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白色天鹅圣洁的爱

白色天鹅圣洁的爱


BB那里有画的草稿图,我暴毙

只写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的部分
三次元花滑迷妹,所以会有细节私心,不要太考据,我只是为了写个爽ry

上一章:莎乐美展露出的微笑

其他作品:归档目录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金和紫堂的相识实属奇迹。
一个是花滑新秀,一个是落魄学生,只因为机缘巧合在意大利的某个小镇广场上遇见了,就结下了缘分。

萧瑟的季节里广场上最多也就一两对小情侣,紫堂就站在喷水池前,手上的小提琴拿起来也不是放下来也不行——没有观众的表演家只能被时间和孤独吞没,他想了好久,最终决定以一首中规中矩的小夜曲结束今天失败的筹资。

紫堂是个音乐学子。
可是就像是千万个石子中才有那么一颗钻石一样,所谓的天赋就如同英语的解释——gift,那是老天送的、与生俱来的东西。
紫堂不过是个普通人,爱着音乐,却不被音乐所爱,宛如千万粒石子中的那一颗,没有闪亮之处,却坚硬无比。

小夜曲的委婉突然演发成了绝望。
像是宁静的夜晚里混杂进了雨水,点点滴滴淅淅沥沥,片刻后转为暴雨。

不甘平庸。
不肯承认。
羡慕嫉妒。
痛苦不堪。

却又平静下来。

最后回归了午夜的宁静。

一曲终了,紫堂没有放下架着的小提琴,他闭着眼准备去呼吸今天在广场上的最后一口空气,被突如其来的鼓掌声给呛到了喉咙。

“Bravo!!”

金发的少年把手拍的巨响,广场上已经没有人了,空荡的场地使掌声放大又回音。

“呃……谢谢…?”

“太好听了!你的原创曲?可是又觉得不太像……该不会是重编?!那你太厉害了!”

紫堂明显被对方的滔滔不绝给吓到了,那些描述听上去有些外道,但是毫无疑问里面的赞美听得一清二楚。紫堂有些害羞的挠挠头,本来的那些恼火不知不觉消散在对方的叽叽喳喳之中。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金,是个运动员!”

“我是紫堂幻,是个……”

金直接插嘴接了上去。

“音乐家!”

紫堂一愣,看到金那副得意的样子,有些羞涩的笑出了声。

“紫堂,你饿吗?”

“啊?”

“要是不介意,我们去吃披萨吧
吧!我请客!”

或许只是个开朗的小伙子。紫堂扫了眼金瘦弱的身体,对于运动员这一头衔,顶多以为就是业余跑步爱好者。

所以当紫堂在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直播中看到金出场并使用了他授权改编的歌曲后,吓得紫堂差点把牙膏咽下去。

就像紫堂没有料到金的名气有这么大一样,他也没有料到是金发现了他的天赋所在。

【紫堂!!格瑞驳回了1984,但是我又有了新的想法,帮忙改一下吧!ヽ(。ゝω・。)ノDemo已经发你邮箱啦!】

早已毕业的紫堂叹了口气,跌坐回自己的软椅里,无奈的笑了笑。

“金,我早就说了那不适合你了……哎,看来行程安排又要改了。”
嘴上这么说着,紫堂还是认真的点开shift表,默默改动掉自己的安排。再有名的歌手找他都提前半个月预约,可是只要金一句话,紫堂立马就能优先。

【因为我们是朋友了嘛!】

就像金资助紫堂读完了大学并指明了他的去向一样,紫堂也愿意为了金而推后其他工作。

所谓的缘分就是这么的有趣。

紫堂随手点开的音乐软件,从音箱里流出优美古典的柴可夫斯基。








金对花样滑冰的爱可谓是一见钟情。






格瑞看着金在镜子前拉韧带做热身动作,他穿着芭蕾专用的紧身训练服,小腿致脚腕绑着丝带,舞鞋合脚却又显得约束。

格瑞最喜欢金的un·deux·trois,半深蹲到起身时腿部的曲线让他沉醉,在艺术家眼里足以成为一幅画。金真的很适合芭蕾,简单的巴特芒就带动着所有观看者的心,手的挥动宛如翅膀,下一秒就好像会消散在空气里。

口袋中的手机一震颤动。
金听见了,却没有转头。他侧身看向镜子,蓝色的眼睛还带着些许好奇,一闪一闪的看向格瑞。

“是凯莉。”

格瑞淡淡的回答。

“哇哦,这么快啊!”金眨眨眼,“这算定稿?还是说已经做出来了?”

