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契约之番(ABO)

只是个废梗,没想到大家这么喜欢,就把设定补全了

希望大家看完以后能喂我一口粮吃


前文:命运之番

其他作品:作品目录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金一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循环往复,充满着阳光明媚和愉悦心情的美梦。他是国家继承人,可是他的姐姐已经登上了皇位,金需要做的就是心无异念和每天享受生活——他爱他的姐姐,就像爱他的骑士长那样。

又是这个阳台,又是手边的童话书。金把脑袋探出去,然后跟随着本能挥手欢呼,换来的是意料之中那充满无奈的视线。

金大喊对方的名字,喊他的骑士长,喊他的番,随后在对方不赞同的眼神里攀上阳台的栏杆。

我要跳下来咯?

接下来的纵身一跃里从没有害怕担忧,耳边是风的声音,挂卷起自己的斗篷,哗哗作响。坠落的过程无比漫长,可是金知道,自己的Alpha不会让自己受伤,他只会安稳地掉落在满是薄荷香味的臂膀之间,然后获得一顿不算严厉的数落。

下次?下次我还会这样做的!

改变了姿势,金最终坐稳在小臂上,他想要伸手搂住对方的脖子,却被对方空闲下来的手狠狠敲击了脑袋。

可是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摔下来啊。

用力绝妙,可是金还是装模作样的把蓝色眼睛瞪大,看上去水汪汪的,仿佛委屈哭了一样。对方也已经习惯了金的演技,但是每次都会陪着金继续演下去——乐意到不行。

轻柔的吻落在额头,代替了一切话语。

………只有额头吗?

金的手最终没有选择搂上脖子,而是贴上了脸颊,托起对方俊俏的脸,努嘴的动作俏皮自然。

哎,真是服了你了。

金听见他这么说道,温热柔软的唇贴上了自己的,呼吸里满是薄荷和柠檬的香气。

你要这样抱住我抱一辈子,如果敢随便放开,我就……我就……

他适时的打断了金。

不会放开的,他说道,如你所愿,我的爱人。

你个大骗子。

金叹息着,闭上眼将自己埋入黑暗之中。

他不觉得困,只是觉得累了,觉得不再完整。渐渐的他发觉自己不想再动,不想再多想什么,就连呼吸和心跳都变得可有可无起来。

为什么要撒谎呢?

金躺在床上,它的主人在不久前刚被处刑,而现任主人却早已放弃了它包括整个首都的所有权,逃离了这片土地。人都走光了,金知道,就连自己深爱的亡灵都没有留下。

一无所有的他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神啊,你安排了我和他的命运,那为何不让我们一起活着,抑或是一起死去呢。

为什么要废除契约?

为什么?

为什么要和我说再见呢?

为什么啊,格瑞。

然后金的世界再次恢复一片黑暗,他想,等他再做梦,一定又会是那个阳光明媚的阳台、翻开的书页、远处走来的骑士长。

还有他的命运。



然而这一次,熟悉的薄荷味比无数次回忆里的都要真实,真实得可怕,令人颤栗。

控制不住心脏的跳动。
控制不住去开始呼吸。

控制不住想要睁开眼,想要呼喊那个命中注定相互吸引的人的名字。

那确实是他最爱的Alpha的眼睛,紫罗兰的颜色,却不再那样温柔,只有陌生和警戒。

格瑞………?






金睁开眼,然后果不其然被身边闪着光的高科技产品给吓了一跳。

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久睡后的肌肉重新锻炼没有多少日子,这让活泼好动的小皇子十分委屈。手心里的薄被被攥得满是褶皱,他低头数着,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做梦,直到格瑞端着杯子走到他的身边。

深色的影子投在身上,金抬头,看到了格瑞手里还在冒热气的茶杯,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接过来,并十分自然的露出一个亲昵的笑容同对方打招呼。

【早上好啊,格瑞。】

啊糟了,是自己时代的语言……
金突然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格瑞略微呆滞的表情,并从中读出对方的尴尬和困惑。

在他面前的是格瑞,却不是那个属于他的骑士长格瑞。

……联邦语的早安怎么说来着?

