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恶魔和他的新娘⑥

魔法师の嫁+ 妖精伯爵 的欧洲古代魔法pa



前一章:火烤栗子噼啪作响



其他作品:作品列表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⑥早安的咒语


咚咚、咚咚

金下意识地收紧手臂,牢牢环住自己抱着的人。他侧耳倾听着那有力的心跳声,半梦半醒之中,觉得安心无比。

这个拥抱要比从前的更冷些,也更硬点,金紧闭双眼,有些不满地拿脸颊磨蹭起对方的衬衣,丝绸特有的顺滑感触让男孩微皱的眉头缓缓松开。

虽然不太一样,但是这个怀抱依旧能给他带来安心感——几乎可以说是和姐姐带来的幸福感不分上下。

…………这不是姐姐的怀抱?

金突然反应过来,与此同时,一只大而冰凉的手抚摸上他的后颈,把金冷得一个激灵,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唔啊!……唔啊!好冷啊!……”

被窝外的秋天成功让金迅速钻回他的理想乡,直到重新被温暖包裹后,金才抬起头朝罪魁祸首龇牙咧嘴。

“格瑞,你就不能用温和一点的方法叫我起床吗?”

那样只会让你一直赖床到下午。
银发的魔法师叹息,他说了句“不能。”,然后用手指拨弄开金散落于额头上凌乱的碎发,低头用嘴唇轻轻按压在光洁的皮肤上。

“早上好。”

小男孩肉乎乎的脸鼓得更厉害了。

“不对,格瑞,不是早上好!”金抓住格瑞的手指,用掌心对温度融化对方对冰凉,表情认真,“凯莉说了,早上好的吻是有配套魔咒的。”

“…………”

格瑞无奈的和被窝里的男孩对视,然后看到对方蔚蓝色眼中的闪闪星光,他知道,金在某些奇怪的地方总是有出乎意料的执着,如果格瑞不说,大概他们真的要一直僵持在床——直到格瑞妥协。

好吧,好吧。
格瑞只能垂目看向他的妻子。

犹豫了片刻,格瑞略微疑惑又有点紧张地说道。

“我爱你,金。”

男孩板着的脸瞬间化为灿烂的微笑,这次,他没有顾忌被窝外的寒意,直接扑上格瑞的肩膀,用软得发烫的嘴唇亲吻上魔法师的脸颊,大声回应。

“嗯!我爱你,格瑞!”


*

一个早安吻和一句我爱你,能够给对方施加时限为一整天的祝福。
限定对象必须是魔法师。

“用我爱你来代替早上好,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恶趣味的皮克希小姐拍了拍男孩的头。

*

等两人一起到达餐桌时,寇伯早已消失无踪,只留桌上准备好的早点。金迫不及待地坐上高脚餐椅,满怀期待地看着格瑞,希望他也能赶紧坐下来,这样他就可以开始享用热腾腾的松饼了。

可是有些意外,今天的格瑞并没有往常那样先给自己倒一杯牛奶,而是伸手拿走了桌角的羊皮纸卷,动作麻利地扯下墨绿的缎带。

“格瑞?”

金歪头,那张纸太小了,金根本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

“早上好~”

凯莉晃晃悠悠的浮到金身边,拿过一小块蔓越莓曲奇,斜眼看向格瑞。目光触及缎带的瞬间,立马扯出一个说不上友好的微笑来。

“那个烦人的家伙要来?”

格瑞点点头,指甲在纸上划符号,下一秒那张看上去结实耐用的羊皮纸自燃起来,火焰卷过格瑞的指尖,不留半点痕迹。

连同缎带一起,它在金的面前烧得连灰都不剩。

“有人要来?”金拿起刀叉,语气里满是好奇,“是格瑞的朋友吗?”