“继续你的训练。”

“格瑞,好歹是我穿的衣服,你总要告诉我它们怎么样了!”

金有些气鼓鼓地放下手,走到格瑞身边一把搂住格瑞的脖子,攀着他的肩膀去看手机。

“我连它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再等等。”

格瑞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又随手掏出润唇膏。淡淡的百香果味道,手指蘸取少量又抹上金的嘴唇,格瑞看着那里因为搓揉而微微充血,眼神一暗。

“很快你就能看到了。”

“哦………对了,格瑞。”

“嗯?”

“你真的不滑了嘛?”

格瑞看得出金为了什么而烦恼,他不会在乎报纸上那些流言蜚语也不会钻牛角尖,只是单纯的为格瑞担心。

因为格瑞的GPF引退发表会实在是太突然了。
更何况是在错失第一名的情况下。

“金,只是时机到了。”
格瑞的语气里透着淡淡的无奈,金知道这是格瑞的哄人把戏,他摇摇头,表示不认可这种说法。

“我还没来得及打破你的记录呢!”

“它还在榜上。”

“我要!当着你的面!打破它!”

格瑞叹了口气。

“我就在教练席那里看着你。”

明明你懂我的意思的。
金皱着眉头,格瑞的文字游戏他不屑去反驳。

“……那你总要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引退吧。”

报纸和杂志上刊登的小道消息满天飞,金也看到了,可是每一个靠谱的。他也猜想过格瑞是不是受伤,可是明显,能够把他托举起来并且可以抛甩的身体——其状况素质完全没有问题。

“别说你老了,我可不听你瞎讲,人家雷狮都26了还在四大洲比赛里乱晃悠呢!”

金见格瑞扭过头不去看他,就急忙把双手贴上他的脸颊往自己那边扳动。这个动作金熟练得不行,小时候只要格瑞不想理他,金就这么强制要求对视,通常两到三秒,或者再长点,这个看似冷酷无情的大冰山就会溶解掉一部分,最后屈服在金蓝色的眼睛里。

“告~诉~我~嘛~”

手掌往上滑动,直到指尖轻轻触碰到格瑞的耳垂,金故意逗弄起来,继续拖着嗓子喊格瑞的小名,一声接一声的。

求求你了嘛格雷尼卡。

“……如果你能在欧洲杯赢过嘉德罗斯,我就告诉你。”

金速答。

“好啊!”

即便是格瑞都没有战胜过的对手,金也不会害怕。

“一言为定哦!”

“嗯。”

舞蹈房的镜子里,两人闭着眼额头轻碰。







金久违的紧张了。

比赛服领口的羽毛弄得他心痒,心跳加速搞得金完全无法镇定,只能戴着耳塞去反复确认自己的动作顺序。

格瑞拿着肥啾纸盒回来就看到了一个浑身动作硬邦邦的金在跳滑稽的舞步。

解决方法简单明了,一个手刀,立马让金哇哇乱叫。

“金,冷静。”

“我冷静着呢!就是有那么点紧张罢了……”

金抿抿嘴,低着头去扯自己的袖子,上边的花纹都是凯莉一针一线绣上去的,复杂得金都不敢乱动。

“金,放轻松。这只是短滑。”

“可是早上的六分钟练习里我的4L就没成功。”

金只觉得自己的屁股隐隐作痛,格瑞看着金神经兮兮的揉了揉臀部,点点头说道:“那是你活该。”

明明就说了你勾手点冰四周跳完全就不熟,还要这么耍,会成功才怪。

“还是按照计划A进行,这是最保守的。”

“可这样子技术分也太低了吧……”

格瑞不知道该说金什么好,他只能低头去和金认真对视。

“你从来都不是靠技术分取胜的。”

“可是……”

“去表演吧,奥杰塔。”
用你的身体,用你的舞姿,用你的灵魂。
去告诉那些评委。

你是湖中最美丽的奥杰塔。

坠落在冰面上的白天鹅。

紫罗兰的眼睛注视着他的天鹅。拥有着全世界最清澈的蓝眼睛的青年也注视着他的王子。紫色让金逐渐安心下来,呼吸不再急促,身体也不再僵硬。

他们相处了近乎二十年,又磨合了一个月,静静地看着对方,就能看到眼睛深处的一切。

“我会的,齐格弗里德。”