金的手臂撑不住长时间的抬起,它微微颤抖着,却因为主人的心不在意而不能放下。

“……呃…嗯……”

格瑞伸出手,握住了金的手臂——这让金下意识的身子一抖,随后把它带回金的身边,又将茶杯送到了金的嘴边,让他喝上一点半温不热的水。

“早上好。”格瑞抿嘴,他不太确定金的前半句说了什么,但是后半句他听得懂,于是也生硬地回复道,【金】

这声呼喊随着温水一同进入到金的体内,让他觉得灵魂都为之回暖起来。

“联邦语已经大致都能听懂了,是吗。”

金微微点头。

从假死中“醒来”已经有近乎半个月,金从一开始的茫然和不知所措也转变成了接受新鲜事物——虽然将近四百年的变化和代沟着实让金头疼不已,但是好在身边还有一个熟悉到陌生的Alpha的陪伴,不至于使得金当场崩溃。

“皇室那里下达了通告,关于你的,金。”

格瑞把喝空了的杯子放到一旁,感应器亮起的灯光让金的注意力分散了下。格瑞也没太在意,只是扶住金的肩膀让他缓缓靠坐到床头。

“他们要求我和你契约。”

金听得一字不落,可是却好像没有理解一样,蓝色的眼睛里满是迷茫。

格瑞微微叹气,肺叶中的柠檬清香让他冷静下来,等调整好了心态,格瑞再度张嘴说道。

“你愿意被我标记,成为我的Omega吗?”

就像是老电影一样模糊不清,却又铭刻于记忆之中。金攥紧手里的布料,透过格瑞的眼睛看到了那个跨越了百年时空的骑士长,看到了曾经的誓言。

【殿下,你愿意成为我的Omega吗?】

格瑞,我就说你是个大混蛋。


金觉得眼眶一阵滚烫,煮开了的委屈和难过不断沸腾,它们涌上心头,又被熟悉的薄荷味压抑回心底。

我从来都只想当你的Omega啊。

格瑞慌张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从而刺激到了金,或许这一切都和格瑞没有丝毫关系,但是当泪珠滑落脸庞之时,格瑞的心也跟着抽痛起来。

年轻的上校急忙脱下白色手套,指尖终于无阻隔的抹上金的眼角,源源不断滚落的液体烫得格瑞手指发麻,顺着接触的皮肤一路窜到了胸口。

在断断续续的哽咽里,格瑞听到了对方的回答。

金用别扭的联邦语说道。

“我愿意。”

说得支离破碎。



【END?】




命运的番:
指特殊AO,即使未分化也能本能的知道对方是属于自己的,例如:未分化时就能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对视的瞬间感觉到命运相连、就算是陌生人也能瞬间契合……总之很玄幻ry是灵魂伴侣一样的存在,标记后Alpha不能再和其他Omega结契约,同时双方可以通过信息素来感知对方的心情状态和大致位置。
许多AO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命运的对象,所以就连相见都要靠命运的安排。

番的契约废弃
ABO中AO契约(即标记)一般作品中是无法废除的,但是也有少量作品设定里可以废除,只是副反应巨大。
一般废除设定里会说Omega会因为荷尔蒙混乱而导致器官衰竭,最终虚弱死亡,Alpha则会失眠变得暴躁易怒。

在这里我借用了一个更偏的设定。

当Omega在契约废除后仍深爱着自己的Alpha时,他会下意识暂停一切生理反应,进入疑似假死状态,然后等待着自己的爱人重新唤醒自己。
我称呼它为Omega的睡美人病症。



人物设定:



Omega,五百年前的皇子,原本按照国家继承权顺序来说等秋姐退位后他应该成为统治者,结果被夺权,又恰逢自己的命运Alpha(骑士长格瑞)在同自己废除契约后战死,于是陷入假死状态。皇族后人发现后一直被秘密保存起来,用以研究。
被格瑞的Alpha信息素唤醒,于是机能逐渐恢复正常,但是由于几百年的睡眠而导致器官和肌肉萎缩,目前在格瑞上校的房子里修养并进行康复训练。对格瑞的情感很是复杂,但是还是同意了AO契约。


格瑞

Alpha,五百年前是皇家骑士团的团长,也是金的发小,从一开始就知道金是自己的命运Omega。战乱之际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为了不牵连金(命运AO在契约下一方死亡另一方很难存活)而选择废除契约,最终死于战场。
Alpha,转世(?)后是联邦第二军队的上校,有严重Omega排斥反应,不是生理问题,更像是心理障碍。母族似乎是旧地球的原住民,所以会一些古语。对历史的兴趣不大,但是因为在校期间闲来无聊看完了大部分历史藏书,于是有机会给醒来的金科普历史知识。
对金的想法很复杂,但是却没有丝毫的负面情感,甚至还有点特殊。(这叫一见钟情啊瑞哥)本来无意要和金进行AO契约,但是本能渴望多理解有关金的事,于是答应下来。


……………

剧情太狗血了,讲出来都觉得丢人
算了算了
有缘再写叭……

2017-12-02瑞金格瑞
评论-45 热度-1274

评论(45)

热度(1274)

©小笛 cp23@P79 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