“格瑞的朋友?“

似乎是戳中了凯莉的笑点,她发出一阵带有嘲意的笑声,故意说给格瑞听一样的拔高音量,”黑羊角要是有朋友我就把我的翅膀送给你。”

凯莉嗤笑着伸手又拿了一块曲奇塞进嘴里,吐字含糊不清,“只是一个没有用的伯爵来找黑羊角帮忙罢了,你……看格瑞同不同意留下吧,我反正要先去逃个难。”

后半句是对格瑞说的,她咽下最后一口曲奇,抚摸过金的一头乱毛,晃眼间消失在了金和格瑞的面前。

金眨眨眼,虽然他没听明白凯莉嘴里的“没用的伯爵”是什么意思,但是凭他的理解能力,这代表着有客人要来。瞬间,兴奋感涌上男孩的心头——来到这个新家后,金身边的活物除了格瑞和凯莉,就只有不会说话寇伯,几乎没什么人能陪金一起玩的。将真心话,再这样下去金觉得他都快要长出另一张嘴和自己讲话了。

格瑞的袖子被微微一拉。

“我想留下来陪你,可以吗?”

格瑞思索了片刻,拿叉子叉起一小口松饼,送进男孩的嘴里。等金像是小仓鼠一样咀嚼个不停后,格瑞才开口说道。

“先吃早饭。”


*


有客人要来,金乐呵地哼着小调,坐在藤椅上不住的想晃腿。格瑞知道他肯定什么都听不进去,索性也没有放开课本,随意地塞给他一本妖精图鉴,然后给抑制不住好奇心的男孩随时解答。

“月鸟只在满月出现吗?”

“准确来说它只能在满月的月光里出现,平时的月光浓度很低,它会融于黑夜之中。”

翻页的声音紧随其后。

“那月鸟之吻是什么?真的是一种吻吗?”

“对友人的一种小小祝福,大概是的。”

蔚蓝色的眼睛盯着图片上月鸟的喙看了老半天,忍不住追问道。

“那样啄一下会不会很痛啊,看上去很尖的样子……”

“……听说很轻。”

“和我的早安吻一样?”

格瑞一愣,他下意识的回忆起今早那个柔软的触感,手指拂上自己的脸颊——就好像那里的热度没有消退过似的,依旧滚烫。

“……比你轻多了。”

金眨眨眼,恍然大悟道:“那就跟格瑞的早安吻一样了!”

一样吗?格瑞将茶杯倒满,然后扔进半块砂糖。他从来都没有收到过来自月鸟的祝福,当然,金也没有,可是男孩说得这么肯定,倒是让格瑞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是吗。
魔法师干巴巴地回答道,忽视金喋喋不休的追问,视线不自觉地往门口看去。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急切的期盼门铃响起。


*

到访的客人如约而至。

金从藤椅上跳起来,连忙跑向门口,可是他没有主动开门,而是伸手握住了缓步走来的格瑞宽大的衣袖——近两个月没有见外人了,就算开朗如金也会有点小不安。

格瑞当然不明白为何金会突然胆怯,但是这种难得的行为在魔法师眼里就像是小动物寻求庇护一样,这让没小动物缘的格瑞有种说不出的冲动想要揉一揉那头柔软的金发。

他抬手,忽视掉那个不着调的想法,拉开门。

“下午好。”高挑的访客摘下绅士帽,微微一笑,“很久不见,格瑞先生。”

他的眼睛有着和缎带一样的墨绿色,柔和的眉角和得体的笑容,看上去和蔼可亲极了。

这位绅士似乎是注意到了另一个视线。他看向格瑞的身旁,正巧和金充满好奇的蓝眼睛撞上,男子一愣,满脸写着惊讶。

“这是新诞生的什么精灵吗?我似乎从没见过……”

“我不是……”

“金是人类。”

格瑞掉声音遮盖掉了金的反驳,他侧过身,朝来客淡淡的说道。

“先进门,我没有兴趣在门口谈话。”

“格瑞先生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啊……”

他摘下绅士帽,朝金点头微笑。

“你好,我是安迷修。”

你可以称呼我为最后的妖精骑士。


【TBC】


很慢热,很慢热
因为现在金才十岁不到,连霍格沃茨都去不了(不是),更别说谈恋爱了

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先婚后爱

评论-36 热度-1144

评论(36)

热度(1144)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