数字的七。

他只能在这个世界里呆七天。

没关系的,已经足够了。

金早就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他果然,还是最爱格瑞的。

无论是哪个他。



*
Day Five 10:26

格瑞和金都舒舒服服的睡了个懒觉,两个人睡迷糊了,背对背的睡姿不知何时又变成了相拥而眠,对此,格瑞虽然还是有些不习惯,却一点都不排斥。

格瑞其实是按照生物钟醒来的,可是他怀里抱着的金还在睡,似乎是不满格瑞想要离开,于是手脚并用抱住了格瑞,搞得格瑞根本起不来,只好继续躺在被窝里。

金睡的不太安稳,眉头微微皱着,眼皮地下的眼球在转动。
可能是在做梦吧。

格瑞鬼迷心窍的凑上去,唇蹭过了金的眉头。

格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看到了金表情放松了下来,也就不管这么多了,闭上眼睛又睡起了回笼觉。

等格瑞真的清醒过来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他和自己闹别扭的。

两个人随便的解决掉早中饭,格瑞洗碗时,金注意到了玻璃窗上细密的雨滴。

“格瑞,外面下雨了耶……”

金像小孩子一样趴到窗前。

雨又细又密,一条条在视线里划过,快而迅速的消失不见。窗外的风景是灰蒙蒙的,笼在雨里,暗沉一片。

他的吐息吹到了玻璃上,形成白色的一片。金在雾气上随意的画了些,问格瑞。

“你说,这些雨这么细,天气又这么冷,会不会变成雪啊。”

格瑞走到他身边。

“应该不会的。”

“是吗……”金的声音里不自觉的透露出些许遗憾,“如果能变成雪的话,就能慢点飘下来了。”

飘落下来。

金联想到了自己,他突然有点庆幸,如果他来到这个世界,面对的陌生的城市或人,他会怎么样。
没有亲人没有熟人,连存在本身都不能被证明,他会怎么样?

金不敢往后去想。

还好还好,格瑞接住了。

是格瑞接住的。

“今天不出去了,我们看电视吧!”

金像是转移了兴趣的孩子一样,他撑着窗框起身,跑去开电视机。格瑞看着金突然来了精神,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总比丧着个脸要好,也就由得金决定下午的安排。

他们肩并肩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正好在放喜剧片,情节老套但是笑点很多。

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格瑞也难得的放松下里,两个人坐姿挺随意的,挤在小小的沙发上。

“格瑞。”

格瑞下意识的去拿茶几上的杯子递给金,等交到对方手里时,两个人都傻了。

“天哪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知道我要什么……格瑞你会读心术吗?”

格瑞没有回答。

他也在纳闷。

“不过我真的觉得啊啊,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发现我的人是格瑞真是太好了。”

格瑞侧头看向金,他盯着电视里插播的广告,那双眼睛里反射着光,忽明忽暗的。金嘬了一口杯子里的水,继续说下去。

“我虽然一直在想,如果能不再见到格瑞的话,说不定我就不会再伤心了。”

“可是我大概错了。”

“没有金的格瑞还是格瑞,可是没有格瑞的我,大概就不是金了吧。”

格瑞看见,那双眼睛眯了起来,里面的感情让他动容。

“无论那个世界的格瑞带给我的快乐和幸福远比痛苦要多,我不太敢去思考,如果我真的再也见不到格瑞的话,我会怎么样。”

金端着杯子把自己蜷缩起来,像是要把整个人塞进沙发里一样。

“我果然还是想和格瑞呆在一起。”


格瑞垂下眼脸,他想了很多很多,最后只说出两句。


“随便你。”

“我不会赶你走的。”

放在沙放上的手被另一只覆盖,格瑞这次没有再迟疑,他反握住了,摸到了对方手心的温度。


如果说,友谊最高的境界是守护彼此的孤独,那若是想要将他连同他的孤独一起保护。


这应该称之为友谊,还是爱情呢?


*

梦里。

那枚金色叶子的经脉布在格瑞的身上,它们发出温暖的光,一点点地变化,缓缓地长出新的嫩叶。



【TBC】

2017-08-03瑞金格瑞
评论-77 热度-494

评论(77)

热度(494)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