格瑞细长的手指梳理过金一边的碎发,另一边的侧编麻花的发型则是格瑞亲手为他打理的。

金说,祝福我。

格瑞说,祝福你。

他们相拥。

此时,上一位选手的表演刚好结束。







【接下来上场的是法国名将,金。】

【金前半赛季因为膝盖的负伤原因缺席,但在疗养好后立即签约了刚引退了的俄罗斯帝王格瑞作为教练。】

【本赛季的所有编舞也由格瑞教练一同承包。】

【短滑节目《天鹅湖 白arr.ver》】

金听不见解说,他只知道格瑞在看着他,而他正站在冰面中心。

他不再是金。

经过改编的古典音乐缓缓响起。金做了芭蕾舞标准起场动作,随后跟着节奏开始连续步。

冰刀在冰面上划出括弧形状,直到大提琴的声音一进入,他就踩着点轻松的完成了第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

那是白天鹅,被恶魔施下魔咒的公主。

手指尖划过空气,金呼吸着,觉得每一口冷气都在安抚他的心——就像格瑞身上的味道一样。

竖琴演奏着公主的恋心。
金忧郁而又快乐。
作为天鹅的自在常人无法理解,如果他没有恋爱,或许他会接受这种随心所欲。

可是他恋爱了。

被称作天使的金抛弃了芭蕾,选择追随心目中的神来到了冰面,却无法与他同台现身。

这令他忧郁不已。

模仿着翅膀的手臂煽动,足下的冰刀画着优美的弧。抬腿,燕式步让金腰肢的曲线完全展示了出来。那衣袖上和腰部的洁白羽毛随风摆动,胯部的半透明白短纱此刻自然垂下,就像是奥杰塔的白裙——又像是纯贞的新娘的长纱。

格瑞就站在冰场的边缘,用眼静静描绘过金的背部,那里完全裸露,把好看的肩胛骨展示给了所有人,手臂的一举一动都使那里仿佛在下一秒长出雪白的翅膀。

这套衣服果然是最完美的。

格瑞和凯莉改了近乎六次稿子,才最终定型。在格瑞看来,金的身材曲线很美——没有一点赘肉、薄薄的一层肌肉,骨架小,并且四肢的弯曲性很好。虽然心中的某一部分喧闹着丑陋的占有欲,但格瑞依旧想把它们展示出来。

“呵,我还以为你会把金裹得严严实实的呢。没想到你那么的……大方。”

凯莉拿到设计方案的时候就是这么揶揄的。

格瑞看着金流畅的捻转步再接上后内点冰三周加勾手一周加后外结环三周跳。跳得高度不是很高,但是转数到了。
落地后的展臂优美自然,翻转手腕想去触及却又不敢伸手的每一个姿势都刻在格瑞的心上。

很美。
因为恋爱而犹豫不决的金【白天鹅】
实在是太美了。

格瑞尤其喜欢金穿着这身洁白去表演乔克肖步伐,点冰的小跑活泼可爱,金的一颦一笑里满是天真烂漫对爱的懵懂无知,白色羽毛让他看上去像是天使。

蓝色的眼睛在回转中扫到了格瑞的紫色,他们在0.1秒都没有的相视里满足的笑了起来。

白天鹅啊。

格瑞呢喃着金的名字。

金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旋转步,从甜甜圈转变得渐渐起身,最后单手举起,宛如天鹅的抬头。

随着小提琴的最后,金在冰面上做出了标准的芭蕾谢幕。

格瑞的手指搓揉过自己的下唇。

这是最圣洁的羽鸟。

就在明天。

格瑞会让金被玷污,直到完全堕落。

戴着黑手套的手背遮住了他嘴角的弧度。

表演谢幕,金滑回入口处,和格瑞拥抱。

“做得很好,金。”

格瑞去亲吻金的脸颊,再次梳理过金的头发,随后搂着他的腰一同前往等分席。

“………勾手还是摔倒了。”

“没事,后半段连续步补救的很好。”

格瑞让金坐下,直接半蹲在他的面前,为他松开冰鞋的鞋带。

“格雷尼卡。”

“嗯?”

金弯腰,去吻格瑞的发旋。

“明天我会加油的。”

“好。”

报分,金,短滑第三名。

【TBC】

2017-09-23瑞金格瑞
评论-40 热度-473

评论(40)

热度(473)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